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光:梁启超宋教仁的道路:宪政中国之道

一 很少有人将梁启超与宋教仁相提并论。的确,表面上,这两个人很不一样。很久以来,我们习惯于按照“哪个阶级、哪条路线、哪个司令部”的政治分类来论人说事。按这套分类标准,梁启超属于“封建地主阶级”或“腐朽没落的士绅阶级”,走的是渐进改良主义路线,是光绪皇帝和康有为那个司令部里的人;而宋教仁据说是“民族资产阶级”,走的是“旧民主主义”革命路线,是孙中山和黄兴那个司令部里的人。 辛亥革命前,梁启超是保皇...

杨光:简论清末改良运动与辛亥革命的关系

一、改良注定行不通吗? 一直以来,清末改良运动的“历史教训”都是“中国改良之路注定行不通”的关键证据——如果不是唯一证据的话。大凡反对改良的人,几乎没有不谈戊戌变法、清末立宪的。是的,维新失败了,光绪失权了,康梁逃跑了,“六君子”血染菜市口。后来,又立宪流产了,新政败坏了,清廷破产了,辛亥革命一呼而天下应。一百多年前的这些经典性政治场景仍然烙刻在思想者们的心头。 这段历史最大的现实意义,似乎只是...

杨光:解析“共同富裕”

如何诊断财富分配不公、社会结构失衡的病因?如何改变贫富悬殊、两极分化的现状?这是一个有诸多争议的重大课题。 谈及这一课题,人们经常会提及“共同富裕”。但笔者认为,“共同富裕”这个来自于邓小平理论的概念本身并不清晰,将中国两极化社会的复杂病状归结为是否“共同富裕”或如何“共同富裕”,恐怕也不是很确切。在相关的争议中,有一些意见带有明显的左倾民粹主义倾向,比如,有人将“共同富裕”与“改革”、“经济自...

杨光:中国裁军与台海和平

一、兵多将广不如精兵强将 欣闻中国军队将再裁员50万,这是一个好消息。兵不在多,在精,将不在广,在强。 军队是国之凶器、国之重器,养兵千日,用兵一时,不得已而养之,不得已而用之。 在军队与军队之间,战斗人员的数量是军力参数中较重要的一种。但是,如果将人多理解成“我们死得起”,以中国人的生命财产去作战术上的廉价交换,那么再多数目的军人也便只是失败政客的牺牲品。只有赋予每一个平民和军人的生命以崇高的...

杨光:简单的事实,叵测的心怀,可怕的义愤

——评邓玉娇案 一 生活在当代,有一种特别的痛苦。信息太发达,有些事情不想看、不想听,但是办不到。有些一目了然的真相被人躲猫猫,看不下去。邓玉娇案就是如此。 这个案子简单明了,但凡熟悉中国国情的人,都知道是怎么回事,是非善恶,一清二楚。我不知道巴东警方有什么必要遮遮掩掩,揣着明白装糊涂。 邓贵大、黄德智何许人也?巴东县野三关镇招商办的基层干部而已,官儿不大,权力不小。邓黄之流除了任劳任怨为党工作...

杨光:税制与穷人

什么是一种比较好的税制?从政治的角度,好的税制应该是民主的、法治的税制,即对谁征税、征多少税、怎么征税、怎么用税,都应该得到纳税人的同意,并通过民意机构以法律的形式确定下来(这就是英国革命所确立的“无代表不纳税”的伟大原则);在经济的角度,好的税制应该是有效率的、可管理的税制,即在市场机制有效运转的地方,应将税收对资源配置的扭曲和扰乱减到最小程度,而在“市场失灵”的地方,则应发挥税收对经济活动外...

杨光:中国的税负真“属国际较低水平”吗?

著名的《福布斯》杂志在2007年“税负痛苦指数”排行榜上将中国列为亚洲第一、全球第三(仅次于法国、比利时)。而中国官方一向对这项排名嗤之以鼻,2005年当中国被排到全球第二时就曾予以严厉驳斥,认为其“娱乐性多于科学性”。国家税务总局的观点是:“中国税负属国际较低水平”。计统司司长舒启明在接受《人民日报》采访时说:“工业化国家包含社会保障税的宏观税负,比中国同期宏观税负水平高出一倍多。发展中国家包...

