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荻:应该设一个“个人节”

原创:刘荻 老鼠会 2019-05-16 前两天是母亲节,看到有人回答母亲节应该给母亲送什么礼物的问题,感觉很奇怪:礼物这种事难道不是你妈妈喜欢什么就送什么吗?妈妈喜欢做饭可以送厨具,妈妈爱美可以送化妆品,妈妈喜欢读书就送书,妈妈喜欢玩具可以送乐高,妈妈喜欢玩游戏可以送PS4……你妈妈喜欢什么你自己不知道,还要问别人?问这个问题的人,不是太不了解自己的妈妈,就是把“母亲”这个身份看得比妈妈这个人...

刘荻:为什么不能像抓贪官一样抓间谍?

2019-05-14 最近听说了一则很好笑的新闻:中科院开发了一个Zero Trust零信任AI反腐系统,该系统可以检测到公务员银行存款异常、购买新车以及以朋友名义参与的政府招标合同等,一旦超出阈值,系统会自动给出“提示”。这一系统近些年来已经抓住了8721名涉嫌贪污、滥权、滥用政府资金和搞裙带关系的政府工作人员。结果该系统因为效率太高而被关闭。 这则新闻让我想到了前苏联讽刺作家左琴科的短篇小说...

刘荻:随机真能带来自由吗?

原创:刘荻 老鼠会 2019-05-11 有些人认为决定论会令我们失去自由意志:如果我们做出的每一个决定、脑中的每一个想法都是粒子运动的产物,而粒子的运动是可以预测的,那么我们的思维也就是可以预测的,这样我们怎么能有自由意志呢? 也有人反驳说:由于量子的不确定性和随机性,因此决定论已经被否定,所以我们还是有自由意志的。 这两种观点都把自由意志与随机性挂钩,其实并没有抓住问题的关键。 试想,如果自...

刘荻:“中央今年暂不平反六四”

2019-04-30 今年是1989年的“六四”事件三十周年。最近海淀国保对陈小雅女士说,中央今年暂不平反六四。 这话让人觉得很奇怪:今年暂不平反六四,这意思难道是说明年或者后年要平反六四?有人说这话里其实并没有说中央要在明年或者什么时候平反六四啊,都是你们想多了。其实这就像一个笑话里面说的:有个土财主特别小气,从来不请客。有一次一个邻居和他开玩笑,问他什么时候请客。财主的儿子说:“想让我爹请客...

刘荻:“工业党”真懂科学吗?

2019-04-30 何谓“工业党”?“工业党”的理念大致可以总结为刘慈欣的两句话:“只要科学和技术在不断发展,人类一定有一个光明的未来。”“就这一个条件,不需要别的条件,不需要什么民主、人的道德提升或者人有精神寄托,都不需要,只需要这一个条件,就够了。” “工业党”言必称科学,可是他们真懂科学吗?未必。 像上面引用的刘慈欣的那两句话,把科学说得好像某种超自然力量,不需要任何条件自己就能发展。可...

刘荻:聊创世

“帕利的手表”是基督徒最喜欢引用的一个思想实验,它的意思大致是说:如果你在海滩上发现一块手表,你肯定不会认为它是自然产生的,一定会认为是有人设计制造了这块手表,那么当你面对一个比手表更加复杂有序的世界的时候,怎么会认为它没有一个设计者,而是自然产生的呢?因此,作为世界创造者的上帝必定是存在的。 这个思想实验其实有很多漏洞。比如,如果我先在海滩上发现了一块手表,然后又在海滩上发现了一个电话机,那我...

刘荻:什么是“低级红”和“高级黑”?

2019-03-26 最近中共中央说要禁止“低级红”和“高级黑”,网民们对此有些疑惑:“高级黑”这个词网上倒是经常看见,不陌生,可是“低级红”又是什么意思呢?笔者就来解释解释。 “低级红”让人联想起另一个词——“小粉红”,指某些爱党爱国的青少年。“小粉红”的意思既可以是说他们“红”得不彻底,也可以是说他们年轻幼稚,水平低,经常打着“红”的旗号干蠢事,让祖国丢人现眼,这就是所谓的“低级红”。 官方...

