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一出,举世哗然:一方面骂声如潮,一方面创造了票房奇迹,“一代名导”张艺谋跪在盖世“英雄”秦始皇的脚下。在他眼中混一宇内、焚书坑儒的秦始皇才是大英雄;由此继承了无限权力的秦二世、指鹿为马的赵高,恐怕也是英雄。象他自己这样“识时务”、“与时俱进”的名流精英,自然都是英雄。在一个遍地看客的民族,一切围绕着权力的轴心转动:黑即为白,白也是黑,鹿是马,马成了鹿。张艺谋《英雄》的票房就是见证,就是只见“英雄”、不见人的活标本:场上场下,几乎看不到人,有的只是行尸走肉。中国所有悲剧的根源,就是这样的“英雄”太多了。什么是英雄?真正的英雄不是天上掉下来的,而是生活在大地上的、扎根在大地深处、与亿万底层民众共呼吸、同命运的。一句话,英雄首先是人,在人性的聚光灯下,那些以残害生命为乐、毫无人性的独裁者和一切趋炎附势者将原形毕露。

“在没有英雄的的年代里  我只想做一个人”

这一诗句多年来一直萦回在我的心头。以人的尺度来衡量,谁是今日中国真正的英雄?当然不是肆意向秦始皇式的“英雄”献媚的张艺谋之流,更不是靠贪污腐败、整天沉溺在灯红酒绿、裙子和桌子之间玩弄权术、欺上瞒下、瞒天过海的权贵,不是袭祖上遗隐、裙带关系、特权地位而捞得走不动的阔少们,当然不是靠巴结献媚、行贿送礼、先富起来的为富不仁者,不是愚蠢如猪、靠矫情做作、3年赢得3个亿、争着“入党”的明星,不是点缀权贵江山、花团锦簇的主持人者流,不是整天被“做比尔”的幻觉所陶醉、在网络新事物中烧钱的人儿,不是为权贵出谋划策、帮忙帮凶的幕僚策士,不是粉饰太平、歌功颂德的帮闲文人。但是,正是这些脑满肠肥的饮食男女,构成了中国今天的上流社会,甚至主流社会。

要了解一个真实的中国,不是在高谈阔论的学者和粉墨登场的政客那里,而是在千百万温饱无着、成亿随时有可能下岗、失业的工人、农民那里,在那些生活在社会各个角落、对这片土地有着彻肤的爱与痛、公开说出了真相的知识份子那里。他们的声音才是中国当今真实的声音。中国需要不同的声音,需要更多的基于理性和良知的声音,需要对民族主义的叫嚣说不,需要对极权主义、新保守主义、新左派说不。那些酒足饭饱后的呓语、梦话、谎言,完全与中国无关。

只有那些生命紧贴大地,为民请命、埋头苦干,不惜牺牲生命、精力、健康的人,才是这个时代真正的英雄。湖北的姚立法、河南的高耀洁、吕净一、湖南的李尚平以及北京的茅于轼等……他们首先是人,是一些生活在我们中间的普通人,是人大代表、医学教授、中学教师、乡镇官员、经济学家,然后才是我们时代的英雄豪杰。他们以自己朴实而执着的努力,为这个绝望与希望并存的“衰世”频添了一线亮色。姚立法矢志不移、日复一日为公民权利奔波、造福一方,却承受了难以想象的困难、打击和报复;吕净一与腐败的顶头上司作殊死搏斗,妻子惨遭杀害,他本人也只是侥幸免于一死;李尚平“挺起腰杆做一回人”,为此付出了生命的代价,杀人凶手至今仍逍遥法外。此外,没有被媒体曝光的英雄更不知有多少。正是他们在苦难的大地上写下了一个个大写的“人”字。那是他们对人的尊严、人的价值的追求,是做人的追求,而不是对做一个“英雄”的追求。

[转载自《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gb]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