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瑞:翻越雪山的背后

地点:印度,达兰萨拉
翻译:贡噶扎西

朱瑞:昨天(2008年11月15日)在难民接等站,我看到一些孩子们,最小的只有五、六岁,他说,是和哥哥一起来的,而他的哥哥,也仅十三岁。听说,这种情况在西藏流亡社区很普遍,并在逐年增加。那么,是什么使这些孩子的父母,放心地把自己的骨肉送上一条艰辛的长路:穿过陡峭的雪山,冒着中共枪口随时射击的危险,到印度流亡社区求学?

图丹龙热:虽然我本人没有到过西藏,对境内的教育情况不十分了解,但是,有些方面,比较清楚。比如从读书的机会看,在境内必须有足够的经济来源或者可靠的走后门方式,才能使孩子们在比较好的学校里,也就是较正常的环境里学习。而流亡社会,实行的是十二年制免费教育,并且,学校之间,班级之间,差别不大。从学习的内容看,境内的教学,以汉文为主,不重视本民族文化和语言的学习,可能这是两方面主要差别之一。

朱瑞:是的。据我了解,2002年修改《西藏自治区学习、使用和发展藏语文的若干规定》的时候,删除了有利于藏语文学习的一些规定。因而,2007年月1月,西藏著名的语言学家,扎西次仁先生上书自治区人代会,明确“这是历史性的倒退。”并说,“母语正以惊人的速度退出社会生活的舞台。”后来,北京召开了专家座谈会,来自西藏三区的学者,确认了中共的2002年《规定》,“制约了藏语文的学习,使用和发展,剥夺了藏民族学习和使用自己的语言和文字的权利,从而也剥夺了藏民族保护和传承自己民族文化的权利。”有趣的是,白皮书*说,2002年发布的《规定》,“使藏语文的学习、使用和发展获得了可靠的法律保障。”

图丹龙热:(笑)另外,从学生的前途看,如果以藏文为主,找不到工作。在境内的教育体系里,主要以中国政府的政策、观点为主,他们的宗旨是把学生培养成为对国家有用的人。而我们的宗旨是,把学生培养成对民族,国家,还有国际社会都有用的人,让一个学生,有广阔的生存前景。

朱瑞:听说,走进流亡藏区,不管在多么偏远的地方,最好的建筑都是学校,有人说,流亡社区的学校,比印度学校条件还要好,那么,如果印度的孩子想到西藏学校上学,你们接受吗?怎么收费?

图丹龙热:流亡社区的办学宗旨始终是保护和延续西藏宗教、文化和风俗,在这个基础上,开设了同等学校应该开设的一切现代课程。如果当地印度人或其他外国人,能接接受这个宗旨,我们也接受他们。关于学费,印度政府有一个专门的标准。不过,如果非藏人学生的父母在本校工作的话,可以免费。

朱瑞:在北美,我见到很多流亡社区培养出来的学生,他们即有传统的西藏文化,又有现代知识,我们是怎样做到传统和现代相结合的?

图丹龙热:在学校里,我们以三种语言,即藏语,英语,还有印度语进行教学。在藏语教学里,包括讲授西藏宗教,历史,风俗等内容。在英语教学里,讲授现代的课程,比如社会科学和自然科学等,除此,一到八年级还有印度语课程,不过,我们正在减少。十一年级以后,根据学生的个人意愿,学校分文、理两科,为升入大学做准备。

朱瑞:流亡政府是否资助那些升入大学的学生?

图丹龙热:成绩优秀的学生,我们提供百分之百的奖学金。一般升入大学的学生,我们帮助解决学费问题。总之,教育部尽力解决升入大学的西藏学生的经济困难,使他们顺利地完成学习任务。

朱瑞:在流亡社区里,每年有多少学生送到国外留学?

图丹龙热:没有固定的名额,一年至少有二十到二十五个学生。只要有奖学金,我们都会派出去学习。

朱瑞:出去的学生都能回来为流亡政府工作吗?

图丹龙热:有时候不会百分之百地回来。就是不回来,在国外,他们也一样为西藏社会服务。

朱瑞:回来的学生都有在政府里工作的机会吗?

图丹龙热:一部分在流亡政府工作。另外一部分在各个民间组织和西藏社会工作。我们不是集权制,不允许通过私人关系进行安置。如果政府部门有名额的话,会按照相关的规定对外公布,然后,进行统一考试。考上的话,是公务员,如果没有考上,这个学生又不错的话,有时用合约,或者聘用的方式雇用。

朱瑞:听说我们有一个示范学校,和普通学校相比,有哪些不同?