杨光:“电荒”与中国的电力体制改革

“电荒”来势汹汹 中国是世界第二大电力消耗国,2003年的用电量超过18900亿千瓦时,预计2004年全年将达到21100亿千瓦时。今年的电力供需缺口巨大,业内专家预计达到3000万至4000万千瓦时(国家电网公司认为仅夏季电力缺口即达2000万至3000万千瓦时),这个数字十分惊人,超过了一些中等国家的全年发电量,需要再造两个三峡电厂才能满足。造成电力短缺的原因很多:水库来水不足影响水电产出量...

杨光:关于“民工荒”的若干问题

一 “粮荒”的时代才刚刚过去,“水荒”、“电荒”、“油荒”、“运荒”却不期然又来到我们身边。从“粮荒”到“水荒”“电荒”,这或许是一种“国情”的新进步,说明中国人已经逐渐超越“生物性生存”的困境,开始面对有质量生存和可持续发展等“高级”问题。然而,我们却不能不问:未来的中国还会有多少“荒”? 以中国的资源禀赋而论,“地大物博”是自然是一句自欺欺人的假话。与世界平均水平相比,中国十多亿人民所拥有的...

杨光:南都案的若干政治解析

说实话,中国没几份象样的报纸,南都、南周不过是矮人国里的高个子。中国不缺见风使舵的传媒人,随便找一个宣传官员或首长秘书,大概都能去报社当老总,象喻华峰、程益中这样的报社老总还真不多。可中国最不缺的就是贪污犯、贿赂犯,早已到了抓不胜抓、判不胜判的地步,象喻华锋这样因为分了一点奖金而居然荣居贪污犯、贿赂犯之列的,却又并不多见。广东省真正的腐败分子大约是已经抓光判净了,不然,很难理解我们的反腐队伍要到...

杨光:一场中庸、妥协的温和革命

——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 一 一百年前,辛亥革命颠覆清廷,终结帝制,创立中华民国。在实行了两千多年皇权专制的中国,在“国不可一日无君”的政治文化氛围之中,辛亥革命带来了一系列超越历史底线的巨大政治变化。巨大的变化要求人们用很长的时间去适应,用很大的努力去消化,用很多的工作去配套。革命之后的中国需要一个漫长的政治建设过程,需要完成十分复杂、非常困难的政治系统工程。然而,当时的人们及其“革命后代”...

杨光:正视中国的“社会分裂症”

——透过“宝马撞人案”的迷雾 一、同一片天空下两样的人生 两辆车:它们行驶在同一个街区的同一条道路上,但一辆是破旧的、不值钱的、满载大葱的农用拖拉机,它是一个农民之家的谋生工具,另一辆是簇新的、昂贵的、车牌号码为“黑AL6666”的宝马牌吉普车,它是主人炫耀财富、张扬身份的奢侈品; 两个女人:她们年龄相仿,都是贤妻良母,或许曾经有过同样的童年和青春、有过相同的希望和梦想,但人到中年之后,她们一个...

杨光:莫名的“原罪”,无端的“赦免”

河北省1号文件剑走偏锋 1月2日,河北省委省政府以1号文件的形式转发了省政法委《关于政法机关为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创造良好环境的决定》。该文件要求政法机关对于民营企业创业初期的犯罪行为,如已经超过追诉时效的,不得启动刑事追诉程序,如还在追诉期内,也要综合考虑犯罪性质、情节、后果、悔罪表现和所在企业在当前的经营状况及发展趋势,依法减轻、免除处罚或判处缓刑。上述规定被称为对民企原罪的“特赦令”。...

