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私,超越了法定边界,损害他人利益时,才应被谴责和否定。正当行使私权是受法律保护的,不应当受到批判。我国宪法规定“公民合法的私有财产不受侵犯”。

1967年夏天,所谓的刘少奇“资产阶级司令部”已被摧毁,刘邓名义上还是政治局常委,实际已威信扫地。

在这种背景下,毛主席视察了大江南北,盛赞道:七、八、九三个月,形势发展很快,全国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形势大好,不是小好。毛主席领导的夺权斗争已取得决定性胜利,各地都成立“革命委员会”,实现“全国山河一片红”,指日可待。

那些被称之为复辟资本主义的人,实际是意图纠正毛泽东极左错误,不满他天马行空、独往独来的人。正如毛主席说的那样,他只动了动小拇指,就把那些人打翻在地。现在,来自上层的反对势力已基本消除,但是,民间的干扰依然存在。于是,毛主席发出“要斗私批修”的号召,要对全民思想进行彻底清洗,以自己的先进思想取代广泛存在于民间的私有观念、小生产思想,建立一个纯而又纯的“公有制”王国,也就是由毛主席主宰一切的高度集权的国家。

毛主席的指示比“圣旨”更具威力,具有约束全国人民的效力,每个人都必须遵照执行。接到“最高指示”,各地闻风而动,“斗私批修”运动如火如荼开展起来。

我所在的学校也不例外,也举办毛泽东思想学习班,开展斗私批修。一个小学生,十多岁的小娃子,能有多大私心,又有什么自私行为?但都必须响应主席号召,参与其中,既做革命动力,又当革命对象,既是批修先锋,又当斗私闯将。都要从防止出修正主义的高度进行自我斗争,要敢于跟自己的私心“刺刀见红”。

斗私批修会上,同学们依次发言。有同学说,放麦假时,我有两天没有参加生产队里的集体劳动,而是到外地拾麦穗,把捡到的麦穗拿到自己家里。这是错误的,发展下去会成为修正主义,以后要接受教训,多为集体着想。

有的说,割麦子时,有的社员把麦茬留得比较深,以便割罢麦子后,把麦茬薅起来当柴烧。我怕得罪人,就当了老好人,没有对这种自私行为进行批评制止。说明没有学好毛主席著作,不敢同不良现象作斗争,这样下去会成为修正主义的俘虏。

轮到我时,我就说了上山捡柴的事。一次,学校放了一个星期的假,要学生出去捡柴,搞勤工俭学。按照学校要求,捡的柴禾要交到学校。我因自己家里也缺柴烧,就把其中的一担柴禾挑到了自己家里,没有送到学校。也像其他同学一样,认为是“私”字作祟,放松了世界观的改造。

后来,有位“大人物”说,斗私批修,要深挖隐藏在思想深处的私念,在灵魂深处爆发革命。随即,各地又开展狠斗私字一闪念的活动,斗私批修运动进入更高阶段。每个学生又开始了新一轮的自我反省、自我革命,对一闪念私心展开“白刃战”,把私心杂念消灭在萌芽状态。

私,本来是个中性词,但经过斗私批修运动,就自然成了贬义词。私权、私有,也被妖魔化。直到现在,许多人还认为“私”是资本主义特有的,是万恶之源,“公有制”优于私有制。

其实,私,超越了法定边界,损害他人利益时,才应被谴责和否定。正当行使私权是受法律保护的,不应当受到批判。我国宪法规定“公民合法的私有财产不受侵犯”。

从历史上来看,公有远比私有落后。财产纯粹属于公有的是奴隶社会,土地及奴隶都为国家所有即奴隶主所有,但它被公认为是野蛮落后的制度。前苏联,是公有制的样板、楷模,然而,经过实践证明,它不具有任何先进性,是极端腐朽、没落的制度,最终因悖逆人性,经济上难以为继,且无法监督权力,导致腐败猖獗、人心涣散而分崩离析。

世上哪有什么“公有”为主导的经济?所谓的公有为主导,实际是官府为主导,即官府垄断经济,本质上是少数人所有。前苏联官僚集团,住豪宅,开豪车,吃特供,免费享受医疗、疗养和旅游,超前享受“按需分配”的共产主义生活,公有的财富都用来满足他们的需求。这种公有,实质是特权阶层依等级享有,是凭借官权,掠夺平民财富,侵害民众利益的极其残暴的另类“私有”,亦即官有。而被他们指责的私有,其实是民有,却被忽悠成是罪恶的根源。

财产权属只有具体、确定时,才能对其行使权利。公有名下的财产,产权不清,公众不可能对所谓的公有财产都去行使权利,享受其收益,最终只能是那些自称能代表人民利益的管理者所有。

公有为主导,意味着重要社会财富、资源都归官府所有。这就不可能产生真正的市场经济,而只能是官僚垄断下的半市场经济,或曰特色市场经济,即官僚垄断经济,这对经济发展、社会进步极其不利。

官府充当市场主体,参与竞争,是在与民争利,压缩平民的生存空间。官府在市场上既当运动员,又做裁判员,是社会不公的根源。官员不可能像私营业主那样尽责,不可避免地造成社会资源的重大浪费。官府参与竞争,其他市场主体不能与它有平等地位,就不可能是公平竞争。因此,也就不能在竞争中培养出大批的守法、诚信、理性的公民,而只能造就出为生存,被迫跪拜在权力的石榴裙下,依附权力获取利益的奴才。

经济垄断,把平民挤压在狭小的生存空间,享受不到应有的公平自由,市民阶层不能发展壮大,公民社会不能发育成熟,自然就不能形成与权力相抗衡的实力,权力任性和贪婪的本性无法遏制,权力犹如没有在利齿上套上嚼子、笼套的牲口,又如出笼的老虎,横行霸道,恣意妄为,肆意残害平民百姓。同时,缺少权利制约权力,依靠垄断获取的高额利润,总是优先保障特权阶层的需求,真正用于民间的少之又少。垄断经济和垄断权力,不可能实现共同富裕和社会公平,只能带来社会不公和严重的两级分化。

斗私批修运动持续时间很长,几乎贯穿整个文革。毛泽东对全民思想进行洗礼的同时,还注重在经济政策及制度建设上铲除小生产赖以存在的基础。比如,否定“三自一包”“四大自由”,割资本主义尾巴,限制资产阶级法权,批判小生产者,还一度要关闭农贸市场等,都是与“斗私批修”一脉相承的。其目的都是为了强化对资源、经济的控制,壮大公有制,巩固极权制度。尽管违背天理人性,事实上很难做到,但毛主席还是凭借一己之力,改变了许多人的思维,直到现在,有的人还认为毛泽东的做法是正确的。

来源:共识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