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被世界杯占居的6月,7月里的人们重新开始更加世俗的生活:种地、打工、炒股、读书、结婚、生孩子,以及旅游、偷情、贪污、索贿受贿……

7月,我将失业。一个民间思想者,我将成为自由职业者,或者我将和鱼一般的失业人群游走在试图榨取我们最后几片散碎纸币的所谓职业介绍所。在这个号称太平盛世的时代,在这个全民资产被公然瓜分公然外逃还将坚定不移地继续下去的时代,在这个国民权利被普遍剥夺而无声的时代,这一切,我们将忍耐,再忍耐,三忍耐,四忍耐……国有企业销蚀了或消失了,对于普遍的无资本积累的中国大陆谋事谋食的人而言,沉重的希望,仅仅悬系在孱弱的民间企业上。

7月降临,院校的大门对外敞开,呕吐出百万数需要职业的人口。这时,我第一天失业,我还不打算去寻找工作,我对自己说,我做一个自由撰稿人。我就写下这篇与求职业相关的文章。
2000年7月,我在一家咨询机构作无所事事的办公室主任。隔壁是一家IT企业,生意也不景气。因为都不景气,有时就你来我往地玩纸牌。我是菜头,在缺少人的时候,免不得也被拉上阵。一日,IT的头儿说:“从明天起,我们要面试一批营销人员,希望先生协助一下。”我说行。

在当下的中国大陆,所谓营销人员,一般是那种干苦活几乎没有收入没有哪怕是相对稳定未来的一个群体。但在现实的就业场景中,只要还没有其他事可干,只要还愿意给自己一个希望的借口,这种所谓职业,还是有必要一试的。

第二日,就参与面试,把几十份面试表给人众发下去,收上来,然后按表按姓名逐次面试。都是近一、二年的毕业生,专科居多,也有大本,都说有很好的心理素质,能吃苦耐劳。我打发他们离开,等候通知,然后将预备录用的填表送给隔壁的IT的头儿。

第三日继续面试,那位头儿把我叫过去,说:“你看,这些,都不行,都不予考虑。”他把我昨天送给他的一部分面试表放在我面前。我翻看了一下,不知道为什么。他说:“这些人都是共产党员,凡是共产党员,一概不予考虑!”我不解。他说:“让他们找自己的组织好了!哼,你想想,一个受完高等教育的人,一个有正常思维的人,应该知道什么是共产主义罢?应该知道什么是共产党罢?应该知道那些共产党人今天在怎样败坏我们的希望吧?那么,还要钻进去,究竟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没有德行和良知的丧失!一个真正向上的企业,能指望这样的人?”

对于他的见解,我感觉到一种明显的歧视,这种歧视,甚至在性别和城乡差异之上。

后来的面试,凡有共产党员身份的,尽不在提交的范围。面对宣称自己共产党员身份而欲迫切得到一份工作的那些年轻幼稚的面孔和他们面试表上隽秀的字迹,我不知道怎样告诉他们:你怎么要作如此宣称呢?傻孩子,哪怕是一个非常次的机会,人家也不愿意给你!

我把这种经历讲给人听,那些作过企业人事管理的人说:“那很普遍,不是新闻。”而更多的人们很疑惑,说:“那可是真的?”

今年2月的一天,一家民营企业邀请我去上班,双方说定条件。第二日上午我准时到了地方,老板要晌午才到,接待我的是办公室一位小女生。小女生问:“先生是来应聘的吗?”我不便于说老板已经聘用了我,回答说:“是的。”小女生说:“先生是党员吗?”我问道:“你为什么问这个问题?”她说:“我们老板说过,我们私营公司决不聘用共产党员。”我明白了,笑着说:“还好,我可能什么都是,就是不是共产党党员。”小女生很单纯、善良,她希望我这个可能是共产党党员的人在应聘时要小心。

老板是在省委大院长大的,老头子年轻时参加了王震的359旅,能夜行百里,斩获无数,建立功勋。老板的净资产千万元数,然而,这并不意味他和他们这样的群体在用人方面有别于一般的民营企业。

2001年的今日,中国大陆唯一执政党共产党文件作出重大改变:允许私营企业主即资本家加入到他们那个工人阶级的先锋队,然后是嚷嚷要将党的组织建立到民营企业中去,然后有几个象刘永好式的人在媒体上宣称要作“红色资本家”,和更多的民营企业主要把共产党人隔绝在自己的势力范围以外,这些都成为当下中国大陆社会一个重大视点。研究中国大陆政治、经济问题的人们,正在和将要在这片土地上寻找职业谋求生活的人们,以及那些对于自己利益的长远性需要关注和思考的民营企业家们,都不要忽视这一问题。

2002年7月1日,中国共产党81岁生日,中国共产党决定要拉资本家进自己队伍同时把党组织建立在资本家企业一周年日。我写下以上的文字。

2002年7月1日

《议报》第207期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