图丹龙热:当初我们失去家园,流亡印度后,达赖喇嘛尊者做出的第一个重要决定就是成立学校,把我们的民族文化完整地保存下来,贡献给国际社会,并不是为了对抗谁。尊者强调,我们所有的奋斗目标不是我胜你败的问题,而是把我们的后代怎样培养成既拥有西藏传统文化又有现代知识的优秀的人才,成为不仅对我们的民族,也对国际社会有用的人。随着时间的增长,到70年代,我们总结经验的时候,觉得成绩不错,达到了我们的目标,也就是培养了合乎我们要求的人才,但是,我们还是不满意,觉得人数不够,不多。

做部长之前,我曾在达兰萨拉附近的一所学校教书。这个学校的大多数学生,来自西藏境内,应该说,他们的个性,生活方式,想法,各方面,都和印度出生的西藏学生不一样,孩子们的皮气暴躁,易激动,而出生在印度的西藏学生,没有境内那种缺少信仰和相互伤害的生存环境,比较平和,宁静。遇到这种情况,我们首先想到的是,不能呆在办公室里遮掩真相,而是必需解决问题。在研究解决这些问题的过程中,发现我们的教育政策也有不足。因此,2002年我们制定了新的教育政策。在试行新的政策过程中,我们遇到了很多的问题,人,有的时候受到了某个社会的影响,形成一种观念,很难再从那个框框里摆脱出来。

朱瑞:是啊,汉人有句话,叫做画地为牢。

图丹龙热:示范学校,就是从一到十二年级,以循序渐进的方式,试行新的教育政策。物色示范学校的教师时,我们也很慎重。一开始就和他们讲了,这不是一所特殊的学校,我们的目的是把这些学生培养成为正常的,适合现代社会的人才,困难是很大的。

朱瑞:那么,和以往比,新的教育政策有哪些不同呢?

图丹龙热:着重民主和非暴力的重要性。达赖喇嘛尊者一直告诉我们,民众是最重要的,也就是说民主是最重要的,到目前,我们的民主,都是自上而下实现的,没有经过任何流血。

朱瑞:这也是建立民主的理想方式,遗憾的是在亚洲地区,尤其在中国,举步维艰。

图丹龙热:另外,达赖喇嘛尊者的理想是把西藏变成和平区,如果民众不是和平的,我们的区域怎么可能和平?因而,向我们的后代贯彻尊者的非暴力思想,是非常重要的。

朱瑞:听说我们还有一个独立的教育体系?

图丹龙热:是的,流亡社区建立了儿童村教育体系。那里的孩子大部分来自西藏,父母不在身边,我们不仅要对孩子们授课,还以家庭的方式配备了父母。每个父母,差不多有30到40左右的学生,大家一起在早、晚念诵经文,一起吃住,让孩子们在远离家乡的地方,享受家庭的温暖。

朱瑞:最近,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发表的白皮书中,谈到“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给西藏文化的保护和发展带来了希望”,您是怎么看这个问题的?

贡噶扎西:如果真的给西藏文化的保护和发展带来了希望,为什么数不尽的年轻人,甚至孩子,克服重重困难到流亡社区求学?对此,中国政府甚至发表通告进行阻止和迫害。比如,2008年7月15日,《西藏日报》就刊登了这样一条消息:

“凡共产党员、国家公职人员将子女送到境外达赖集团所办学校上学(所建寺庙入寺或学经)的,一律给予开除党籍和开除公职处分。”

朱瑞:在流亡社区,学校的设施远比流亡政府的办公条件好。看得出,达赖喇嘛尊者非常重视教育。可是,白皮书说,“达赖集团和一些西方反华势力自己享受着现代文明和文化的成果,却以‘保护西藏文化’为名,要求藏民族和西藏文化永远停留在中世纪状态,成为活化石。”

图丹龙热:(笑)谢谢你亲自到流亡社区,进行调查采访,希望你把真实情况,准确地告诉世人,尤其是中国人。

朱瑞:是的,中国民众得到的通常都是被歪曲的信息。我曾在西藏工作过,亲眼看到了西藏文化被蹂躏的事实,又在国外看到了藏人正以完整的知识结构,稳步地立足于国际社会。其实,不用到流亡社区,我也知道真相。有人说,达赖喇嘛尊者的精神,超前了这个世界一百年,我到达兰萨拉的目的,是接受这个超前教育,拯救自己的精神,这也是对每一个中国人,都有意义的事情。

* 指2008年9月25日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厅发表的《西藏文化与保护》白皮书。

文章来源:朱瑞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