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浒《水浒》是毛泽东欣赏的古典小说之一,他说:“《水浒》要当作一部政治书看。”

在中共八届八中全会上毛泽东说:“李逵是我们路线的人,李逵、武松、鲁智深,这3个人我看可以进共产党,没人推荐,我来介绍。”

我们回过头再认真读《水浒》,就能领会毛路线上依靠的对象须具备甚么条件。

第一条就是立场坚定敢杀敢拼不怕死;第二条就是头脑不要太复杂,文化水平越低越好,最好是李逵这样不识字、大脑简单、四肢发达的蛮汉。

第一条好理解,毛信仰马、列主义。马克思当时认为:“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现存的社会制度”才能达到目的;列宁说:夺取政权“只能通过暴力革命”;毛也说:“枪杆子里面出政权”。手下没有一帮敢杀敢拼不怕死的忠诚壮士,就不可能进行武装斗争。再说,武装斗争也合乎中国特色。

中国的朝代更替大都是武装斗争打出来的:周灭商、秦灭六国、汉推翻秦……唐、宋、元、明、清一直到本朝。

第二条,是孔夫子的话“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产生的影响,头脑简单又立场坚定,这样的人最有战斗力,若是书读多了,知道了许多历史真相,也许观点就不会一致,使唤起来就不那么顺手了。

根据以上观点,我们再具体看看〈水浒〉人物里面哪些是“我们路线的人”。

李逵又名李铁牛,祖贯是沂州沂水县百丈村人氏,家庭出身贫农,因为打死了人,逃走出来,这样的出身与处境,正是早期入伙最有利的条件,加上他在战场上表现十分勇猛,《水浒》第四十回中有一段文字描写李逵劫法场后“不问军官百姓,杀得尸横遍野,血流成渠,推倒倾翻的,不计其数……这黑大汉直杀到江边来,身上血溅满身,兀自在江边杀人。晁盖便挺朴刀叫道:‘不干百姓事,休只管伤人。’那汉那里来听叫唤,一斧一个,排头儿砍将去。”

象李逵这类“绿林大学”敢杀敢拼的学生,立场坚定不怕死,又是战场上的主力,尽管身上还有酗酒好赌的流氓习性,但有的领导就喜欢这类人,毛说:“我们开始打仗,靠那些流氓分子,他们不怕死。有一个时期军队要清洗流氓分子,我就不赞成!”——有毛撑腰和介绍,李逵肯定是最早入党的《水浒》人物。

武松是河北邢台清河县(今邢台市清河县)人,属城市平民,家庭出身略逊李逵,他凭一身武艺走南撞北,居无定所,无牵无挂,是个流浪汉,有赤手空拳在景阳山冈打死老虎的光荣战绩,也称得上当时的名人,又有毛介绍,入党也是情理之中事。

鲁智深曾是渭州经略府提辖,是个旧军官,出身虽不怎么地,不过后来在二龙山建立了根据地,拥有一支武装力量,是革命早期党拉拢争取的对象,有毛泽东介绍,不但能入党,也许还能当个营长、团长之类的职务,至于他后来要在六和寺退党修行佛教,根据党的组织原则、纪律,根据入党誓词,却不一定能如其愿,因这事打成叛徒也未可知。

李逵、武松、鲁智深因毛介绍能入党,那么和李逵家庭出身差不多的立地太岁阮小二、短命二郎阮小五、活阎罗阮小七、拼命三郎石秀、两头蛇解珍、双尾蝎解宝……等这些人呢?

军阀混战时期有句俗语:“扯起招军旗,就有吃粮人”,如果没有人介绍,他们为了混口饭吃,也不知会投奔到哪个党派门下卖命,倒是处在“阶级斗争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的时代,尤其是“社教”与“文革”时期,他们入党是绝对没有问题的,因为那时讲究“政审”,所谓地主、资本家、右派……等“黑五类”、“二十一种人”家庭出身的人想入党,首先得背叛自己的父母祖宗,与“阶级敌人”划清界线,入党因而大费周折……莫说入党,就连升学读书也没有资格,湖南1964年的中考、高考,成绩优秀但是家庭出身不好的学生,绝大部分被剥夺了升学读书的权利,成为“知青”下放到农村劳动;上大学只论家庭出身不论学习成绩,发展到后来,象张铁生那样考试交白卷的党员也能上大学,并当作典型宣传。阮小二、阮小五、阮小七、石秀、解氏兄弟等人,凭他们贫下中农的家庭出身,只要他们愿意,轻而易举就能入党。他们和李逵一样不识字不会自己写入党审请,那,没关系,可由别人代写,只须按个手印,举起右拳头,跟着别人念完入党誓词便可成为党员。

那么,这些人入党后能否有所作为?

