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每临近“六四”,心里就堵得慌,虽说18年来,哀痛早已种入心田。以前敏感脆弱的心,在日甚一日的苦闷的愁绪里,在漫漫岁月酝酿发酵的浓酽的惆怅的浸泡下,也日渐麻木疲惫,些微的刺激,很难再激起波动的涟漪。但我还是“怕”“六四”。每当“六四”临近,“六四”死难者的鲜血、“六四”入狱者的苦难,就会从我平时压入心底的地方泛起,弥漫我的心,充斥我的胸间,让我喘不过气来。平时压抑的痛苦,就会加倍地咬啮撕扯我那早已痛苦不堪的心,使永不愈合的心伤再度撕裂加深。“六四”血案,一直是植入我心头无法言表之痛。它丝丝缕缕时隐时现于平常日子,撕心裂肺的阵发于“六四”前后的这几个月。

杨宽兴在文章《殷红的“六.四”仍是我们沉重的现实》中写道:“‘六四’是一个太大也太伤痛的题目,回忆造成的痛苦常常使我丧失为文的正常心态。情绪是如此强烈,以至于写下一个《‘六四’18 年祭》的标题之后,整整三天都写不出一个字来,也就是说,三天时间里,基本失去了思考和言说的能力。”……,“在一种难言的情绪笼罩下,比倾诉更容易的选择是:沉默或开口骂人。”我深有同感,这大概是我们这些“89”民运参与者,以及关注“六四”、关注中国前途命运的人们的共同心理状态。

看到邓家妮子在香港的狂吠,我只感到两眼发直冒火,浑身的血一起往头上涌。我想骂马力这些无耻之徒,想骂邓家这残忍没有心肺的妮子,想煽这些畜生的耳光……,唯独静不下心,提不起笔。一想到那些刽子手的残忍,帮凶、帮忙们的卑鄙无耻,就觉得窒息难忍,就觉得笔的无力。他们的罪恶,哪里是笔能清算的了的?

一、人不能不要脸

邓氏老妮子:怎么称呼你们,还颇费踌躇。你们作为曾在中国一言九鼎、现在仍然阴魂不散的邓屠夫的女儿,呼风得风、唤雨得雨,靠的是娘家这个铁腕的毒爹。丈夫什么的,不过是攀着你们寻好处的陪衬,能体现你们真实身分的称呼,只能从你们娘家那里找。

本应称呼你们“小姐”,但“小姐”这个称呼,已经在你们老爹的“改革开放”中变了味,放在你们身上不伦不类。再说你们虽然没有干这个的本钱,但因为有这个“好爹”,要什么还不是心到擒来?那些马屁们“公主”什么的称谓,也不合适,虽然你们听着可能很受用,你们不见毛一世的闺女们,一旦你们的邓二世老爹上台,马上成了臭狗屎。上楼容易下楼难,还是别接这些为好。“女士”什么的,我的理解是称呼善良正义的女人的,从你们的言行来看,你们不配。我这旮旯,从女人娘家角度称呼,亲切的叫“闺女”,中性的叫“妮子”,带有敌意的叫“死妮子”,我就称呼你们“妮子”罢,虽然你们不配。好了,我们言归正传。

邓大妮子,你说“六四”事件的镇压清场是他们领导人的决定,不应该是哪一个人具体负责,就太没有你爹的“气魄”了。你爹活着的时候,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包括“英明领袖”在内的党的领导人就让他换了三个。赵紫阳下台前曾说过:在重大问题上,还是小平同志把舵。“六四”大屠杀时,中共冒天下之大不韪,调集了30万野战军,开着坦克装甲车进京屠杀手无寸铁的学生市民这些“暴徒”,如果不是你爹,别人谁能调得动?这种不啻是向全国、全世界人民宣战的兽行,在当时的中国,除了你们那一贯“破了头,用扇子扇”的爹,还有谁能这样残忍无耻、肆无忌惮?全世界都传言,你爹曾说:杀20 万,稳定20年。你爹敢做敢应,你还给他遮掩什么?

