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凡评论第469期

2015-10-23

各位听众好,现在是《伍凡评论》第469期,今天我要讲的题目是「中国人权状况是更好还是更坏?」

习近平在英国伦敦回答记者关于人权的讲话

10月21日,习近平到达了英国首相的官邸,唐宁街10 号,和英国首相卡梅伦两个人会晤,一起见了记者举行记者会。英国的BBC记者在他们两个人讲话之后提问,他就问习近平:「为何英国民众要为跟不民主、不透明,以及在人权问题上,劣迹斑斑的中国有更多商业合作而高兴?」习近平回答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纸照着纸来念,他这么说:「人权保障没有最好,只有更好。任何国家都需要不断加强及改进人权工作,以适应时代的发展和人民的需要」。

他又接着讲:「中国高度重视人权的保障工作,我们坚持把人权的普遍性原则和中国的实际相结合,走出一条适合中国国情的人权发展道路。」他又指出,「在人权问题上,我想最大的发言权,还是各自所在国的绝大多数人民,中方愿在平等和相互尊重的基础上,同包括英国在内的各国,加强人权领域的交流和合作。」这是习近平在英国伦敦的讲话。

上个月习近平访问美国的时候,他没有对人权问题做公开讲话。这次访问英国的时候,他在人权问题做了上述的公开表态。究竟是美国和英国的环境不同,选择在英国谈人权问题比较方便呢?还是因为中国的人权状况有了新的变化呢?就让我们继续观察。

下面我要分析中国人权状况,究竟是更好了还是更坏了?现在国际人权组织和世界媒体看到的是中国人权状况日益恶化的事实,这对绝大多数中国民众而言是最有切身感受的,他们是最有发言权的。

中共当局大肆迫害中国律师群体

我谈第一个问题。中共当局大肆迫害中国律师群体,据统计,从2015年7月9日凌晨4点,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的王宇律师被逮捕,到8月3日下午16点,北京时间为止,已经有265名律师、律师事务所工作人员和人权活动人士,被中共当局行拘,或者带走、失联、约谈、传唤等等方式限制人身自由。

7月28日,有来自于50多个国家的24,000多名律师会员,145年历史的纽约律师协会写信给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司法部长吴爱英、公安部长郭声琨等人。对2015年7月9日以来对中国律师、律师的家属、律师的助手、人权和法律的行动者,空前大范围的镇压运动表示关注,并且敦促立即释放被拘押的人员,公开所有被强迫失踪的人员关押的位置以及他们现在的状况。信中还要求中国政府「采取一切必要措施来确保我们的中国同行能够履行其职责而不受到恫吓、妨碍、骚扰或不当的干涉,以达到符合国际标准的律师职业环境。」

多名维群体进行恐吓的新权律师的子女被限制出境是对律师手段

现在中共当局打压律师群体的行动又出了一个新的动向。多名维权律师的子女被限制出境,中共当局给出的理由是说危害国家安全,这是中共当局对律师群体进行恐吓的新手段,律师们面临了株连子女的威胁,饱受压力。

维权律师王宇和包龙军的年仅16岁的独子包卓轩,作为未成年人也多次受到了传唤和威胁,人身自由遭到了限制。他的父母被拘押之后,他甚至被监控在天津的祖母家,后来被中共警方又遣送回内蒙古,在指定的学校当中,在当地警方监控之下上学。他自由受到限制,禁止出境,护照、证件被扣押,没有办法前往澳大利亚完成预定的留学计划,也不能回到父母亲自己家中去居住,更被警方警告,不得为他的父母聘请辩护律师。

据报导,被补的中国维权律师王宇的16岁儿子,包卓轩,以及两位护送的维权人士唐志顺和幸清贤,在经由缅甸前往美国的途中,10月6日在靠近中国的边境猛拉市的华都宾馆被缅甸的警方带走,目前已经由中共警方押送他们回到内蒙古老家监视居住。

猛拉市名义上是属于缅甸的主权领土,但是中共当局在当地拥有从货币、金融到通讯、邮政的实际控制权,这个城市里边居民多数为中国人,官方的语言是汉语,流通的货币是中国的人民币,通讯是中国的移动和联通公司,也用了云南省西双版纳州的电话区号。中共云南西双版纳州的警方对猛拉市的事务有极大的干预能力。

那么纽约时报就引述了内比都,就是缅甸的首都,缅甸总统办公室主任吴卓铁他说缅方和这件事情没有关系。他说:「当然了,猛拉市靠近中共当局。」这话说白了。根据以上的事实可以判定,中共当局由云南西双版纳州的警方出面,和缅北地方武装当局合作,抓补包卓轩等三人,押回中国。这就是中共当局迫害维权律师群体的最新的例证。

