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南央:我家的老阿姨

阿姨去世后,我总想着带女儿回国给阿姨上一次坟。想着带女儿跪在阿姨坟前对她说:“阿姨我后悔,你给我家做了一辈子饭,我却从来没有给你做过一个菜。我真的后悔呀!” 阿姨的名字叫冯茶英。可是爸爸、妈妈叫她蔡嫂,我们孩子叫她蔡阿姨,我的女儿忙忙则叫她蔡阿婆。“蔡”是她第二个丈夫的姓。其实她跟了那个男人没几年,他就去世了。蔡阿姨不识字。在50年代初扫文盲的热潮中,我曾制定过一个暑假要给阿姨脱去文盲帽子的宏伟...

李南央:于光远先生的一件小事

我只是在随父亲参加他们那帮“老哥们儿”的聚会上,见到过几次于光远先生。虽然有时就坐在他的近侧,并一起合影,但从未和他有过什么较深的接触和交谈。最可记忆的一次不过是他告诉我在河南出版的一本名叫《南腔北调》的杂志上看到了我写的《我有这样一个母亲》一文。我告诉他不知道有这么一本杂志,也不知道他们转载了我的那篇文章。他立即说:“我找来送你一本。”过了不几天,父亲交给我一本《南腔北调》,说:“光远送来给你...

李南央:1978:找回父亲、找回自我

1978年7月28日, 是我人生中应该记下来的一天。在那一天,我和大姑姑、大姑爹一起,从长沙动身去看望软禁在安徽大别山中的父亲——李锐。我知道那一步一旦迈出就再也不能回 头了。从那一天开始,我离开了“毛主席的革命路线”,走上了一条离经叛道、用自己的头脑追寻真理的崎岖小径。相对于同时代的很多人,我的觉醒来的非常的 晚,因为那黑透了的出身,让我除了一心一意地改造自己,在每一篇日记的末尾写上:“跟着毛...

李南央:伪“哈佛教授托尼·赛奇之作”的网上之旅应该结束了...

我从电子《周末文刊》上看到王小宁的文章《坚决与污蔑毛泽东的人进行政治斗争》,该文共4838字,其中引用哈佛教授托尼·赛奇的话是1511字,占了全文的31%。在网上搜了搜,知道这篇文章原发在王小宁的新浪博客上,发文日期是2015年4月14日。4月24日,王小宁又以“西方政治家、学者对毛泽东的历史地位予以肯定”为题,在新浪博客上发表了另一篇文章,称:“我的文章《坚决与污蔑毛泽东的人进行政治斗争》发表...

李南央:触摸“一二·九”一代人的脉搏

圣诞长假,整理抽屉,无意间发现了几张从父亲(李锐)那里拷来的几件老古董,已经全然忘记了什么时候放在那里了。随意翻看,就看到了这张父亲当年进入武汉大学时填写的“联保保结”。两个联保人,其中汤钦训,长父亲两岁,是父亲岳云中学的同学,两人一起考入武汉大学机械系,同是“一二·九”学生运动的积极参加者,同是武大秘密团体青年救国团的成员和领导人,1937年11月底,早我父亲两年去了延安。新中国成立后,因为跟...

李南央:难忘乐伯伯

爸爸五十年代在水电总局工作时的司机乐伯伯,解放前是给一个资本家开车的,技术特别好,而且很动脑筋揣摩坐车人的脾气心思。1979年爸爸平反后从安徽流放地回到北京时,乐伯伯已经退休,但是还在部里的招待所看大门,常来家看我们。他对我说,“当年你爸脾气特别急,你看见他从大门出来,就要打火,他上了车,关车门的同时你就得挂上挡,不待他坐稳,就得踩油门走车了。”乐伯伯说,他那时老深更半夜开车送爸爸去中南海,爸爸...

李南央:“三年困难”时期的省委大院生活

在1958年大跃进后的困难年代里,我也吃过一回香,喝过一回辣。 那是我三年级的寒假,妈妈把我送到在河南任省委第二书记的何伟伯伯家。妈妈的许诺兑现的不多,这是少有的一次说话算话。 当我上了去郑州的火车,才真的相信这次的寒假要在北京以外度过了,自然是高兴得不得了。何伟伯伯是妈妈的革命引路人,他在当中学国文教员时,引导正在做学生的我的妈妈走上了抗日救亡的道路。用何伟伯伯自己的话:“你妈妈是我最得意的学...

