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英:一周新闻聚焦:香港市民七一大游行,林荣基在恐惧中缺席

Share on Google+

七月一日是香港回归日,这的确是具有历史意义的日子。但脱离英国殖民统治,回归祖国怀抱,本是值得庆祝和欢喜的日子,但回归以来,香港人越来越不高兴。

“一国两制”是中共许下的承诺,保证香港“马照跑,舞照跳”,也就是说保证维持香港资本主义制度50年不变。许多善良的香港市民相信了共产党的承诺,但铜锣湾书店事件敲碎了香港人的春秋大梦。共产党是一个遵守诺言的诚信的政党吗?历史造就一再证明,共产党善于用承诺欺骗世人,谁相信共产党,谁就一定会上当受骗。

香港市民一年一度的七一大游行,无非是要求真普选,要求民主自由,要求中共当局遵守“一国两制”的承诺。今年的11万人大游行,虽然已不如过去的规模,其中的确是因为香港人寒心了,香港人无望了,所以后来出现了“本土派”和“港独”组织,说明香港人彻底失去了信心。

林荣基本来要领衔参加七一大游行,但在恐惧下退出了。究竟什么原因,究竟受到了怎样的恐吓和威胁,无人知道。但共产党做事情从来不讲什么规则,要达到目的也从来不择手段,卑鄙与无耻是他们的座右铭。

▲自由亚洲电台(RFA)7月1日报道:11万港人七一大游行要求梁振英下台

2016年7月1日,大批香港市民冒着酷暑天气上街游行

2016年7月1日,大批香港市民冒着酷暑天气上街游行,誓阻梁振英连任香港特首。大游行的主办方宣布,总共有11万港人参加了活动。(陈槃拍摄)

自2003年举行七一大游行后,香港已连续14年举办相同的活动。今年七月一日,大批香港市民冒着酷暑天气上街游行,誓阻梁振英连任香港特首。大游行的主办方宣布,总共有11万港人参加了活动。

七月一日星期五是香港的公共假期。在天文台发出酷热天气警告下,下午2时许已经有不少市民聚集在维园足球场。游行队伍下午约3时半起步,不过,原本高调宣布参加游行的铜锣湾书店店长林荣基突然决定缺席。

香港立法会议员何俊仁:我们没有人给他意见,来或是不来,其实今次出来七一游行是他自己的决定,他决定现在不出席也是他自己的决定。他是一个很有心的人,我相信他自己都是很想来,但今日他觉得不安全、不舒服如果出席的话,我希望大家能谅解他。

游行队伍的龙头,由时事评论员程翔及民主人士刘山青领头。

时事评论员程翔:蚕食到今日连基本的安全感及免于恐惧的自由都受到威胁,请北京自己好好检讨一下,这19年来的政策出现什么问题。与此同时,我们在这里聚会,就是希望梁振英先生为香港前途着想,不要再追求连任。

画面:梁振英下台。

游行队伍中最受欢迎的口号就是“梁振英下台”。许多参加活动的香港市民认为,梁振英上台以来,损害了香港法制,也制造了许多香港社会的矛盾和冲突。

香港市民阮先生:觉得应该出来表达我们的诉求,主要想要真普选,代表他的阵型也要下台,香港撕裂,他责无旁贷。

虽然天气炎热,不少家长也带同年幼的子女前来。

11岁吴同学:因为689严重不行,人大8.31决定都是一个小圈子的普选,是绝对不能原谅的,加上铜锣湾书店四人失踪,公安没有通报香港,但梁振英当作没事,牛头角迷你仓大火梁振英应该取消升旗礼和就会,但他没有做。

81岁梁女士:梁振英下台,我不喜欢他,他很坏,应该做的不做,就做些不应该做的,很难忍他,我老了,我没用,年轻人就很惨

香港市民叶先生:因为很想让她认识香港有很多人在争取人权自由和民主,我相信他一定要下台的,因为他得不到民心,而且在香港制造了很多人与人之间的分裂,我相信他需要下台,让能够团结香港的特首上台。

