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越:俄罗斯当代十大禁书

1991年,苏联解体后,俄罗斯再度掀起读书热潮,全民思想解放风起云涌,那么,俄罗斯人今天的阅读是否还有禁区?答案是,当然有,其实,俄罗斯早在普希金时代直到今天,一直都有出版审查制度,“禁书”二字也从未在俄语字典上消失过。 俄罗斯首当其冲的禁书当属希特勒的《我的奋斗》,早在1991年苏联解体之前,苏联红场的旧书摊上就有销售,书商说,苏联读者读《我的奋斗》主要出于对第三帝国元首的猎奇心理,不如读索尔...

重磅调查:铜锣湾书店一年后,禁书读者、作者与岀版商之死...

香港「禁书」出版业当下面临灭顶:作者不敢写,出版社不敢接,印刷厂不敢印,书店不敢卖,房东不敢租房给书店,货车司机不敢送,大陆旅客不敢买——甚至网购也会被抓。 端传媒记者 陈倩儿 张洁平 孙贤亮 发自香港 继铜锣湾书店之後,香港最老牌的独立书店丶发行代理商田园书屋,也快要维持不下去。与前者的突然死亡不同,经营了田园四十年的老板黄尚伟觉得,自己几乎是在跟整个行业一起慢慢没顶。 「你问起这些我就伤心⋯...

蔡咏梅:姚文田事件和铜锣湾书店事件打击了香港的出版自由...

(香港言论自由研讨会书面发言) 今年三月一个下雨的日子,瑞典一家电台记者丽莎.本格斯庄来香港采访铜锣湾书店事件,我们约在铜锣湾一家咖啡厅见面,饮完咖啡做完采访,我陪她去看了铜锣湾时代广场附近五家很有代表性的书店,让她,也让我自己现场感受一下这个事件对香港书籍出版的冲击。 首先去的是面对崇光百货公司,位于希慎广场的台资大型连锁书店-诚品。这地方是香港最繁华的商业区之一,希慎广场楼高36层,为一摩登...

中国大陆警方近来严查网购境外“禁书”

2016-07-07 铜锣湾书店。(忻霖摄影) 香港媒体报道说,中国大陆警方近来严查网购境外“禁书”,很多买家被警方约谈,所购书籍也被要求上缴。有评论指,中共收缴“禁书”是为扼杀不同声音,反映出中共对不同声音的恐惧。 据香港《苹果日报》7月7日报道,中国大陆警方最近严查网购境外出版书籍,深圳网上书店“壹仁网”所出售的香港铜锣湾书店供应的书籍成为盘查重点。壹仁网今年4月被查封,住深圳南山区的女性负...

喻智官:十年浩劫和一部“禁书”——我的文革记事

影院停业,好戏上街 改变当代大陆人命运的文革过去五十周年了。 一九六六年的夏天,我是上海一所小学的三年级学生。学期末,老师和学生照例各自准备考试。一天,全校开广播大会,校长传达上级指示,“文化大革命开始了,今年的考试也取消了。”小学生不懂校长讲的“文化大革命”是怎么回事,事实上校长本人也完全不懂,但一听不考试了我们就高兴,就蹦蹦跳跳地涌出校门。当时,我们谁也不会料到,这一天我们不是与学校暂别,而...

浙江一律师网购港台书籍被扣 起诉文广新局

原告袁裕来律师认为,被扣书籍为港台出版社合法出版,从淘宝网上的书店依法购买,从书名看其内容亦无问题,请求法院责令执法部门将书籍返还 【财新网】(记者 赵复多)近日,浙江之星律师事务所律师袁裕来网购港台书籍遭查扣一事引起关注。3月7日,袁裕来对查扣其图书的宁波市江东区文化广播新闻出版局发起行政诉讼,请求撤销被告查扣图书时出具的《先行登记保存证据通知书》,责令其及时将扣押书籍返还。袁裕来向财新记者表...

