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学勤、McCormick、萧功秦、刘擎:网上笔记:科索沃危机与中美关系...

笔记一(文稿): “五四以来的两个精神‘病灶’”(作者:朱学勤) 笔记二:老麦致老朱的信 笔记三:老朱致老麦 笔记四:老萧致老麦 笔记五:老麦致老萧 笔记六:老萧致老麦 笔记七:老麦致老萧 笔记八:老麦致老朱 笔记九:刘擎致老朱 笔记十:“妖魔化与西方主流媒体”(作者:刘擎) 笔记十一:老萧致刘擎 笔记十二:老萧致老麦、刘擎 【导言】 五月在中国总不平静。今年的“五四”八十周年恰逢科索沃危机发生...

朱学勤:1998:自由主义学理的言说

1998年中国思想学术界,最值得注意的景观之一, 是自由主义作为一种学理立场的公开言说。尽管它很弱小,时常处于各种误解、歪曲与压制之中。 首先是自由,然后是主义 在中国特定的语言环境里,要问它是什么,首先要从它不是什么说起。 自由主义首先不是 “自由化”, 以往被称做 “自由化” 的内涵要么与它不相干,要么是对它的歪曲。其次,它也不是如毛泽东早年在“反对自由主义”那篇名文中所描述的那一类﹕迟到早...

朱学勤:我时常想起鲁迅,胡适与钱穆

我时常想起鲁迅,想起胡适,想起钱穆,不太想得起梁实秋,林语堂,周作人。 对鲁迅,我的认识有过反复,感情上有过起伏。60年代至70年代是信奉,80年代则是怀疑、疏离,甚至有些厌烦。80年代最后一年起,才明白自己所处的年代还是鲁迅的年代。 在片面信奉的年代所形成的读者与作者的关系,无异于一场包办婚姻。除了意识形态读物,你能够读够读到的另一种读物就是鲁迅,你对于20世纪上半叶的了解如果不满于教科书的灌...

朱学勤:胡鞍钢事件是大陆逆向淘汰的象征

北京清华大学国情研究院长胡鞍钢吹捧式的学术报告惹众怒,校友最近联名要求清大开除他。学者朱学勤今天说,胡鞍钢现象说明中国的改革出了大问题,是大陆社会逆向淘汰的象征。 朱学勤在中国思想界被视为自由主义的代表人物之一,目前为上海大学历史系教授。他下午在龙应台文化基金会思沙龙发表演讲,解析具“红二代”背景的中国领导人。 有听众在演讲后的问答环节中提到了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胡鞍钢事件。朱学勤认为,胡鞍钢现象...

朱学勤:思想上的失踪者

“从精神履历上说,我属于一九四九年出生的大陆第三代人。这一代人的精神觉醒,大致可以一九六八年为界。那一年正是他们以各种纸张书写他们对社会政治问题的思考的年代,也是他们卷入思潮辩论的年代……我清楚记得,当年上山下乡的背囊中,不少人带有一本法国人马迪厄《法国革命史》的汉译本。” 治思想史者,多半有翻案癖,希望在自己的笔下为某一个思想人物洗出一段清白,或是为某一类思想事件洗出一段光彩。我自进入思想史这...

朱学勤:鲁迅的思想短板(未删节版)

70年后谈鲁迅——已经是争议而不是盲信,这一步来之不易。倘若鲁迅活到今天,他首先高兴的应该是争议,而不是磕头作揖。他留给后人的遗产是精神,不是商业或学术利润。满城鲁氏广告,以及为商业利润阻止人们对鲁迅的争论,只能证明鲁迅生前即开始疏离那座城市,确有几分远见。这个人也不会希望围绕一本书、一个人形成一个“学科”,养活那么多文学教授,这从他当时对“红学热”、“红学界”保持距离,大致可以推断。亦可见他如...

朱学勤:我们精神锚地在哪里?

“我们”是谁?“他们”是谁?“我们”如何共处于一国?又如何和“他们”共处于世界?当今国民认同的共识之底线在哪里?在求富变强?在意识形态?在晚清心态与儒家国教?——其实只在“民主加法治” 中国是个奇怪的国度。1688年中俄签订尼布楚条约,经外籍译员提醒并建议,清帝康熙放弃王朝称谓,同意以“中国”名义签约,“中国”才第一次获得“国名”。但在此前,中国人已经存在数千年,而且是以天下自居,只认王朝姓氏,...