李南央/李锐通信 李南央给胡耀邦信

一个白头发,戴黑边眼镜的老人……我从最初的疑惑中完全明白过来,他就是胡耀邦呵! □ 李南央/李锐通信 李南央给胡耀邦信 1978年4月21日,李南央给父亲李锐信 爸爸:你好! 最后一次见到你已是十一年前的事了;最后一次叫爸爸,更不知过去了多少个年头。 这十一年,虽然没有再见过你,但却重新认识了你:你从我小时候的爸爸,到后来的反党分子,到今天再一次称呼你爸爸,我们的时代发生了重大变化,我也经历了非...

李南央:读李锐在北大荒写给范元甄的信——再认识我的父母...

父亲(编者注:李锐)在北大荒写给我母亲(编者注:范元甄)的信,是他和母亲自1938年到1960年的所有信件中,我最不忍读的。每每读来,总有一种胸口堵得难以喘息的感觉。 1959年庐山会议之后,父亲青年时代起即献身于斯,并为之忘我奋斗了二十年的党,把他像垃圾一样扔了;一个男人对孩子、对家庭不能有些许贡献,而在饥饿、病痛的折磨下,不能自禁地开口向早已冷漠了的妻子要东西,而被她长篇累牍地挖苦;食品匮乏...

李南央:我的俄罗斯梦

“这就是他吗?那个伟大的列宁!他死去六十多年了,但是他创造的苏维埃共和国仍如此贫穷。我心中那美丽的红色梦幻,在走出列宁墓的瞬间,飘走了……” 我的苏联冰刀 上个世纪50年代初,我家住在北京北郊六铺炕的水电建设总局宿舍。我们住的9号楼和8号楼之间,有一大片空场。那时,北京的冬天十分寒冷,滴水成冰。机关的后勤部门在空场的东边泼上水,用芦席一围,便成了溜冰场。记得门票很便宜,好像是5分钱一张。冰场每天...

李南央:从《灰姑娘的故事》说起

——和政法大学“争鸣学社”的同学们座谈 先做个自我介绍,我叫李南央。挺惭愧的,我的学历也就是个初中生的学历,今天能来过把当老师的瘾,感到非常荣幸。谢谢在座的同学们给了我这样一个机会。今天我能到这里来,其实是一个很偶然的机遇。我和唐磬同学的母亲崔卫平是要好的朋友,七月份回国的时候我们在一起喝茶聊天,聊天的过程中,她说你的这些思想挺有意思,问我愿意不愿意跟她女儿学校的同学们谈一谈。我说当然好了,我特...

李南央:我理解港人的抗争——不愿做大陆人

陈小平问题: 港人不屈服,北京会不会不择手段下手。 为什么会不择手段? 为什么习近平的态度与现实局势演进看起来不一样? 一、习近平已经完成测试,可以下手了。 火箭队的总经理莫雷给了习近平一个可遇不可得的契机:测试大陆人心。测试结果:一边倒地认为港人是暴徒。莫雷挺暴徒,是可忍熟不可忍!习近平心里有了底儿。 此如文革,毛欲倒刘,先吹风。群众在中南海西门设立“纠刘联络站”,毛才下手。 美篮协主席、国会...

《李锐日记》案北京法院没判决 李南央:令人意外

2019-06-27 中共已故元老李锐的日记追讨一案,日前在北京西城区法院闭门审理。李锐的女儿表示,她对法院当天没有作出判决感到意外。 据李南央的朋友从北京传来的消息,此案不公开审理也不允许旁听,原告张玉珍没有出庭。 李南央已表明,根据父亲李锐的意愿,《李锐日记》在父亲生前就完成了向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的捐赠手续,并且胡佛研究所已向美国法院提出反诉,此案与自己无关,她拒绝出庭应诉。 因此,整个审...

