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蜀:整人合法经营,救人非法经营?

Share on Google+

2015年01月07日

郭玉闪

学者郭玉闪于6日被以“非法经营”罪遭拘捕。(取自新公民运动)

我已经没有兴趣从法理角度为郭玉闪和他的同人们辩护了。“非法经营罪”,逮捕通知书就这么写着。但正如2007年用这罪名给郭飞雄判刑,2013年用所谓扰序罪给许志永、丁家喜、赵常青等新公民判刑;今天用这罪名批捕郭玉闪,依然是弥天大谎。谁人不知那根本不是法律问题,而是地地道道的整人。

整人,在他们是一以贯之。所谓阶级斗争为纲当然是整人;所谓“反和平演变”仍然是整人。今天所谓维稳,所谓“反颜色革命”,也仍然都是整人。习仲勋说自己一辈子不整人,但今天他们谁还有底气这么拍着胸脯自夸?

就在前不久,上海发生了惨烈的踩踏事故,至少35个同胞死于非命。他们的预警机制在哪里?

就在前不久,贵州遵赤高速公路塌方,多位同胞遇难。他们的预警机制又在哪里?

更远些说,三聚氰胺事件导致三十万儿童受害,他们的预警机制在哪里?2008年汶川大地震,豆腐渣校舍血盆大口般吞没孩子们的生命,固然天灾难防,但他们对属于人祸的豆腐渣校舍的预警又在哪里?

详细罗列此类悲剧,该是一份多么长的清单,其中有多少冤魂在挣扎在呻吟。他们的历史虚无主义不断抹黑祖国历史,说三千年都黑暗都罪恶,但历史上的统治者至少懂保境安民四个字。他们懂么?他们保了境,他们安了民么?

当下中国根本就是一个对天灾人祸不设防的国度,到处有公害遍地高风险。而最大公害,就是不受制约的公权力。他们的志趣只在整人,他们的专长也只在整人。不出大事则已,出了大事,同胞受了难,他们仍不惜制造次生灾害,把遇难者亲友当假想敌,施以最严密的控制,冷酷之极。

跟他们相反,郭玉闪正是一个救人者。陈光诚事件,他苦心孤诣地救人,千呼万唤感动上帝,让陈光诚终于脱离苦海。他参与三聚氰胺事件善后,主题还是救人。

他是一个散淡之人,对权力毫无兴趣。他的全部兴趣本来只在学术,他有一个庞大的学术研究计画,那才是他的终生志业,他的欢乐穀.但谁让悲剧偏偏都在他的身边发生呢?他无法袖手,今天终于遭到全面报复,代价惨重。

他更是极聪颖之人。如果非要说他非法经营,他的苦心经营其实只为救人。聪颖如他何尝不知后果。但他仍不能忍,儒者的仁爱之心让他不能忍,简直把救人做成了他的专业,他最癡迷的学术反而一度成了副业。但他连救人都以治学的精神去救,不仅心无旁骛而且苦口婆心呼吁去政治化,强调专业精神,以致引起争议。其实他说的去政治化的政治,不过是争权夺利你死我活的丛林小政治。他有更大的视野——政权兴亡有其自身的逻辑,不以任何个人的意志为转移。在这个基本人权没有保障的国度,体制周期性地制造人道灾难,救人才是当下最大急务,才是当下最大政治。

救人也是当下最大的建设。不只是救助特定的个体生命,更是通过切实的人道救助,彰显一种悲悯,彰显一种情怀,彰显一种正气,而这无疑是当下中国最紧缺的。所以,救人本身,就是这个溃败社会的荒漠甘泉,对于社会显然是建设性的;但它对于体制却是鲜明的反对,因为体制最大特色就是丧失人性乃至反人性。一切人性化的努力,客观上都构成对体制的挑战。

整人属于合法经营,救人却是非法经营,凸显这个国度的荒诞。如果这就是体制的逻辑,所谓非法经营倒也不算夸张。以救人为业的所谓非法经营,堂堂正正,完全合于天道人伦,合于神圣的自然法。真正非法的,只是体制逻辑本身。把被颠倒的体制逻辑颠倒过来,让救人成为合法经营,让整人属于非法经营,就该是中国从荒诞走向正常的突破口。就此而言,郭玉闪和他的同人们其实也没有选择。我相信即便被判,郭玉闪也绝不会有后悔,一定会仰天大笑。他心里一定再明白不过,那不是对他的宣判,而恰恰是对他的荣耀。

(学者郭玉闪于6日被以“非法经营”罪遭正式批捕。取自新公民运动)

*作者为中国公共知识份子,前《南方周末》评论员

文章来源:风传媒

阅读次数:1,459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