刘荻:中国警察为什么不高兴

2019-03-26 我因为经常和警察打交道,所以也在微信上关注了些警察公众号,没事就看看他们发牢骚。这些公号给我的感觉是中国的警察们很不高兴:前两年的雷洋事件中,北京市昌平分局东小口派出所副所长邢永瑞被开除党籍和公职,警察们不高兴;今年1月,哈尔滨市民警曲玉权遭暴力抗法遇害案二审宣判,6名被告人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6-13年,警察们不高兴;今年3月1日,检察机关对福建省福州市晋安区人民检察院就赵...

刘荻:人活着有什么意义?

人活着有什么意义? 这是库尔特·冯内古特的小说《泰坦的女妖》的主题。这个问题的答案一般可分为两种:一种答案认为人生的意义来自自己,一种答案认为人生的意义来自外界。 如果认为人生的意义来自外界,即是说人不能自己赋予自己意义,那么人生的意义显然也不能来自于他人——如果你的人生意义来自为他人服务,那么他人的人生意义又在何处呢?如果他人的人生没有意义,那么你为他人服务显然也是没有意义的。如果我们不能为自...

刘荻:塔西佗陷阱不是你想进就进想不进就不进……

2019-02-28 最近看到有一位大人物说,绝不允许党掉入“塔西佗陷阱”,我觉得这句话就跟说防范“黑天鹅事件”一样,其实是自相矛盾。因为黑天鹅事件的定义就是事先无法预测也无法防范的事件;而塔西佗陷阱也不是你不允许就不会掉下去的,掉进塔西佗陷阱的人没有一个是自己想要掉下去的…… 什么是“塔西佗陷阱”?这个说法来自古罗马历史学家塔西佗在评价一位罗马皇帝时所说的话:“一旦皇帝成了人们憎恨的对象,他做...

刘荻:刘慈欣作品反映的是灾民理性

2019-02-28 春节期间,刘慈欣小说《流浪地球》改编的同名电影大受欢迎。这部电影我没有看,不过在网上看到一段刘慈欣和江晓原的对话,大意是刘慈欣问江晓原,如果世界末日来临,只剩下咱俩和一位美女,咱俩只有吃了她才能活下去,那么为了人类的文明,你吃不吃?江晓原说他不吃,刘慈欣说他肯定会吃。有人说看了这段对话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如果刘慈欣和江晓原把美女吃了,只剩两个男人,没法繁殖后代,人类文明还是...

刘荻:谈谈刘慈欣的《流浪地球》中的隐喻

《流浪地球》上映了,我没去看。 不过我在网上看到刘慈欣一段话,大意是说,科幻可以分为两种,一种是隐喻式的科幻,用科幻来影射现实,一种是为科幻的科幻,他写的主要是为科幻的科幻。比如《流浪地球》,如果把它理解为隐喻中国转型等等,就不是真正要表达的东西,云云。 如果要在《流浪地球》中寻找隐喻,肯定能够找到不少:《流浪地球》可以说是一个《出埃及记》,尤其是太阳变成红巨星可以让人联想到另一个“红太阳”——...

刘荻:为什么我不喜欢刘慈欣的《黄金原野》

我是在《十二个明天》一书中读到这个故事的。这个故事情节非常简单:未来社会人们沉溺于虚拟现实,无意探索宇宙,主人公用欺骗和情感绑架的方法迫使各国政府投入了大笔资助金来探索宇宙…… 为什么我不喜欢这个故事呢?因为作者把虚拟现实技术和探索宇宙对立起来,根本就没有道理。作者认为,将来意识上传实现之后,我们都会生活在一个小盒子(电脑)中,不跟“现实世界”打交道,就连老鼠要把电线咬断都不知道。我不否认,也许...

