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光:习近平的内忧外患

  打虎有内忧,南海出外患   一段时间以来,中南海打大老虎的消息渐渐稀少,南中国海填沙造岛的新闻忽然热闹起来。这两件事情并不相关,但也有共同之处,就是二者都让习近平很窝心、很不爽,用他的话来说,二者都是“满满的负能量”。   打虎遇冷,说明反腐途中遇到了拦路虎,这是明摆着的事情。「虎情”特殊,即使还没有严重到“连手反扑”的程度,至少也是堵在路上,虎视眈眈、虎威难犯,“武松”犯了怵,一时也无从下...

杨光:是“布大局”,还是“顾大局”

何以“布大局” 周永康庭审延期,令计划无声无息,“江苏帮”摇而不坠,郭伯雄坠而不落,胡温贾高调亮相,“庆亲王”愤怒反击,猎狐令雷大雨小,王岐山访美无期……正当人们对习、王打老虎是否遭遇“联手反扑”,还能不能继续打下去感到怀疑之际,5月22日《人民日报》微信公众号忽然“报料”,说中纪委一直都很忙,中央正在“布更大的局”,原话是这样说的:“中纪委已有段日子没‘上头条’了。这让一直在猜‘下一个大老虎是...

杨光:打虎已近收场时

一 习近平、王岐山刚开始搭档打老虎的时候,大概没有考虑过何时收场以及如何收场的问题。王岐山说,“反腐败永远在路上”,“我们中国共产党人就是不信这个邪”,“这是一场输不起的斗争”。他的意思似乎是说,这场游戏有始无终、没完没了,不获全胜、绝不收兵。在去年10月底的十八届四中全会二次会议上,习近平也曾气壮山河地表达了不依不饶、穷追猛打、“全面从严治党”的昂扬斗志:“做到零容忍的态度不变,猛药去疴的决心...

杨光:沈氏崩溃论是政治预言,还是老虎遗言?

 图:沈大伟 曾庆红的势力眼见得”即将崩溃”,只是困兽犹斗,还不肯甘心认栽而已。在此微妙时刻,沈大伟教授公开贬习褒曾,此举疑似介入习曾之争…… 伟大的预言家与糟糕的预言家 人类思想史上不乏伟大预言家的身影,英国人爱德蒙·柏克精准地预言了法国大革命的结局和长远后果,他不仅提前预告了暴民专政、政治屠杀、恐怖统治,甚至连军事强人接管革命烂摊子并进行独裁统治也预测得分毫不差;法国...

杨光:两会期间的雾霾与“阴谋”

《穹顶之下》两会前推出绝非偶然 柴静自费百万,拍摄了一部雾霾调查纪录片,名曰《穹顶之下》。此片一出,全网沸腾,头四十八小时里播放次数就已超过两亿,创造了新媒体时代的大众传播奇蹟。社交媒体谈雾色变,一片譁然:有人点赞,有人狠批,有人“感动”,有人“噁心”……。自“八九风波”以来,还从来没有任何一个单一的公共话题在如此短暂的时间里动员起如此广泛、如此热烈的民众参与.在亿万观众争相评说柴静和她的纪录片...

杨光:中共山头政治今昔谈

中共历史上的山头政治 中共的山头政治有其历史和文化根源,与清末民初甚嚣尘上的军阀主义一脉相承。中共凭暴力革命起家,而暴力革命又从占山为王起步。出身农家、初识马列的毛泽东之所以在党内异军突起,靠的不是理论功底,也不是组织才能,而是钻山沟、占山头,开创了暴力革命的井冈山模式。就政治高度而言,井冈山乃是中共第一山头,是取之不尽的政治富矿。毛一辈子胡作非为,其一切“伟大革命事业”无不以井冈山上所掘取的“...

杨光:收编“自干五”,驱逐“砸锅党”

中国特色受贿党与行贿党 俗话说,“吃人的嘴软,拿人的手短”。在受贿党和行贿党中间,这也是心照不宣的潜规则:你吃了我的,就得替我说好话,至少不能再说我的坏话;你拿了我的,就得对我法外施恩,帮我一把,或者放我一马;若是吃饱了、拿够了、金钱美女全都收下了,那就免不了要同流合污,要替我做坏事、干脏活,关键时刻要“靠得住”、“是男儿”。 事实上,这条潜规则比宪法和党章更管用,不仅在受贿党和行贿党中间通行,...

