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30周年稳控情况汇编

原标题:六四30周年 中共非法稳控情况汇编 【民生观察2019年6月7日消息】本网获悉,2019年6月4日是中国“六四学运”30周年纪念日,为了掩盖当年“大屠杀”的罪恶历史,中共当局展开了强力维稳行动,并大力封锁信息,非法将众多的异见人士拘留、软禁、“上岗”围困、“被旅游”、被失踪,从5月中旬至6月6日以来,有据可查的被稳控异议人士就多达数十位之多。 1、 5月20日,自由亚洲电台报导,“六四事...

李海被迫离开北京前往外地“旅游”

原标题:“六四”30周年中共疯狂镇压民间异议维权人士 本网获悉,随着“六四大屠杀”30周年到来,中共当局因恐惧当年屠杀真相传播,维护特权统治稳固,疯狂展开对民间异议人士、维权人士、网络活跃人士及学者的打压。将前社科院政治所学者陈小雅加岗,将当年八九学生李海遣出北京“旅游”、将网络群组召集人蒋晓松再度传唤。 …… 1989年前北京大学研究生、后因推进中国民主运动被重判十年的李海先生,已经于5月25...

杨天水:南王北李

——中国民运的两个斗士 铁窗思考录之十四 浙江的王有才和北京的李海,在中国民运的圈子里以及在海内外舆论界,是两个低调的人物。但是低调者,往往是历史的铺路者,他们埋头务实,从事民运所必需的基础工作。 九十年代初期,轰轰烈烈的八九民运遭到暴力镇压之后,中国大地政治上一派萧瑟,从前中共内部改革派的首领胡赵,一个壮志未筹,含冤去了泉台,一个优柔寡断,遭到专制派的暗算,陷入禁锢之中,众多的追求自由民主的勇...

李海:我们需要意识到“人民”

人民与公民(网络图片) 对于公民的提倡,是我们时代的历史潮流。但是它并不能、也没有必要取消“人民”概念的使用,因为两者具有不同的内容,所指的是不同的方面。正如树木不能取消森林的概念一样。森林表达的是树木中共性的和整体的性质,人民的概念也是如此。在中性的含义上,人民就是在其自然生活中不自觉地作为整体的所有人。而这种表达在我们实际社会生活中是必要的、不可缺少的。因此,在其他民族的语言中,也同样会有这...

李海:野蛮时代的精神

谁也没有想到,一个郭文贵,竟在海外民运中,搅起了如此的轩然大波。竟有如此多的人被他迷住了,形成了大量的“郭粉”。对于他们,郭文贵的满满自信与无所顾忌,他的口若悬河和故事悬念,构成了强大的气场和无法阻挡的吸引力。忽然之间,对于缺乏力量的人们,在郭身上就看到了他们的力量;对于缺乏现实感的人们,郭就成了他们的现实感,而因此,对于长期苦于寻找方向的人们,郭就成了他们的方向。很自然地,在他们表达自己感觉的...

李海:落泪,为我的朋友刘晓波

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网络图片) 那个晚上,他暴死在见不到天日的囚禁中,至死也未能被许可来到太阳底下,也没有呼吸到哪怕一口自由的空气。 他的死,其猝然而至与出人意料、其悲惨和恐怖、其草率而无情的了结,给人们带来了巨大的心理冲击。 他在漫长的囚禁中,究竟经历了什么,看到了什么、想到了什么?此前的监视居住,他是否也遭遇像709那样的酷刑?如此等等,他永远也不可能告诉我们了。 耶稣在他最后的时刻,喊...

李海:默默无闻的志士杨天水

2017年08月21日 中国当代的民间运动,不仅仅以其史诗般的情节撼动人们的心灵,它还有更多的人所做的无声无息的奉献奠定它真实的基础,构成它活生生的血肉。许多人,也许会被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在囚禁中的惨死与无地葬身而震撼、而惊心动魄——的确,这构成了民间运动所本来应有的壮烈环节,正像那一夜奇异的雷电那样——但是,更多的、在一般人视听之外的,是更大量的、日常的、频繁的、默默无闻的牺牲。 当杨天水被推...

何德普、查建国、高洪明、李海等:“工龄归零受害群体”吁请质询政府——150余公民建议未获答复《致人大代表书》...

全国人大各位代表: 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依据早已过时的(59)内人事福字第740号复函及其衍生出台的劳办发1995年104号复函,野蛮剥夺劳动者“视同缴费工龄”权益,非法侵吞公民合法财产,已致使大量被劳教劳改、开除、辞退、自行离职等职工,晚年因“工龄归零”,无法享受自己劳动积累的养老金与医保待遇,陷于老无所养,病无所医绝境,造成一个涉及千家万户的“‘工龄归零’受害群体”。 当年中国,实行“低工...

李海:厘清“非”与“反”在社会组织及其运动中的分界...

非政府组织(网络图片) 本文是要区分在汉语中,特别在社会领域中,“非”与“反”这两个概念在使用中的区别。因为没有认清两者的区别,造成思维混乱,多年来,曾经导致大量的重复讨论,消耗大量的精力与情感。结果是妨碍了民间社会的自然而正常的发展。 非政府组织与反政府组织是一回事吗?显然,两者截然不同。非政府组织又称NGO,是并非由政府操办的、而由民间人士为了某一方面社会事务组成的社会组织。它是独立于政府的...

李海:“库尔斯基法”下的“709要犯”公审

709被抓捕“要犯”胡石根、周世锋、翟岩民、勾洪国 很多年来,我们听说:苏联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这句话现在有人可能已经不大高兴听到了。不过当我们换句话说,苏联的昨天就是我们的今天,就常常会发生奇妙的感觉。 20世纪30年代,在苏联莫斯科进行了三次重大的审判,这就是莫斯科大审判。从1936年8月到1938年3月,通过审判,有54名当时苏联党和政府的高级干部、老革命家被枪决,因为他们被指控组织了三...

