伦敦奥运闭幕,中国体育颓势尽显,国营体育走上了穷途末路。中国的“英雄选手”刘翔,公开在赛场演戏,羽毛球冠军在作假,金牌总数大幅度下滑,残酷事实唤醒民众,中国体育必须回归民间,回归民营,彻底改变现有体制。

民众反对演戏,反对欺骗,反对用纳税人的钱往当局脸上贴金,这是谁也无法回避的声音。

刘翔在用脚心踩横栏

记者冬日娜现场报道“刘翔英雄般离开伦敦奥运赛场”

在中国世界冠军求职难,退役的数十万运动员求职更难

报纸对“英雄刘翔”提出质疑

报纸用整版篇幅质疑刘翔是“演员”还是“英雄”

报纸用整版讨论谁在撒谎

(一)刘翔演戏 官员制造骗局

刘翔参赛110米跨栏,是当局在伦敦奥运上的重中之重。多年来他们奉刘翔为“神人”、“亚洲飞人”和“黄种人的光荣”。官员们在伦敦当然要保住他的光彩,保住金牌第一和广告收入。全国上下都翘首以待,我也准时坐到电视机前,看刘翔如何表现。

现场让人惊呆,他在第一枪第一栏前的动作,简直不可思议,不是在跨栏,而是用脚心踩横栏,栏倒人翻,坐到地上,这一段动作我做了录像。刘翔从小苦练110米跨栏,2004年得过奥运冠军,创造过世界纪录,怎么会出现这种低级错误呢?本届110米栏冠军梅里特赛后说:“刘翔犯了技术上的错误”。凤凰体育也报道,梅里特说赛前并没有看到刘翔有受伤的迹象。北京青年报记者杜锐在微博中指出,一切就像剧本设计好的一样,既然你不想参加奥运会就早退出,这样大家也不会浪费那么多感情。

刘翔摔倒并用单腿跳到终点,亲吻了横栏,这段视频,立刻在中央电视台连续播出,事发几分钟后,屏幕上出现了“刘翔英雄般告别伦敦奥运赛场”的横幅(见照片和视频)。说明这一切都是事先安排,后来一些报纸工作者透露“做版时已经接到通知:不对刘翔预赛作预测”。接下来的两天里,中国的电视上都铺天盖地的宣传英雄刘翔,播放他摔倒和单脚跳的视频,对他的宣传远远的超过真正获得冠军的运动员。

但是纸媒体和微博上的批评、揭露、质疑声却是排山倒海。

回看刘翔的摔倒,我相信他是在演戏,是个骗局,当然主要责任在官员导演。看来当局最初的打算是想加大投入,让刘翔再次夺金,但是临近比赛才发现,他已经不可能拿到奖牌,当局又不愿重演2008年北京奥运,让刘翔跑几步就退场。于是就出现了现在的骗剧,但是导演水平如此低劣,最后赔了夫人又折兵,在在全世界丢人现眼。

官员编导,刘翔演戏,在2008年北京奥运也曾出现过,白岩松对此做过纪录:“13亿中国人在田径赛场上的独生子刘翔,居然一枪未跑,退赛了。那一瞬间,中国一片死寂,之后一声群体叹息,我们共同为刘翔写的大团圆结尾,怎么刚开始就结束,怎么可以演砸了?我们该怎么接受它?我们能接受他吗?互联网最快的时间传送出责难、质疑和让人无法读下去的咒骂,”骗子“”你应当走到终点!“”跑不过人家吓的吧!“(注1)。四年后官员们又故伎重演。

(二)美国金牌第一 中国美梦不成真

伦敦奥运,中国当局对金牌第一是志在必得,开赛后的几天中,大陆的官办传媒,每天都离不开“金牌”,天天公布金牌榜,开始是中国超美国,后来形势逆转,媒体上看不到金牌榜了。代之而起的宣传英雄刘翔。