刘荻:与“基因编辑人类”有关的十个担忧

本文所讨论的不是(或者说不仅是)南方科技大学副教授贺建奎的“基因编辑婴儿”研究是否合乎伦理的问题,而是与普遍意义上的“基因编辑人类”有关的社会问题。 一、与“信仰”有关的担忧 “基因编辑人类”首先会遇到的是宗教方面的担忧。许多宗教信徒认为,创造“基因编辑人类”是僭越上帝,因为创造生命是上帝的特权。试管婴儿刚刚出现的时候,他们也是这样说的。不过,其实上帝从来没有说过禁止试管婴儿或者禁止基因编辑人类...

刘荻:看守所应该和什么地方比?

五年前的2014年,我因为64研讨会被关进北京市第一看守所的时候,看守所领导特别客气(表扬一下!),亲切地问我一看的伙食怎么样。我回答说不怎么样的时候,他说别跟五星级酒店比。最近也听有些人说,别拿看守所和酒店度假村疗养院比。那么应该拿看守所跟什么地方比呢?跟北京动物园比怎么样? 本会(老鼠会)每年的固定活动是逛动物园。我们把这项活动叫做探监。看到那些被关到笼子里面的动物,难免产生一种惺惺相惜的感...

刘荻:怎样给皇上找台阶下

本来我是很少看国产电视剧,尤其是清宫剧的,不过最近闲来无事,也随便看了点搞笑的宫廷剧,产生了一些感想,写在这里与大家分享一下。 在我看来,大臣们的作用之一,就是给皇上找台阶下。比如说,皇上盛怒之下要杀人,过一会儿又后悔了,但是皇上金口玉言,说话不能随便反悔,怎么办呢?这时候就需要大臣们为该人求情,大臣们一求情,皇上就有台阶下了,就可以顺水推舟收回成命了。再比如,有时候皇上做了错事,判了冤假错案,...

刘荻:习近平怎样和平统一台湾?

2019-01-09 注:本文纯属推测,变成现实的可能性极小,甚至可以说是一厢情愿,之所以还是要写,一是为了提供一种思路,二是因为历史从来都是在小概率事件中前进的。 近日,习近平在《告台湾同胞书》发表40周年纪念会上发表讲话,高调重申“和平统一”。那么,习近平为什么要高调重申“和平统一”,怎样才能实现和平统一?这个问题要从去年三月全国人大修宪取消国家主席任期限制说起。 为什么取消国家主席任期限制...

刘荻:转基因人的伦理问题

2018-12-03 前两天写了一篇讨论转基因人的问题的文章,但是没有系统讨论与转基因人有关的伦理问题,这一篇讨论一下。 伦理有很多个维度。纽约大学的社会心理学家乔纳森·海特认为,人们心中内置的道德模块至少有六个:关爱/伤害、公平/作弊、忠诚/背叛、权威/服从、圣洁/堕落以及自由/压迫。其中,忠诚/背叛和权威/服从似乎与转基因人的问题无关,没必要讨论。很多人反对转基因人都是因为圣洁/堕落模块在起...

刘荻:转基因老鼠谈谈转基因人的问题

2018-12-01 为什么我是转基因老鼠?因为建国之后动物不准成精呀! 转基因人这个事,至少有两个层面:其一是南方科技大学副教授贺建奎的“基因编辑婴儿”研究是否合乎伦理的问题;其二是更加普遍意义上的转基因人是否应该被允许的问题。但是很多人在讨论问题的时候,把这两个层面混为一谈了。 贺建奎教授的“基因编辑婴儿”研究,在风险和收益等方面存在许多争议。我认为,这些质疑和讨论都是合理和有价值的。贺建奎...

刘荻:在看守所和监狱之类的地方,怎样防止被人虐待...

这个题目是欧阳懿兄提出的,我也想谈一谈。我犹豫的原因在于,我的处境可能比较特殊:与男性相比,女性看守和嫌疑人可能天生就不那么暴力;北京市(第一)看守所从来都是比较文明的;有关部门大概也没真想整我……不过另一方面,每一个人的处境其实都是“特殊”的,就像每一个人都是特殊的一样,“一般”的人只存在于统计数字之中。因此,分享一下我的经验也无妨,只不过我的经验不一定适用于每一种情形。 另外,我的经验可能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