游行队伍下午5时许抵达终点夏悫道举行集会。主办单位香港民主阵线宣布,今年参加七一游行的人数为十一万,比2015年的三万人大幅增加。

▲美国之音(VOA)7月1日报道:数万港人参加七一大游行誓言守护香港

数万港人参加七一大游行誓言守护香港

数万港人参加七一大游行誓言守护香港

香港—在香港回归19周年纪念日当天,数以万计的港人冒着酷暑参加了主题为“决战689、团结一致、守护香港”的七一大游行。这是今年9月立法会选举前和民望较差的特首梁振英任期内最后一次大规模的示威活动。自2003年以来主办七一大游行的“民阵”,向警方申请时说将有十万人参加。

游行先导下午3点25分从铜锣湾维多利亚公园球场起步。从维园出发的游行人士估计有几万人,现场学生团体不是很多。通常,许多人会在游行沿途加入。游行队伍将一路经闹市区的铜锣湾、湾仔,抵达金钟政府总部附近的集会地点。

在2014年争取真普选的“雨伞运动”失利后,年轻一代对以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形式进行抗争感到失望,与主流泛民/支持民主的人士渐行渐远,而去年2017年特首普选政改方案被否决后,社会缺乏凝聚和动员议题,以致于参与去年“七一”游行的人数不及2014年时50万人的十分之一。

不过,民阵希望借由市民对铜锣湾书店失踪事件和特首梁振英可能争取连任的愤怒,催高今年参加游行的人数,并特意安排三位“政治良心犯”领军,包括近期踢爆在中国内地“被失踪”八个月的铜锣湾书店店长林荣基、因讲真相而被判“间谍罪”的资深媒体人程翔,以及八十年代因营救助民运人士而遭监禁十年的刘山青。

但是,立法会议员何俊仁在大游行起步前向媒体透露,林荣基由于近日遭到威胁,出于安全考虑,不参加今天的大游行。

同时,在本土思潮盛行大专界之际,香港多所大学学生会是否参与游行也成为焦点。港大学生会星期四发表“共匪不除港难不止”声明,批评民阵以“决战689”为主题是一大退步,指中共在政治、经济、社会各方面侵凌香港,港人目光不能只放在政改,不应回避前途问题,“唯有全面抗争,才能抵抗赤化”。声明称,因“七一”游行从公民教育角度来看仍有一定价值,所以决定参与。参加游行的还有理大、岭大、公大及教大的学生会。

据港媒报道,去年带领七一游行龙头的学联,以及中大、树仁、浸大等学生会今年都决定不参与游行。此外,中大和树仁的学生会星期三晚在社交媒体发出“七一香港沦陷日暴政必亡港人自救”的海报,建议星期五晚上参与由本土团体发起的包围中联办集会的市民,注意六项保护措施,如穿纯黑装束、戴面罩、避免用八达通、避免现场用自己手机、将基本个人资料交给亲朋等。中大学生会会长周竖峰说,学生会本身不参与活动,但已为参与活动的学生准备被捕后援。

此前,本土民主前线、青年新政、以及香港民族党等本土和倡港独政团,预告“七一”当晚在中联办外“保法治反暴力要独立”集会,称要表达对铜锣湾书店店长林荣基“被中国极权政府绑架”的愤怒。集会没有申请警方的“不反对通知书”。青年新政召集人梁颂恒表示,诚恳希望有一个和平的集会,并强调不会主动冲击警方,不会与警方硬碰,但集会的具体内容和行动会按现场情况判断。

警方重申,如未经申请的集会有违法行为,警方一定会采取行动,并用“恒常部署”,计划派出约百名警察布防。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7月1日报道:香港7.1游行曾入中国牢狱的程翔刘山青带头

香港回归19年民主派举行7.1游行

香港回归19年民主派举行7.1游行。2016年7月1日(Reuters/路透社)

香港人今天照例举行7.1大游行。曾入中国牢狱的程翔刘山青走在队伍前头。但是铜锣湾书店店长林荣基则疑似受跟踪而未敢出现。本次游行的背景是铜锣湾书店多名书商因出版禁书被抓到中国内地拘押引发对“一国两制”的质疑及雨伞运动失败后新生代港独势力崛起。

中央社今天发自香港的报道,香港当局今天上午举行香港主权移交19周年庆祝会,香港泛民主派今天下午以“民间人权阵线”的名义发起大游行,提出多项政治诉求,包括要求香港行政长官梁振英下台。