第七届美中法律专家对话,在10月15号到16号在北京举行。美国的法律专家、法学教授和政府官员,就两国的法律事务发展和中国政府进行了对话。参加这个对话的汤姆•马利诺夫斯基(Tom Malinowski)说,鉴于目前中国对法律从业者的压制,这是一次和中国政府开展深入直接对话的机会。马利诺夫斯基认为,中国政府很在乎美国和国际社会对其人权和法治状况的看法。

但是大批维权律师和活动人士最近被捕的趋势,让他感到中国在这一方面没有取得进步。他们大部分人在没有指控的情况下,被拘留的时间远远超出了中国法律允许的范围。而最令人震惊的是,很多人还没有能够联系律师之前,就在电视上示众,很明显的是被迫招供。他说,美方要求中国解释这个情况,但是中方没有给出很好的解释。他们说,这些律师是犯法的罪犯。那么马利诺夫斯基就问了,为什么不起诉他们呢?为什么不公布证据呢?

中共强调法治是管制人民的工具,而不是约束国家、当权者的工具

特别是在中共十八届四中全会以来,中国一方面极力要向人民和世界强调法治,同时又镇压中国的法律执业人员,我们认为这是极大的矛盾!这就显示中国政府谈法治的时候,在他们头脑中,法治仍然是管制人民的工具,而不是约束国家、当权者的工具,而约束后者才是法治的意义所在。这是我谈的第一个问题。

中共强拆事件侵犯人权,近年来大大的增加了

第二,中共强拆事件侵犯人权,近年来大大的增加了,负债累累的地方政府把强征的土地卖给开发商,藉此筹集资金来支撑其不稳定的财政,这是中共当局用抢夺民众的土地以维持政权,严重侵犯了中国民众的人权。下面我举几个例子。

其一,10月8日,海南省海口市秀英区13镇3,000多人举行了游行示威,抗议政府藉改造之名强征强拆,被大批警察镇压,2名妇女被打伤,其中4个人被拘留。

其二,8月23日公布的《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那么最近河北省保定市发生了一起暴力抢夺公民财产的事件。当地官员以城镇化名义买卖开发权,开发商暴力抢夺公民房基地并违法建楼盖房。在中国大力推动京津冀一体化的背景下,保定市的强拆事件就考问了中国城镇化进程的合法性与规范性,也是中国各地违法强拆行为侵犯人权的缩影。

为了要达到《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的目标,河北省在社会发展、公共服务水平和质量层次上比北京、天津有明显的差距,那么河北省在追赶这个差距的过程当中就违法拆迁、土匪拆迁,流血事件层出不穷,他们也不做处理,任其发展。

其三,6月27日,贵州省黔东南州黎平县肇兴镇侗寨景区,中共地方当局出动了城管强拆居民的住房,手拿警棍,开着挖掘机,把新盖好的房子铲平,那么房主大半辈子的血汗钱就这样没有了,被压抑多年的父老乡亲就跟中共地方拚了、反抗。一名维权村民被打伤,引发了全镇几千名村民的不满,围攻强拆人员。

其四,2014年3月6日,河南省郑州市惠济区当局派了一支有几百人组成的拆迁队,进入了一个城中村,强拆民众住房是遇到了顽强的反抗,陆陆续续周围的村民来了有将近1万人,村民当场就砸掉了3辆工车、扣押2部,拆迁人员看到这个情况就退走了,村民们还留在那里,留守现场,怕他们来偷偷的拆迁,这个过程中有两个老人被打伤送医院。

我上面非常简单的提出来的这些例子,是在中共十八大之后发生的。所以中共当局强拆民房、侵犯人权的少数曝光的案例,成千上万的案例都被封杀,不准报导。

中国的民众有冤无处伸,上访受打压

第三,我讲中国的民众有冤无处伸,上访受打压。2015年9月25日下午,超过上千民的上海访民不怕上海当局的严厉打压,他们毅然决然的来到北京集体上访中共中央、国务院办公厅、国家信访局和中纪委信访办,控告上海市政府不作为和乱作为、司法不公、有法不依、违法不究、官商勾结、贪污腐败的行为,因为他没有可以申诉的地方,没有讲理的地方,所以他们到了北京。可到了北京以后,他们就被中共当局和北京市公安局派来的这些警察们,把这些人通通抓了起来,送进了「久敬庄集中营」。这就是中国访民正遭遇的事情。

那么他们这个行动,上海集体上访已经进行了8年了,每一个月的第四个礼拜的星期五他们集体上访北京,这一次上访第30次了。大集体的上访活动受到了上海当局一年比一年更加严厉的打压,不少人被殴打、关押、拘留,甚至是劳改、判刑,但这些上海的访民们仍然是不屈不挠的坚持着抗争。

中共两会期间,也就是人大和全国政协会议期间,3月4号到5号连续两天,在北京的国家信访局的外面有1万多名访民排着长龙等待接访,可是这些访民们又受到了警察各种各样的阻扰,层层的追堵,不准他们到上访局,这个就是中国正在发生的事情。

为什么有如此众多的上访民众要到北京去呢?