杨光:雾霾与政治

一 《穹顶之下》是中国第一部既严肃认真、又平心静气,既分门别类、又全面综合地把雾霾的事情——关于“雾霾是什么、它从哪里来、我们怎么办”——摆上台面、摊开来谈,而且层层递进、详加剖析的一部好片子。这是一部脱口秀风格的新闻调查纪录片,以揭黑曝丑为主,是柴静最擅长的处理手法,也是柴静最有把握的焦点题材——按习近平先生的分类方法,或许应该称之为“负能量题材”,这样的片子由柴静来拍,当然是再合适不过了。 ...

杨光:习近平的“两手抓,两手硬”

习“两手硬”败坏依法治国 习近平一直在双线作战:党内夺山头,党外“拔钉子”。这也是“两手抓”:一手抓腐败分子,一手抓异议分子;一手打帮派势力,一手打“敌对势力”。在某种程度上,似乎也称得上“两手硬”,首先是对腐败分子够硬:十八大以来被“带走”和被“拿下”的贪官污吏,数量之多,级别之高,都非江、胡时期可比。虽然制度性腐败的病根并未触及,但愈演愈烈的腐败势头已受到明显遏制,此不可谓之不“硬”;其次是...

杨光:念念不忘意识形态

一、意识形态与“西方价值观” 十八大以来,中共当局重新祭出早已与时代现实失去相关性的“意识形态”古董,摆出咄咄逼人的共产主义卫道士架势,公然喊出了“意识形态工作极端重要”、“意识形态勇于亮剑”等极端主义口号,甚至大张旗鼓以“宪政”、“普世价值”、“西方价值观”为假想敌。一时间,公知、大V动辄得咎,媒体、高校噤若寒蝉,异议人士厄运连连,这是一股性质之恶劣丝毫不亚于薄熙来“唱红打黑”的左倾政治复辟潮...

杨光:习近平的2014:成功集权,失败治理

习近平、金正恩网络漫画 在共产党专制国家,民主化艰难险阻,独裁化顺风顺水,千万不要以为个人集权是什么雄才大略的伟大事业,朝鲜金三胖都能得心应手顺利完成的事情,主要靠的是制度劣根性,并没有多少思想水平或技术含量在内。 集体专制滑向个人独裁 习近平只用了两年时间,就已经成功地把自己塑造成近二十年以来权力最大的中共领袖,威权直逼毛邓,江胡望尘莫及。而2014年就是习近平强化中央集权、实施个人独裁大获成...

杨光:“习王新政”与中纪委强权

一、“习王新政”? 十八大以来,有61位省部级以上党政官员、16位军级以上军官“被带走”调查,周永康、徐才厚、令计划等江泽民、胡锦涛的亲信重臣纷纷落马,更有数以万计的中低级官员受到严厉查处。上述数字每月、每周都在更新之中。此种“反腐力度”的确空前未有,与江、胡时代对贪官污吏的容忍、默许甚至纵容形成了巨大反差,也超出了人们对本届中央“老虎苍蝇一起打”的预期。 “打老虎”称得上是大阵仗、大手笔,是可...

杨光:习近平“打老虎”:以反腐败之名,行夺山头之实?...

一 年关将近,令计划落马。和周永康一样,令计划也是在三亲六眷、门生故吏几乎被一网打尽之后才被收押的。此前,他一定也经历了食不甘味、睡不安寝、惴惴不安、惶惶不可终日的漫长煎熬,既充满了绝望,又心怀侥幸;比周永康更加不幸的是,在从满门富贵走向满门遭殃之前,令计划就提前遭逢了丧子之痛——正是两年半前那场致令家独子死亡的法拉利车祸事件敲响了令氏政商帝国衰亡的丧钟。 令计划的谢幕动作怪异之极、难看之极:儿...

