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点钟,朗杰扎仓的僧人开始了诵经。那吉祥的妙音从喉咙里发出来时,天地清净如洗。这是西藏特有的声音。

接下来,是汉传佛教的出家人,诵唱《波罗密多心经》。几乎不易察觉地,尊者跟着那旋律点头。

唱经结束,尊者用英语和汉语说“谢谢”。

大家开始了诵念《现观壮严论》和《文殊菩萨颂》。同时,酥油茶和饼子上来了。

“你们边喝茶边吃饼子,我就说故事给你们听。”尊者慈爱地看着大家,“曾经,我在美国的一所大学,听一位科学家说,他经过观察发现,如果一个人事事以自我为主想问题的话,容易得心脏病和癌症。”

大家笑了起来。

“这个我相信。因为,这样一来,这个人的心就会越变越窄,无法包容和接纳别人了,会不断地堕入烦恼,甚至生气。而当一个人生气的时候,血液循环会集中在手上、拳头上,恐惧的时候就不一样了,血液循环会集中在腿上和脚上。但也有人在生气的时候会大笑,不过,一旦他抓住你的头发时,你就知道他有多生气了。”

又是一阵笑声,尊者也笑。

“这个人的心就被嗔恨控制了。他的免疫系统也会受到影响,很容易得病,如果我们用慈悲心去感受世界的话,不仅会产生免疫力,还会随喜和平静。所以,真正伤害我们的是内心哪……”

就这样,尊者由浅入深地讲授了寂天菩萨的《入萨萨行》中的第五品“怎样护心”。是的,一颗粗糙的污染之心,无论对他人还是对自己,都是有害的。

现在,大家都吃完了,也喝完了。有的人,一边听一边数着念珠,还有的人,一边听一边双手结成了须弥山……尊者继续讲着,对他的子民讲话时,他是从不用讲稿的。是的,在这个世上,我们就从没有看到一位父亲对他的爱子说话时是用讲稿的。

“当这个病开始时,如果医治的话,痊愈的机会很大,可是,等扩散到各个部位时,才想起着急,那就很难了。我的意思是,当烦恼刚出现时,就要找出对峙的办法……”

听众中,有的人穿着自己织的布衣,有的人穿着世界名牌,有的来自欧洲美洲大洋洲,还有的来知非洲亚洲中南美洲,不管来自哪里,肤色如何,都是自发地来到这里的,都在目不转睛地倾听尊者。

“因此,要断除烦恼。在你的周围,似乎没有人看得见你的烦恼,可还是有菩萨守护在我们身边,帮我们安住正念。”

“我们的心,本来具有了知事物的能力,就因为有了障碍,这个能力不能发挥得淋历尽致了。那么,怎样才能除去这个障碍呢?让善心增长,这种菩提心,会给我们带来快乐,满足,宽容,所以说菩提心是珍贵的……”

我身旁的一位小伙子,放飞了一只苍蝇。我眼看着那只苍蝇扑打几下翅膀,“嗡嗡”地飞远了。

又开始上茶了,大家诵起了《功德经》.茶香和奶香缭绕四散,世界温馨如画。

尊者又讲到:“在修持过程中,不要只是听,还要闻思修,这都是前因后果的修行,必须亲力体会”。“当你们对法,有一个明了的观想时,才能产生信心”……而后,尊者又讲了人无我,法无我……。“不要执著于自我,要懂得随喜别人的功德”“并且,不断地反省自己,这样,你就会知道,原来你所做的一切都是不够的……”

听着听着,眼泪,就会涌出,一滴滴落下。

法会结束的时候,路两边都坐满了乞丐,他们说,差不多所有的印度乞丐都集中到了这里,连丐帮的帮主也来了。

(写于2009年1月8日瓦拉那西)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2011年11月24日星期四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