邓大妮子,你说:“那个决定是对的,如果没有那个决定,那么中国如果给象吾尔开希等等这样的人来掌握中国的命运,中国哪会有改革开放?”……,“邓小平也不想有什么乱七八糟的事发生,但事情来了就要应对,应该要用坚定的意志,用改革开放的思想来应对,行了,就解决了!!”据传,你们开康华公司的大哥曾对你们的父亲说,如果不镇压,我们将死无葬身之地。如果改革开放,就是你们中共寡头们瓜分国家的一切资产和市场,就是要让全国人民的哭,换来你们几家人的笑,学生们提出的“反官倒,反腐败,要民主”的诉求,无疑就是“乱七八糟的事”,无疑就是与改革开放背道而驰的。如果用血腥屠杀来压制人们的民主诉求就是改革开放的思想,“那个决定”对你们来说,当然是对的。如果在民主制度下,由“吾尔开希等等这样的人来掌握中国的命运”,当然不会行你们邓氏的改革开放了。

“应该要用坚定的意志,用改革开放的思想来应对,行了,就解决了!”好,俺那邓大妮子,真是有什么爹,就有什么闺女。我看到你这句话,就觉得脖子凉飕飕的,仿佛看见你爹又弄着坦克装甲车来了。你别吓唬人,“六四”那会儿,别看你爹挟着老军头的淫威,如果不是碰上为人厚道对他下不了手的赵紫阳,而是遇上一个视责任重于私情的叶利钦什么的,你爹早晾一边歇菜去了。赵紫阳一时妇人之仁,遂使你爹这个虎狼之徒事成。你爹残杀“六四”正义之士,把中国的航舵扭向权贵资本主义这个罪恶深渊,并且软禁对他下不了手的赵紫阳至死。你爹这种阴险歹毒的行径,可一不能再,即使你身上有这种屠夫基因,也要克制为好。

“只要我们坚持改革开放,包括这些人他能发财,我们都很高兴。香港社会好了。这次我来香港,听到香港房价又涨了,这就说明有人要买房子,说明香港社会好了,我觉得这很好!”邓大妮子异志(咱们不是同志),香港房价飙升,而个人收入增长极慢,这是谁的好事?中国大陆照样房价飙升,发了开发商,苦了老百姓,很多人成了“房奴”,这也是好事?发财是好事,但要发得公平。你爹那种自己发财兼顾精英的做法,能说是社会好了?能服天下人?香港回归前,经济发展速度高于英国,回归后已远远落在英国后面,还不是拜你爹所谓“一国两制”之赐?“我觉得很好!”这类话,你爹的味太浓,让人听了不舒服。须知,你就是个人,你爹说这类话就让人恶心,你说更让人受不了。

二、再看看你爹、你家

你爹不干人事儿,也不是就“六四”大屠杀这一件。共产党干的坏事,几乎都有他的份儿。远的不说,仅从毛“蹬腿”、他上台说了算说起。你爹上台后,

◆1979年取缔“民主墙”,

◆1981年逮捕民运人士,还把“四个坚持”塞进宪法,为中国的民主道路设置重重障碍。

◆1979年,他一方面为了巩固在军队中的权威,另一方面为了救那个罪恶的“红色高棉”,发动“对越自卫反击战”,使近四万中国士兵死在中、越边境的丛林里,十万多越南军民死于非命。

◆1983年“大逮捕”,多少无辜死于非命。

◆1987年,废黜亲民正义的胡耀邦。

◆1989年,调集野战军屠杀要求民主自由的学生、市民,制造了震惊世界的“六四”血案。

据有关资料,在你家开决定“六四”屠杀的会议时,你们兄妹也参加了。还有人说,你们兄妹,在你们那个屠夫爹镇压“六四”学生运动的决策中,起了关键的劝说作用。如果这是真的,那么,你们全家都是刽子手,都是“六四”大屠杀的凶手,都是全国人民乃至整个人类的罪人。

邓朴方在文化大革命中受到迫害,身体高位截瘫。他的遭遇,是你们全家的难忘之痛,因为这伤到了你们的心。你们可曾以心比心,想过被你爹杀害了亲人的那些“六四”难属们?可曾想过那些被你爹杀了孩子的“天安门母亲”的悲伤心情?你们家的邓朴方是人,那些被你爹杀害的人就不是人?你们,至少是你爹犯了罪,犯了不能饶恕的滔天大罪。你们作为罪犯的亲属,应当忏悔,而不应当继续伤害人的狂吠,更不能在被你们伤害的人的伤口上撒盐。

你爹在当初,支持过胡耀邦平反冤假错案,支持过赵紫阳的经济改革。这是他一生不多的几个亮点。但他顽固地守护着共产党的专制制度,守护着你们这些权贵们的家庭利益,最后完全站在人民的对面,犯下了滔天大罪。你们作为他的家人,应当以他为耻,以他为戒。

邓氏家人,安分些吧!

(2007-07-02凌晨1时30分)

民主论坛2007-07-02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