杨光:两百多年前的英国“自干五”和“砸锅党”

——从“爱国主义是流氓最后的庇护所”说起 一 “爱国主义是流氓最后的庇护所”(Patriotism is the last refuge of a scoundrel)出自18世纪英国诗人、散文家、词典编撰家塞缪尔·约翰逊(Samuel Johnson,1709-1784)之口。但此言并不见于约翰逊公开出版的作品,而是出自于詹姆斯·包斯威尔(James Boswell)所著《约翰逊传》。据该书记...

杨光:习近平要学毛泽东“改造知识分子”吗?

《辽宁日报》发的是哪门子红卫兵脾气 《辽宁日报》用了半个多月时间,派遣多路记者在沈阳、北京、上海、武汉、广州5个高校比较集中的城市“卧底”偷听了20多所高校将近100堂大学哲学、社会科学专业课,其敬业精神堪比暗访东莞红灯区的央视记者。对于他们所要完成的“新闻调查”来说(此处必须加引号,因为《辽宁日报》的调查太不专业),半个月的时间当然不算多,我们不知道他们是带着结论去听课,还是一边听课一边作结论...

杨光:既有“党的领导”,岂能“依法治国”

中共四中全会一如既往,仍然把“党的领导”凌驾于“依法治国”之上,而事实恰恰是:中共六十多年来之所以不能“依法治国”,其唯一的、根本的原因,就是因为有不加约束、也难以约束的“党的领导”。“党的领导”不仅在毛泽东时代曾经全局性、系统性地走到了“依法治国”的反面,即使在当今,在薄熙来的重庆,在周永康的中央政法委,在徐才厚的中央军委,也早已脱出了“依法治国”的轨道。薄熙来、周永康已经如此难缠,若是江泽民...

杨光:习近平的法家专制主义:有治法,无法治──评四中全会依法治国...

习任内不必再期待“依法治国” 四中全会之前,人们曾抱有一丝幻想,以为这次会议或许有戏。因为中共吊足了人们的胃口,早就预告了全会主题是“依法治国”──此议题与反腐败一样,都是老生常谈的题目,口号已经喊了三十几年,一直言而无信、行而无果。人们指望习近平当局对待“依法治国”也像对待反腐败一样,郑重其事,有所突破,来一点“真格的”,搞一点大动作。且本次四中全会的会期比往届延后,似乎表明会议准备工作十分繁...

杨光:习近平了解古田会议史实吗

习近平10月15日刚刚开罢“新文艺座谈会”,10月31日又召开了“新古田会议”。“新文艺座谈会”在北京召开,倒是没有搬到延安去,想来是总书记一念之仁,不忍心让那帮大作家、老艺术家千里迢迢,舟车劳顿;但“新古田会议”就不同了,虽然会议的名称并非解放军党代表大会(老古田会议的正式名称是中共红四军第九次代表会议),但它真的是搬到福建省上杭县古田镇召开的——那地方非常偏僻,山多路险,交通不便,说实话,只...

杨光:假普选是错事,也是蠢事

人治党治下的“依法治国” 正当香港争取真普选的占中运动如火如荼之际,中共召开了以“依法治国”为主题的四中全会。两件事情交织在一起,颇有一点反讽的意味:成千上万香港学生和市民不得不暂且牺牲法治,以违法抗命的方式追求真民主,而数百名中共要人则在人治、党治的最高舞台上,试图以虚假的“党内民主”方式──众所周知,中央全会并非中央委员们平等行使议事权、表决权的场所──推动“依法治国”。我们这个国家为什么如...

杨光:金家父子的“艺术天才”与习近平的“文艺座谈会”...

一 极权国家都是相似的,正常国家各有各的不同:“伟大领袖”都是相似的,正常领导人各有各的不同。 毛泽东的拥趸们一直固执地认为只有他们的“伟大领袖”才是雄才大略绝无仅有、丰功伟绩盖世无双的伟大人物,“世界一千年、中国一万年才出一个”,正如希特勒、斯大林的拥趸们也曾经固执地认为他们“亲爱的元首”、“慈父般的领袖”才是人类有史以来登峰造极的人物。但是,让毛左们大吃一惊的是,我们的东邻朝鲜在不到半个世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