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kncn-20170703000521754-0703_05411_001_01p

日本社会里传统的“集体主义”,仍然绝对优势于欧美式的尊重个人人权、尊严等思想。

一个在日本活动的中国漫画家最近在他的连载评论中,指出了中国的爱国主义者和日本的左派─自由主义者之间“奇怪”的类似之处。据他说,在他曾发表批判中国现状的作品之后,不仅中国网民,而且一些日本的左派自由主义者都骂他是“汉奸”等。他还指出了日本“自称”自由主义者虽然举著“不可能存在”的南京大屠杀、慰安妇等问题迫使日本政府道歉,但不屑批判中国的问题。

我觉得他夸大了日本的自由主义者的现状。我认识很多日本的左派自由主义者批判中国的独裁。但是确实一些自由主义者,尤其是研究中国专家,他们虽然激烈地批判日本政府,但对中国的64天安门事件等问题视而不见。

不过,我认为中国爱国主义者和日本自由主义者之间的这样类似并不“奇怪”。他连载评论的主要读者(可以说他们大都是嫌中派)肯定会相信欧美式的自由主义和民主主义在日本社会扎下了根。对这些人来说,自由主义和日本的爱国主义应该是同一事。但是实际上,这两种派别在日本完全分别地发展起来。

确实只通过对照中国、朝鲜等国家,日本会显得是个自由主义、民主主义国家。但是其实在日本社会里传统的“集体主义”仍然绝对优势于欧美式的尊重个人的人权、尊严等思想,所以我们不能认为自由主义在日本社会扎下了根。在这样情况下,日本的自由主义者不一定能像欧美的保守派那样的爱祖国。同时,不但中国的自由主义者不会称赞中国的现状,而且日本的右翼等爱国主义者往往以支援中国的自由主义者来批判中国。

在东亚社会,我们往往会被集体主义的思考方式束缚。于是,一些日本的自由主义者为支援中国政府而无视中国的民主化等题目,而一些日本的爱国主义者为支援日本政府而重视它。这样倾向都表现出在日本自由主义不能获得超越国家、地域的普遍性,即不能发展到“不仅日本,而且全世界都应该保障每个人的自由”等普遍价值,而很容易陷入称赞中国或者称赞日本的思考方式。

这样陷入集体主义思考方式的自由主义者,他们不一定称赞祖国。例如,如果他们的专业与中国有关系的话,称赞中国共产党会在他们的工作上带来不少的效果,而一些中国的自由主义者,如果支援他们的日本人大都是爱国主义者的话,也会发表支援日本右翼的意见。

另外,爱国主义不一定会在称赞祖国的意见里现出。一些嫌中派的在日中国人,只为了批判中国的爱国主义教育的目的主张南京大屠杀等是中方的捏造。但是无论怎样评价,对日本人来讲二战都是像文化大革命那样严重的问题。对这种嫌中派的意见,我不禁看出他们把批判中国共产党的企图优先于研究日本的历史,即他们相信对比文化大革命等“大事”而言,日本的历史只是“小事”,所以对这种意见在我心中的“爱国主义”常常会抱有反感。

东网07月03日(一)

By editor

在 “麻生晴一郎:爱国主义和自由主义” 有 1 条评论
  1. 所謂“愛國主義”,三個詞彙部分構成複合詞組,也就可以提出三個哲學層面,政治層面的問題:什麽才是愛?什麽才是國?什麽才是主義?(甚至更深入一些,分析主義內涵。)所謂“自由主義”“集體主義”類似,只不過是兩個部分的詞組構成符合詞組。但無論“愛國主義”“自由主義”都必須講述什麽是國,什麽是自由,既,必須明確“國家”“祖國”与“自由”“權利”的定義及其關聯,再講“主義”。南京大屠殺屬中日戰爭歷史,二戰歷史。歷史,政治,哲學混在一處,以簡潔文辭論述多層次複雜概念,不才無此能力。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