《李锐日记》风波:胡佛研究所提出反诉

2019-06-21 已故中共元老李锐生前委托女儿李南央,将大批日记捐赠给美国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后,却引发出一场讨要风波。近日,胡佛研究所就该案提出反诉。 李南央向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捐赠的《李锐日记》,以及李锐的信件、在庐山会议期间和参加土改的工作笔记等等,时间跨度83年,约1000万字。《李锐日记》是与中共官方党史完全不同的另一部党史,中共官方掩盖或歪曲的许多重大历史事件在《李锐日记》中,...

索菲、刘欣:赵紫阳认为邓小平把学生运动性质判断错了...

作者 索菲 播放日期 02-06-2019 在2019年5月24及27日明镜火拍的《人生之中》节目里,陈小平先生采访了李锐的女儿李南央,介绍《李锐日记》中记载的六四事件。包括六四前的中国高层政治形势,邓小平与赵紫阳对学运判断的分歧以及大六四屠杀的记述等。今天的《明镜书刊》节目,我们请来明镜电视编辑刘欣女士,给大家介绍这些内容。 法广:胡耀邦过世后,赵紫阳赴朝鲜出访前仍召集会议听取意见,当时的氛围...

李南央:童年琐忆

   吐出来的食品       现在回想起来,我真地不知道小时候为什么会那么馋。一直到进了工厂,有人给我提意见,还是说我嘴太馋。大概是三岁看到老,没出息定了。       我两岁半从长沙到北京,爸爸妈妈把我送进了幼儿园。不知为何,身体一下变坏了,三天两头得病,爸爸就请幼儿园的大师傅给我做点小灶。因此我有时会在别的小朋友分到饭后,得到厨房特意为我送来的热热的肉汤面。正在得意地“吸溜”时,看见别的小...

李南央:李锐走了

——李南央声明 北京时间2019年2月16日下午8点32分父亲李锐走了。他是2018年3月30日住进北京医院的,在能够坐起的那些日子里,他坚持练习写字,在一张又一张纸片上划下的是同样的内容: 人生在世,任何人都要受这四种限制: 时代 知识 思想能力 个人品德 (马恩列斯毛也不例外) 父亲说,前三种限制是恩格斯说的,最后一种“个人品德”,是他加上去的。这四种限制,李锐也无法摆脱。因为人的世界里,没...

李南央:我有这样一个母亲

我写此文还有另一层意思,就是希望我的母亲能看到这篇文章。许多当面她不能容我讲下去,也因此而永远没有机会听到的话,我都写在这儿了。人在这个世界的最后时光里,能听到自己女儿对自己的评价,也应算是一种难能可贵之事吧。不知母亲是否能这么想。我自己如果能有这样的收获,是足以自慰的。 人生是有许多巧合的。1993年,父亲来美国参加科罗拉多大学的研讨会之前,威廉女士正在拍摄“中国革命”的第二集。听说父亲即将访...

李南央:爸爸李锐究竟是怎样的人?

父亲现在也算是名人了。一位美国驻北京大使馆的官员说,他知道的第一个中国当代知识分子就是李锐,读的第一本中文书就是《庐山会议实录》。 父亲是作为一个有独立见解的、有骨气的知识分子而成名的。他的那些在共产党里的经历,做过高岗、陈云,毛泽东的秘书;做过水利电力部副部长,国家能源委员会副主任;中央组织部常务副部长、中央委员、中顾委委员只不过使他这个人更具传奇色彩,使他的知识更特殊。没有多少人看重李锐,谈...

“李南央状告海关案”跟进报道(四十八) ——耻辱的合议庭...

白驹过隙、时光荏苒,日历又要翻到那个高举“为人民服务”大旗的执政党,用坦克碾压人民,用机枪扫射人民的日子。只不过前面的年份不是一九八九,而是二零一八。恍惚间,二十九年过去了! 六月,对于我个人也是个标识性的月份,因为2014年的6月18日,北京第三中级法院向我发出了“受理案件通知书”。四年了,我案合议庭组成人员两次变更,案件被十五次延审;今年的四月十日在电话中,贾志刚合议庭长对于我询问何时开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