为什么有如此众多的上访民众要到北京去呢?因为中共地方当局屡屡侵犯人权,民众又以为中共中央当局会解决问题。尽管中共前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已经判无期徒刑了,可是现在的中共当局仍然采用周永康式的维稳模式,很多访民被地方政府以旅游或者是贴身跟随把他们通通控制起来,不准他们去上访。

这样一来,中国的访民就走向了全世界。上个月到了华盛顿,这个礼拜又到英国伦敦,向全世界控诉中共当局侵犯中国人权的事例。

中共当局仍然在继续不断地迫害法轮功修炼者

第四,中共当局仍然在继续不断地迫害法轮功修炼者。根据《大纪元时报》2015年9月20日报导,最近中共内部下达的「机密」文件显示,对法轮功的非法迫害仍然持续,2015年5月14日,中共福州市委办公厅发出「榕委办发『2015』23号」文件,文件内容是:中共福州市委办公厅关于转发《中共福州市委防范和处理X教问题领导小组2015年工作要点》的通知。就是针对法轮功问题。

明慧网2014年10月29日报导,2014年1至10月,辽宁省大连市政法委操控的「610」、公检法司、国保、国安等部门疯狂绑架97名法轮功学员,将37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3名法轮功学员在长期的迫害中含冤而死。大连市政法委罪恶累累。

2014年8月11日,法轮功的「追查国际」发布一份报告,指出中共对法轮功实行「教育转化决战」迫害政策,报告中前言这么写:「从1999年7月到2014年7月,中共迫害法轮功长达15年,而且还在继续。无以计数的法轮功学员虽然遭受强迫洗脑、残酷折磨等迫害,仍然坚持信仰,甚至失去生命而不动摇。」

报告结语中这样写:从王立军、薄熙来案爆发以来,迫害法轮功的元凶和主要指挥者、执行者相继倒台落网,包括「领导小组」组长周永康、副组长兼「610办公室」主任李东生等,尚未倒台的也是惶惶不可终日。现在李东生正在被审查中,然而,迫害仍然继续。

2014年6月17日,我写过一篇文章,题目是「法轮功不在邪教公开名单内仍然受迫害」。2014年6月2日,中国《法制晚报》刊登中共当局已经明确认定呼喊派等14个邪教组织。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文件明确有7个邪教组织,中共公安部确定和明确有7个邪教组织,但没有把法轮功认定为邪教,可是中共各级组织仍然在持续迫害法轮功。

上述事实可以充分证明,自十八大以来,中共当局仍然在执行迫害法轮功修炼者的政策。这是不争的事实。

中共当局加强迫害基督教徒

第五,中共当局加强迫害基督教徒。从2014年开始,中国浙江省掀起一股拆十字架风暴,今年风暴升级,浙江省估计有1,500座教堂的十字架被强拆。中共当局的做法,严重伤害全体基督徒的感情。

中共浙江省委书记夏宝龙推行的「三改一拆」政策,所谓拆旧厂房场区、旧城中村、旧住宅区以及违章建筑,前三项强改,后一项要强拆,目的是「腾笼换鸟」,把腾出来的土地再度开发,重新建设;真正的目的是要强拆基督教的十字架。在温州教堂的十字架被拆光了之后,对杭州等地的教堂下令,如果不拆十字架就拆教堂。杭州等地的教堂的十字架也都全部给拆光了。

温州被称之为「中国的耶路撒冷」,最著名的地标建筑三江教堂,是中共培养和扶植的三自爱国教会筹款建筑的著名教堂,但是被中共地方政府下令用炸药炸掉了。

2014年12月,英国《卫报》发表一篇文章提问,如果基督教不是在国际上有众多的信徒、有巨大的影响力,中共是不是也会像迫害法轮功那样迫害基督教呢?这个问题对中共当局来讲是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

中国现在的基督徒人数超过1亿

据估计,中国现在的基督徒人数超过1亿。美国普度大学社会学教授、中国宗教和社会研究中心主任杨凤岗在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版发表一篇文章「中国基督徒增长辨析」,他认为,按照具有最可能性的保守的估算,中国基督徒人数将在2020年达到1.1409亿(1亿1,409万),到2030年将增至2.2444亿,接近2.25亿的入口是基督徒,将成为全球基督徒入口最多的国家。这是他根据一系列的数据分析统计出来的。

