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社会的道德进化、渐进式的文明进程、经济的发展及其繁荣,还有宗教信仰的传播等,这些文化模式的形成,都离不开理性的思维、思考以及思辩的自由想象、感性的考量、激情以及批判的自由言论所组成的文化因素。

正因为有了这些来自思想者经过知识筛选后所积累和开启的智慧,在生活苦难的炼狱中,实践着人生理想的过程,从而彻悟出辉煌的思想。思想者人生实践的经验和大彻大悟的思想智慧是支撑人类社会文明进程的基石。他们思想的自由以及言论的自由,应当受到宪法及其所派生出的法律条款的支持和保护。他们人生实践的经验和大彻大悟的思想智慧,在人类社会的发展以及文明进程的意义上,应该得到出版自由的厚待。每一个国家的宪法,明文地凸显出言论自由的重要性,并从宪法中所规定的言论自由之精神而拟定相关的出版法的法律文本,从而使本国的思想者的思想、言论在自由的精神的驱策下,将人生实践的经验和大彻大悟的思想智慧,通过出版媒体的传播而承接本民族文明历史的命脉,使之在世界文明的征程中,占有强大的优势,从而奠定其文明大国的强盛基础而使本民族的文明传承发扬光大。

无庸置疑,思想、言论与出版自由所形成的文明态势,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生存基石。一旦失去了这一文明态势的强大基石,这个国家的繁荣强大与民族自由的精神,便在没有文明依据的情况下处于极其弱势的地位。因为没有文明的依据:即政治的、经济的、文化的的理论结构,也因为这一文明依据的理论结构是处在暴虐的、凶残的、极权的奴役之中。于是,政治腐败所导致出公民社会的失序和乱象。经济的低迷以及在政治谎言中所出现的泡沫,计划经济给公民社会带来的物质匮乏,市场经济在极权政治的干预和调控中,所出现隐蔽的通货膨胀。文化领域在专制极权的淫威下,象妓女一样的出卖色相以及犬儒似的吹捧和肉麻的歌功颂德。一切的一切都彰显出这个国家在极权主义统治下的外强中干的丑陋形态。

专制暴政与独裁恐怖对思想自由、言论自由乃至出版自由的恐惧,是出于对自由的精神以及民主诚恳诉求的反感和仇恨。自由的精神及其思想言论的自由完全可以摧毁专制暴政的政治体系。因为这类专制暴政的政治体系其思想理论和说谎者的言论,都是建立在法西斯强权以及暴力革命原教旨主义的文化来源。它对人类社会暴政的奴役、强行的监控、恐怖的屠戮、每时每刻都会激怒公民社会中每一个自由个体的人格价值;在经过深思熟虑后的思考和抉择;所组织起来的争取自由、人权、民主的群体。这一群体的思想、言论的源泉,是来自于人类社会经过漫长的启蒙思想的开悟和启示,所形成的具有自由精神以及民主诚恳的诉求的政治文化体系。这一政治的文化体系,将支持着争取人权、自由、民主的群体,以反抗和彻底变革专制暴政的政治体系。从而将专制暴政与独裁恐怖的腐朽统治彻底摧毁,并在此基础上建立一种文明自由的人类世界。

然而,任何经过法西斯强权以及暴力革命原教旨主义培育出的专制暴政与独裁恐怖,其堡垒都已蜕变为极端的军国主义:即利用效忠本政治集团的军队,维持和保护本政治集团的私利,并随时随地都可以动用军队;对大规模的自由的抉择与民主诚恳的诉求给予毫不留情的屠戮和镇压。其军国主义的思想是来源于暴力革命原教旨主义的滥觞。

因为要推翻公民社会的文明,实施凶残的帝王制度,暴力革命原教旨主义的军国思想便运营而生。没有暴力革命的军队,就不可能形成专制暴政与独裁恐怖的国家统治。没有国家主义的煽动和颠覆,就不可能出现军国主义的军队;对大规模自由的抉择和民主诚恳的诉求进行屠戮和镇压。既要建立专制独裁的暴政体制,又要在理论结构的基础上进行一家之言的思想张扬。禁止思想、言论与出版自由就是专制独裁暴政的首要选择。因为在多元化争鸣的氛围中,自由精神的思想,闪烁着自由抉择的理论架构的坚实和民主诚恳的诉求。这些都使法西斯强权思想和暴力革命原教旨主义的理论暗然失色。这就是来自于人类理性思维与感性考量的精神进化所凸显出的辉煌的普世价值。

思想、言论与出版自由是公民社会走向自由文明的必要条件。然而,这一必要的条件,却在专制独裁的暴政中,受到严酷的限制和禁止。

思想、言论与出版自由的首要条件必须具备公共空间的环境和场所。

由于在专制暴政的体制下,思想、言论与出版自由的公共空间的环境和场所,在威逼、禁止、封杀以及从属等级这一不平等关系的干预下,于是这一不平等的关系只会使具有自由个体的人格价值的思想者沉默。甚至在利诱和胁持的政治招安中,有些思想者为了生存而违心地服从专制暴政的邪恶律令,写出无数违背自由精神以及反人权、反民主、反人类的恶劣文本;而为专制暴政与独裁恐怖的政治体制招魂和张本。

理性的思维与感性的考量、平等博爱以及自由的精神是当代联邦自治共和结构的基本价值和要素。它需要通过思想、言论与出版自由的渠道在公民社会及其公共空间的环境和场所中传播。当这一传播自由民主思想信息的通道被专制独裁的暴政体制所封杀和镇压,这就需要公民社会,在反抗暴政的斗争中,付出情感的极大力量来支持这一传播自由民主思想的通道得到建设和维护。事实上,公民社会中所有的公民权利都是自由个体的人格价值的集合体在与专制暴政体制作殊死斗争的结果。对自由民主以及公民权利,所具有的普遍价值都应当作出历史性传承的认识论的解释。公民的权利之一:即思想、言论与出版自由,是建立在幸福繁荣文明的国家理论的源泉与渠道之中。

在叙述具有自由个体的人格价值原创性的过程中,其理性思维与感性考量,不仅仅是个体的争鸣,在自由精神的意义上,是自由个体所集合的群体的诚恳诉求。同时也不仅仅是自我权利的张扬,而是对自由个体所集合的群体的要求和选择。思想、言论与出版自由是公民社会与国家及其政府的对话机制。如果恣意的禁止、压迫、封杀和威胁思想、言论与出版自由的渊薮。那么人类的文明将逐渐倒退,人类的价值将丧失殆尽而处于现当代奴役的凶残统治之中。

(2006-11-19)

民主论坛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