游行队伍下午3点左右从铜锣湾维多利亚公园出发,走在队伍前面的率领人士包括曾在中国大陆坐牢的程翔和刘山青。铜锣湾书店的店长林荣基原先表示将参加游行,但以人身安全为由,临时退出。据香港电台报道,程翔表示:“林荣基因被跟踪而来不到,代表他失去了免于恐惧的自由”。程翔呼吁港人勇敢站出表达诉求。他說,这已经不是一国两制的问题,而是港人的安全感问题。

路透社的现场新闻照片显示,在游行队伍中,有人举梁振英的漫画上写“打到中共走狗”,还有人举标志雨伞运动的黄伞。也有要求回归英国派打出“香港归英”的标语并向行人募捐。

据法广驻香港特约记者麦燕庭报道,最近的民调显示,港人的国民身分自豪感降到历史新低。香港大学民意研究计划上周对1000港人的访问显示,只有31%港人对中国国民身份感到自豪,同比下跌了7%;不自豪的比率上升了9%,达到65%,其中29岁以下青年人表示对中国国民身分的自豪的只有10%.

▲英国广播公司(BBC)7月1日报道:香港“七一”游行:林荣基因担忧安全退出

星期五(7月1日)是香港主权移交19周年纪念日。香港民间人权阵线(民阵)周五下午举行“七一”游行,但出于对个人安全的担忧,前香港铜锣湾书店店主林荣基临时决定不参加此次游行。

香港“七一”游行下午三点开始,游行从铜锣湾维多利亚公园出发,沿途经怡和街、轩尼诗道和金钟道,终点是夏慤道。

据BBC中文网记者蔡晓颖在香港维多利亚公园现场所见,出席游行的人数比2014年“雨伞运动”相比大不如前。约下午三时,游行人士仍未满两个足球场。

民阵召集人岑子杰对香港媒体表示,民阵刚刚收到前香港铜锣湾书店店主林荣基的通知,因过去数天感受到严重的威胁,因此基于安全考虑,决定不参加游行。

正在协助林荣基的香港立法会民主党议员何俊仁对BBC驻香港记者刘林表示,过去几天,林荣基被几名陌生人跟踪。

“七一”游行

何俊仁表示,林荣基“感觉自己遭到密切监视”,“他一直被不相识的人士跟踪。他的压力很大”。

何俊仁补充说,林荣基决定退出“七一”游行是可以理解的,并称,“我们正作出安排,将他送往一个安全的地点”。

立法会议员涂谨申表示,香港警方仍在跟进林荣基事件。

“七一”游行主办方民阵要求各方停止对林荣基的打压,并呼吁香港市民继续上街,声援林荣基,捍卫港人应有免于恐惧的言论自由。

民阵原计划安排在中国内地被拘禁八个月的前铜锣湾书店店主林荣基,以及同样曾在内地被拘禁的刘山青和程翔,带领游行队伍。

民阵召集人岑子杰早些时候对香港电台表示,今年“七一”游行是他所称的香港特首梁振英任内最后一次,他希望市民参与游行,表达立场。

岑子杰表示,民阵游行并非针对个人,而是针对整体小圈子制度问题,因为梁振英当年可以凭借689票当选特首。

升旗仪式

香港特区政府周五上午在金紫荆广场举行了纪念主权移交19周年纪念日的升旗仪式。

香港特区政府主要官员出席了仪式,前行政长官董建华及曾荫权亦有出席。

香港社民连及“四五行动”约10名成员,由湾仔家计会出发,经通往入境处的天桥,前往会展外,近会议道的示威区。

示威现场有数十名警员戒备,警方多次提醒示威者不要焚烧带有国旗及区旗的物品。

与此同时,为了庆祝香港主权移交19周年,中国人民解放军驻港部队在周五和周六两天,开放昂船洲、新围和石岗军营。

事前领到开放日免费入场券的大批市民观看了军乐队行进、步操、刺杀操和猎人战斗等表演。

▲美国之音(VOA)7月1日报道:铜锣湾书店老板林荣基被盯梢后退出大游行领军行列

香港七一大游行前线传来消息,原定的三位“政治良心犯”领军阵容生变。报道说,游行组织者原本邀请铜锣湾书店老板林荣基,但是他在最后一刻“突然”表示不能参加,理由是“受到严重威胁”。上述消息是游行组织者在游行开始前向媒体宣布的。

报道援引林荣基助手的话说,过去几天来林荣基发现他被陌生人盯梢,因此越来越对自己的安全担心,决定不参加七一大游行活动。

香港七一大游行组织者,香港民間人权阵线的有关领导人对南华早报说,林荣基带领这次大游行的确受到北京的关注,他所受到的威胁来自北京中央政府。香港民间人权阵线在声明中,呼吁停止对林荣基的打压。

