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元龙:实名制购刀还不行,建议配套“持刀证”

今天,终于盼来了广州市公安局起草的《广州市人民政府关于加强刀具安全管理的通告(征求意见稿)》,今后,广州局部地区菜刀、大型水果刀在亚运期间将实施实名制购买、定点销售制度。窃以为广州市公安局眼光还嫌短浅,其措施还远远不够,还得配合以下措施,才可以确保万无一失,高枕无忧: 一,手术刀和剃须刀更锋利而有很好隐蔽性,更不利人民生命财产安全,应当当机立断,也实行实名制; 二,对列入实名制的所有刀具,引进“...

李元龙:八年了,儿子终于“衣锦还乡”

昨天,2017年11月12日凌晨五点半,我与父亲,与妻子等,在贵阳龙洞堡机场,看着儿子走进了安检大门,才依依不舍地,一步三回头地离开机场。此时此刻,他睡好了吧,快要醒来,和我说说他回归美国的旅程和感受了吧? 是的,如梦如幻,在下个月28日就满整整八年的2017年11月7日凌晨1时零几分,他终于在贵阳机场出口处,出现在我,在他爷爷等至亲骨肉的面前。 是的,儿子是2009年12月28日那天,坐车,坐...

刘路:“党国一家”、“党即国家”的司法逻辑——评李元龙案一审判决书...

2006年7月13日,即开庭两个月后,贵州省毕节地区中级人民法院终于对李元龙案做出一审判决:李元龙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有期徒刑2年,剥夺政治权利2年。 这个结果没有出乎我们的预料,在大陆目前的司法环境下,这样的一个政治性案件要求法院做出无罪判决是一种奢望。并且,相对于同类案件,这个结果是最轻的。但是,作为辩护人,笔者仍然不能不对判决书的逻辑感到惊讶。因为它欲说还休、羞羞答答地告诉世人:在大...

川歌:四篇文章二年徒刑

当我听到李元龙先生因为其言论而被判决刑罚的时候,我的头脑中出现了这样的一个等式: “四篇文章”=“二年徒刑”。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等式呢?这一等式显然是政治性的,而且是具有中国特色的政治性的,因为在我们人类所生活的这个星球上,已经没有几个国家允许这样的等式存在了。然而我们中国却有。我们伟大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却有。 有这样的等式的国家是一个什么样的国家呢?是一个没有言论自由的国家。因为李先生发表的文章...

李沐子、李元龙:美中两地书

这是一个2009年12月28日才来到美国留学的21岁大男孩和他父亲的日记。儿子名叫李鹓,又名李沐子,父亲名叫李元龙,笔名夜狼。2005年9月9日,曾经当过多年党报记者的李元龙,因在海外媒体发表《在思想上加入美国国籍》等四篇文章,被中共贵州省国安厅抓进监狱。后中共法院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其两年刑有期徒刑。李元龙的孩子为什么要留学美国,是在什么样的情形下“越狱”般负笈大洋彼岸的?曾经深受特...

李元龙:狱中小生灵

求其友声 天虽然还没有亮,醒来,却已有个把钟头。 监室内外静静的,被窝里暖暖的。躺在里面,任由谁此时此刻——不,任何时候也管束不了的思想天马行空,独来独往。目前状况下,这是令我深感惬意的享受。 现在是几时,几刻?天,是否就要冲破黑暗,迎来光明?正在东想西想呢,正如往天那样,那早已耳熟的,每天拂晓前都会准时传来的一只小鸟银铃般的鸣叫,又悠扬婉转,令人解颐地穿透黎明前的夜幕,越过高墙,飞进铁窗,进入...

李沐子:门(上)

第一章 缪斯的尴尬 第一节 初入大学 这是我进大学的第一天。 在中国,能上大学已经不是一件新鲜的事情了。况且我来到的只是个三本学校。爸爸没有打算请客,但是妈妈请了。酒席上我是主角,不能不到。可是我根本不敢抬头看席下的众宾客。被问得最多的一个问题就是——你去上哪个大学? “南华学院。”我的回答是。我不好意思说出后面的那几个字——阳城分院。 妈妈一路送我来到了阳城。天公作怪,越是不希望遇到糟糕的天气...

李元龙:朝圣石门坎(下)

四 4月2日清晨,雨停了,雾也稀薄了。九时许从泉兴客栈出发前往对面隐约可见的麻风村时,还看不出多少太阳会出来的迹象。走在半道,不到十点钟,太阳就把我们的衣服一件又一件地脱了下来。王大卫的《中国石门》说,前往麻风村的路,如果步行,要走两个多小时,我以为路有多远,有多烂,结果,边走边玩的我们,也就用了不到一个半小时的时间,就走到麻风村了。 (为麻风病人遮风挡雨近60年的房屋) 修建麻风病的计划是柏格...