甄树基:吕波回港要求销案对失踪谜团守口如瓶

铜锣湾书店3名港人获得取保候审之后,其中一人吕波4日从大陆经罗湖口岸返港,就其失踪一事要求警方销案,但对有关他和其他人的详情,却守口如瓶。 被失踪超过100日的吕波,出事前是专卖中共禁书的铜锣湾书店总经理,也是禁书出版社巨流的股东。他在罗湖口岸回港时,入境处没有对他截查及问话,由于他失踪一事警方收到报案,入境处通知警方之后,警方遂派人到吕的住所守候,待吕抵步后警方曾查询他有没有人身安全问题,以及...

香港铜锣湾书商李波:已经决定放弃居英权

备受外界关注的香港书商李波周一(2月29日)表示,他已经通过“有关渠道”,告诉英国方面决定放弃居英权。他还指责一些人利用此事“炒作”。 李波还表示,自己是“偷渡”前往内地的,是“自愿返回内地配合调查的”。“(这)是我个人行为,我从来没有‘被绑架’或者‘被失踪’”。 这是李波在铜锣湾书店案引起国际媒体关注以来首次接受传媒访问。香港的凤凰卫视对李波进行了电视专访。《星岛日报》和澎湃新闻等也称对他进行...

余杰:大陆信息封锁下的香港禁书出版黑与白

早在冷战时代,香港在英治之下享有新闻出版自由,成为中国和台湾两边都趋之若鹜的禁书生产地。毛泽东时代的中国,毛泽东、江青、林彪等以及党内高官都喜欢通过特殊渠道,从香港获得政治类书籍、色情图书和电影,这类书籍和影片成为他们的“特许娱乐”——当然,一般民众不可能接触到这些“封资修”的东西。 而在白色恐怖时代的台湾,知识界的思想文化啓蒙在相当程度上得益于从香港夹带入境的禁书。在许多党外民主前辈的回忆录中...

铜锣湾书店事件黑洞:敲诈与绑架

由出版言论自由异化为买卖禁书版权,再将买卖禁书版权变成可能的涉嫌敲诈,最后导致北京强力部门跨境绑架事件,让香港成为危城,让”一国两制”变成了一个大笑话。今天的“明镜书刊”节目我们请明镜新闻出版集团执行总编陈小平博士介绍内幕出版社出版的《习近平彭丽媛中枪》,谈铜锣湾书店事件黑洞。 法广:铜锣湾书店事件目前看起来没有落幕迹象。明镜的内幕出版社最近又针对这个事件专门出了一本书,题目叫《习近平彭丽媛中枪...

“李南央状告海关案”跟进报道(二十):感言集锦/为个人的权利而争...

新年伊始,一位朋友发来了北京大学法学院贺卫方教授在二零零八年八月写的一篇博文《“三个至上”谁至上》。这篇文章对那时全国司法界正在“大学习、大讨论”的“三个至上”学说——“始终坚持党的事业至上、人民利益至上、宪法法律至上”提出疑问。他说: “至上有其惟一性,不可以有多个准则一块儿至高无上。好比在一个家庭里,假如有一个人说话具有最终极的权威,那么就不可能是公公的意志至上,婆婆的意志同样至上,媳妇的意...

孔捷生:中共管得住禁书就是硬道理

春节前夕友人发来《习近平与他的情人们》扫描版,此书是铜锣湾书店五子人间蒸发的肇源。我没空看也无兴趣转发,这与李志绥《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和罗宇的《告别总参谋部》的珍贵信史完全不同。然而北京出动强力部门实施国家绑架,越过不止一国之境拿下桂民海,还再派「四大名捕」去泰国搜查他的公寓。看来闹出风波后这部八卦书籍反会不胫而走。 如果说靠三分传闻七分吹水的拼盘有吸睛率,那也是专制主义奇特的共生物。我和阿...

何清涟:中国怪谭:真假“国家机密”满江湖

最近香港铜锣湾五书商失踪事件突现大乌龙,其肇祸之由终于完全浮出水面,原来主要是《习近平的情人们》一书惹的祸。外界对该书内容的真实性多有批评,作者之一的西诺也自承:该书主要据传闻而写,这些传闻的真实性并未经过核实;写作理由是:“你不给我言论出版自由,我就有一种想恶心你的动机”。 由于中国是个言论极不自由、政府将领导人私生活设为“国家机密”的国度,这本书将很多因素纠缠在一起。必须进行层层剥笋式的分析...