报道显示,中国大陆媒体以及亲中媒体在林荣基返港后“踢爆”有关内幕后,发动攻势,质疑林荣基言论的可信性。

七一大游行的三名标志性人物之一的林荣基,因揭发在中国内地“被失踪”八个月的有关细节而备受舆论关注。另外两人分别是资深媒体人程翔,他因讲真相而被判“间谍罪”。另外一人是八十年代因营救助民运人士被遭监禁十年的刘山青。

七一大游行主办方民间人权阵线星期一举行记者会,公布相关游行详情。民阵表示,这三位政治犯为民主、自由、人权努力,希望由他们挑起“决战689、团结一致、守护香港”的游行主题横额,带领港人向强权说不。

▲德国之声(DW)7月1日报道:香港书商林荣基缺席七一游行

不久前公开揭露被中国当局拘禁经历的香港铜锣湾书店店长林荣基,原定应在周五带头参加当天下午举行的“七一大游行”。不过,在游行开始前的最后一刻,他却突然宣布退出,原因则是他感觉自己受到了“严重威胁”。

同样的“七一”不同的意义

每年的7月1日,是中共庆祝“建党”的日子。而对于1997年后“一国两制”的香港来说,则是一些民众上街游行,要求“民主、自治”的传统时间。今年的七一游行,估计有10万人参加。游行队伍大约在当地时间下午1点从维多利亚公园出发,终点则是香港特区政府所在地。

(德国之声中文网)游行的组织者对媒体透露了上述消息。立法会议员、支联会主席何俊仁表示,林荣基曾经提到过最近两日遭陌生人跟踪。何俊仁说:“他对自己的人身安全越发担心,因此决定退出七一大游行。”他还表示,此事已经知会香港警方。

而在6月18日参加抗议北京强权的游行时,林荣基还曾敦促居民站出来反对言论自由的压制,并强调“并不担心自己的人身安全,因为得到了港民的支持。”

Hongkong Pressekonferenz Lam Wing-kee林荣基曾说,有港民支持就不担心人身安全。

今年的七一大游行,估计有10万人参加。游行队伍大约在当地时间下午1点从维多利亚公园出发,终点则是香港特区政府所在地。《南华早报》称,游行路线沿途布置了约1700名警力。今年示威者的主要诉求是呼吁民望颇低的特首梁振英下台、北京当局允许香港实现完全的民主。

组织者之一、香港民间人权阵线的孔令瑜对法新社表示,香港民众对现在的特区政府感到恼怒,对当前的事态发展感到非常失望。而警方则在游行开始前表示,将坚决、有效地打击非法行为。警方发言人还明确指出,“港独”支持者并没有就计划中的一场集会活动进行登记。

林荣基的缺席,将进一步加剧香港社会对北京压制其公民权利的担心。不少香港民众还担心,特区政府将无力保护其公民免受内地执法部门的侵害。

慈善维权工作者梁霆俊对美联社表示,林荣基一案正体现出了参加七一大游行的重要性,“林荣基等人先后’被失踪’,这对每一个香港人都是警讯。如果你持批判观点、开始批评那些你认为不对的东西,那些事情很快就会轮到你。”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7月1日报道:11万人参与7.1游行林荣基感安全受威胁而缺席

民间团体每年在香港“七。一”回归当天举办的游行,大会公布,今年有11万人参与,有关人数比去年的游行人数多1.3倍。不过,原本答应带领游行队伍的铜锣湾书店店长林荣基突然以感觉被跟踪,以人身安全为由,缺席游行。另一位负责带领游行队伍的前新闻工作者程翔表示,林荣基已失去免于恐惧的自由,港人更应勇敢地站出来表达要求,向政治压力说不。

一度失踪、后来才知道被被中国扣查近八个月的铜锣湾书店店长林荣基返港后披露失踪情况,并答应出席今(1日)天的“七。一”游行,但早上突然致电协助他的民主党立法会议员何俊仁,表示感到被陌生人跟踪,这令他很不安心,觉得人身安全受威胁,故此决定不出席游行,相信港人会谅解他。

