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炳章家书节选:青海玉树行医给我的刺激六

Share on Google+

2014年12月01日

亲爱的孩子们,我将玉树地区的经历专门作为一个题目来书写,是因为那段生活非常特殊,好像是生活在另一个国度里。我赴玉树的时候乃林彪,四人帮横行之际,我在藏区所见所闻与四人帮宣传的完全不同,估计我上面所写的事情,你们也从未读到过。藏区经历对我重新思考这个社会,重塑世界观。起了一定的作用。那两年我与藏民朝夕相处,我还学会了简单的藏语。我也出过疹,在藏民的帐篷中睡过觉。1984年,我和达赖喇嘛在洛杉矶会谈时,我还说了几句藏语。我在藏区行医的经历大大拉近了我和达赖的距离。当然,我们是用英文交流的。那次会谈。达赖的一些话,令我非常惊讶。比如他说,他年轻时读了一些马克思的书,还一度相信过“马克思主义”。达赖的这些话验证了西方主流学术界的一句流行语“30岁前,你不相信马克思主义,说明你没有良心,30岁后你再相信马克思主义,说明你没有思想”。达赖还说“他欣赏民主制度,他希望他是最后一届达赖喇嘛,他希望以后喇嘛的首领。应该用民主选举产生。这些话,你们也可能是第一次听说。还有一点让我记忆犹新,就是,他一再强调。他个人绝不主张西藏独立,他要求的,只是西藏真正的自治。

孩子们,我在藏区的经历,是我一生中的一个财富,对我教育很深,我也从中悟出很多道理。一些汉人干部也曾对我抱怨说“我们汉人援助西藏,新疆那么多钱,他们不但不感谢我们,还老是造反,闹事。甚至杀我们汉人。这是为什么?我答曰:“这个问题问得好,这正是我们要反思的地方。”接着我向他讲了在藏区的所见所闻。讲了“自我喝尿也正义,强迫灌蜜无正义的道理。”多数人听完我的论述,都认为有道理。是的,一个人,一个民族,得到尊重比得到金钱更重要。这个哲理甚至可以引申到“人和人之间如何相处。”一个富如何帮扶一个穷人。据闻,一位美国富人曾资助过不少大学生读书,但他从不将钱直接递到大学生手上,他总是叫这些大学生到他的家里或者公司去做些工作,然后以工作报酬的方式资助这些学生。有一次,实在没有事情可做,他就叫一个学生将院子里的一堆木柴有西搬到东,下次又叫一个学生从东搬到西。他讲“我也是一个穷人出身。他们需要的,不是怜悯性的实施—— 那样做反而会伤害穷人的自尊心,穷人需要的是你对他的尊重。他用”工资报酬”的方式资助贫困学生,目的,就是不伤害这些学生的自尊心。

孩子们玉树行医的经历还使我认识到,要了解,理解一个事务,一个地区,一个民族,应当亲自去实践,去体会,所谓“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走马观花还不行,最好是生活一段时间,与那里的人做知心朋友,如此,方可获得认知。再有,凡事一定要有比较。事务的特性是由比较而显像,比如认知什么是“白”,那就一定要了解什么是“黑”,最好还要了解什么是“灰”。我走访了几十个国家和地区,比较过不同的制度,不同的生活方式,不同的信仰,这对我的悟性和判断力,提供了正能量。

行笔至此,我想起一件憾事—— 就是我没有去“达兰萨拉”去考察过。西藏的流亡政府就建在那里是印度的国中之国。达赖前驻纽约的办事处处长曾约我前往,后听说他出任“西藏流亡政府”的外交部长。国内报刊曾巧妙的报道过达兰萨拉的“西藏流亡政府”。如南风窗2009第七期等就曾描述过那里,报道说,“西藏流亡政府”组织齐全,卫生部,教育部,财政部,安全部……都有。大多数主要官员都是欧美名校毕业生。那里早已实现民主选举,是一个健全的民主制度。达赖喇嘛只是一个精神领袖,不干预政府运作。那里的藏人虽不十分富有,但也没有饥饿和贫穷。这些也没有什么,这我以前也听说过。令我印象深刻的是,报道说,在那个“国度”里没有警察,没有监狱,夜不闭户,路不拾遗。因为虔诚的宗教信仰对规范人们的行为起到了重要作用。看到这些报道,我都有些怀疑,是不是有些夸张了?那里真的这么好吗?那不是人类的“理想国”了吗?孩子们,你们如有兴趣,可抽遐去达兰萨拉看看,替我还一个愿,也顺便向达赖喇嘛和那位外交部长问个好,毕竟我们有些私人交情。也请把我这封信的一些观点转达给他。特别告诉他,长期流亡总不是个事儿。西藏独立不了,祖国欢迎他们回来…… 让我们共同祈祷,汉藏大团圆的那一天早日来到。

来源:博讯

阅读次数:8,841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