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色:纪念3月10日:让我们坚守我们的文化!

Share on Google+

如今的西藏,正变得越来越不像西藏,以致让远道来的游客大失所望,甚至有这样的说法:“拉萨,成都的克隆”。有一次我数了一下,从布达拉宫背面的雪新村我家走到街口,百米多的距离,见到37个汉人,只有5个藏人。西藏的改变,越来越多的移民显然是重要的原因。

藏人能够阻挡如此汹猛的移民潮吗?答案无疑令人悲哀。我们生活在自己的土地上,却不是这块土地的主人。半个多世纪以来,西藏在强权的控制之下,一种悬殊的力量对比不仅仅体现在军事与经济方面,单就人口数量而论,六百万的藏人如何胜得过超出自己二百倍的汉人呢?因此,以暴力进行对抗无异于以卵击石,徒添悲壮,却不可能扭转局势。
然而,强权并非不能抵抗。这抵抗的力量其实存在于我们的传统文化之中。我在安多一座寺院的壁画上,看见铠甲裹身的正义之军正与敌人奋战,但从武器中发射的却不是燃烧火药的子弹,而是一朵朵美丽的鲜花。这盛开于寺院的鲜花象征着什么呢?——是蕴含着慈悲与智慧的西藏传统文化。
是的,我们的传统文化才是我们唯一的武器。

正如历史上蒙古军的铁蹄踏遍了大半个世界,偌大中国被打得落花流水,重换纪元,但为什么藏民族不但没有被征服、被灭亡,反而成了强悍蒙古人的上师,使蒙古人直到今天都如同我们的兄弟?
我们西藏的传统文化,既然可以调伏当年的蒙古人,又为何不可以调伏今朝的汉人?
汉人历来有着佛教信仰的基础,虽然远不如藏人普及,迷信和功利的因素也多,但毕竟在很多时代佛法盛行,对后世有着巨大和长远的影响。
基于此,我们西藏文化中系统完整的宗教传承、丰富多彩的仪轨形式、底蕴深厚的哲学基础、魅力无穷的艺术境界,会使很多汉人为之折服。事实上,在拉萨经常可以看见进藏打工的汉人去寺院烧香磕头。而汉人的精英层如今也开始有了对这种信仰的需要。
西藏在国际社会已长久地成为热点。被迫离开故乡的藏人在达赖喇嘛的领导下,在流亡各国的同时,也把西藏文明带向了世界。“西藏热”或者说“西藏文化热”蔚为风气,甚至成为时尚,乃是流亡藏人的贡献。而这种时尚,又由西方反馈到中国的精英阶层,使他们在与国际“接轨”的同时也和西藏开始“接轨”。于是在源源不绝的进藏大军中,有这样一些人值得关注,他们对西藏的兴趣是对西藏文化的兴趣,他们对西藏的期望是对西藏文化的期望。
我在西藏结识了很多这样的汉人朋友。其中一位朋友在文章中这样描述初遇西藏文明的心情,那是一种“雷鸣般的震惊和沉默,……是初初遭遇异质文明,既有的知识结构被无情颠覆的自然反应”。另一位朋友在风雪呼啸的珠穆朗玛山上,听见从藏人帐篷里传来的欢笑,不禁感叹:“只要人类还剩下最后一个种族和文明,那就一定是藏人和他们‘天人合一’的古老文明。”
当一个民族的文化,具有一种属于自己的而不是别人的、属于延续的而不是中断的、属于土地的而不是虚空的基本特征时,也就有了一种力量。而这样的力量,能不能足以令外人敬畏并且尊重?能不能足以保护自己甚至与强权抗衡?这实际上与这个民族中的每个人有关。

让我们坚守我们自己的文化传统。而不是去接受极权制度下各种专制的高压,而不是去追随现代世界中物质主义的潮流。因为这二者的结合,杀伤力之强,将直捣西藏民族的灵魂。
让我们坚守我们自己的文化传统。这不是愚昧,也不是保守,而是一种文化的选择。尤其是藏人的精英,所有的知识分子、专业人才、僧侣乃至官员,都应该担当起表率的职责,并且告诉我们的百姓,不是接受强权的“恩赐”就是好事,不是跟着物质主义奔跑就会幸福,而是要走自己的路。
让我们坚守我们自己的文化传统。这包括日常生活的点点滴滴,精神生活的方方面面。我们穿上在游牧文化中形成的藏人服装,即使对办公室而言不那么方便,但我们还是要穿。我们说起保存了历史记忆的藏人语言,即使面对十二亿汉人不容易沟通,但我们还是要说。我们住藏人的房屋,我们过藏人的节日,我们在我们的家中高悬唐卡,点亮酥油灯,迎请诸佛菩萨和绛红色的喇嘛。虽然我们无力阻挡汉人政府在西藏修铁路、开矿藏、搞他们的各种建设,但至少,我们自己可以不去修盖汉人那种式样的旅馆、饭馆和商店,用赌场、卡拉OK、汉藏妓女去吸引他们的消费者和旅游者。
我们不能为了眼前的经济利益去一味地谄媚迎合。如果汉人要来,对不起,请按照藏人的方式,我们敬畏的他们也应该敬畏,我们尊重的他们也应该尊重,我们遵循的他们也应该遵循。只有这样,他们对西藏才会有敬畏和尊重,而不敢肆无忌惮,不致轻举妄动。所以我们即使制造,也要制造出一个浓浓的西藏文化的氛围。

这确实是一种文化的选择。除此之外,我们没有别的选择。因为我们在实力的对比上是弱势,这是现实。
我们本来可以很大度地去引进外来的模式,接纳新生的事物,在原来的土壤上培植出多样化的生活。但是,既然我们处于弱势,既然我们已经被摧残得所剩无几,所以我们就必须坚守自己文化和传统中的每一样事物,无论多么微小,都要努力使其不致在排山倒海的冲击之下被席卷而去。
其实我们应该充满信心,因为我们的文化传统历经风雨吹打仍然散发着永恒的光芒。正如我的一位汉人朋友所言:“要医治这个世界的疾病,药方还藏在西藏”,而这个药方恰恰就是我们的文化和传统。倘若我们自己都不珍惜,又怎能医治同样患病的西藏?倘若我们自己都已抛弃,反而亦步亦趋,随机应变,追逐功利,那么整个西藏将处处布满中国内地的克隆模式,而我们最终将成为自己家园的陌生人。
对于我们每个藏人来说,我们不应该变得跟汉人或者其他人一样,虽然今天这个世界正在变成“全球化”的地球村,但要想在这地球村里拥有一席之地,并以独特的个性加入到多元化的群落之中,争取自己的权益,表达自己的声音,展示自己的风采,只有这一个选择:坚守。
若要西藏存在,就必须坚守西藏的文化传统。而这一点,即使在不能摆脱中国统治的情况下,每一个藏人也完全可以做到。不要抱怨环境,不要推脱责任,让我们每个人从自己开始做起——坚守,这就是我们留给未来的希望!

2005年3月10日

图为1959年3月达赖喇嘛离开拉萨踏上流亡之路

图为1959年3月达赖喇嘛离开拉萨踏上流亡之路

文章来源:绛红色的地图~唯色博客 2007, March 10
原文链接

阅读次数:2,410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