睢雎:端午悼屈原(七律新韵二首)

其一 风卷沉渊似问天 民生两岸叹谁艰 汨罗江底音容遁 玉笥山巅日月悬 合纵终分秦帝业 连横难胜楚辞篇 忠君不醒非独醒 云水茫茫试与言 2018年6月19日 其二 玉笥山边尘雾起 谁人同望汨罗渊 入秦立木车间裂 留楚怀沙水下还 七尺躯前云漫漫 两千年后浪连连 当时法治成天问 问到如今尚问天 2009年5月28日...

西岸望者:端午悼屈原

其一 七律新韵 风卷沉渊似问天 民生两岸叹谁艰 汨罗江底音容遁 玉笥山巅日月悬 合纵终分秦帝业 连横难胜楚辞篇 忠君不醒非独醒 云水茫茫试与言 其二 七律新韵 玉笥山边尘雾起 谁人同望汨罗渊 入秦立木车间裂 留楚怀沙水下还 七尺躯前云漫漫 两千年后浪连连 当时法治成天问 问到如今尚问天 其三 五律新韵 汨水千年咽 龙舟万里呼 沙追白浪尽 月对碧山孤 日去天天在 风来阵阵无 烟波犹渺渺 何处问渔夫...

周勍:端午过汨罗或跪族始祖

屈原把命跌沉江底 给用汉字的人 一个节假的由头 一味共享的口福 还有一贴叫爱国的膏药 传说或神话之后的白话文—— 得意便激昂的意气书生 鸡血充盈起来的家国天下 失意后的常态演技—— 散发弄舟 擂胸悲怆 楚王啊 我是天纵英才 唯二的忠臣 除我非庸既奸 快快重用我吧 否则我就要 吞金 跳崖 抹脖 投水…… 顿足捶胸的撒娇耍泼间 岂料演大了 一个夸张的踉跄 滑跌过了欲望的江堤 功名利禄 微言大义 学成...

郭飞雄:屈原与楚国文化(上)

屈原的作品,在《楚辞》中惟《离骚》、《九歌》可信。《天问》明显带有楚怀王南方奇人黄缭等辈的思想痕迹,但它是否为屈原所著?存疑。至于《九章》(内有《哀郢》、《怀沙》、《惜往日》等)、《渔夫》、《招魂》等著名篇章,皆可确认系后世好事者所为。 所以,对于屈原的研究,只能以《离骚》、《九歌》所蕴涵的思想文化信息与《史记》、《战国策》等记载的真实历史之间的相互印证,作为可靠依据。 一、屈原出生时间 《离骚...

钱穆:屈原——无所表现的大人物

我们通常听人说,某人无所表现,似乎其人无所表现即不值提。但在中国历史上,正有许多伟大人物,其伟大处,则正因其能无所表现而见。此话似乎很难懂,但在中国历史上,此种例,多不胜举,亦可说此正是中国历史之伟大处,也即是中国文化之伟大处。…… 在孔子七十二弟子中,颜渊似乎是最无表现。孔子说:“吾与回言终日,不违如愚。退而省其私,亦足以发。回也不愚。”又曰:“贤哉!回也。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

张耀杰:关于屈原的相关争议

在中国诸多的传统节日中,端午节是最不吉利的一个。关于这个节日的最早记载,见于先秦时代的《礼记》,说是端午源于周代的蓄兰沐浴。《吕氏春秋》中的《仲夏记》一章规定,人们在五月要禁欲、斋戒。《夏小正》中另有五月是毒月、五日是恶日,“此日蓄药,以蠲除毒气”的记载。根据现有的文献资料,屈原之死与端午节庆之间当初并没有直接联系,用端午节来纪念投江而死的诗人屈原,最早见于南朝梁代吴均的《续齐谐记》和南朝宗懔的...

侯建刚:千古屈原

六月的暖风吹拂着岸边新柳, 沉重的脚步和心久久地驻留。 丰肥鲜美的鱼满江窜跃, 持竿的垂钓者不忍抛钩。 滔滔江水来得很远、很远, 从争雄战国逆溯至纷乱春秋。 乱世江山全凭金戈铁马, 纵横铁骑方能拜相封侯。 金銮殿里没有居安思危, 歌舞升平全无亡国之忧。 绝望啊,绝望撕打着绝望, 飞纵汨罗江,白发不再回首。 华丽的九歌抚琴而起, 闪闪烁烁的亮片春水东流。 刺破苍穹的天问怒发冲冠, 冠冕摘下,水中皓...

周光曙:屈贾文化浸润下的太平街

2018-03-29 周光曙 橘洲 【橘洲 ·湖湘文苑】 一个没有文人驻足吟咏的地方,其传说总是逊色的。一个没有大文人落墨的地方,或许根本就没有传说 公元前176年的某一天,一个翩翩才俊昂首湘江码头。他从皇城长安来,做长沙王的太傅。 他叫贾谊。 船近长沙码头,贾谊将在船上写好的《吊屈原赋》投入湘江,祈望沉睡水底的屈原能够看到。 贾谊住在长沙太平街。在长沙,贾谊有过青春狂放,更多的是写作和思考。著...

傅国涌:“不得帮忙的不平”——浅谈鲁迅的屈原观

屈原是我从小就熟悉的诗人,十来岁就看过香港拍的电影《屈原》,背诵过郭沫若译成白话的《橘颂》,尤其对他的历史剧《屈原》中的《雷电颂》情有独钟,曾反复吟诵那些大气磅礴的诗句,至今我还记得“但是我,我没有眼泪。宇宙,宇宙也没有眼泪呀!眼泪有什么用呢?我们只有雷霆,只有闪电,只有风暴,我们没有拖泥带水的雨!这是我的意志,宇宙的意志。鼓动吧,风!咆哮吧,雷!闪耀吧,电!把一切沉睡在黑暗怀里的东西,毁灭,毁...

徐琳:纪念并非歌颂

近些年来,一到端午节的时候,网上就有很多人发帖揭批屈原,说他是不敢与强权对抗、只会以死来逃避的懦弱者,对他表示鄙视,说不该纪念他,等等。 其实,纪念并非歌颂。譬如,我们纪念南京大屠杀,那是歌颂谁呢?是歌颂当时的屠杀者日本侵略军?还是歌颂那些不敢反抗任人屠杀的死难者?显然都不是。纪念只是让大家不要忘记这个事,如果这个事情中有值得歌颂的,就歌颂,有值得学习的,就学习,有需要吸取教训的,就要吸取教训。...

傅国涌:告别屈原人格

与世界各国尤其是西方知识分子相比,中国知识分子当然有其独特性,但我不认为这是他们与生俱来的本性,而是他们生存的这个社会环境所造成的。从某种意义上,正是绵延不绝的专制制度决定了这个民族和作为它灵魂的知识分子的面目。一个民族长达几千年处在无所不在、无所不能的王权之下,“学得文武艺”除了“卖与帝王家”之外,没有其他的路可走,从而形成了中国知识分子特有的对权力的依附性,这是他们所有特征中最根本的。读书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