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慎之:发现另一个中国

——《游民文化与中国社会》序 中国社会是一个什幺样的社会?中国文化是什幺样的文化?中国人的思想、心理是什幺样的思想、心理?这些都不是容易回答的问题。然而对开放、改革以来又热了二十年的研究中国文化、中国思想的学者来说,可能还不会离开所谓儒释道三教合一的框架太远,认为中国大体上是孔孟教化下的“以仁为体,以礼为用”的礼仪之邦,是“亚洲价值”的摇篮与基地。……这些当然都不是错的,但是如果看了王学泰先生的...

李慎之:从旋乾转坤到拨乱反正——《基辛格秘档》序...

自从1784年美国船“中国皇后号”远航广州,中美两国开始交往的两百多年以来,中美关系大体上可以说是好的,甚至可以说是很好的。最高表现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中美成为共同对抗日本的同盟国。但是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中美 两国立刻成为敌国,直到1972年2月21日美国总统尼克松访华,开始有了转机。又过了7年,到1979年1月1日,中美两国正式建立外交关系,同年2月下旬,邓小平以实际...

李慎之:从世界的角度透视中国

——读罗荣渠教授的《美洲史论》 从收入这本书的许多文章中,都可以看出一个有世界眼光的爱国者希望使中国顺顺利利地走上现代化之路的迫切心情。万万想不到的是,我为罗荣渠教授的《美洲史论》作序的时候,他已经是古人了。 第一次见到荣渠是1991年在大连召开的一次讨论哥伦布发现美洲五百周年的纪念的拉丁美洲学会上,他给我的印象是立论正大,思路缜密,是一个难得的学者。订交以后,我们也有过多次见面的机会。最后一次...

邢小群:李慎之叙往

李慎之先生讲话喜欢走来走去。戴着一副眼镜,脖子上还挂一副眼镜。面带微笑,声音中气很足。李先生退下来前,是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知道的人说起他来,总是带着尊重的口吻。他在学术界知名度很高,可是他发表的文字却很少。这对我来说是个谜。后来在采访中,他告诉我,他平均一年只写3篇文章。可谓惜墨如金。但他的文章一出来总是引起思想、文化界的关注。这就更引起了我采访李先生的兴致。他先是表示不愿意和媒介有什么瓜葛...

李慎之:胡绳,何许人

——致李普信 李普同志: 你《悼胡绳》的文章收到了。拜读了两遍,觉得你援用蔡仲德先生评论他老丈人冯友兰先生的话,认为胡绳一生也有“早年实现自我,中间失去自我,晚年又回归自我”三个阶段,已经对胡绳作了全面确切的评价。你要我再补充点什么,我实在已经没有什么可以补充的了。不过,你的文章启发了我,又使我再反复思索了一下,现在在你的评价的基础上再把我所亲历亲见的事多说几句,也许还不为辞费。 我认识胡绳比你...

李慎之:回到五四重新启蒙

标志着中国启蒙运动的开始的五四运动今年八十周年了。虽然时光过去了不少,但是启蒙的目标并未达到,启蒙的任务并未完成。 中国的传统文化自秦始皇一统天下的两千二百年以来,一言以蔽之,就是专制主义。救治专制主义的惟一出路,就是启蒙,就是以近三百的来作为人类历史主流正脉的自由主义取代专制主义。 不能说在漫长的历史过程中,中国人一直没有觉悟到专制主义的弊害。从王充到李贽到戴震,断断续续、零零碎碎的觉悟是有的...

傅国涌:李慎之晚年的悲凉——与许良英43封通信的解读...

鲁迅在《中国小说史略》中评《红楼梦》,虽短短数语,却至今未见有人超越: “颓运方至,变故渐多;宝玉在繁华丰厚中,且亦屡与‘无常’觌面,……悲凉之雾,遍披华林,然呼吸而领会之者,独宝玉而已。”(《鲁迅全集》第9卷,人民文学出版社1981年版,231页) “悲凉之雾,遍披华林”,在曾经自认为是共产党“孤臣孽子”的李慎之身上,特别在他生命的黄昏就一直笼罩着这样的悲凉之雾,身历反右运动、大跃进、 “文化...

