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ng Debang以王权专制意识为核心的权贵发展之路给中华民族所带来的危害,当下最集中地反映于官僚的贪腐泛滥。

中共十八大以来轰轰烈烈的反腐运动至今仍然没有取得“压倒性胜利”,这是中共内部一批反腐人士所作出的清醒的事实判断。然而,中国反腐何日才能取得“压倒性的胜利”,这不仅关乎中国反腐的成败得失,而且也决定着中国千年变局当下是否能开启。

事实上,2012年初重庆副市长王立军“闯馆事件”发生后,就已经徐徐举起了中国启动千年变局的三步棋:第一步抓捕薄熙来,第二步抓捕周永康,第三步抓捕“老老虎”。期间当然还会连带抓捕其他一些相关的人员,但作为标志性的这三人,将代表着一个时代的逐步终结。如果能顺利走出这三步,中国将迎来超过1976年抓捕“四人帮”之后的大变局。因为1976年是中国由斗争思维(阶级斗争)转向民生思维(经济发展)的百年变局,而当下将开启的是由传统王权时代转向现代民权时代的千年变局。其中在历史上的轻重意味可想而知。

为什么中国今日要想迎来千年变局就得走出这么三步?要想解答此题,需要了解中国当下官僚队伍中存在的三种意识:其一是王权专制意识,即权力是自己的,掌握权力不仅理应拥有天下财富,而且理应操控天下生杀,即权力不仅要钱,而且要命。持此意识者多为“国级大老虎”;其二是腐化坠落意识,即权力也不是自己的,是以党为名义的权贵集团委任的,随时可以委任,但也随时可以剥夺,没有任何安全可言。所以,权力不用过期作废,于是掌权时乘手头有权,设法变现成可以保存承继的金钱、物资,才会安全,因此贪腐无所不用其极。持此意识者多是中低级官僚,即那些苍蝇、豺狼级官僚;其三是民主宪政意识,即“权为民赋”,用权为民,行权有责,权力是用来为天下谋幸福的,不是用来谋私利的。持此意识者在官僚队伍中各个层级都有,但数量却极少,他们理解民主,相信法治,认同宪政,为政清廉。应该说王权专制意识与腐化堕落意识在本质上有相通性,并且相辅相成,属于时下中国官僚队伍中的绝对性多数,在权力运行中起着主导性作用。而民主宪政意识在官僚队伍中属于极少数派,处于被排挤压制甚至打击的状态。

中国当下王权专制意识最集中的代表就是“老老虎”及其所选定培植的后继梯队成员周老虎、薄老虎等。权力系统中的这一脉打着捍卫主义正宗,维护权力稳固的名义,干尽贪腐堕落的坏事,他们骨子里是将权力视为私有,通过贪腐犯罪式“投名状”,来辨别敌我,结党成团,培植势力,以期一代代掌控权力、垄断国财,变国为家,旨在千秋万代传承。这批势力凭借几十年的官场经营,党羽广布,已经牢牢操控着中国政局,左右着中国走向,决定着中国沉浮。这事实就是中国1989年之后所走出的权贵资本主义的核心代表势力。

以王权专制意识为核心的权贵发展之路给中华民族所带来的危害,当下最集中地反映于官僚的贪腐泛滥。要想扭转中国权贵经济发展的罪恶之路,中国新执政者选择了以反贪肃腐为突破口,即击垮权贵道路的开创与忠实捍卫集团。而要击垮这个权贵集团,就必须将其代表人物绳之以法。这个以贪腐犯罪为纽带来维系的权贵集团在不同时期的代理人就是“老老虎”到周老虎,再到薄老虎,这是他们意识形态的传承脉络,也是权贵利益的代际代理梯队。所以,中国当下向现代文明千年转型的变局能否开启,标志性事件就取决于能否走出抓捕权贵三代代理人的这三步。

应该看到,中国目前已经迈出了前两步,但是第三步是最根本,也是决定性的,即能否取得“压倒性胜利”的一步。从目前态势来看,第三步要迈出非常艰难,可能是权贵势力的强大与负隅顽抗,使反腐无法继续深入。

当下中国面临如果不迈出第三步,不仅不可能启动向现代文明转型的千年变局,而且反腐也将至此终结,紧接着中国贪腐会变本加厉地肆虐,甚至贪腐集团会打出各种理由对前期的反腐力量进行政治清算。而如果要迈出第三步,目前权力体制内以反腐为代表的力量显然不足,社会上支持反腐的力量又因体制性障碍而无法助力。这种贪腐势力大与反腐力量弱的态势就形成了中国今日反腐的胶着状态,使以反腐来开启千年变局的宏图陷入进退维谷的困境。对于顽固反动的权贵集团与反腐肃贪的革新集团来说,这种胶着都无法容忍长期持续,所以最后一战在所难免。而2015年可能就是中国否能走出“第三步”的关键年,也是决定中国反腐成败与能否开启千年变局的生死年。值得世人拭目以待!

来源:东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