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慎之:全球化有赖于全球价值的确立

向马克思和恩格斯学习,我认为只有经济的全球化而没有人类基本价值的全球化,这个全球化就是残缺不全的,甚至没有资格称为全球化的,真正的全球化有赖于全球价值的确立。 1991年和1992年,我在中国拉丁美洲学会纪念哥伦布远航美州五百周年的两次会议上提出全球化时代业已开始的时候,全球化对于中国人来说还是个完全陌生的概念,不过几年,这个词儿已经是中国无人不晓,无人不知的流行名词了。我当初为了说明全球化的现...

李慎之:全球化发展的趋势及其价值认同

我这里主要谈三个问题,第一个是全球化的理论框架问题,第二个是全球化的大方向,最后一个是全球化的悖论。先谈第一个;人,这个物种应该是起于同一个源头的,但是在以后若干万年的过程中却由于求生存而散布到地球上各个角落,一群一群地在相互隔离的情况下发展自己的文化。这种情况大概就是庄子说的:“道术已为天下裂”了。但它并不是“往而不返,必不合矣”。随着交通能力的进步,分散的人群又慢慢地会合起来了。到1492年...

李慎之:毛主席是什么时候决定引蛇出洞的

孔子:自古皆有死,民无信不立 1957年的反右派运动被称为中国的大逆转,但是这个“逆转”的转折点到底在哪里呢? 从表面上看,1957年6月8日《人民日报》发表社论《这是为什么?》,同日,毛主席在共产党内部发出指示:《组织力量反击右派分子的猖狂进攻》,使一场开始了才一个多月的“鸣放”顿时夭折。紧接着,讨伐右派分子的运动就一步紧似一步地开展,运动的规模也越来越大,到1956年底才算基本结束,到195...

李慎之:海阔天空扯乱谈

还记得整整五十年以前,1950年的元旦,苏联《真理报》发表了一篇伊里亚•爱伦堡写的回顾二十世纪开头和瞻望二十世纪末叶的文章。爱伦堡在整个社会主义阵营都被认为是最有世界眼光的记者和作家,文章也确实写得有魄力,有气势,不但使我们这些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为之倾倒,也使许多老革命家赞叹不已。现在找不到原文,内容已不能尽记,但是轮廓仍然十分清晰。他以一种照见一切的视 角,从世纪初的世界各大帝国——德意志帝国、...

李慎之:“封建”二字不可滥用

这是李慎之先生写给一位青年学者的一封信。信中提到的《中国知识分子的人文精神》一书,乃系知识分子丛书之中的一册。 ——编者 读到你为《中国知识分子的人文精神》所写的序言,我十分赞成,十分高兴。在目前这个时代,振兴中国文化,首先是振兴中国知识分子的人文精神,实在是太重要了。前一阵,在美国,看到一本研究中国的刊物上有一篇美国人写的文章,其中说,在中国今后可能遇到的各种危机之中,“核心的危机”(Core...

何家栋:20世纪中国的“新道统”——从梁启超到李慎之...

三年前,我在喻希来《世纪之交的战略性思考》一书的序言中写道:欲把握一个时代、一个社会的风貌,需全面了解它的政治家、学问家、企业家、军事家、艺术家,但提纲挈领的还是认识它的思想家。人们以往习惯于从孙中山(或袁世凯)——蒋介石——毛泽东——邓小平这个“政统”的角度解析20世纪的中国,这是远远不够的,还需要增补由思想家们所构成的“道统”。从某种意义上说,道统的重要性还在政统之上。如果在总结一个世纪经验...

李慎之:二十一世纪的忧思

1989年底,柏林墙被推倒,东欧一些原来由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国家统统转向,冷战结束了,接着,由美国领导的多国部队在海湾战争中大获全胜,苏联解体,这一连串的事件在西方国家特别是在美国很是引起了一阵乐观的思潮。在民间,日裔美籍学者弗兰西斯?福山发表了轰动一时的论文《历史的终结》;在官方,当时的美国总统布什提出要建立世界新秩序,并且在1992年的美国大选中,向选民许诺要引导他们走向“第二个美国世纪”...

