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薇四岁了,她非常高兴终于可以离开全托去幼儿园上小班了。这也意味着年幼的薇薇必须加入沈少和小九妹早出晚归的紧张生活。这个问题爸爸妈妈和薇薇讲过很多遍了:因为家庭出身不好,爸爸妈妈每天必须到很远的地方上班,很辛苦的。薇薇四岁了,是大孩子了,要懂事听话,不要给爸爸妈妈添麻烦,要学着为家里分忧解难。

薇薇满口答应。虽然薇薇正在长身体的年龄,怎么睡也睡不够,可是只要不去全托,只要每天能和爸爸妈妈在一起,薇薇做什么都愿意。

无论刮风下雨,再冷的寒冬,只要沈少一叫“薇薇,起床了”,薇薇就不声不响地起来了,自己穿好衣服,几分钟内把小九妹热好的一碗泡饭灌下肚。沈少把薇薇放在自行车上一路骑到幼儿园,然后卸货似的把薇薇放在幼儿园背面厨房的后门。沈少和厨房间的阿姨打过招呼,阿姨清晨买了菜来幼儿园上班时会开厨房后门让薇薇进去。

薇薇耐心地等厨房阿姨来开门。小小的身影在后门口似乎随时会被夜的巨兽和无尽的黑暗吞噬。等啊等,天蒙蒙亮的时候,厨房阿姨就来了。薇薇静静地坐在厨房里看阿姨洗菜切菜。等呀等,天大亮了,小朋友们和老师陆陆续续都来了。

一年冬天,下着鹅毛大雪,满世界的耀眼雪白,每一样东西上都挂满了雪,屋檐上垂下的冰凌一节节好似夏天吃的冰棍。薇薇一路看得新奇。沈少把薇薇放下自行车,薇薇马上自动站到厨房后门边的老位置。往常沈少一跨上自行车头也不回地就走,可今天雪下的太大了,冷的呵气成霜,沈少不放心,扭头看了薇薇一眼。薇薇穿着臃肿的棉衣棉裤在雪中好似个雪娃娃,小脸冻得通红,轻轻跺着冻僵的脚,又一阵雪花落下,薇薇的棉衣润湿了。沈少心疼了,他下了车跑到薇薇面前,将薇薇的帽子头巾包裹紧,把薇薇挪到另外一个风小一点的角落避风雪。薇薇,你站这儿不要动啊,厨房阿姨一会儿就会来的。薇薇重重地点点头。沈少看时间不早了,上了车一步一回头地走了,留给薇薇一个风雪中的背影。

一般下午三点,小朋友们陆陆续续有人接回家。薇薇早就习惯自己是幼儿园最后一个回家的小孩。薇薇会一个人解闷打发。她数数,从一数到一千再倒数回来。薇薇唱小九妹教她的英语童谣,最喜欢的一首歌叫 John Brown has ten little Indians,因为可以顺数再倒数。

“John Brown has little Indians in all. One little, two little, three little Indians. Four little, five little, six little Indians. Seven little, eight little, nine little Indians, ten little Indians in all。 Ten little, nine little, eight little Indians …”

数着数,唱着歌,天就黑了,沈少就来接薇薇了。

有几次薇薇一直等到幼儿园关门,天完全黑了,爸爸还没有来接她。传达室的爷爷也走了,把传达室一锁,薇薇只好坐到幼儿园大门前的台阶上等。偶尔有好心的老师临走前递给她一块饼干充饥。薇薇咀嚼着,在漆黑的夜里等爸爸。

薇薇还小,她不懂得什么是伤心,她只觉得害怕。

沈少骑着自行车的身影一出现,薇薇就兴奋地迎上去。原来爸爸在厂里评上了优秀工作者的称号,还得了一个搪瓷杯子,上面写着一个大大的“奖“字。沈少驮着薇薇登着自行车回家,一路上开心地告诉薇薇今天爸爸在颁奖典礼上多么神气。薇薇觉得这一刻太幸福美好了,原来今天自己等得这么值得。

薇薇五岁那年,小九妹生了弟弟南南。

为人民服务

文章来源:华夏文摘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