多少年来,中共当局投入大量资源,采取国营方式争夺奥运金牌,用金牌宣扬国威。奥运金牌成了中共的最大的形象工程之一,北京当局像纳粹德国、极权苏联一样利用垄断资源权力,投入巨额资金争取金牌第一,这些国家有同样的举国体制,金牌挂帅,国营管理体制(注2),北京奥运的金牌第一是在投资2900亿人民币的基础上完成的,是政府严格操控下完成的,是用民众血汗铸就的金牌第一。

到了伦敦奥运,由于中国经济恶化国营体育弊端尽显,比赛场地不在北京,难于操纵比赛结果,最后金牌总数大幅下降,从51枚直落到38枚,“金牌第一”拱手让给美国。这就是历史潮流,如果不更心洗面,改变国营体制,2016会更惨。

(三)美国中国印度朝鲜金牌比较

中国当局多少年来一直用获得奥运金牌的数字来进行宣传,说明政权的合法性,“为国争光”,实际上是为少数人争光,爱国主义,实际是爱那个统治集团。如果脱离了体育的真谛,脱离了体育的核心价值。金牌总数还有什么意义呢?中国的奥运金牌只是为极权者壮威、为贪腐者造势。

现在比较一下中、美、印、朝的在2012年伦敦奥运上的奖牌数:

美国:金牌46 银牌29 铜牌29 奖牌总数104(国家人口3亿)
中国:金牌38 银牌27 铜牌22 奖牌总数87 (国家人口13亿)
印度:金牌0 银牌 2 铜牌 4 奖牌总数 6 (国家人口12亿)
朝鲜:金牌 4 银牌 0 铜牌2 奖牌总数6 (国家人口0.2亿)

印度没有获得一枚金牌,他们有十二亿人口,是四个金砖国家之一,作为一个民主国家,在消除贫困,保证全民医疗和自由、人权方面,都有很大的成就,在世界人民眼中,印度是很受人尊重的。没有有人用金牌总数是0,去嘲笑他们,未获奥运金牌,只能说明印度政府不愿投入大量资金搞国营体育去制造冠军,他们追求的目标不是金牌,而是民众的幸福生活。

北朝鲜人口只有印度的六十分之一,他们贫穷、黑暗,人权指标和人均收入远远落后于印度,但是朝鲜领导人舍得为金牌投资,在这次奥运会上获得了4枚金牌,远超印度。朝鲜当局可以用这4枚金牌宣扬爱国主义,用这4枚金牌去宣传党的伟大,领袖的英明,但是谁会相信朝鲜比印度更先进呢?当然四块金牌能够愚弄没有新闻自由的朝鲜人民。

在中国:伦敦奥运开幕之初,曾有一家网站做过调查,在“你对中国夺金数量是否在意?”选项中,表示自己“越来越不在意”的网友占42.3%,而“越来越在意”的仅为3%.中国民众,很多人已经开始觉醒,正在摆脱中共当局的宣传,他们不相信用民脂民膏铸成的奥运金牌,会代表国家的强大和社会的进步。

(四)体育要回归民间

在中国政府投入大量资源,培养专业运动员的同时。一般居民很难找到适合自己运动的场所。我家附近有个百花公园,那里原来有四个游泳池,近几年全被荒置,而公园中却新盖了几个饭店。游泳池不赚钱,饭店不但可以赚钱,还可以供干部吃喝。至于每年有多少儿童,在野外游泳被淹死,他们从来不管。

山东大学洪家楼校区,60年代初,修了个游泳池,当年我还去参加过义务劳动,前几年,这个游泳池被填平盖上了个法学大楼,我给前任的校长写了一封信,提出批评!

展涛校长:

近日济南高温40度,是数十年来最热天气。市民呼吁开放泉池纳凉,我向校长呼吁开放校内游泳池。山大老校游泳池建于六十年代初,不知为何去年停了?今年至今不开!望展校长督促尽快开放。以解师生高温之苦,也为师生夏日提供锻炼场所,使其德智体全面发展。

管理学院退休教师 孙文广2005年6月23日

展校长2005年的回信:

孙老师:

老校游泳池已经废弃,新的法学大楼即将启动。我们新校中心校区已有新游泳池规划。

谢谢。展涛 Sat, 25 Jun 2005 12:12:54

2007年给展涛校长的第二封信:

