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iwan voting刚刚结束的台湾“九合一选举”,在一段时间内都会成为人们讨论的焦点。国民党在选举中大败亏输,“六都”丢了“五都”,民进党跨过长期作为蓝绿分界线的浊水溪大举北上。

然而,这意味着蓝绿对决的态势发生了大逆转吗?台湾著名民调专家洪耀南先生给出了一个非常有趣的解释,他认为国民党之所以会输掉,是因为它还相信选民会蓝绿归队,但实际上,在年轻选民逐渐开始占据主导地位的网络时代,蓝绿对决已经是过去时了。

蓝绿对峙并不是长久的现象,它是新世纪才出现的;而在近年的大选中,选民的年龄结构也在发生变化,每4年一次的选举,选民的年龄结构都会发生约20%的变化,选民中多了10%的年轻人,同时有8-9%的选民迁出或去世,选民结构变化了,国民党的选战思维却没有变化,于是大败亏输。新出现的选民,区别于老选民的根本特征就在于,他们是成长于网络时代——这个人类历史上又一个革命性年代——的年轻人。

回溯历史,人类社会的基本形态曾经历过几次大的变化。第一次大变化是从狩猎-采集社会进入到农业社会,第二次大变化是从农业社会进入到工业社会,第三次大变化则是当下正在发生的从工业社会进入到网络社会。每一次大的变化,都会带来社会的基本组织原则与观念的传播原则的深刻变化。

一般认为,农业社会是文明史的开端。这个时代的社会是由一个个自给自足的庄园、乡村所组成,先秦古诗《击壤歌》较好地表达了农业社会的总体精神,“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凿井而饮。耕田而食。帝力于我何有哉!”一切都仿佛是出于自然又回归于自然,人类个体在一种与自然浑融一体的朴拙当中,俯仰于天地之自然节律,欣然于乡里之淳厚人情,体味着有常天道,悠游于无尽春秋。

经久不衰的传统,超越于一切之上,统治者则也自命为传统的代言人与守护者,理阴阳、顺四时,与民生息,此即其最高德性;统治者切忌背离传统,另创新篇,所谓“治大国如烹小鲜,不可轻扰焉”,违背此一保守逻辑的,往往失败。孔子所言“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亦是此谓。民所由者,天地之流行,治道顺乎天道,则民风自敦;倘欲强使民知,其目的必是基于人心之伪,诡诈始生。

为传统社会所无法接受的这种“诡诈”,恰在工业社会的时代到来了。工业社会的特征是现代化的工厂组织,以及脱离了传统村社、被抛在城市的陌生人社会当中的自由劳动者。这样一种社会,基于传统的社会秩序已经不再可得,经济秩序则是通过人为组建起来、集中式管理的现代工厂实现。这种陌生人社会的认同感之形成以及一般的动员机制,无法再似传统社会一般,以基于熟人间信任的方式形成,而是需要自上而下地通过一个较为强有力的中央政府维系而成。

这个中央政府很有可能不再是那种与民生息不愿轻扰的“小政府”,而往往是个积极进取主动而为的“大政府”。中央政府所赖以获得正当性的理论叙事便也无法依凭传统而自动获取,而是必须通过一整套的意识形态之话语构建,来重塑人们的历史观与世界观,最终塑造出人们对现政治体的正当性的认可。意识形态的“大词”于是就成为人们用以理解世界的基本透镜,各种问题都要通过这个透镜的折射,才可被理解和接受。可以说,意识形态对人心的塑造,系基于现代中央集权式的统治形式,同时也基于第一次和第二次工业革命的那种中央集权式的社会运作形式。

网络时代的到来,某种意义上可以称之为“第三次工业革命”。它通过一种前所未有的技术手段,突出了长久以来为意识形态“大词”所遮蔽的、人类社会最本质的一个特征——分布式的演进秩序;它高度符合哈耶克一直在着力阐发的“自生秩序”——基于人类的行动、但不是出于人类的设计的秩序。

在互联网上,每个人与每个人都可以不经中央集权的引导,而相互联系并协作起来,协作关系在其发生的过程当中,可以通过不断的反馈机制而动态重组、迭代演化,各种各样新的协作模式,可以在一种分布式决策的结构之下,不断地生长出来。最终,这张网成了超越于所有人之上的一个秩序的来源,它不是一劳永逸地完成的,而是仍然处在继续不断的自我演化过程当中。它也成为新的意义的来源,这种“意义”不再是任何意识形态的“大词”所灌输的,而是对于所有参与到网络秩序之演化过程的人们,其直观生活感受的一种表达。

同样,这种“意义”也是在不断地变化与演化的,但是我们可以在里面隐约看到演化的积累,它最终必会积累出一种全新的秩序逻辑。这种网络社会,在本质上是无法控制的。因为任何控制都是基于中央集权式的运作,而网络社会的分布式运作,将使得任何控制的努力全都落空,并且会显得愚蠢。网络社会的动态演进,会逐渐消解掉中央集权的意识形态单向传递的“大词”,使得它成为各种嘲弄的对象;同时也意味着一种“自由者的联合”,一种近乎于古代的“帝力于我何有哉”之精神气质,在一种去中心的分布式秩序当中,逐渐浮现出来。人类的历史在这里走了一个螺旋上升的过程。

生长在这样一种时代的年轻人,不会再接受大词的规训,而是要去创造属于自己的新的意义。基于自然的、基于现实的生活感受,会是引领他们思考与追求的更加清晰的路标。在这样一种背景下,再来看台湾的大选,洪耀南先生的一个评论便显得非常到位:(诉诸于新理念的)柯文哲是老人,但他代表年轻人;(试图在蓝绿对决当中获得机会的)连胜文是年轻人,但他代表老人。

来源:思想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