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年来,我以特约评论员的名义在自由亚洲电台做了许多生态环境的广播节目。节目好坏不说,观点对错也可以讨论,但态度还是兢兢业业的。遗憾的是,上週我不慎引用了一条假新闻。节目的题目是《希拉里如何“惹火了所有中国人”》(编者注:该评论节目已撤下)。做新闻评论节目要有由头,我的由头是美国前国务卿希拉里最近哈佛大学发表的演讲。希拉里提出六个方面的依据,预测20年后中国将成为全球最穷的国家。事后我才知道,希拉里这个所谓的哈佛演讲是一个假新闻。幸好电台的编辑及时发现,没有播出。我上了这个假新闻的当,以至於通过我的文章扩大了影响,谬种误传,没有什么好辩解的,责任在自己。网络时代,假新闻满天飞,见怪不怪,倒还没人指责我,但几天以来不断在心里自我调侃、悔恨。我想还是应该主动做一个道歉,并敬请读者诸君原谅。新闻不是意识形态宣传。虽然评论可以观点各异,但真实是基点。我的错误在於没有认真分辨真假,看到许多网站都转载,便信以为真。自由亚洲电台不会限制评论节目的观点,并明确宣示评论员的观点并不代表电台。但如果编辑没及时发现,我这个以假新闻为由头的节目播出,也会伤害电台的信誉。因此,我也向电台诸君致歉。好了,这个话题到此打住。道一个歉消除假新闻的影响,以求内心平安,还是应该的。

今天我想放松一下,跟听众朋友们谈谈心。很久以来,我心里一直在犹豫:我这个“神州生态告急”节目是否还值得做下去?因为我发现,我所面对的是一个“超级消费”的世界,所谓“超级消费”,是说除了传统的消费食品、衣物、电器等等各类生活用品之外,大众还消费新闻,消费灾难。无论你报导了什么消息,这消息多半就进入、或化为一个虚拟世界。高兴了,点击一下“赞”,不高兴了,跟帖骂几句,事情就这样过去了。明天、后天,生活依旧。我的节目恐怕也是这样。我问编辑:为什么有人要编造这条希拉里的假新闻?编辑沉默片刻,说:也许是为了点击量吧。——明白了,希拉里、中国的危机,未来,一概都化为了商业消费。你大声疾呼的环境灾难,似乎都是发生在遥远的虚拟世界,与己无关。那怕你报告明天将洪水滔天,也不会得到切实的反馈。你就会觉得你的报导进入了一个无底的黑洞,不禁会自问一句值不值得。

盘点一下自己多年来做的生态环境节目,可以说包括了所有的方面。不说其他,比如就说一个“水”字,就有河流、湖泊、近海、水库、水电圈地、调水工程、水资源预测、洪旱交替、癌症河、围海造地、地下水污染与透支等等,有何作用呢?也许有吧?但难以摆脱的感觉是:那是一个沉默的大陆,我的文章被茶馀饭后“消费”掉了。那些恐怖的环境破坏,如果发生在民国时期,省长、县长早就被驱逐出境。发生在美国,老美早就拿起枪来保卫自己的家园。我想我还会继续呼喊,直到心死的那一天。十几年前我写《中国之毁灭》时,就有人问我:既然已经绝望了,你还耗费心血写什么?我说,就是死,也要明白是怎麼死的。

东海用功率强大的电网船捕虾,虾子虾孙都灭绝了。渔民们管不了这么多,说:“你不捕,人家捕,你不就是傻瓜了。”“要死就大家一起死吧。”——我渐渐明白了:这还是一个“消费”死亡的时代。

我坚信:我们的后代,会憎恨我们这些毁灭了他们基本生存条件的前辈。我的声音无法唤醒同代人,就留给后代,作为一个见证。

来源:RFA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