李海:中国民间运动共同的宝贵财富——为陈树庆吕耿松被重判有感...

吕耿松 对于异议运动的投入,面对的只能是付出,因此需要其参与者有足够的内在动力。而具体到个人来说,其实每个人的动机未必都是相同的。正如鲁迅当年说过的:人们反抗当局者的原因,或者出于理念、或者出于打抱不平、或者出于宁帮弱者不帮强者,如此等等,各各不同。就笔者来说也是如此。笔者当年对于运动的参与,何尝是因为什么完整的政治动机,只是因为被堂堂一国政府一而再、再而三地对于善意民众的谎言、殴打和暴力所刺激...

李海:孤独地消失在远方

“我现在在雅安的怀抱里,梦想去西藏的日子越来越近了。自从骑上摩托车后,这个心愿一直在我的内心深处被诱惑。这次远行让我明白了很多,心灵的压力变的轻松,无法用语言形容此时此刻的心情,独自一个人走在轮子的尺子上,衡量更多的人生和生命的希望和心愿。走了9300公里,路途还是那么遥远,每一个心愿实现的时刻,没有了任何激动。为了下一个目标鼓铸勇气,累了在草地上躺一会点一只烟,看着青山绿水,所有的遐思凝聚成一...

李海:老包-包遵信,李海在这里向你告别了!

咫尺之隔,没有能够见到最后的包遵信,心里存留下了非常的遗憾。 恰好当我们来到殡仪馆的正门时,我的小灵通响了。我接到胡佳的来电,他开始告诉我要代他向包遵信老人致以最后的敬意。 但是他的话我并没有能够听完。因为这时我的视界里忽然出现了几个警察的身影,当他们扑过来的时刻,我的专注于电话的意识恍惚发现有熟悉的面孔,那是在多次非法软禁中我时常看到的两位国保。其中一双眼睛里仿佛流露出“终于抓住你了”的那种得...

李海:关于私下言论和公开言论

近来几度看到或者与朋友谈到私下言论与公开言论的关系问题。在这个问题上,有的朋友是从自己喜欢的某一原则出发去判断的,比如应该诚实地表达自己、公众人物没有隐私等等。其实在这里首先需要的是从常识出发,从人和人交往的正常需要出发就可以理解了。 人为什么需要隐私权?更通俗地说,人为什么需要私下的生活?这是出于每个人生长的自然需要。无论什么人,即使是有很大能力的人,他都首先要维持自己的生存,并且在周围的物质...

李海:为什么主张使用或不使用暴力?

要使用暴力或者不要使用暴力?这个命题是抽象的。如果各方都援引支持自己主张(偏好)的实际理由作为例子,那这个问题永远也谈不清楚。 问:为什么我们要主张(或者反对)暴力呢?有两种答案:一说:就是因为信仰(或者由感情偏好决定),把暴力或者非暴力作为自己的信仰,或者是暴力主义,或者是非暴力主义。无论实际情况如何,自己的主义都是首先要考虑要坚持的,在这种情况下,就没什么可谈的。一说:是由实际情况决定的,那...

李海:帝国主义仅仅是对异国的吗?

读了王力雄所写的《西藏面对的两种帝国主义——透视唯色事件》之后,我忽然有一个感悟:人们通常使用帝国主义这个词来描述某国对异国(至多包括对异民族)的干涉和压迫,但是这个用法是不是过于局限了?这不仅是在适用范围上的局限,也没有表达事情的本质。 什么是帝国主义?从现象描述上来看,正如王文章中生动地描述的那样,就是不允许当地人民的自我表达,用外来者的意志取代乃至压迫当地人民的意志。 但是,用外来者的意志...

李海:拯救反黑英雄许万平

现在“构建和谐社会”之类的报导,在各种媒体连篇累牍的报导。按照正话反听的常规,这标志我们生活在极不和谐之中,而造成离和谐越来越远的现实社会之根由,是那些贪官污吏肆无忌惮的侵夺公民合法权益,而一党专政制度,正是他们滋生的极好温床。 今年5月4日,重庆警方又将对“黑箱操作下的腐败现象提出批评”的许万平,悄悄拘留逮捕,如今进入起诉程序。这次抓许万平,重庆警方又玩他们那套百试不爽的老套路:搜罗许万平在网...

李海:六四给中国带来了什么

20050602 现居住北京的民主人士李海因从事中国民主事业,两次被投入牢房,监狱生活近十年。十年中,他一直拒绝承认中国政府加给他的罪名。在六四16周年之际,李海回顾了漫长的监狱生活,用沉稳坚定的口吻表示:“六四是我们每一个人一生最大的荣耀,能参加六四,是非常幸运的事情,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16年前枪声一响,所有的人都准备好了抛弃共产党”,李海分析了六四镇压使中国社会的道德变得更加败坏,贪污...

李海:请把考拉还给我们

在查考《圣经》的时候遇见了一个女孩子,考拉。考拉很安静,不张扬也不畏怯。从她提出的问题可以感觉到,她也很聪明。我觉得,与我们这些伤痕累累的老人相比,这是在父母呵护下正常地成长起来的一代人。她具有那种正常的正义感,是健康的心灵对那些分明残酷丑恶事物的嫌恶。听说她找到了一个律师助手的工作,我感到这是与她的这种性格相适合的。 出乎意料地,这个女孩子竟被抓走了。之后,在网上看到了和她同样年轻、单纯的女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