杨光:刘涌之死的意义

2003年中国的“网络民意”,仿如“网络陪审团”一般,在刘涌案中也形成了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这力量足以与金钱和权力的力量相抗衡。此案最大的意义在于驳回了财富者的免死特权 《太甲》曰:“自作孽,不可活。”旧约圣经说:“使人流血,就要自己流血。”2003年12月22日,当“正义的注射器”扎进刘涌的身体,一条罪恶的生命终结了。 刘涌何许人也? 刘涌是法庭庭长的亲儿子、公安探长的亲哥哥、法院院长和劳动局...

杨光:萨达姆落网祭

这是一篇写给一个未死者的祭文。作为人,他还活着,作为独裁者,他已经彻底灭亡。这个人就是昨日上镜率最高的电视明星,当他化了妆、整过形的尊容出现在电视荧屏上,着实令全世界大吃一惊。他就是:伊拉克前总统、伊拉克前三军最高统帅、前伊拉克复兴社会党党魁、前革命指挥委员会主席、前“伊拉克人民的救世主”、前“伟大领袖”,萨达姆·侯赛因先生。 这个人的一生是不平凡的。他曾经是舍生忘死的地下党员和流离失所的职业革...

杨光:政治改革:“中国模式”的难题

杨光 一、经济改革的成功来自于经济自由的扩展 二、中国改革的矛盾和问题主要源于政治改革的迟滞 三、政治改革在中国是如何进入“休眠”状态的? 四、中国的难题:政改突破口在哪里? 关于中国的改革,如果从不同的视角、用不同的观点来观照其进程、分析其成败得失,可能会得出差别很大的结论。以前苏联东欧为参照,可以把中国的改革看作是社会主义制度内部的自我完善和修复;以西方政经制度为参照,可以把中国的改革看作是...

杨光:台湾问题中的“三头对六面”

一、台湾问题与中美关系的悖论 如果说,“台湾问题完全是中国的内政”,那就意味着我们对美国的唯一要求和全部要求应该是“不干涉”,即:美国应该在台湾问题上无所作为。在这个意义上,美国向大陆施加压力、阻止大陆攻击台湾,或者向台湾施加压力、反对台湾走向独立,都构成事实上的“干涉”:不是在干涉此岸,就是在干涉彼岸。根据《联合国宪章》第二条第7款,台湾问题是实质上应由中国内部管辖之事务,美国和国际社会不应主...

杨光:摒弃战争思维,改走民主宪政道路

如果不是国共内战,台湾问题已经因日本战败而彻底解决;如果不是朝鲜战争,也许“解放台湾”早已完成。五十多年来,大陆的台湾政策经历了“解放台湾”到“和平统一,一国两制”的变化,台湾的大陆政策也经历了“反共复国、反攻大陆”、“三民主义统一中国”到“两国论”和“一边一国”的变迁。至今,求统者统一无方,求独者独立无胆,台湾处于不统不独的尴尬状况,大陆处于不和不战的难堪局面。时紧时松的军事对峙和宣传攻势折磨...

杨光:中国的“黄”与“扫黄”

1、良家妇女的生活艰难程度与妓女数量成正比 娼妓历来是身份地位最低的下等人,在三教九流、七十二行的序列里没有她们的席位,长期受到正统社会的“合法”歧视(所谓“男盗女娼”,就将娼妓与盗贼相提并论)。既然如此,为什么还有那么多的娼妓?是什么利益使得她们宁愿放弃人格尊严、宁愿忍受社会歧视? 我们不能忘记,在数千年的历史中,除了“名誉权”得到保障以外,中国广大的良家妇女比娼妓的社会地位也实在强不到哪里去...

杨光:关于生存权

在“三年自然灾害”的第一年,我的外祖父吴夕春死了,享年三十五岁。他的死亡轻于鸿毛,并且不太光彩,以致许多年来家人不知道如何纪念他。 死者的阶级成份是“上中农”,文盲,独子,已婚,育有三女。是一个公认的老实人,不善言词,只知干活,默默无闻。生前无一官半职,未获得任何官方及民间的荣誉称号,也没有任何不良记录(除导致他死亡的那次事件以外),一辈子未到过本县辖区以外的任何地方。除了贡献他的体力以外,未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