朱学勤:美国是一次试验

一位已经在美国的朋友,问另一位来访的中国社会学家:“美国是什么?” 她是问后者赴美考察3个月之后,有什么综合性的感受,最好能一言以蔽之。后者没有被难住,略有沉吟,社会学家以北京人特有的儿化音回答:“这不是一个通常的国家,而是一个‘地儿’。” 如果社会学家转过脸来继续问我:这个“地儿”用来做什么?我也许只能这样说,当然是用来种庄稼,除此之外,这个“地儿”或许是上帝用来做试验的地方。 试验之一,人类...

朱学勤:你真的读懂托马斯·潘恩了吗?

没有一个人在他那个时代参预了那么多的重大事件,没有一个人的作品在他那个时代赢得过那么多的读者,但也没有一个人象他那样被同时代人遗忘得那样快,以至连遗骸都下落不明,至今无人知晓。 人们常说,十八世纪末的拉法耶特是”两个世界的英雄”,却遗忘了那个时代更有资格获得这一称号的民主战士——托马斯·潘恩。拉法耶特执剑,潘恩执笔。前者之剑只能联接美国革命、法国革命新旧大陆两个战场,却不...

荣剑、秦晖、朱学勤:中国离革命到底还有多远?

我们通常讲的革命和改良,都是指在认定了一个方向的基础上讲它的“速度”(激进或渐进)问题。但是方向问题首先是我们要搞清楚的。无论激进还是渐进,关键是往哪个方向进?在中国现在这还是一个很混乱的问题。 1995年,李泽厚、刘再复在《告别革命》的序言中说:“影响20世纪中国命运和决定其整体面貌的最重要的事件就是革命。我们所说的革命,是指以群众暴力等急剧方式推翻现有制度和现有权威的激烈行动(不包括反对侵略...

朱学勤:革命的产生机制与革命的三种话语

触发革命的往往是税务部门。像世界历史上四大革命,英国革命、美国革命、法国革命、俄国革命中,只有俄国革命是因为第一次世界大战,战争造成混乱,给列宁一个可乘之机,发生了十月革命,离财务危机比较远。 共识书会第三期,时间2012年3月 朱学勤谈《旧制度与大革命》 大革命历史回溯 朱学勤:《旧制度与大革命》应该说不是一本大众的书。在过去,这仅仅是在法国史学术圈子里面流传的书,但后来慢慢就成为有识之士、有...

朱学勤:我们该如何纪念南京大屠杀

但到目前为止,国家应得之补偿、民间应发之控诉,并没有得到日方乃至世界舆论相等程度的尊重;甚至成反比,在世界人权舆论中还不及当年的战败者日本与德国。这是一个不得不提起的基本面,这是为什么? 转眼间已是南京大屠杀七十年纪念,从“七七事变”起算,中国宣布全民抗战也已经七十一年。抗战八年,军民伤亡达2900万之众,物质损失不计其数,人权、物权牺牲之惨烈,超过二战任何一个参战国。包括笔者在内,每一个中国平...

朱学勤:文革里的火车记忆

我小时候听见火车凄厉的叫喊,就对它有向往。少年人常有离家出走的梦,有时果然在外溜达一夜。最爱去的地方,是上海的老北站,还有共和新路上的旱桥。我喜欢趴在栏杆上,看桥下那两条向远方伸展的铁轨,让南来北往的火车喷出的蒸汽和煤屑扑上我的脸。但是第一次坐火车的记忆却不愉快,甚至还有恐怖。九岁时随母亲返乡,在老北站的昏暗灯光下,几个犯人五花大绑,先是面壁而立,然后被吆喝着上了我们这节车厢,就坐在我和妈妈的对...

朱学勤:读左方《钢铁是怎样炼不成的》

这样的“钢铁”“炼不成”,在它的输出国以失败告终,在它的诸多输入国也同样“炼不成”。纵然有个别国家还在“炼”,外强中干地“炼”,结果还是怨声载道,注定“炼不成”。这是历史; 左方今年八十岁,最近出版了口述自传,回忆了他创办和主持《南方周末》的许多往事,读来意味深长。 我与左方相交于1994年。那时《南方周末》正准备从四版扩至八版,他四处寻访后继者加盟,邀我去广州恳谈。在他的主编办公室,一个细节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