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耀洁:望蒋杆

Share on Google+

Gao Yaojie1作者高耀洁醫生 

上望蒋杆是中国共产党八路军的一种死刑方式,在执行判决前从不通过法律审判手续,更不会调查验证其罪行,随便对受害人执行死刑判决。

—,你知道望蒋杆吗?

1945-1948年是中国的内战时期,当时蒋介石是中华民国最高的領导人,中华民国政府是中国唯一的合法政府,联合国五大常任理事国之一。共产党八路军在所有的占管地区,成立苏维埃政权,从名字上就可以看出、这是一个卖国的政权,做了许多愚民宣传工作,煽动不明真相的群众,做那些符合他们集团利益的工作。共产党八路军佔领地区长用望蒋杆,处死雍有土地之伸士们或反他们的人土,也是当时常用的残酷刑罚之一。

那时在我的故乡鲁西南应用较广刑罚,死者不计其数,岁月已经流失了70多年,上望蒋杆这个惨不忍睹的事件,渐渐地被人们所遗忘,那时受过这种刑罚死者们的后人,如今也不知到哪里去了,我很早都想写下来这个残酷的事件作为历史的注脚。

古往今来,人类历史上有许多酷刑,其惨酷的程度,比这种死刑更严惨的不胜枚举,但是”望蒋杆”也有它的特色,首先是中国共产党的政治性非常明显,用政敌领导人的名字——蒋介石作为刑罚的命名,把受刑者的政治态度讲的很清楚,他要聁望的是蒋介石。你在各种大辞典上也找不到望蒋杆这个名词。

其具体方法是,用长杆绑一个两竖一横的门字形架子,受刑者五花大绑吊在横杆上,向上面慢慢拉起来,边拉边问受刑者看到蒋介石了吗?没有看到时继续向上拉,显然,拉的越高摔的越重,还不如早点说看到了!

望蒋杆的下面地上,因地制宣的摆放着一些带有尖锐的农具,如犁子、地耙、锄头、大类叉、抓钩等各种尖锐的农具,这些农具都是尖齿向上,当受刑者掉下来时将他全身刺穿而死。

那些受刑者的求生欲望,往往不愿意说看到了,这样就会被拉到不能够再拉的高度,猛然把受害者松下,落地后粉身碎骨而死。

下面有首多年前的诗,(诗出世时,我才十岁左右,近来找我二伯高圣君的照片时发现的,) 是一位姓张的私塾先生写的,可见人们敢怒而不敢言的情况。附录于下

在芒芒苦海里

在芒芒苦海里,
人们进入望蔣杆残酷的深思。
窗外一片漆黑,
大地无光无声又无人性。
 
在夜芒芒苦海里,
人们进入酷刑惨绝人寰的梦寐中,
太空闪闪的小星,
谁替他们诉说酷刑害人之情。
 
在芒芒苦海里,
冤天屈地回忆苦难的灾情。
人情簿如蝉翼,
各种政治折磨令人生不如死。
 
在芒芒苦海里,
人们只能呻吟在政治压力下。
阴影笼罩着大地,
何时会到天明。
 

二,他死于望蒋杆下

曹县温楼村注名伸土曾庆唐,别人送他的绰号叫“五骚虎”, 因为他排行老五,他爱报打不平管闲事,他骚绕别人象个老虎。曾庆唐为人勇敢、有胆有识,枪法很好,原是当地治安队的领导人,保卫一方民众的平安。

1937年日军向曹县掃荡,他率领当地民众自卫队与日本军队血战,日伏夜出,几经冲杀,终于打退日本军队向曹县地方的进攻,获得当地民众的高度称赞,人口似碑,曾庆唐成为民间抗日英雄。

1939年共产党占领曹县之后,曾庆唐自认为个人群众威望高,没往外地迁移。共产党把曾庆唐视为恶霸地主,给他各种折摩,最后用上望蒋杆酷刑把他处死了。他的原配妻子自杀身亡,全家只有未满十岁的喜娃和他生身的母亲,孤儿寡母相依为命,这是温楼名门伸士,民间抗日英雄的结局。遭受这种酷刑者并非他一人,此处仅举出这一实例,还有更多受害者的事例,无法一、一举出。