李慎之:什么是中国现代学术经典

作者在本文中力图为三千年来的中国传统学术与二十世纪以来才开始的中国现代学术作一区分的标准。作者认为中国学术在历史上有过三次高潮:第一次是春秋战国时期即世界各大文明大体上同时发轫的轴心时期。第二次是佛教传入中国以后经千年而形成宋明理学。第三次是十九世纪末西学传入中国以后。这一次除引入许多中国从来没有的新学科以外,也使中国传统学术面目一新。作者认为只有融入了西方的“民主”与“科学”的学术,才能列为“...

李慎之:魂兮归来,反故居些!

——悼王若水(1926-2002) 1月9日晚上,钟彬来电话,告诉我“王若水今天(美东时间1月8日)凌晨在美国去世了”。我开头还有些不相信,因为不久以前也得到同样的消息,后来核实的结果才明白是误传。这一次,我想大概是上回的谣言的再版罢。稍后才知道,消息是确实的,是若水的子女传出来的,而他们的消息源头则是若水的爱人冯缓从坎布里奇打电话回来说的,一切怀疑的可能都没有了。 “人之云亡,邦国殄瘁”。几天...

李慎之:千秋万岁名 寂寞身后事

——送别钱钟书先生 钱钟书先生走了,悄悄地走了。 他住院已经整整四年又三个月了,不但入院后就没有出来,而且也没有下过床。上个月刚过88岁的生日,如此高龄而又久病,走得也不能算是意外,但是我却总觉得想不到。 我自从一年半以前中风后,不良于行,这期间一共也只去看过他两次。他人实在是消瘦得厉害,但是眼光却还像以前一样明亮,看我只是眨眨眼睛,并不说话,我知道他心里一直是明白的,但是疾病长期的折磨,连开口...

李慎之:智慧与良心的实录

——《顾准日记》序 这不是一本“好看”的书,因为它本来不是让别人看的。在当时的条件下,如果真的被人看到,那对作者来说,只能是“罪上加罪”。但是,它却是一个时代的实录,一个受难的灵魂的实录。 当然,在那高唱“六亿神州尽舜尧”的日子里,决不会只有一个顾准,然而却只有他留下了这样一份断断续续的日记, 而且正如有人所说,“只因为他的思想变成了铅字”,他给整个一代中国的知识分子挽回了荣誉。 本来没有什么人...

李慎之:融贯中西,通释古今

想到要写冯友兰先生,就有些踌躇。 首先,我很难说是认识冯先生的。生平只见过他老人家一面,那是在1956年底,我随周恩来总理访问印度,而他当时正在那里参加一个国际会议,专门来看总理。我也随着见了一下这位闻名已久的哲学家。事隔35年,纵然竭力回忆,也没有多少印象了。只记得他戴着一副深度近视的眼镜,留着一部大胡子。这时我已读过他的著作,知道他是讲究“气象”的,因此心里想,也许这就是“圣贤气象”吧。其他...

李慎之:诺贝尔与孔夫子

近几年来,在中国大陆、台港澳以及海外华文报刊上和中国学者的口头上常常可以看到或者听到一种说法,说的是前几年有一批诺贝尔奖得主在巴黎开会,结束时宣言,如果人类要在21世纪生存下去,必须回过头去汲取2500年前孔子的智慧。不知为什么,我总是有些怀疑,因此打听了我国几位国际交往多的国学学者,得到的答复往往是“有这么回事”,或者“这不会错罢”。但是再一追问谁看到过原始文件,却又一个都没有。今年春夏间,趁...