在黑白颠倒的年代,这些人如果混进党内,一定是不分是非的传声筒,难得指望做出对社会发展和人类文明有所贡献的事来,能不开历史倒车就谢天谢地了。

1967年湖南道县大屠杀就是典型实例:那些法盲、文盲、崇尚暴力的李逵们成立了所谓“贫下中农最高法院”,任意处置杀人,在短短的六十六天之内,杀害了手无寸铁的无辜百姓四千五百多人,杀害手段极其残暴!比起李逵“不问官军百姓,一斧一个,排头儿砍将去”有过之而无不及。这些“阶级立场坚定”的鸟人!对凡是“家庭出身不好”的人,不问男女老幼,一律杀死。青年妇女集体轮奸后被杀害;在怀中吃奶的婴儿被刀枪砍死捅死从桥上丢到河里;六、七十的老太婆脱光裤子被投入八十余米的深坑;男人们被丢到石灰堆里活活烧死……

那么,顾大嫂、孙二娘、扈三娘几员女将能不能入党?入党后的命运如何?

如果是革命早期,估计这些人可以入党,因为那时入党有坐牢杀头的危险,这个时期的党员一定有坚定不移的信念。顾大嫂、孙二娘、扈三娘那时入了党,其命运也还要看她们嫁给了什么样的党员老公,遇上钟情的,在大风大浪中还个感情寄托,若是碰上花心的党员老公,那可就惨了,在你为革命坐牢面临杀头时,那个花心老公却又有了新欢,此刻你还一厢情愿地思恋他,他却正搂着山寨夫心肝宝贝地喝酒作诗呢!

顾大嫂、孙二娘、扈三娘和平时期能入党吗?如果顾大嫂不再开赌坊,孙二娘不再开黑店做人肉馍头,找点关系,估计问题不大,“在腐败治国”的特定时期,入了党后再回过头开黑店赌坊也未尝不可,若是有兴趣入朝廷参政议政,而这些娘们狗嘴里又吐不出象牙,提不出象样的议政方案,那也没关系,做个举手木偶,风波亭杀岳飞举手拥护,骂秦桧为岳飞平反也举手拥护,把握一条,只要随大流趋权势,就能当个年年参与议政的“不倒翁”,老百姓说你是个鸟,你昂头挺胸,亮出十二号针头都戳不穿的超级厚脸皮大声叫道:“俺这代婊又不是你们给的,俺就是个鸟!”人家也拿你没办法,你照样吃香喝辣。

扈三娘在和平时期能入党吗?这个问题笔者不屑回答,且不讲地球人,只要是脑壳里没进水稍许懂点事的中国人都知道,武、貌双全的扈三娘,要想入党绝非难事,在特定的和平时期,混入党内王英式的长官廷尉多了去了,如果扈三娘不在乎二嫁、三嫁这些虚假名份,攀个干爹老爸,入党如囊中取物。

宋江、卢俊义、吴应、公孙胜、关胜、林冲、花荣、柴进……等等,能入党吗?这些人都是“非无产阶级”甚至是“剥削阶级”出身,按照“有成份论;不唯成份论;重在政治表现”的政审原则,只要他们彻底背叛自己的家庭,他们“表现好”,通过考验,是可以入党的。这些人有知识,有文化,是革命队伍中的精英,事实上108位梁山英雄排座次,他们都名列前茅,占据了领导地位,由此推论,他们入党后,也必定位高权重。

而时迁、段景住这帮人,凭他们那一贫如洗的家庭出身,在“阶级斗争”年代,不仅能入党,还有可能成为优秀党员,还有可能霸蛮塞进高等学府“深造”,至于将来是否学有所成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阶级立场”坚定,不会读书,塞进党校培训一年半载,出来后对社会对国家是否有所贡献?天晓得!

