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对新上任的西藏自治区党委书记陈全国,没有太高的期望,可也没有想到,这么快,就要为西藏制造灾难了。以下是我昨天(9月14日)早晨在推特上发现的消息:

@DanHongTang RT @uponsnow《星期天卫报》的评论文章指出,新任西藏书记陈全国是经济学家,他计划将西藏彻底改造为工业省,以都市化取代农牧业,攫取铜矿、金矿、银矿、电力和水利资源,并进一步削弱西藏人的宗教、文化和民族身份。

从唯色的博客上得知卡瓦格博神山正在被开采;塔尔寺附近的神山被挖,水源被污染,人们铅中毒;阿里一带神山冈仁波钦被开发;松赞干布家乡的神山被掏空等等。如今,西藏,正在承受着不可再生资源的过度开发带来的恶果:水土流失、森林、植被破坏,水源被污染,泥石流不断,甚至这几年早灾频繁,农作物锐减,另外,地球构造的被破坏,导致地壳不稳定,地震接二连三,而承受着地震重击的灾民,还要接着承受殖民者的各种间接和直接的摧残,西藏传统文化、宗教、民族特征,再一次被有目的、有计划地削弱。玉树就是一个最为鲜明的例子。

西藏社会充满了官民之间、贫富之间、原著民和移民之间,尤其是殖民者和被殖民者之间的矛盾,且日益严重。在这种情况下,如果陈全国,真的是一个经济学家,就应该首先从发展循环经济,节制过度开发不可再生资源开始。

所谓不可再生,其实,还是可以再生的,因为所有物质都是循环的,但是,相对于人类的生命周期来说,太长了。比如,开采了岩石和矿物以后,这个循环再生的周期,可能要几万年、几十万年、甚至几百万年,而在西藏,由于环境气候等诸多原因,再生长期,相对来说,更长,长得多。所以,自然资源也格外脆弱,更要合理配置。

西藏自然资源的枯竭,又直接影响到亚洲的一些大江大河的生命,乃至整个亚洲的气候,无疑,也是给人类制造灾难。那么,这个新上任的陈全国,如果继续违背经济学规律,践踏人类学,贪婪地开采和破坏西藏的自然资源和社会资源的话,必将成为西藏的罪人、人类的罪人。

前天,我和朋友去湖边散步,看着清清的湖水,四周茂密的森林,闻着阵阵飘过的树脂的清香,那种享受,真是无以言说。朋友说,不远处的山洞里,还有古老的印第安人留下的岩画,都非常完好地保存着。我感慨,不知当年我在西藏的山岩中,看到的那些色彩斑斓的岩画,是否,在这个过度消费自然资源的恶行中,还存在?1997年我在西藏旅行时,还是一片美景,如这般,可是,也就短短的几年,已满目疮夷。几天前,在唯色博客上,看到美轮美奂的梅里雪山,如今充满了爆破的声音,粉尘满天,矿渣污染江河,谁能认出,那正是当年美国人罗伯特·彼·埃克瓦尔在《西藏的地平线》中,描绘的人间仙境香巴拉?

完稿于2011年9月15日加拿大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