曾庆唐的小妾于1933年曾生一个男孩,也是他唯一的儿子,小名喜娃,大名我不知道。1950年我在河南大学医学院读书时,听商邱籍同学说:”喜娃在商邱火车站当搬运工人已二年了……”我算了一下,喜娃开始出卖劳动力时才15岁,现在应是17岁,他还没有成年。他为什么不去读书?是家破人亡之后、可能喜娃没钱读书,为了活命,他只得出苦力干活,其命运是很可悲的,半个世纪过去了,以后我再也没听到喜娃的消息了。

更奇怪,死人也上了望蒋杆,我二伯高圣君1937年冬已患脑中风,1938年春病情逆转、半身不逐,中风不语,1943年8月病死开封。

1938年11月26日,日本军队佔具了曹县,八路军编造高新庄的高圣君是日本汉奸,(高圣君1987年春己患半身不遂,言语不清) 恶霸地主,在1949年土地改革时八路军扎个草人,穿上纸制的衣服,在草人肚子里放一个大的猪色包 (猪膀胱) 内装入大量血红颜色的水液,胸前、背后写上高圣君的名字,把草人五花大绑吊在望蒋杆横杆上,地面上照常放上各种尖锐农具,按常规把草人往望蒋杆顶端拉,拉至最高点时,松绳草人落在地上,农具剌碎了草人全身,猪色包破裂、流出大量的血红颜色的水,一片血红色的水液流动在地血上。这时高圣君己去世六年了,用草人代替死人上望蒋杆受刑,真可谓天下奇闻,小学生唱有个顺口流。
 

真奇怪:

奇怪、奇怪、真奇怪,
死后六年又上望蒋杆。
政治镇急需要,
随心所欲瞎胡来。
 
奇怪、奇怪、真奇怪,
草人上了望蒋杆。
张扬淫威生新点,
镇压民众真是帅才。

 

三,靠吹嘘造假兴盛起来

在这个时期共产党还要自吹、自誇,处处组织农民访贫问苦,开诉苦大会成风,在会上有人说:我穷的没有一间房,有人说我穷的没有一件新衣服,有人说穷的喂不起一头猪,有人说过年吃不起一顿饺子,说到心酸处诉苦人就哭起来,这算是诉苦会的成功,这是中共滑头自誇、自吹善行的伎俩。现在中国道德沦丧,民间风俗也学会了造假、自吹、自誇的技术,本来是经济犯罪人,硬往政治上拉是反共强人,利用中西文化不同,言语的隔陔,逃到西方国家充当英雄,可怜的古老中国,几十年来被共产党领往何方?

有专家评论:说中国的官场令人不快,热情中透着虚伪,庸碌中透着狡诈;而百姓分外可怜,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中共领导人的口号:”与天奋斗其乐无穷,与地奋斗其乐无穷,与人奋斗其乐无穷也。前两个其乐无穷只是为了衬托第三个其乐无穷。”总归一句话:以阶级斗争为纲,或是说:”阶级斗争一抓就灵。”。例如:虚构了许多典型,四川冷月英虚构地主刘文彩设水牢,十几年后澄清无此事,变成民众的笑柄。高圣君真相己有文章見可。类似冷月英之类的假话媚共分子、艺人剧组编演《白毛女》等剧,为阶级斗争做出很大的贡献,其目的是巩固中共政权,毛泽东时代全靠这些骗朮,收买人心人意,最后取得胜利。

直自2015年在山东省曹县网上还有一文,高圣君——山东的刘文彩,现在地主刘文彩设水牢一事己澄清无此事,曹县媚共分子仍然是说假话不知羞恥吗?

2015年2月6日完稿

来源:纵览中国

阅读次数:2,722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