李南央:烙在心中的记忆——忆李慎之叔叔

父亲的朋友很多,我见过的也不少,大多数过后就忘了。有些虽说也算是名人,可除了姓名和面孔,记不下什么。与父亲秉性相投,观点一致,几日不见如隔三秋的好友李慎之叔叔我也是就见过那么几次,但是他留给我的记忆烙在心里了,永远忘不掉。 李慎之叔叔用父亲的话说是一个“有才气,傲得很的人”。那年回北京出差,赶上哈佛大学费正清中心原来的主任麦克法夸尔教授夫妇访华,在建国饭店请李叔叔和我父亲吃饭,让我坐陪。席间,能...

李慎之: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

——论作为思想家的陈寅恪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陈寅恪先生是举世公认的二十世纪中国伟大的史学家,但是很少有人注意到他还是中国近代史上一位杰出的思想家。即使某些极其钦佩陈先生的学者在称扬他在学术上的成就的同时,还要特别指出陈先生“并不是一个思想家”。 然而在临近世纪末的时候,我们却要看到陈先生乃是中国本世纪最杰出的思想家之一,他的思想的光芒将照耀中国人进入二十一世纪,也许直到永远。 陈寅恪在1929年所...

李慎之:点燃自己照破黑暗的人

——读《顾准文集》并纪念顾准八十冥寿 最早听说顾准的名字是在三十年代末的上海。当时我有亲戚在立信会计学校上学,说起那里有一位杰出的老师,年纪只有二十上下,却已当上了教授,而且最得学生的崇敬。立信并不是北大、清华那样的“最高学府”,但是其专业训练之严格却是全国闻名的,等闲之辈是上不了讲坛的。大概就因为这一点吧,这个名字从此就永远地印在了我这个中学生的脑子里。 第二次听说顾准是在一九五二年三反五反运...

李慎之:弘扬北大的自由主义传统

——《北大传统与近代中国——自由主义的先声》序 值此北京大学庆祝建校一百周年之际,最要紧的是弘扬北大的自由主义传统。 自由主义并不是中国几千年文化中固有的传统。它传入中国不过一百来年。然而正如佛教一样,既然传入中国就必然会生根发芽,与中国传统相融合,其意义与作用则远非佛教可比,中国由此而开始走向世界,走向现代化,走向全球化。 自由主义当然也不仅仅是北大的传统。中国至少有一批知识分子,从北大以内到...

李慎之:做学问首先要做人

——匡亚明先生印象 1996年9月25日,南京大学纪念与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合办的中美文化中心成立10周年,要我去参加庆祝会议。这是中外教育合作中的一个创举,一件盛事,几乎是匡老(亚明)以其魄力和毅力一手完成的。此事与我也有一点因缘,自然不能不去。但是此时已91岁的匡老,刚开过刀,身体衰弱,所以即使是他一手擘划的事业,也决定不参加了。虽然如此,第二天一早,他还是派车接我们夫妇到他家叙旧。出我...

胡平:谈李慎之现象

李慎之先生去世,引发互联网一大批纪念文章和评论文章,堪称李慎之现象。 其中也有一些争议。争论的问题之一是所谓“中国自由派知识分子领军人物”的问题。国内有学者称李慎之是中国自由主义(或自由派知识分子)领军人物;海外有人反问道,中国的自由派知识分子要由一个中共党员和前中共高干来领军,是不是有点滑稽呢? 我以为要讨论这一问题,首先要弄清楚所谓“中国自由派知识分子或中国自由主义领军人物”到底是指的什么。...

秦晖:怀念慎之先生

虽然前几天已经听说李老病危,但几天过去了,大家都期望转机的出现。今日证实先生驾鹤仙逝,仍觉突然。草成此文,以寄哀思。 4月14日中午孙大午兄到寒舍,打算与我依前约一起乘车到协和医院看望慎之先生。此前二日与慎之先生约定时,先生曾乐观地说他已接近康复,准备出院。不料此时我们打电话到病房,先是医护人员接电话答以不能探视,随后先生家人告以正在抢救。放下电话,我们面面相觑,心情沉重。再前一个月,冯崇义兄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