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清营:一条裤子

刚才儿子抓拍了我一张照片,他忽然大叫,爸爸,你裤子,一个大洞!我一看,真是的。前段时间发现了有个小洞,本来想补一下,但在美国买一次东西不容易,还没有买到针线,洞就变这么大了。 这是我从中国带到美国的唯一一件衣服。 我一路从广州到东南亚,从夏天到秋天,又到冬天。为了最简单化,把能扔的东西都扔了。唯有这条裤子,我一年四季都穿着。逃难的路上,躲在房间里,运动少,我变胖了,这条裤子已经不太合身,有点紧了...

王清营:不仅仅是自由

我最爱的自然是白云 还有蓝天 当我从监狱出来 我第一眼看到的是白云 我多想捧一把,送给你 国内的战友 我怀着满心的欢喜 和愧疚 仿佛有丢下了未完成的工作 独自去享受美酒 哪怕才刚刚品了 这一小口 哪怕我知道,美好的事物 我也配拥有 但我内心仍充满了沮丧 仿佛士兵自战场败走 我仿佛才明白,我的全部努力 是因为责任,而不仅仅是自由 王清营 2018.8.7于华盛顿...

王清营:行善事却不宣传是不负责任的

感谢李贵生律师!李律师也是我的首任辩护律师,他非常专业而坚定。 曹三强牧师的转变也是我的转变,那些低调行事,尽量不宣传自己及自己所行之事的想法,我原来也有,也许很多良心犯都有过。一方面是为了安全,以为不宣传,就会少受国宝影响干涉。二是羞于启齿,以为低调是更大哦善,而宣传将引发争名逐利之讥,虽然可以理解。但是,我现在却以为是不正确的。 不宣传,只会受到国宝伤害更多,国宝并不会因为你的不宣传而不知道...

王清营:感谢信

各位关心我的前辈、老师、朋友,您好!谢谢您对我们全家的关心与帮助! 我己经于7月9日到达美国,稍前我太太儿子于5月23日到达美国,并于6月16日顺利生下一个儿子。 从2018年2月9日从广州出发,至7月9日到达美国。 2016年11月,我两年半煽颠罪岀狱。但是,灾难一个接着一个。2017年9月,我太太曾洁珊因受我株连,被迫辞职。2017年12月1日,我因见一个外地朋友,途中,国宝打我电话,我没有...

声援隋牧青律师遭打压 徐秦被威胁王清营被约谈

2018-01-31 广东维权律师隋牧青将被吊销律师执业证,2月3日广东司法厅将会举行听证会。截至目前,已有千人联署声援隋律师。在网上积极征集签名的维权人士王清营,1月31日被警方约谈并遭到威胁。另外,准备去旁听听证会的人权观察员徐秦,也被警方派人登门“保护”。隋牧青律师表示,他的两名委托律师日前也被要求不要代理他的案件。 广东维权人士王清营1月31日下午3点钟被当地警方约谈,持续了约两个半小时...

广东王清营遭传唤威胁

2018年1月31日星期三 声援隋牧青律师公民联署信3天超过1200人 广东王清营遭传唤威胁 (维权网信息中心报道)2018年1月31日,本网获悉:声援隋牧青律师公民联署信3天超过1200人,而联署行动的参与者广东王清营遭传唤威胁。 王清营介绍了了今天的情况:“谢谢大家关心,我回来了,市局区局共来了十几个人。谈话主要是因为征集隋牧青签名的事。威胁我说,赶快停止签名,3号不要去司法厅围观。此事已经...

王清营:论探监的重要性

过年了。探监非常重要。 一,提振信心。坐牢时,常年与外界隔绝,每当有外界一点点消失,常常如过节一样,能兴奋几天。知道外界在关注自己,对自己所做的事就更加有了信心。坐牢者也是凡人,常常陷入自我怀疑和悲观之中,这种信心需要不断鼓励,这时外界的鼓励常如输氧一样重要。 二,建立友谊。患难见真情,坐牢时收获的友谊终身难忘。仿佛寒冬中的炭火,饥饿时的面包。最孤苦时的友谊之手让人温暖一生。特别是在相互撕逼已成...

王清营:悼杨天水

2017.11.08 23:59 我与杨天水并不认识,可是我听到这个消息,却失眠了。在他患癌保外之前,我甚至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也许仅仅因为我有两年半的牢狱,才得以关注并知道这个消息。 56年的生命,22年的牢狱。这是什么样的生命!面对这样的生命,我如何能够安心入睡? 面对他,我不是只有羞愧吗?中国不是没有英雄,可是他的人民却不认他。中国并非没有伟人,只是全被自己的国家杀于狱中。中国并非没有...

王清营:欢迎袁新亭出狱征稿启事

(参与网2017年10月26日讯)袁新亭(袁朝阳)快出来了。 在他身陷囹圄的日子里,每每见到一些朋友,都会与我提及袁的点滴细节。袁三年半的刑期已经进入倒计时,我提议熟悉袁的同仁、接受过袁帮助的朋友,及没有见过袁却有共同理念的公民,一起来拾起他与你之间的“文字”、收藏你与他之间的记忆。 表达对朋友的美好祝愿和回忆,让他出狱后,知道我们都没有忘记他。 一、约稿类型 字数不限,形式不限。可以是一篇完整...

王清营:我忽然取消了回家的车票

厌倦了乘车的枯燥 我忽然取消了回家的车票 我在广场上四处闲逛 开始担心,再也购买不到 这个车票是我自己取消 但我仍为此,偶尔心焦。 生活,工作,以及家庭 怎么能容许我,在此逍遥? 我多次在窗口前查看,问询 三天之内,已没有这次车票 乘客那持票的手让我羡慕 他们的脸色似乎也变得骄傲 三天的时间顿时变得很长 吃喝拉撒显得无比的重要 未来似乎一点点变得暗淡 我会不会比童年更穷困潦倒, 柴米油盐再次占据...