李慎之:从根本上深化改革的思想

去年11月2日,我在这里讲话,题目是《也要推动政治改革》,当时只是觉得改革改了20年,不但应当在经济方面进行改革,而且也应当扩展到政治方面去。事隔8个月,我已经从当时觉得“应当”变成觉得“必须”了,而且紧迫感也大大增加了。 其实,促使我这样想的许多事实,当时就已经存在了,只是我自己老迈昏庸,消息闭塞,思想迟钝,没有感觉得到而已。 这些事实主要是,东亚经济危机不断深化,不但当时所说“东亚危机很快就...

李慎之:重新认识顾准,深入研究顾准,大力宣传顾准...

同志: 春节前,顾准的儿子顾南九给我送来了搜罗了顾准全部遗作的《顾推文存》(分文稿、笔记、自述、日记四卷,中国青年出版社2002年版),此前一个月上海高建国同志给我寄来了他花了很大力气写的《顾准全传》(上海文艺出版社2001年版),全文51万4千字。我还没有来得及读《顾准文存》,但是对《顾准全传》则是竭5日之力仔细读了的。我虽然还没有比较,但是初步的印象是高传要比前两年出版的罗银胜写的《顾准传》...

任不寐:与李慎之先生的一次对话

题记:在某种意义上,这是一篇“夭折”的文章。自从“不寐之夜”开辟了学者文集之后,我希望和每一为入选的学者做一次对话,但众所周知,李慎之先生不仅惜墨如金,而且更少愿意通过对话来表达自己的思想。这体现了先生治学严谨的精神。因此这篇对话也是我“百折不挠”的结果。但遗憾的是,我整理出来后不久,还没来得及送先生教正,我就被迫离开了北京。由于先生也不上网,我也疏懒于传统书信,因此此文一直搁置下来了。我200...

李慎之先生最后一次学术活动

中国现代化的目标是民主 关于中国现代化的目标可能莫衷一是,但对于民主对一个国家和民族的重要性可能是没有多少争议的。自从中国进入了近代,许许多多的有识之士就在为了民主在中国的生根和发芽而摇旗呐喊。李慎之先生就是其中一位,在北京天则经济研究所的第234次双周讨论会上,李先生再次阐述了他的思想,从他与各位与会学者、专家的现场交锋中,我们能体会到这样一位八十岁的老人的赤子之心。我们不一定赞同他的观点,但...

李慎之:政治改革,俄国行、印度行,中国为甚么不行?...

北京建国门外大街路南的一幢老旧公寓楼里,住著一位令当政者颇不舒服的老人。他就是最近被北京高层点名批评的原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李慎之。 亚洲周刊记者王健民报导,这位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加入中共的老党员,目前已离休在家颐养天年。由于数年前中风,行动不便,李慎之过著一种近乎隐居的生活。这位邓小平当年的外交顾问的脸色显得苍白,透过那副厚厚的眼镜镜片,眼神中散发著忧国忧民的情怀。 去年,中共建国50年大...

李慎之:中国传统文化就是专制主义

新世纪老任务 问:20世纪马上就要过去,21世纪马上就要到来,请谈一谈你是怎样回顾过去,瞻望将来的,好吗? 答:首先,我要说明,人类对时间的观念迄今只能认为它是一个单向的,不可逆转的流。今天人们所说的什么世纪、千年等等跟中国古人所说的年号、干支等都不过是为了方便起见所划的刻度,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意义,所谓“抽刀断水水更流”,刀前刀后的水很难说有什么不同。不过这一次,却确实可以说,是全人类的历史正处...