展涛校长:

2005年6月我给你一封信,建议开放游泳池,问为何关掉老校(洪家楼校区)游泳池?你的回答是“新校已有新游泳池规划”。

但是至今不见新校游泳池的影踪和规划,不知展涛校长是否还记得这件事?做为一个教育家,应该重视学生的德、智、体全面发展,老校的游泳池在三年以前被废弃,建了大楼,这是不应该的。承诺规划在新校建游泳池,至今两年,没有兑现的迹象,更是不该。

教育家应重视体育。山东大学报最近刊登一篇文章,题目叫做《什么样的人称得上教育家》,有人就“教育家”问题讨教画家陈丹青,陈举了南开老校长、教育家张伯苓的“三点半”政策:“下午三点半后,所有学生不许留在教室里,必须出去运动,出去玩。张伯苓本人就常和学生一起打球。张伯苓常念叨一句话,‘孩子们就像一群野马,哪能关在笼子里?’”看起来教育家必须重视学生的体育。请展校长看看这篇文章。(注3)。

希望展涛校长也能重视体育。使东校区一万余名教职工有一个游泳场所。为盖大楼,在埋了老校游泳池三年以后,应该尽早兑现诺言,在东区新校盖一个泳池,如果建一个冬天也能游泳的室内池子就更好了。

山东大学管理学院退休教授孙文广2007年6月18日于东区南院宿舍

几年过去了,新池不见影踪,展校长却调到别处当校长了。去年在中心校区总算建了个室内游泳池,十月校庆剪彩,至今一年不放水,成了一个摆设。炎热的夏天,大学生怨声载道。

(五)必须发展民间体育 体育产业要民营

多少年来中国的体育活动都是国家和官方管理经营。在市场经济国家,体育产业已经形成相当规模,几乎全部是民营,他们选拔人才、组织培训比赛,形式多种多样,有民营的俱乐部,也有私立的大学,还有个体的经纪人、合伙人。

很多球队也都是民营施行企业化管理,由私人投资经营。美国的拳王泰森,由经纪人管理培训和竞赛。据传泰森小时候身体健壮,常在街上打架斗殴,被经纪人发现,将其带去培训,负责他的日常开支,根据合同,泰森成名之后获得的收入,要与他分成,泰森终于练成了一身本事,获得了世界重量级拳王称号,他的出场费经常超过百万美金,其中,相当一部分要归经纪人所有,有了这样的经纪人,泰森才可能全力以赴的锻炼技艺,提高水平。

在美欧很多国家还存在大量的民营的俱乐部,为各色各样的运动员提供服务,俱乐部的开支来自门票收入和有私人的捐助。

德国的俱乐部在兴建体育设施和购置大型器材时,可以从政府获得最高达50%的资助,其后政府不再投入经费和介入管理,是“生而不有,为而不恃,功成而弗居”。俱乐部推行市场化运营、通过收取费用来维持,或由企业捐助和志愿者服务来维持。目前全德国有九万多家俱乐部,约1/3的德国人是其会员,又据《明镜》杂志调查,德国人将46%的闲暇时间用于体育锻炼!(注4)。

在民主国家,各个私立大学也纷纷组织的各种球队、体操队、游泳队、田径队。在发达国家运动员,都是自谋生计,没有听说运动员从国库拿工资,不会出现国家长期供养运动员。

这次伦敦奥运会,大学生选手是一个很重要的“兵团”。据统计,在伦敦奥运会上,德国参赛选手中约有41%是大学生。美国选手当中的大学生比例也很高。比如19岁的射箭选手米兰达?里克在参加完,即伦敦奥运会后,就会去得州A&M大学开始大学生活,主修分子生物学。她有很多兴趣爱好,如射箭、弹钢琴等,射箭因为玩出了专业水准,就玩进奥运会了。米兰达在奥运会上输给了对手意大利选手皮亚,皮亚也是一位大学生,同时还是意大利空军的成员。米兰达的另一位队友珍妮花?尼古拉斯已经是第三次参加奥运的老将,她已在得州A&M大学修读政治学(注5)。

