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31日(一)

%e5%86%85%e5%9c%b0%e4%b8%8d%e5%b0%91%e5%9f%8e%e5%b8%82%e5%b9%b4%e5%89%8d%e6%9b%be%e5%ad%98%e5%9c%a8%e7%9d%80%e5%8f%ab%e6%80%9d%e6%83%b3%e6%b2%99%e9%be%99%e7%9a%84%e5%85%ac%e6%b0%91

内地不少城市年前曾存在着叫“思想沙龙”的公民社会活动。

随着中国赴日游客人数增长,不少大陆人用访问东京的机会找我。他们大都是我的朋友或者朋友介绍的,但也有既没通过朋友介绍,又在工作上一点也没有关系的陌生人。他们主要是学生或者年轻的上班族,只在网上认识我的名字和联络办法,问我能不能与他们进行思想交流。

一般来讲,按照东京市民的习惯的话,除了通过朋友介绍或者为了工作等明确的目的以外,我们没有习惯与陌生人见面。但是我原则上尽量找时间与他们见面。因为我也在大陆通过同样的办法认识不少人。

在1990年代,我在北京“画家村”呆了几个月,以那时候的体验为题材写出来第一本的著述。虽然那时候我既不属于什么单位,又没发表过什么文章,关于出版的方面我也没有具体的构想,对画家们来说我是陌生人,但画家们都欢迎我访问他们的工作室,与我聊天。我访问的目的就是思想交流。

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欢迎我。但是在大陆这样的事并不少。在2000年代,我认识到很多作家、艺术家、市民活动家、律师、农民工、志愿者、公务员等人士。在他们中,也有些人原来与我没什么关系的。即我首先到某个城市,决定在那边呆几天,然后在网上找一找有趣的人士,就突然给他们联络问一问能不能与我见面……在中国,哪里都一定会有欢迎我访问的人士或者场所。

虽然我已经开始发表文章、演讲等活动,但是他们大都没法了解用日语写的文章。即对他们来讲,我还是陌生人。但是在大陆,除了我以外,还有不少人(觉得社会问题有趣的上班族、公务员、志愿者、学生等)进行像我似的思想交流活动。几年前,广州、郑州等城市里存在着叫“沙龙”的小集会(在2010年代初期,中国很多城市里存在着叫“思想沙龙”的公民社会活动。我也参加过几次。但是在此我所说的“思想沙龙”与那样公民社会活动没有关系)。无论什么职业,加之无论右派还是左派,他们都欢迎对社会问题产生兴趣的公民。

通过这样交流,我能获得各种各色的知识和想法,也能防止使我的思考太专业。大陆存在着能实现这样交流的馀力,所以目前不少大陆人还找我。我不知道香港、台湾、海外华人社会的情况。对于日本的话,也有像“思想沙龙”似的场所,但主要在大坂、九州等,而在东京很难进行这样思想交流。我认为作为一个公民,我们必须尽量欢迎任何公民进行思想交流。我也打算今后继续欢迎陌生人突然来找我。

文章来源:东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