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些天,有位未曾谋面的教师朋友在读了我的《“幸福感”与幸福的距离》后,在网上给我留言:

“我是一普通的教书匠,潜心关注的是人的潜力的挖掘与提升。但生在这样的社会,深感统治阶层与政府行为里面暴露的黑暗与愚蛮对社会个体的束缚与压制,那些赤裸裸的权利熏心与不公正令人痛心疾首,那些造成的伤害与损失令人心寒令人愤慨……我恳请您结合您写过的《”幸福感“与幸福的距离》里的那个小镇长,与湖南省株州市一个区的小小的信贷部主任挥霍掉4、5个亿人民币的住房公积金,加上公车消费公款吃喝政府自己统计的每年的分别几千个亿,再结合陈希同、成克杰、胡长清、陈良宇等高官的相继落马,他们造成的损失不仅经济方面更加深重还有其它方面的负面影响更是无法估量(我国居民的总储蓄量就那么几万个亿,经得住这些社会蛀虫这些败家子几下折腾?),对如何加强‘反腐败势力’的力量与实力或其他方面反映一下百姓的心声、民主的哀号、正义的呐喊!题目可以叫《谁给我们算清腐败的账?》或《谁会每年给腐败一个年终统计?》或《谁会每年给腐败一个年终白皮书?》。”

说实话,看了他的这段正义之声,我也很有共鸣,但我没有能力写出这样的文章来,今日之腐败已深入骨髓,呈现出“普遍化、团伙化、大额化、高层化、制度化”的趋势,一句话,别的没有现代化,腐败已高度现代化,又有谁能“算清腐败的账”,谁能给腐败每年一个年终“白皮书”?我只好抱歉地回复说,反腐败在现有的体制下是不可能找到解决办法的。“和谐社会”,大概是近来国内媒体上出现频率最高的词组之一,我们清楚地知道,一个腐败丛生、贪欲膨胀得不到控制的社会当然不可能和谐,一个官权泛滥、肆无忌惮、通吃一切的社会当然不会和谐。这不是抛出一个陈良宇就可以解决的,即使多几个张良宇、李良宇倒霉也无济于事。和谐社会的核心是什么?简单地说,和谐社会就是一个能约束官权、保障人权的社会,靠写在纸上、挂在嘴上的决议、号召和宣传口号,靠那些空洞无力的、轻飘飘的说辞,“和谐社会”永远都不会离开双引号,这个词组只具有学生背诵、考试时填空得分的意义,官员写总结交差的意义,而与亿万生灵的现实生活无关,与大地上所有的忧虑和劳苦无关。

以一个前现代的政治体制,要应对高度现代化的腐败态势,确实也是一个前所未有的变局。如果不能从体制层面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腐败是无解的,换言之,前现代的办法已经无法解决现代的腐败。到目前为止,我们还看不到这种可能性,至少媒体的公开报道中还没有露出一点改革的蛛丝马迹。体制格局之内,除了已退休的几个党内民主派老人李锐、朱厚泽等先生在不遗余力、一而再、再而三地呼吁政治改革,权力舞台上总是回音空荡,我们听不到任何值得兴奋的声音,给人希望的声音。腐败现代化恐怕还将持续下去。

作者文集200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