何俊仁在游行前覆述林荣基的说话后表示,相信是“强力部门”不满林荣基参与游行,以跟踪作警告,他期望今天的游行不会受影响,继续行使表达自由的权利。他又说,已通知警方有关林的情况,相信警方会跟进,而林现时已找得一个安全地方暂住。

多次陪同林荣基与警方会晤的另一民主党议员涂谨申透露,自己近日亦被跟踪,亦已通知警方。

林荣基原订与另外两名曾在中国内地被囚的人士程翔和刘山青一起带领游行队伍,身为时事评论员的程翔获悉情况后表示,林荣基不能出席游行,正正反映港人十分珍惜的安全感和免于恐惧的自由都受到践踏,面对这种情况,港人更加要站出来,“向这种强权、向这种不合理的政治事件、政治压力说不。”

程翔和刘山捕表计划,在下午三时许带领游行队伍由维园出发,他们和主办游行的民间人权阵线手持写上“决战689 团结一致守护香港”的巨型横幅,沿途高叫口号,经两小时,走到游行终点的政府总部。“689”是梁振英当年当选特首时所得的选举委员会票数,不少人以此称呼他,作为一种嘲讽。

参与游行的市民和团体除了要求梁振英下台外,亦有不同的要求,包括订定标准工时、反对在东大屿山设立都会、改善外佣待遇及取消小三全港性系统评估等。

另外,早前因支持雨伞运动而被中国网民攻击并因此失去法国护肤品牌合作机会的艺人何韵诗,亦与代表“大爱同盟”的另一歌星黄耀明参与游行。何韵诗表示,在一国两制下,林荣基要担心发声的后果,是很不寻常的事。但她呼吁港人毋须害怕,因为恐惧越大,白色恐怖便越多,打压亦会越大,故港人不可退缩。

另一方面,在游行的同时,亦有团体在中环举行庆祝回归的嘉年华。

▲自由亚洲电台(RFA)7月1日报道:台湾跨党派立委及公民团体声援香港七一游行

台湾不分蓝绿立委声援香港七一游行,承诺推动立法、修法,庇护包括铜锣湾书店店长林荣基等港澳及中国大陆居民“政治难民”。公民团体提醒蔡英文承诺的“维持现状”,绝对不应该是因为恐惧中国政府的压力,而维持“自由民主底线不断在退守的‘现状’”。陆委会则呼吁中国大陆当局,能落实对香港“一国两制”的承诺。

香港铜锣湾书店店长林荣基传出遭受严重的人身威胁,紧急取消参加香港七一游行。台湾跨党派立法委员及公民团体,一日举行“即刻救援香港人权危机”声援香港七一游行时,台湾关怀中国人权联盟理事长杨宪宏透露林荣基曾表示如果要寻求政治庇护会选择台湾的原因。

杨宪宏说,有一次他在电台访问香港立法会议员何俊仁,提问香港警方会不会迫于中共的压力,又将林荣基逮送中国?何俊仁认为香港特首梁振英不敢,因为违反香港基本法,但是他看何俊仁不是很有把握就对何俊仁说:“我就跟他说,你跟林荣基讲,至少台湾有一群朋友是会非常关心他,然后不管用什么方法,台湾都愿意庇护他。”

杨宪宏谈到,国民党籍立委黄昭顺最近会有一个支持香港七一大游行的提案,这是国民党很少见的。杨宪宏说:“黄昭顺委员她所提的提案里头,提到一个‘这种古代形式的大兴文字狱式’的这种迫害,就说这种‘文字狱式’的迫害,只有在古代皇帝的时代你才看得到这样的一个情况,发生在香港。”

民进党籍立委顾立雄指出,虽然港澳条例第18条提到台湾可以提供必要的援助与提供居留的可能性,但是过去从来没有一个案例有港澳地区的人民依这规定请求援助或居留。顾立雄认为:“但,林荣基这个事件告诉我们,距离五十年虽然还有一点时间,但事实上,港澳地区的人民,已经感觉到非常非常的不安全,竟然要用到所谓的‘政治庇护’这样子的状态,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非常讽刺。”

台湾公民媒体文化协会理事长冯贤贤提到,1984年中国跟英国签了中英联合声明,邓小平向香港人提出“马照跑,舞照跳,五十年不变”的承诺。冯贤贤说:“这么庸俗的一个承诺背后,包藏了他们的祸心,什么呢?他们没有承诺‘话照讲’、‘书照印’,他们承诺的是‘饭照吃’、‘觉照睡’,是这么低层次的承诺,那个祸心,其实在当年的承诺里面,就已经隐含了。”