刘路:政治禁书与铜锣湾书店事件

2015年10月17日,香港铜锣湾书店股东、瑞典籍华人桂民海(笔名阿海)在他泰国帕提亚的公寓里失踪。11月6日,铜锣湾书店的另一名股东李波披露,与阿海同时失踪的还有吕波、林荣基、张志平三位书店职员。2015年12月30日,铜锣湾书店的最后一名股东李波失踪,引起舆论大哗。2016年1月17日,桂民海上中国中央电视台认罪,声称自己为十多年前的一件交通肇事案件自愿回国投案自首,不希望舆论及瑞典方面干涉...

出版已故“禁书”作者高华文集 广西出版社遭处分

去年11月,中国“禁书”《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的作者高华病逝四周年前夕,广西师大出版社出版了高华文集《历史学的境界》。近日,据香港及国际媒体披露,广西师大出版社因此遭到中宣部和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的处分。 在去年11月下旬,著名作家高华病逝四周年前夕,广西师大出版社推出高华的文集《历史学的境界》,向作者致敬。不料,这却给出版社带来不小的麻烦。据香港《明报》1月21日引述知情者称,主导出版高华的遗作结...

李怡:谣传对专制政权的惩罚

本身是「帮港出声」成员的监警会新任成员钱志庸,日前表示,假设李波「一如政棍所编的故事」,在内地筹划出版禁书,即使是在香港印刷和出售,虽没有牴触香港法例,亦会触犯内地法律,故审判权在内地。 李波因出版禁书而罹祸,绝非「政棍所编故事」,中共官媒《环球时报》称:「铜锣湾书店长期出版、销售针对内地的政治书籍,大量编造虚假内容,恶毒攻击国家政治制度······给内地维护秩序制造了特殊干扰」。 《环时》也承...

黄楚琪 :香港观察:从“网络主权”到“信息主权”...

中国领导人习近平上月重申维护“网络主权”非常重要,即外国不得利用网络损害中国利益。习近平的话音未落,香港旋即传出铜锣湾书店股东李波失踪事件,至今超过两周,港府尚未有任何对策。 坊间相信他因出版有关习近平的书籍,遭强迫回国。尽管李波不是搞网络,但怀疑他的出版触怒了内地。李波失踪给了香港重大的启示,不管在网上还是网下出版,只要“信息上”触犯国家安全,北京不予容许。北京强调“网络主权”,实际上是“信息...

香港警方介入禁书出版商失踪调查 桂民海女儿收神秘短信...

瑞典籍香港出版业者、“大陆禁书”书店老板桂民海及其业务伙伴等4人,疑遭中国国安人员绑架一事,引发外界持续关注。香港警方目前已介入调查事件。此外,失踪者桂民海的女儿曝光,近日收到父亲神秘短信,称已将钱转到她的户口、希望一切安好等。 中国政治禁书的香港出版商以及主打出售禁书的铜锣湾书店老板等4人,自10月中先后在东莞、深圳、泰国等地失踪后一直下落不明,随着监控画面等越来越多情况的披露,事件正逐渐发酵...

冉云飞: “违禁”书籍三十种

  冉按:有朋友问四九年后的内部出版物有没有人进行完整的研究过?我说就我目前所知,似乎还没有。数量有多大?我说,也没办法得到确据,至少似乎没有统计过。有没有内部出版物的目录可供查询?我说以我所搜的目录来看,似乎没有这样的专门书目,但若是花点工夫的话,也不是不能拚凑出个大致的出版“地图”的。 四九年后的许多方面,人们的了解都是相当粗疏的。其原因,当然是有许多禁区,但是缺少有心人的研究,也...

林贤治:书报审查与秘密阅读

在我国,有关禁书方面的书寥寥可数;其中,专一叙述号称“社会主义国家”的禁书者,《民主德国的秘密读者》恐怕还是第一部。 书的名目,来源于2007年在莱比锡召开的“民主德国的秘密读者”大会。所谓“民主德国”,早在十几年前即已成为历史,而德国人民仍然没有忘记把那段沉痛而屈辱的记忆发掘出来,讨论、研究、传播,做别些有着同样命运却善于健忘的国民认为是多余的事。在大会上,禁锢时代的见证者分别讲述当年如何打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