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尔文这样告诉人们,生物的演化有意或无意地遵循了一条规律: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后来有好事者,有意或无意地把它引向这样的意义里:生物的演化是向前发展的,越优等复杂的生物越有机会生存或发展下去。当然,也可能这就是达尔文的意思。

问题是,和那些结构简单的细菌相比,恐龙是否应该比它们结构更复杂更高级,然而,人们要寻找恐龙来丰富自己的视野,只能用它的化石作为替代品,而大量的细菌堆积在人们的生活里;对于这种意义指向而言,老鼠的存在及其持续性无疑也是一个问题。

对于细菌、生猛大兽、阴鸷飞鸟、丑陋虫蛇而言,那种自称为人类的哺乳动物的生命个体,他的躯体的每一部分的功能到底有什么比他的近亲更强大更优越的呢?他们到底是通过什么方式和方法最后成为万物的主宰的呢?

有人说,那只能是一个信条,至高无上的求生欲望。那么,其它物种难道没有这种活下去的最高要求?

所以,这不是一个简单的优胜劣汰的问题,而是一个采用什么方式面对环境的问题。

出没无常于草丛、森林、河泽、山冈、天空的生猛大兽、阴鸷飞鸟、丑陋虫蛇、恶劣瘴气以及野火、雷霆、山崩、海啸,无不是人类个体并不强壮的身躯、并不迅速的奔跑、并不尖利的爪牙的存在的最残忍的杀手或践踏者。

“一滴水容易干涸,只有融入大海才能得到永生。”个人的力量是渺小的,惟有群体才是可以依赖。共同的财产,共同地交配与繁殖,共同的禁忌和崇拜,从而形成体系,依靠群体,排斥一切外来的力量,部落是活动的堡垒,个体才能得到安全保障。

什么是人类社会的原初形式?什么是那些尚古观念者所跪拜的生活模式?这些内容,在任何一个人类群体的源头,我们都可以找到明显的印记。

所以,人类社会最初的产权和所有制形式——部落所有制,是建立在对于个体价值——个体生命及其赖以维持的物质条件的当下情况的否定基础之上的粗糙形式。这种选择是其成为万物主宰的根本原因。

当人这种在与其近亲和远亲的比较中并无严格意义上的优越性的生命形式在挟着群体的力量获得万物的主宰的地位时,他对于外界的支配能力得到快速增强,个体存在对群体的依赖性却显著降低。那些最初的觉悟者开始了他的个体旅程——化部落所有制为强权占有制,群体所有的天下一转眼成了一人一姓的囊中之物——“夏传子,家天下。”就是这种转型标准、形象的诠释。这是人类历史上产权与所有制形式的第二阶段和第二种形式——帝王占有制。

自此以降,人类整体发展史上,还经历了家族所有制,教会所有制,国家所有制,阶级所有制,党团所有制,最终发展到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的私人所有制。

对于“炎黄子孙”而言,马嘎尔尼的访问是虚妄的,在大英帝国和其它西方列强的枪炮轰击以前,茫茫漠北沙漠、莽莽昆仑(青藏高原、横断山脉)和漭漭大海以外的世界是不存在的,因而它的社会发展在很大程度上也是独立于世界以外的。

从“夏传子,家天下”开始,这个文明单元的产权和所有制形式固化下来。“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宾,莫非王臣。”这个句子明白无误地向我们显示:所有的土地都是帝王的;所有土地的管理者和使用者,仅仅是接受帝王赐予衣食为帝王打工的奴才。同时,“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夫为妻纲”与“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父要子亡子不得不亡。”是告诉奴才:包括你的身体和生命,也是属于帝王。“君权神授”与“夫天下,德者居之。”,当然,我就是德者,爱我没商量。“先天地生,后乾坤定,阴阳上下、等级尊卑、亲疏贵贱”是为“礼之端也。”“礼”有何用?“礼端而有仁义德政!”,你不“礼”,我就收回我的财产——你的生命或者你的生命赖以维持的物质,包括“你”的九族。所以要“非礼勿取,非礼勿视,非礼勿思。”和皇帝“金口玉言,一句顶一万句。”不错,眼见和言语以至思想都是帝王的。

所以,从“夏传子,家天下”一直到满清帝制的覆灭,除了帝王占所有制,中国历史上没有严格意义上的其它产权和所有制形式。

殖民主义的渗透,改变了这种超稳定社会结构模式的帝王占有制的大一统形式和局面,带来了教会所有制和私人所有制。晚清预备立宪和孙中山的“民生和民权”,给这种帝王占有制的大一统予以了毁灭性打击。“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的私有制在中国露出嫩芽。

在这个超稳定的社会结构开始消解的同时,国际社会也发生着复杂的变化,国家主义,阶级观念,党团和民族意识纷至沓来,家族所有制,教会所有制,国家所有制,阶级所有制和党团所有制都在这片土地上找到实验的土地和人群,狠狠地搅动着并不开放的中国人的脑体。

如众所知,对于中国人而言,1949年是一个重要的年份;对于公有制和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的私有制而言,1949年同样是一个十分重要的年份。不同的人群在同一片土地的不同意识形态区域单元选择和展示各自选择的优越性和劣败性——中国大陆的人们经过“打土豪,分田地”和“工商业改造”的短暂过渡后既定地选择了“各尽所能,按劳分配”向“各尽所能,按需分配”前进的社会或国家占有的产权和所有制形式,台湾、香港和澳门在风雨飘摇中坚守了“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的产权和所有制形式。

从人类社会开始到今天,产权和所有制形式发生了多种实践和很多变化,由于地域和其他因素的影响,不同的人类群体及其不同时期有不同的实践和选择。正是这种丰富多彩的实践和选择,使人们认识到这种实践和选择的指向:从部落所有制,到帝王占有制,从国家和阶级占有制到“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的产权和所有制形式的每一步推进,都实现了社会的进步和人的个体的自由与解放。

2002年4月17日 成都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