文革期间,湖南望城县杨桥公社副书记莫直正带领一帮人去托塔野鸡坪参观抗旱典型,听了那里社员从山洞中引出阴河水的事迹,回到杨桥召开基层干部大会,他当时说的话,过了四十余年,现在还活着的与会者还能一字不差地背出来:

“同志们,首先声明,我是一个‘大脑粗’(当时干部引以为荣的时髦话)没得文化,‘臭老九’的那套文条条的鸟话我不晓得讲,我只晓讲‘牛屎三担六箢箕’几句硬梆梆的话。这次到托塔野鸡坪参观抗旱,长了见识,学了经验。托塔野鸡坪的大队书记带领贫下中农到洞里头搞水,日夜奋战,在阴道里搞了四十多天,过硬把那个水搞出来了……”

如果“黑旋风”作报告,想来也超不出这水平:“我叫李铁牛,是个‘大老粗’,大字墨墨黑,细字不认得。东风吹,战鼓擂,吃过人肉杀过人,我怕谁?”

……

作为《水浒》108位英雄,早期参加革命,应该个个都能入党,包括好色鬼矮脚虎王英、开黑店杀人越货的地刑星张青、入宅小偷地贼星鼓上蚤时迁、盗马高手地狗星金毛犬段景住、还有那制造假酒谋财害命的地耗星白日鼠白胜等等一些鸡鸣狗盗之徒。

党的路线斗争历来就有,七次、八次、九次、十次……每次都得清洗一些或“左”或“右”的“叛徒”、“内奸”、“特务”、“反党集团”……这些位高权重的精英,若是站错了队,难保不被“批判”或“开除”。

宋江在三打祝家庄时立了功,受了表扬:“我们干革命,就得学宋江,要谨慎”,可后来宋江接受招安,就成了叛徒,肯定被开除出党。至于卢俊义、吴应、公孙胜、关胜……这些人会不会开除出党?这就要看他们站在哪条路线上。就是站在正确立场上,也难保不被清除,冤屈的人事次次都有。且不说“文革”中多如牛毛的冤、假、错案,恐怕谁也统计不出历来的运动中到底冤死了多少人,毁坏了多少家庭。“大跃进”运动,造成全国性饥荒,1959年在庐山会议上,彭德怀元帅指出造成饥荒的原因,讲了真话,却莫名其妙地和支持他讲真话的黄克诚、张闻天、周小舟被打成“反党集团”。“真言逆耳利于行”,听不进真话,继续坚持错误路线,结果造成了和平时期全国饿死三千多万老百姓的悲惨事件!若卢俊义、吴应、公孙胜、关胜等人凭着耿直心肠参加庐山会议,敢讲真话,只怕也会打成庐、吴、公、关梁山反党集团。

由此可见,《水浒》里入了党的同志,历经“反右”、“社教”、“文革”等运动及“三年大饥荒”等事件中,讲真话要格外小心翼翼,稍不留神,便有可能被“批判”,被迫害甚至被“开除”出党。

那么《水浒》里诸如高俅、蔡京、童贯、杨戬、张都监、高廉这些狗官能入党吗?这些人呀,都是阿谀奉承之徒,深谙官场“巴结”之道,他们心怀鬼胎、表里不一,入党之前,不但不会说“我入党是为了贪污受贿”,反倒是“为人民服务”喊得震天响,一但党票得手,一但官场得意,便是“中山狼,得志更猖狂”好话说尽、坏事做绝的坏蛋,其非法所得,决不是《水浒》里说的“十万贯”,而是“亿万贯”!当然,“天网恢恢,疏而不失”,遇上励精图治、依法治国的英明领导,这些狗官便都一败涂地难得幸免。至于高衙内、殷天锡这类“贪二代”,倚仗“天恩祖德”,在党内虽能显赫一时,终逃不出正义的审判,君不见将载入史册的“石油亲王”、“电力老大”、“电信大王”、“厚太尉”、“薄知州”、“郭衙内”……,哪个逃得出神州天网?!万一阴差阳错侥幸逃过法律制裁,决逃不过人民大众的口诛笔伐!

本文责编:lijie

来源:共识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