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31日习总心情指数:-4。

今日心情较之昨日:持平,0。

持平理由:弱知。

说了半天民众弱智,是为正视自己布局开路。一言以蔽之,我也是个弱智。可能有人不信。容我说仔细与你们听。

文革十年恰巧是我13岁至23岁青少年时期。赶上了该读书没读书该上课没上课的好时候。大家想想,你们家的孩子这段时期如果没有上学校的学而是上了社会的学在中国社会大环境里摸爬滚打,能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说好听是在大风大浪里得到锻炼。说难听就是不学无术一个混混。

在社会上混了两年1968年15岁的时候去陕西插队当知青。呵呵,还知青,真有点不好意思。既然是知青,那就帮生产队搞点沼气,算是对得起知青的虚名。1973年20岁的时候成为一名清华大学工农兵大学生。即使达不到一个真正的知识青年的标准,至少算是一个弱知青年吧。所以,我以一个工农兵大学生的身姿领导8千万党员领导14亿中国人。你们说说,是不是弱智?

在一个工农兵大学生成为党和国家最高领导人之前,1989年的江泽民和2003年的胡锦涛,一个交大一个清华,都是正宗名牌大学本科毕业。掌管国务院的总理从朱镕基到温家宝李克强,也都是名牌大学本科学历。唯独我一个工农兵大学生,基本上不算大学生的学历,比文革前高中生学历还次的一个人,今天雄赳赳气昂昂地领导着中国,这一奇特现象,说明了谁弱智?

以上说的是一个真实的我,弱知,知识贫瘠。没好好上过学读过书。

弱知与弱智之间是如何转化的?

毛主席邓小平也没好好上过学,科学民主没懂几根毛,也是弱知但他们不弱智。毛主席就别提了,带领红军新四军八路军小米加步枪爬雪山过草地躲在延安就能打败日本鬼子。简直是神仙下凡。小平同志也不差,会画圈,而且比阿Q画得圆。也神奇,神奇在圈里的人都先富起来了。

我却弱智,相当弱智。我以为,反腐能够使党纯洁,却没想到人人贪污。所以只能学小平同志,把一部分人先抓起来。我以为,搞经济可以学古代丝绸之路与外国通商,于是取名一带一路。没想到通通都得自己烧钱搭台撑门面。即便都是自己掏钱对方也不愿意配合唱一出现代革命惊剧《大撒币》。每每想起不由得学黛玉落泪。我还以为,学毛主席行之有效的领导艺术能够助我驾驭全党全军和全国人民。没想到这活必须具备丰功伟绩开国皇帝的主才能包揽。如今落得东施效颦让人笑话。早先吃包子显亲民,最却招来包子称号。心想好悬还好没有吃馒头。

我弱智,相当弱智。我以为建立中美新型大国关系就可以高枕无忧,没想到被美帝发现我的动机利用我心地善良专门挑衅中美新型大国关系。我拼命保护对方拼命糟蹋,我那可怜的中美新型大国关系哟!

我弱智,相当弱智。以为外交就是经济利益输送,没想到他国普遍存在“人傻钱多速来”思想,实行经济政治两分法,一手拿钱一手骂娘。有钱能使鬼推磨仅适合中国人。

(未完待续)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