章立凡:毛泽东“反右”动因及后果的再研究

——对李慎之先生迟到的纪念与商榷 与“激进”和“保守”一样,“左派”和“右派”,原本都是中性名词。自毛泽东颠倒了这两个词的本义近半个世纪之后,在中国已经“钦定俗成”,保守谓之“左”,激进谓之“右”,而且褒贬分明,令人至今感受到语言暴力的威势。 毛泽东为何要发动“反右”,其动念“引蛇出洞”始于何时?一直是现代史学界关注的焦点。现在比较普遍的观点,是把毛泽东在1957年初提倡“双百”方针并发动党内“...

李慎之:不能忘记的“新启蒙”

──“革命压倒民主”一文的补充 李慎之 编辑部说明:此稿由李慎之先生于2003年2月交本刊发表,未料文章尚未刊登,先生遽尔仙逝。文章尤在,令人追思先生风骨。今刊发此文纪念先生,愿先生反专制、倡民主之志在中国后继有人。 一年多以前,我以“革命压倒民主”为题给《历史的先声》写序[1] 的时候,自以为已经想清楚了许多问题。但是反复再思考的结果,觉得至少还有一个关键的概念,或者历史事实没有交代清楚,这就...

李慎之:革命压倒民主

──《历史的先声》(港版)序 李慎之 原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 看完这本书就像做了一场大梦一样。说它是梦,是因为梦到了过去;但它又不太像梦,虽然长长的五六十年给它蒙上了一层惝恍迷离的薄雾轻纱,它毕竟还是太真实了。收在书中的上百篇文章和几十幅图片几乎都是我自己曾一字一句看过读过并且宣传过的。这些文章、讲话、文件都发表在1941年到1946年,正好是我上大学到参加工作的时代。我领导当时的抗日民主学生运...

李慎之:回归五四,学习民主——给舒芜谈鲁迅、胡适和启蒙的信...

李慎之 原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 舒芜同志: 承赠《回归五四》。其中“论主观”等文章都还是五十多年前看过的,现在不过是略翻一翻,重温旧梦而已,倒是把你十万字的“后序”细细看了一遍。你我年龄相若,才大我一岁,我们虽然经历并不一样,但都是从那个岁月、那个环境中走过来的,因此很足以使我借以对自己的一生作一番回忆与反思。 去年春初,为纪念“五四”,我曾写过一篇文章,叫做“回归五四、重新启蒙”。现在你的书的...

汪丁丁:自由的思想与自由的言论————追忆慎之先生...

   我第一次听到李慎之的名字,是在文化革命初期。当时我的舅舅(刘龚)家住“军博”对面“黄亭子”新华社大院内,他在家中“赋闲”,我常去找他聊天。从他那里,我知道了关于慎之先生的一些故事。多年以后,我在美国东西方中心学习,为一件不甚愉快的私人事件给当时任美国所所长的慎之先生写了一封信。在给我的回信里,慎之先生教育我,不要被这些琐碎的事情扰乱了学习。    再见到慎之先生的时候,他已经是自由主义知识...

徐友渔:简论李慎之自由主义思想的形成

徐友渔 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研究员 在当代思想坐标中的位置 当右派是思想变化的关键一步 超越党内民主派,彻底反思革命传统 以自由主义为思想归宿 何时、如何以自由主义为最终皈依 【注释】 李慎之先生逝世后,人们表达的怀念和崇敬之情,其广阔和深刻,远远超出了想象。李慎之的意义不仅是一个道德形像,他的思想具有一个时代的代表性,对于争取自由和民主、走向现代化的中国,是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与其年龄、地...

苏绍智:九死不悔漫漫路

──赞李慎之先生“反专制、争自由、争民主”的精神 苏绍智 原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列所所长、美国普林斯顿中国学社主席 李慎之先生不幸于2003年4月22日病逝北京。中国失去了一位卓越的思想家和反专制、争自由、争民主的斗士,海内外有良知良识的人士无不为之痛惜哀悼。 慎之和我80年代初同在中国社会科学院,他工作的美国研究所和我工作的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研究所同在社科院大楼的13层,两家的住处也相距不远,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