担心蔡英文政府抵挡不住北京压力,冯贤贤提醒说:“我们的新政府承诺的‘维持现状’,绝对不应该是维持一个”自由不断在被紧缩、民主不断在被倒退、我们的自由民主底线不断在退守的这样子的一个‘现状’。“

行政院大陆委员会副主委邱垂正则在30日例行记者会上呼吁中国大陆当局,能够落实对香港“一国两制”的承诺,维护香港各种自由、言论及人身安全权益保障。

▲纽约时报7月4日报道:担忧人身安全,香港书商林荣基缺席七一游行

香港——上周五,成千上万的抗议者走上香港街头,参加一年一度的游行,要求得到更多的民主,但是一个本应参加的领导者缺席了:他是一个直言不讳的书商,一位立法者表示,他出于对自己安全的担心没有参加这次游行。

这名书商林荣基(Lam Wing-kee)在六月公开表示,他在中国大陆被羁押了五个月,并称他被单独关押,目的是迫使他透露其雇主在香港发行的八卦政治书籍有哪些来自大陆的买家。

林荣基和另外四名男子都和出版商巨流传媒有关系。本案发生后,香港人越发担忧,大陆的影响力可能导致该市出现法治崩溃。香港是一块半自治的领地。

林荣基曾表示将在上周五引领游行队伍从维多利亚公园出发,但在游行开始的半小时之前,他取消了这个计划。香港律师及立法会委员何俊仁说,林荣基表示,过去两天他曾被不认识的人跟踪。

“他越来越担心自己的人身安全,所以决定不参加今年7月1日的游行,”何俊仁说。“我们已通知警方,林荣基也找到了一个安全的地方住下。”

7月1日是纪念1997年香港结束英国殖民统治回归中国的节日。2003年有50万人参加游行,发泄对SARS疫情应对状况的不满,抗议政府通过一部境内安全法的计划。

从那时起,这个游行的规模就成了不满情绪的晴雨表。2015年的抗议游行是近年来规模最小的一次,组织者将其归因于“占领中环”运动带来的疲劳感。2014年秋天,抗议者占领香港几条要道,要求允许更多的公众参与香港最高政治职务行政长官的候选人提名过程,抗议持续了数周时间。这些努力,以及要求现任行政长官梁振英辞职的呼吁,都没有成功。

游行组织者民间人权阵线(Civil Human Rights Front)说,有11万人参加了周五的游行。香港警方称,游行人数的峰值约为两万人。

上周五的很多抗议者说,他们特别关注巨流传媒五名书商去年被内地警方拘押的案件。其中桂民海至今仍然在押。虽然其他回到香港的人对自己的经历含糊其辞,但林荣基说,他觉得自己必须站出来说话。

在一场戏剧性的新闻发布会上,林荣基描述了他遭拘押的情况,但是接下来几天,他以前的同事以及一名自称是他女朋友的女子在接受香港一家报纸采访时,对他的说法提出质疑。律师何俊仁说,林荣基决定不参加这次游行,显示香港的言论自由已经遭到侵害。

63岁的周宇隆(音)是上周五的抗议者之一,他10岁的时候从中国大陆的广东省逃到香港。他说自己加入游行队伍,是因为他觉得地方政府把北京的利益置于本城居民之上。

“1960年代,我们冒着生命危险,逃到自由的香港,”他说:“现在北京想要把它从我们手中夺回去?”

抗议计划显示了香港民主阵营内部意识形态分歧越来越大。有些人,尤其是年轻人,强调应该专注在香港本城,而不是中国中央政府是否会实现自由化这种更广泛的问题上。他们呼吁扩大香港的自治权,还有一些人则主张从中国独立。

预计这些人会出现在周五晚上的另一个抗议活动中,地点是大陆政府驻港联络办公室外面。但该群体的成员并没有申请正式的集会批准,所以有可能会与警方发生对峙。

中共旗下的《环球时报》上周五发表社评,对这次游行进行了尖锐的批评。

“香港反对派一直要求内地和中央不要干预香港内部事务,而他们现在却公然摆出挑战内地政法现状的姿态,这是一种危险的误导,”社评说。

【民主中国首发】时间:7/4/2016

阅读次数:2,184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