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兰:观念的更新,才是真正的维新:对戊戌变法反思的反思...

▎看客的狂欢 1898年9月28日,菜市口刑场前人山人海。人们引颈以望,等待一场砍头大戏的上演。 当六辆囚车混杂着锁链的碰撞声隆隆驶来时,人群沸腾了。他们一面咒骂“乱臣贼子”,一面将手里的烂菜叶、臭鸡蛋丢向囚车。 囚车最终在监斩台前停下,一名囚犯昂首走下囚车,他质问监斩官:“革新变法有何罪过?为何不审而斩?” 监斩官却一声大喝:“尔等乱臣贼子,还用辩解吗?死有余辜!”然后用力投去杀头的令箭,刽子...

旅者老侯:戊戌之思:既然我的血不能唤醒民众,那就用你的...

120年前的1898年,是戊戌年,那年,一帮人想改良政治,失败了。几个人跑了,另有几个人被抓了。被抓的就在北京的菜市口被砍了脑壳。那天按照阳历算,就是9月28日。 有个细节,被砍头的至少有一个本可以也跑掉的,而且,假若跑掉,他的后代肯定也可以做名流,做贵族,甚至入籍外国,永久归依番邦异土。但他选择了不跑,他妄图以血醒世,结果在菜市口被砍头时,他意图唤醒的民众向他吐口水、投掷白菜帮子。 不知道那瞬...

金钟:戊戌喋血与先祖何来保

1898年戊戌变法至今120周年,合中国历法两个“甲子”。余英时教授年初的贺帖,大书“戊戌春回”4字,在我们没有忘记这个日子的人们心中,低回荡漾。重温余教授在1998年发表长文探讨变法失败原因时的慨叹:“戊戌距今一百年,中国人心似乎依然如故。”面对20年后的今日时局,岂能没有同感! 【戊戌变法研究的两种论述】 戊戌变法完全可以视为自鸦片战争以来,中国汰弱图强的第一次政治改革。对这次变法,史学界历...

傅国涌:留将功罪后人论——戊戌变法120周年

1 1898年6月11日,本是一个寻常的日子,如果不是大清光绪皇帝下达了这道诏书,也许在编年史上,这个日子会被忽略。相距一百二十年的时光,重读这份只有五百来个象形文字的诏书—— “数年以来,中外臣工,讲求时务,多主变法自强。迩者诏书数下,如开特科,裁冗兵,改武科制度,立大小学堂,皆经再三审定,筹之至熟,甫议施行。惟是风气尚未大开,论说莫衷一是,或托于老成忧国,以为旧章必应墨守,新法必当摈除,众喙...

胡平:戊戌百年:改革、革命与重建

在戊戌百年之际,人们再次对戊戌变法的成败得失以及革命与改革的关系问题展开了认真的思索。我们至少听到了以下四种不同的观点: 1.由于戊戌变法是针对旧体制提出全面改革的要求,这就从根本上危及到满族统治集团的切身利益,所以满清政府一定会坚决反对,残酷镇压,故而改革绝不可能成功。只有通过暴力革命才能实现制度的根本转型。 2.如果清政府采纳变法主张,由专制君主制转为立宪君主制,这其实也更符合特权集团自身的...

陈奎德、王康:纪念戊戌变法两甲子

2018-06-14 主持人:陈奎德 座谈人:王康先生,中国独立学人 120年前,1898年6月11日(农曆四月二十三日)经慈禧核准,光绪皇帝颁布《明定国是诏》,表明维新决心。 戊戌变法由此开始。 戊戌变法是对中国传统体制的全面改革。其中如开国会、定宪法的主张已完全突破了中国传统的政治体制,因而影响深远。它开启的政治主题,兴兴衰衰,绵延起伏,至今未息。 一、 戊戌变法的由来 1) 背景: 洋务运...

陈奎德:纪念光绪戊戌变法《明定国是诏》颁布两甲子...

120年前的今天,1898年6月11日(农历四月二十三日)经慈禧核准,光绪皇帝颁布《明定国是诏》,表明维新决心。戊戌变法由此开始。自此,中国的近代历史与这一天息息相关,它开启的政治主题,兴兴衰衰,绵延起伏,至今未息。 戊戌六君子 戊戌落地为种 120年前,1898,清朝光绪皇帝毅然下达《明定国是诏》曰:“数年以来,中外臣工讲求时务,多主变法自强。迩者诏书数下,如开特科,汰冗兵,改武科制度,立大小...

余英时:戊戌政变今读

前言 《二十一世纪》决定在今年刊出戊戌百年的专号,邀我参与盛举,义不容辞;但因迫于时限写不出研究性的史学论文,只能从一个普通读史者的角度对戊戌维新这件大事进行一些零星的反思。戊戌维新是中国近代史上体制改革的第一次尝试,不幸以悲剧收场。今天中国似乎又重新回到了体制改革的始点,面对的困难则远比一百年前复杂而深刻。这真是历史的恶作剧。 克罗齐(Benedetto Croce)有一句名言:“一切历史都是...

庄秋水:志士之妻——戊戌变法中的女性

2018-03-31 庄秋水 大家 一 闰妻如面: 结缡十五年,原约相守以死,我今背盟矣!手写此信,我尚为世间一人;君看此信,我已成阴曹一鬼,死生契阔,亦复何言。惟念此身虽去,此情不渝,小我虽灭,大我常存。生生世世,同住莲花,如比迎陵毗迦同命鸟,比翼双飞,亦可互嘲。愿君视荣华如梦幻,视死辱为常事,无喜无悲,听其自然。我与殇儿,同在西方极乐世界相偕待君,他年重逢,再聚团圆。殇儿与我,灵魂不远,与君...

妩媚师太:戊戌变法120年祭

暮然回首弹指之间,又是一个戊戌年,发生在一百二十年前的一次变法运动似乎又要轮回再现。 当满清统治者的铁蹄再次踏遍东亚大陆后,这个游牧民族击碎老迈不堪的人伦儒教统治体系。当他们以无可阻挡的暴力重新整合人伦纲常价值内核,最后建立起最为专制的帝国时,在这个星球的西方,文艺复兴的浪潮风云激荡,人性、人权解放方兴未艾。 当满清的统治者们,沉浸在闭关锁国的泱泱大国自豪中;陶醉在万邦来朝的美梦中;悠闲地玩着八...

欧阳小戎:斯人既已没,苍生何茫茫

——戊戌变法之始末 2017-11-30 山民遇水 念君子之温 试图用一篇文稿来讲述戊戌变法,需要冒很大的风险,它之于中国的非凡意义书说难尽。这是中国内部产生出变革诉求的第一次全国性尝试,亦宣告自此中国需要以融入世界为国是。变法所想要追求的目的和变法时代人们的理想,持续影响着中国百余年来的历史并仍在继续催动中国历史向前。在政治上,它试图将现代政治文明带入中国;文化上,它试图打破“只能统一到一种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