美国大学有注重体育的传统。例如,东部著名的私立罗切斯特大学每年投入2850万美元在学生体育比赛中。如果学生有体育方面的特长,在招生入学时是有优势的,但入学了,就要进入校队,代表学校与别的学校在各种赛事中参赛,弄虚作假的体育特招生是没有滥竽充数的机会的。你进入了某个专业,学业是不能丢的,你因为赛事繁忙跟不上那是你的事,别指望教授给你通融。所以专业运动员进入了一所大学,但毕业不了的事情也是有的。如果你从事的是冷门项目,不是篮球、橄榄球和棒球等市场价值高的项目,你的学业就是你未来的立身之本,那是绝对不能荒废了的,你只能在保证学业的前提下兼及训练(注5)。

伦敦奥运结束,菲尔普斯在历届奥运中共获得22奥运奖牌,其中18块金牌,他获得金牌他总数是世界第一,他的成功事迹很能说明问题,他日常的训练由私人教练负责,经费由家庭和赞助人支撑:

如果说菲尔普斯的成功是55%的努力+15%的天赋+5%运气客观条件,那么剩下的20%应该属于他的教练鲍勃?鲍曼。

1996年,11岁的菲尔普斯初次遇到了他的伯乐。伯乐发现了他的良驹。

菲尔普斯12岁时,鲍曼向其父母提出让小家伙参加专业训练,备战奥运会。这对于一个家庭和菲尔普斯个人而言,都意味着巨大的改变和牺牲。美国的运动员训练机制和中国大不相同。中国的运动员不需要自己寻找赞助商以维持训练所需经费和器材,而美国开始起步还未成名的运动员要从事专业体育训练,就意味着全家都必须在财力、物力、人力上巨大而且长期的付出。对于那些不够热门运动项目的运动员,找到赞助更是难上加难。可鲍曼不仅说服了菲尔普斯的父母,也促使年幼的菲尔普斯死心塌地专攻游泳。

菲尔普斯的比赛日程也都由鲍曼一手操办,包括参加项目和赛前安排。听起来也许好笑,在美国奥运选拔赛之前,记者问菲尔普斯参加什么项目,回答竟然是,“我不知道,问教练,我只管游泳。”在北京,当记者问他如何备战,回答是,“我吃饭,睡觉,游泳。这就是我能做的。”正是鲍曼和菲尔普斯之间这种毫无保留的信任,以及知己知彼的默契成就了后者的奥运神话(注6)。

从菲尔普斯成功的道路中不难看出,在十余年的坚苦培训中,提供资金和帮助的都是私人和家庭,美国政府只管在他获得奥运金牌之后发一点奖金。当然他成名之后,广告收入,也归他本人和他的家庭,以及教练、赞助商。菲尔普斯的成功是民营体育的成功,中国在伦敦奥运上的失败是国营体育的失败。

(六)国营体育的弊端和体制改革

极权国家,如前苏联、前东欧共产国家,体育运动员的选材、培训、组织竞赛,都是由国家、由政府来负责,国家从财政中给运动员划拨工资,常年供养,甚至还要负责他们退休养老,这就是国营体育,这与民主国家截然不同。

中国的体育制度,完全从苏联照搬过来,这种国营制度弊端极多,缺少效率,滋生腐败,扼杀创新,决策失误多多。在这种体制下全国各省市都设立专业体校,体工队,培养运动员是从娃娃抓起,很多孩在四五岁就被招进,少年体校,长达十余年的时间,施行单一项目的锻炼,经过十几年的集中高强度训练和选拔,最后选出几个尖子去参加奥运会,极少数人获得了奥运金牌。

在培训途中,很多人被淘汰,他们美好的青少年时代都献给了体育,没有一技之长,文化水平很低,他们成了制造奥运冠军的废品,本人身心受伤害,退役后也成为社会的累赘,为了培养几个奥运冠军,不惜造成数十万的废品和恶劣的社会后果,这就是举国体制,国营体育造成的恶果。

