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者在上篇讲述对中共中央及中联办地下党动向的个人看法。本篇打算就泛民主派的情况作一些论述,谨供参考。

一.雨伞运动中最令我深恶痛绝的声音就是:“拆大台”“你不代表我”。这是反民主的噪音,却在一段时间内主宰了大局。面对这样的挑战,当时的学联领袖们无宁两可,无所适从,无法自主掌握运动。而站在前线的知识人亦谦谦君子,束手无策,没有从理论上严词批判其反民主的性质,让这些错误的言论不断嚣张扩散,消弭抗争的意志,令我觉得非常痛心。知识人在运动的关键时刻所表现出来的无助,与八九民运知识人的软弱一样,使我觉得非常遗撼。一个追求民主的运动竟让反民主声音得到人们的认同,以致未能组成一个“大台”来领导群众,这是不是一个大笑话,是不是对不起二十多万冒险站出来占领的群众?那时,我是相当失望的。

杨天帅有一篇文章:“任何反大台者都是夺权者”。笔者毫不怀疑有一些反大台的占领者的确有夺权的野心,但只是少数。文章讲述作者的朋友是一个反对任何大台,拒絶领头羊的无政府主义者。为了这个理想他掀起一场打倒领头羊的反大台运动,行动得到热烈响应后却被支持者推举成为另一领头羊,使他成为自己要打倒的目标。他大惑不解,检讨一下,最后不得不承认自己必需接受大台的存在,应思考的是如何制衡它的权力。这位朋友其实只爱自由,不爱民主。一部份参加雨伞运动的反大台人和他一样,实质是不要组织,不要领袖,不受别人带领,只要个人自由,不要民主,不懂民主的真义,不懂自由与民主的关系的极端个人主义者。

“拆大台”言论为甚么是反民主的?网上有一篇“甚么是民主?”的文章说得好:“民主制度定能满足全人类对自由和自治的渴望。公民享有个人自由的权利也要同其他公民一起分担责任,共同建设一个继续秉承自由和自治的价值观。健全的民主社会并非只是人们为实现自己的个人目标的场所,而是要参加公开辩论,选出对自己负责的代表,同意在公众生活中需要忍耐和妥协。自由意味着承担责任,不应有不负责任的自由。民主是关于自由的一整套观念和原则,简言之,民主是自由的制度化。”

“民主国家的公民应接受这样的信念:民主就是交流,即谈论共同的问题,为共同命运作出安排,通过公开交换思想和意见,真理最终会战胜虚妄,加深对别人价值的了解,进一步明确界定妥协的范围,并开辟前进的道路。”

“民主是一个过程,也是一起生活和工作的一种方式,民主需要全体公民合作,妥协和容忍。民主只不过是一套处理冲突的规则,而冲突必须在特定的限度内解决,以达成妥协。如果每个群体把民主作为只争取他们的要求的工具,那么,社会就可能分裂。民主社会需要公民承认冲突之不可避免以及容忍之必需。民主是一个寻求真理的机制,透过互相作用:冲突、辩论(谈判,沟通)、妥协和共识等过程,民主社会便可作出影响人民福利的决定。”

总之,民主社会的公民走出来关心社会,参与运动是第一步,然后是成立组织推举领袖,在运动中实践民主机制,民主程序,以民主信念推动运动前进。严格来说,雨伞运动能够动员群众走出来争取真普选是播下种子,却只是完成了第一步,是半截子民运。

二.香港是否有第三条路?汤家骅脱离公民党,辞任立法会议员职务,邀请一批朋友组成与中共修补裂痕,改善关系的“民主思路”,寻找解决香港政治困境的第三条路。有评论人对我说:“汤家骅很自信,他可能认为如果得到中共的信任,比如让他做特首,他的沟通之路定必成功。现在中共不信任他是因为他与民主派扭在一起,所以他要与民主派割席让中共放心”。回想一下汤家骅在公民党成立之初曾提出要成为执政党,这样的评论就不算得毫无根据了。

笔者比较明白的是:关于第三条路,西方学者和台湾政界都曾提出过。汤家骅的第三条路用的是西方民主理论:冲突、沟通、妥协而达致共识这一套民主进程来对付中共,希望用民主理念来说服它。他不知道这一套民主理论只能在民主国家,民主社会,面对的双方都愿意遵守民主原则的情况下才能有效。我们现在面对的却是骨子里仇恨民主的中共,他们的强硬絶不是因为我们的抗争而是其本质,只有形势变化才能促成它的政策的改变。汤家骅来这民主的一套不啻是对牛弹琴,试问如何奏效?

笔者认为面对中共没有第三条路,如果硬要说有的话,这其实是“统战与被统战”之路。我不知道汤家骅是否承认中共有“统一战线”这回事。在本人拙著文章“破解中共的统一战线”中,引述毛泽东的归结:“统一战线的原则有两个,第一是团结,第二是批评,教育和改做。——为了改造,先要团结。”笔者在文中指出,中共与统战对像交朋友,投其所好,关心困难,给予利益,邀请委任,高级别上宾款待等等都是团结的手法。团结你,沟通你,邀请你,是要改造你,收降你。

汤家骅的第三条路是改变自己,自动献身等中共来统战之路,这条路过去已经有许多人走过,比如“汇点”的朋友们,却是受骗者。笔者并不反对有勇气,有硬骨头者走进中共的统战磁力场,试试被统战的滋味。如果你头脑清醒,坚持原则,能够全身完好而退像陈健民那样,是非常可喜的。可惜我们看到的大多数是万箭穿身受伤而回,甚致堕入出卖灵魂的不之归路。请郑重作出决择。

三.在民运的新阶段中,笔者首先希望泛民主派(不包括“右翼民粹团体及政党”,这是陈婉容提出的最准确名称)各方负责人经过沟通达成共识,组成一个大台(即联盟或联会),推举领导机构和领袖,领导全港运动,完成下半截子雨伞运动。

至于运动的方向,笔者建议:“遍地抗争反倒退,区区动员争议席”。未来两年应以选举为主轴,区议会立法会和补选。街头抗争和议会抗争应互相结合,连环使用,大型游行示威占领静坐的斗争手段,应以选举为主题,配合各民主党派的选举工程。不要为游行而游行,因着传统日期要游行然后挖空心思想个漫无边际的主题出来,这是一种浪费。

现在各行各业如十二专业团体,“公民实践培育基金”等等均已出现有组织的抗争队伍,以后只要哪里有入侵,哪里就有反抗,在反抗过程中壮大队伍。

相信否决政改方案的关键四票,给广大的民主支持者上了重要的一课。仅仅四票,亲共派自信必可撬去的四票,是可等重要呀!民主派的选民们,应在未来的选举中积极投票,为民主派议员在立法会里取得过半数议席,打一场胜仗。

建设公民社会非常重要,它是打败蛇斋饼糭的重要策略,它是街头抗争和议会抗争的基石和泉源,没有健全的公民社会,不会有蓬勃的民主运动。小区组织的行动亦应结合选举这个主题,让全港民主运动有一个有机的结合。看到许多觉醒了的市民如雨后春笋般纷纷成立组织,进入小区深耕细作,如“小区公民约章运动”,“小区文创计划”等,我是万分欣喜,相信香港是充满希望的。

综观政改方案被否决后的形势,地下党还在内斗之中,梁振英上京与民建联上京原来仍是一场恶斗,亲共派气焰尽失。民主派的势头是乐观的,只要团结一致,艰苦深入,定能打一场胜仗。

2015年7月14日

《纵览中国》首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