基督教的《圣经》和马克斯写的《共产党宣言》是绝对相冲突的教义,一个是有神论,另一个是无神论,水火不兼容,因此中共当局迫害基督徒毫不奇怪。中共非常害怕的是基督教的力量在中国迅速成长、壮大,中共当局阻止中共党员信仰基督教。

2015年5月24日,《中国纪检监察报》中纪委的机关报刊登一篇署名文章,强调中共党员不能信教。突显中共党员当中隐性参加教会的问题。中国宪法规定公民有宗教信仰的自由,但是中国共产党一直要求党员:你不是一般公民,你是个特殊公民,是无神论者,不能参加任何宗教,侵犯这批人的人权,尽管他是共产党员。

藏族和维族民众的人权受到严重侵犯

第六个问题,藏族和维族民众的人权受到严重侵犯。2015年7月14日,美国国会举行听证会,讨论西藏人权状况和西藏问题的解决办法。国会议员和证人们对于中国著名的政治犯之一西藏喇嘛丹增德勒仁波切死在监狱中表示关注。美国国会议员表示,中国政府对于西藏的压制政策将导致西藏文化、宗教消亡,形同「种族灭绝」。

国际声援西藏组织的政策和行动官员艾琳娜.盖塔(Elena Gaita)说,从2012年到2013年以来,我们看到了西藏人权状况的恶化。人权状况恶化涉及到许多不同的方面,既包括公民和政治权利,也包括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宗教自由是我们极为感到担忧的问题之一。我们一向关注和报导有关言论和集会自由方面的问题。

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主席热比娅10月19日在日本外国特派员协会演讲,对中共当局进行了强烈的批评,她说:「新疆发生的暴力冲突是中国政府对维吾尔人的文化、宗教压制导致的。中国政府的政策已经把新疆几乎变成了战区,中国的军队、警察遍布新疆维吾尔人居住区,导致了政府与当地维族人员的紧张冲突。」

中共当局迫害女权人士和维权人士

最后一点,第七点,我要讲中共当局迫害女权人士和维权人士。在今年3月8日国际妇女节,中共当局抓了5名女权活动人士。这5名活动人士提出一项要求,抗议在乘着公共交通工具时,在拥挤的人群中间有很多男性趁机骚扰女性。中共当局把她们5个人抓起来,说她们犯法。

这5个人来自广州、杭州和北京,她们散发传单,要求这类性骚扰停止。非常简单,维护妇女的权利。但是中共不允许她们这样做。这件事情引起国际社会广泛关注,包括美国和英国驻联合国大使都发表了声明。由此可见,这样一件保护女权的要求,中共都不能容忍。从中共十八大之后,当局就开始加大对草根运动的打压,抓捕这5名女权活动人士是一起典型事件。

还有一位中共著名的维权人士曹顺利女士,在今年3月14日死在医院里,她是一位非常特殊的人,毕业于北京大学法学硕士,曾经在国务院中国劳动人事部担任工作,后来因为揭露人事部中间的腐败现象,得罪了领导,把她开除公职,从此她就走上了维权的道路。因为她有法律知识,常常为访民提供法律帮助,过程中间中共几次扣押她,把她送去劳教,第一次劳教16天,第二次劳教1年零3个月。

2013年9月14日,曹顺利女士准备到瑞士日内瓦参加联合国的人权会议,在飞机上把她抓住了,失踪1个月之后,人们才知道她被关起来了,以后就把她正式逮捕。在逮捕的时候,她身上有很多病,家属要求保外就医,一概拒绝,后来紧急病发,送到医院抢救不及,3月4日死在医院。这件事情引起世界各国强烈抗议,大赦国际发表声明,抗议中共当局无情地打压维权人士和异见者,中共当局的手上沾满了维权人士的鲜血。

中国人权状况究竟是更好了还是更坏了呢?我想应该是更坏

我搜集了一些资料,写了上面7个方面,都是中共十八大以后发生的事情。这仅仅是中共人权状况恶化的一小部分事例,人们可以清楚看到,中国人权状况究竟是更好了还是更坏了呢?我想应该是更坏。中国大陆上每年有20万起以上的维权抗暴的事情发生,足以证明中国人权状况恶化的现实。当中国人权状况持续恶化,中国民众忍无可忍,只有上街头了,「颜色革命」就会随时发生。

我今天的评论就讲到这里。谢谢各位!

来源:作者提供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