2007年退役运动员有30万之多,他们如何安排工作,是一个现在也没彻底解决的大问题。

为了举办奥运会,国营和民营的开支都有天壤之别。中国举办北京奥运会完全采取国营方式,由国家投资,国家管理,国家经营,结果花了2900亿人民币,而美国举办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由组织者尤伯罗斯承包经营,结果政府没花一分钱,最后还有盈余,尤伯罗斯被称为奥运之神(注7)。从此可以看出国营和民营效率有天壤之别,中国的国营体育势必走向穷途末路。

李承鹏先生对国家体育总局和各省市体育局的体育决算,做了一个统计,在4年一度奥运周期中,大概要花400亿人民币,这还没有把全运会、城运会、青运会、专项锦标赛这些“奥运战略”环节的费用算进去。

为了奥运会不但有投向体育总局各省市体育局的大量资金,还有其他方面的大量开支,比如动用全国的媒体,包括电视台黄金时段的对奥运会的宣传,当局可以利用手中的掌控的资源,免费的为奥运做广告,如果把这些广告的费用也算进去,那么奥运会的开支数目将会更加庞大。这是国营体育的弊端。

如何改变中国体育的国营国有体制?为了改变中国体育管理体制,首先应该学习、研究民主国家的体育管理制度。削减政府对体育总局各级体委的财政开支,据统计政府各级体育部门的运作的经费,每年都要达到上百亿(注:8),关于体育运动,凡是民间能做的事,政府就不要越俎代庖,全国体育总局及其各省市县的下属,都要削减经费,压缩编制,官员们有能力的可以搞民营体育,没有能力可以转业干别的,官员下岗也是一个方向,运动员不应该从国库拿工资。

(七)极权国家为何坚持体育国营

在中华民国时期,有大量民间体育组织,如精武体育会等体育会所,还有很多民间的球队、武术队。很多运动员都是个人寻找经费。1949年中共建国后,一律取消民营的体育会所、俱乐部等。体育一律改成国营,由国家垄断。这样一个垄断体制扼杀了民间的创造性、主动性。

为什么这次伦敦奥运会,中国的三大球包括足球、篮球、排球,没有一项能够进入半决赛。为什么像田径运动这样,民间参与度很高的活动,在伦敦奥运上拿不到金牌,出不了顶尖的运动员呢?刘翔是一个昙花一现的人物,现在只能靠弄虚作假来过日子?这是因为中共当局并不重视民间体育,他们消灭了民营体育组织。

中国的体育产业由国家垄断经营,很多足球和篮球的运动队,都要挂靠一个垄断的国有企业,实际上也是由国家掌控他们的活动,这带来腐败、赌球、彩票贪腐等问题,不少体育官员,已经锒铛入狱,甚至判了重刑。

为什么中国政府对体育产业抓住不放呢?原因之一是他们代表了某些官员的利益。另一个原因是他们垄断体育产业,可以实现对整个社会的控制。在国营体育中,他们可以指派干部,建立党组织,进行政治和组织上的控制。如果体育社团,完全民营,当局就可能会失去控制。这是当局最害怕的事情,一旦社会上独立群体遍地开花,极权解体也就快要到来了。

伦敦奥运闭幕,中国体育颓势尽显,国营体育走上了穷途末路。中国的“英雄选手”刘翔,公开在赛场演戏,羽毛球冠军在作假,金牌总数大幅度下滑,残酷事实唤醒民众,中国体育必须回归民间,回归民营,彻底改变现有体制。

注1:摘自《南方周末》2008.8.28白岩松《北京奥运“过去时”》

注2:摘自作者2008年网文《从纳粹苏联到中国的金牌体育》和2004年网文《共产极权与奥运金牌》

注3:山东大学报07年6月6号第十六期C版

注4:摘自《南方周末》2012.8.17陈斌《大众体育要集“举国之力”》

注5:摘自《南方周末》2012.8.9《打拼事业+备战奥运——类奥运选手的双重生活》

注6:摘自《南方周末》2008.8.2《没有鲍曼就没有菲尔普斯的今天》

注7:《博览奥运》P69

注8:摘自李承鹏的网文《有个文工团叫奥运代表团》

2012年8月20日 于山东大学 电话:13655317356 0531—88365021

(博讯《孙文广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