李元龙:朝圣石门坎(上)

一 知道石门坎,知道柏格理,完全源于一个偶然事件。 十多年前的一天,途经毕节太平桥时,看到一个废旧书报摊子上有几本书,便停下来,随意翻看着。其中有一本封面以灰色为主,兼有个欧洲风格“城堡”图案,作者是个外国人的书。我疑心这是一本西方式的侦探小说,但下方“贵州省毕节地区民族事务委员会编”的字样使得我我拿起书随便翻翻,看到了什么传教士,基督教字样。但决定我开口问问女摊主这本书要多少钱的,还是其中的“...

李元龙:万古知音只有天——罗德远其人其诗

动笔写这篇文章的晚上,看着满书房罗德远绝妙的诗词,想着九泉之下孤凄的罗德远,悲从中来。我打电话给也很欣赏罗德远诗词的好友徐君:你猜,我在做什么?没等他回答,我就说,我在喝酒。 喝酒?徐君颇感吃惊:你不是不兴一个人喝酒吗? 我说:我不是一个人喝酒。你猜,我和谁喝酒?还是未等他回答,我就告诉他:罗德远。 他口气有些不解:罗德远? (继续阅读)...

刘路:夜郎国里的“夜狼”——李元龙的故事

中国司法停留在夜郎时代,连正当的批评也当成了威胁,把最有爱心、最忠诚于国家的记者都当成危害国家的罪犯。 贵州省毕节日报记者李元龙因为发表了4篇批评中共的文章最近遭到起诉,作为律师,我接受了李元龙的妻子杨秀敏女士的委托为他辩护。通过互联网,我很容易就读到了这四篇文章,我对这个案子发生了浓厚的兴趣。2006年3月13日,踏上了去贵州的行程。 解读“反共”文章 李元龙的四篇文章题目分别是:《在思想上加...

李元龙:我的毕节梦:当修鞋匠

2016-07-15 修鞋匠,你的这个“毕节梦”,太不高大上,太不长进了吧?是的,但是,这是一个真实的梦。 本月12号去都匀独山夹缝岩徒步,在最不该跩跟斗的地方,偏偏跩了一大跟斗——额头缝了四针,腰部扭伤,身体多出挂伤撞伤,会阴处被树棍戳了两个筷子粗细的血洞。这两个血洞让我不能坐下,要么躺着,要么站着。这不,现在敲字,也是站着,或跪着的。 一躺在床上,梦就多。伟人或者能代表人民的人呢,就作地球梦...

李元龙:惭愧和荣幸——给我所有的朋友们

说来惭愧,我是一个没有什么远大理想,没有什么宏伟目标的人,我对生活,对命运之神的要求应该不算苛刻,即我非常看重古诗里那种“朝出与亲辞,暮还在亲侧”的平凡而又温馨的情感生活,以及在真正的民主法制社会之下那种能够自由地说话,畅快地呼吸的生活。虽然,我早在十八岁就有了“反心”,写下了“老子坚决不入管理不好国家的党”这样的“反动”话,虽然早在二十来岁时即躲在军队被窝里写下了平生第一篇“反动”文章,虽然早...

李元龙:正反两个李元龙有感

元龙两个走运了,同时成名网上炒。 一为南京村支书,一为记者毕节报。 支书因死树楷模,记者为文陷铁牢。 自歌自颂自陶醉,我告我审我需要。 言正是反反是正,判好为歹歹为好。 滑稽闹剧正经演,庄严审判荒唐搞。 愚民愚党知不知,罪人罪己晓不晓。 钟可倒拨时永进,白可说黑色不调。 名姓虽同人品殊,谁歹谁好天知道。 2006年10月14日于狱中...

067:李元龙

姓名   李元龙 笔名   夜狼 性别   男 出生日期 1960年8月24日 出生地点 贵州省毕节市 居住地点 贵州省毕节市麻园路东园小区F4栋一单元8-2号 教育程度 贵州省广播电视大学毕节分校毕业(1994年) 职业   贵州省毕节地区毕节报社周末特刊部编辑兼记者 笔会会员 独立中文笔会会员(2007年) 拘捕日期 2005年9月9日拘留,23日监视居住,29日逮捕 拘捕机构 贵州省国家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