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文豪马克?吐温一八七○年的讽刺短篇小说《竞选州长》,收入中国的中学语文教材,我们这一代人就是从这篇小说开始瞭解马克?吐温的。两年前,纽约时报中文网在《马克?吐温何以在中国家喻户晓》一文中,讲到了这篇小说特别受中国人重视的原因,因为它是“认识资产阶级民主的虚伪和欺骗性的好教材”。马克?吐温小说中虚拟的情节,在现实的竞选活动中确实常有,美国政治学中名之为“负面竞选”。政治学的学者们一直在监测美国竞选活动中候选人及民众的策略变动。有学者用数据证明,进入二十一世纪后,负面竞选的比重在逐渐加大。今年的负面竞选,变得格外丑陋。

从川普的政策到川普的球

八月中旬,纽约市、旧金山、洛杉矶、克里夫兰等全美多个城市的大街上,突然同时出现了真人大小的裸体男人塑像,行人能认出那是刚被提名为共和党候选人的川普。这尊塑像是漫画式的,也就是讽刺丑化的,然而细节又是写实的,看得出艺术家颇费了一番功夫。这是一个叫做INDECLINE的民间活动组织的筹划,这个组织表示自己是反川普的。牛高马大的裸体塑像,男人的“那话儿”却被塑得特别小,而且几乎看不出有“球”。创作者说,他们想用这一艺术作品说明,川普没“球”,所以他们“不承认他是个男人”。

说美国民主虚伪,要做到虚伪其实也要有相当定力。这批裸体塑像问世后,只有纽约市公园局出面把树立在广场上的移走了,理由是法律早有规定,未经许可不得在公共广场上树立塑像。川普和他的竞选团队对塑像不予置评,希拉莉和她的竞选团队一声不吭,只当没看见。没看到什么头面人物出来谴责和批评这种明显侮辱人的做法,因为那是艺术。

美国人把艺术归入言论表达的一种,而且是最受宪法保护的言论自由。艺术没有统一的标准,不能有标准来约束,否则就会窒息艺术家的创作,艺术的自由是人类精神自由的标志。美国的政治家不到迫不得已都不会对艺术家的作品评头论足,更不要说批评禁止了,何况下令禁止那是涉及法律的事情,不是哪个人喜欢不喜欢就能做到的。

在我看来,这个塑像给人的教训是,对你不喜欢的人说负面的话,最好是收敛一点,不能太急。作者不去评论川普的政策,如此直白地说川普没“球”,反而让人看出作者没脑子。脸书上有人说了那么一句:“要是有人也树那么一个希拉莉的塑像,不知道会怎么样?”就算川普没球,希拉莉不是也没吗?反川普的人有一条理由是川普歧视女性,不管这个批评有没有道理,可你们现在那么聚焦于川普的“球”,不承认川普是男人,岂不是更明显的歧视女性?我相信希拉莉团队一定在跺脚,这猪一样的队友,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言论有自由,对言论的理解和接受也有自由;艺术有自由,对艺术的欣赏和接受也有自由。在一个有充分自由的民主社会,你有自由我也有同样的自由,你我的自由是平等的。“川普裸体塑像”是负面竞选现象的极致,它的效果却和原作者的愿望是相反的。这是一个愚蠢的动作,这个事件真正的意义在于这样的问题:为什么二○一六年竞选中各方会容忍如此恶劣的愚蠢表达?

负面竞选的正当性和反作用

竞选的本意是让选民瞭解候选人,包括候选人的人品、性格、能力、价值观、政策取向等等,所以竞选说自己好,好得像一朵花,这是竞选的原意。说好的竞选就是“正面竞选”。但是竞选是“竞”,是有对手的竞争,于是说自己好的同时,还要让选民相信自己比对方更好,所以要拿自己跟对方比,这叫“比较竞选”。比较得有可比性,政策主张是最有可比性的,一旦脱离政策层面,就非常容易直接攻击对方,尤其是攻击对方的人品和道德,这就是“负面竞选”。

负面竞选也受言论自由的保护。充分的言论自由,包括竞选活动中的负面竞选言论,能够让选民有机会充分瞭解各个候选人的方方面面,尤其是候选人的人品和性格。充分的民主选举必须在充分的自由表达基础上才能达成,所以负面竞选是合法的、必要的。宪法和法律保障竞选中的言论自由,也保障负面竞选的自由。

但是,负面竞选非常容易走向情绪化,有撕裂民众的危险。这种撕裂所造成的社会伤口,在选举结束后还会存在。美国以往大选,大选结果一旦揭晓,一天前还互相指责的候选人瞬间变脸,都会立即呼吁自己一方的民众放下派性,全国要团结,就是因为这些“虚伪的”美国政治家必须表现出起码的政治责任心,主动治疗竞选造成的社会伤口。然而,负面竞选造成的伤口,由于其情绪化和非理性,对社会的伤害更深。所以,负面竞选尽管有其正当性和必要性,却是以往竞选期间的一个“髒词”,候选人至少在表面上都会和负面竞选保持距离,也约束自己人不要在负面竞选策略上走得太过份。这就像球赛一样,不仅有球艺比试和输赢得失,还有一个球风问题。负面竞选属于不好的球风。

二○一六年大选是负面竞选特别放肆的大选年。川普这匹黑马,似乎让所有的负面竞选手段都可以使出来了,而川普的个人风格本来就是反对建制化的,直指建制的“负面”,也不在乎对手对他的负面攻击。

政治学者对负面竞选的观察研究证明,负面竞选起到贬低对手的效果,但是也会造成出乎意料的反作用。调查显示,负面竞选比正面竞选更容易被选民记住,作用力更持久。负面竞选对双方的基本票影响较小,负面竞选这种不好的球风,会给中间选民留下相反的印象。负面竞选会使得投票率下降,一部分中间选民会因为球风不好而放弃投票,甚至转而投向被攻击的一方。还有研究说明,自由派的中间票比保守派更容易因负面竞选而放弃投票甚至改变投票。

二○一六大选因负面竞选而显得丑陋,就像我的一个朋友所说,一边是jerk,另一边是bitch,该选哪一边?

文章来源:动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