王清营:民主维权人士陈云飞印象

民主维权人士陈云飞(网络图片) 我出狱八个月了,再一转眼就是一年了,过得真快。我在狱中,曾幻想岀狱后要成就什么什么事,但不到半年,心意就萧瑟了。马上一年了,我到底做了什么呢?什么也没有,竟是一片空白,甚而,连幻想也没有了。我再稍稍向自己人生的过去张望,我这三十多年到底干了什么呢?也几乎是一片空白。如果勉强有什么,即是所幸我在谋生之余,写过几篇文章。这几个豆腐块文章,似乎隐约透露着我曾经存活过。 ...

王清营译:白话离骚(全译本)

我的老祖宗是一个皇帝呀, 我老爸是那个大人物伯庸。 我出生那天也是个好日子, 据说什么厉害星正好出来 老头子们也不敢小视我耶! 给我起了个顶尖的名字 我的名是啥呀,正则 我的字是啥呀,灵均, 你看呀,我刚生出来就牛气, 可我还是很努力。 什么离什么芷什么兰, 挂了一满身。 真是着急呀,我已经是三十好几了 可那不朽的功名还有没建立 我象一头老母牛, 黑夜白天不停的吃, 吃了山上吃河边, 一天过去了...

王清营:猪赋

2017-05-19 王清营 王清营 听朋友说,他家附近有一个养猪场,效益不错,一直想去参观一下,昨天没有事,就去了。 养猪场并不大,但是却很有特点,首先,这儿很干净,卫生搞的好,并不是猪们爱讲卫生,不随处拉撒,而是由于领导经常来检查卫生的结果,其次,猪吃的好,和我等级基本持平,纯为面食,再者,猪住的好,皆为小单间,犹为不可思议者,这儿冬暖夏凉,每一宿舍都配有空调, 参观着,我就生发感慨了,长叹...

王清营:马加爵略传

序 ——马加爵遗诗一 回答 > > > 对着他撒尿、拉屎 > > > 作所有粗俗和恶心的动作 > > > 或者,留给他一个背影 > > > 他,我第一个杀死的,应该是我的父母 > > > 我的来源之地 > > > 我的存在根据 > > > 他,应该还包括我的其它亲人 &g...

王清营:父亲哭了(9)我想再回到监狱!

2017-04-26 我似乎是刚刚明白,爸爸不是一头猪,吃饱喝足就行了,我还要照顾他的情绪,不仅仅是这样,我还要听他的,他是我爸爸,他生了我,虽然我长大了,三十多了,但在他眼里还是小孩。要听他的,不听他的,他不高兴,他骂我,他唉声叹气,他愁眉紧锁,他不吃饭,问他,他说,我不饿。 他还给我使各种小动作。 我去厕所,和分钟,回来了,朋友马上起身,就要走了,刚才聊得正开心,怎么说走就走了? 你很聪明,...

王清营:狱中笔记

2017-04-25 我狱中写了大概三四十本读书笔记和日记,也在很多书上作了笔注。曾飞洋也刚出狱不久,与我聊天,第一件事提到的竟是,在狱中看到了我批注过的《言论的边界》,《曼德拉传》等书。 在一所时,有一次和袁朝阳弟兄通信,我和他说,坐牢让我感觉回到了中学时代,每天在拼命的读书,总觉得时间不够用。他说他也有这感觉。陈独秀说青年人只应该呆在两个地方,监狱和研究室。我猜测,大概是民国年间,监狱里可以...

王清营:父亲哭了(7)要不要做好人?

2017-04-24 捶!父亲大喝一声,捶是我们家乡专门用来赶猪的,在我家乡,赶畜牲各有不同。赶狗叫“塞”(SE),赶驴赶马那就更加细致,叫这些畜牲往左右,往前后,都各有不同。 赶猪就叫,捶! 父亲大喝一声,捶! 父亲虽然是个文盲,不识一个字,但是,毕竟是老江湖了,一生什么牛鬼蛇神,妖魔鬼怪,蚊虫虾蜢没有见过?何况是一头猪?这哪里能让他放到眼里?也是我没见识,见到一头猪,又是京北牌的,就被吓了一...

王清营:我们的生命到底是不是生命?

2017-04-23 今注:旧友似皆知,促我起行者,薛明凯父,除夕暴死,乃重要原因。我出狱,询其人,不知所踪。2017.4 我们的生命到底是不是生命? (闻薛明凯事,午夜数惊,遂写此文,以为纪念,且祭薛父。王清营记) 悲痛欲绝的薛明凯 在除夕的晚上,你的父亲死了 他从被囚禁的宾馆四楼摔下 那天发生了什么? 有谁相信这会是自杀? 农民之子薛明凯, 你的家仿佛建在瓦砾堆上 枯树、寒冬,恐惧的村民与村...

王清营:父亲哭了(6)和京北牌母猪对话

2017-04-22 我与父亲正在聊,忽然一头猪跑进来了,我很奇怪,家里没有养猪呀。我一看,还是个母猪,奶子垂的老大。进来了,并没当自己是外人,招呼也不打,直接照镜子。搔下头,又四处乱翻。我冷眼看,拿了什么在往脸上抹,哦,是找粉抹脸。待这畜牲抹够了。我再细看,屁眼里塞了老大一个牌子,它屁股一翘,放了一个响屁,牌子冒出来了,哦,京北牌的。 吭,母猪发话了。纯洁的小王啊。 我吓了一跳。心咚咚的。是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