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蜀:政治转型中,反对派不应止步于反对,更应做超越性的主导者...

笑蜀:政治转型中,反对派不应止步于反对,更应做超越性的主导者 作者: 笑蜀 没有德克勒克和曼德拉的南非转型是很难想象的。但可能鲜为人知的是,没有图图大主教的南非转型,更难想象。 这么说当然潜含着一个逻辑:一定程度上,图图大主教之于南非转型,比做为总统的德克勒克和做为反对派领袖的曼德拉更重要。 南非转型通常被视为和平转型。其实未尽然。即便在党禁取消、曼德拉获释之后,血与火仍伴随着南非转型,屠杀事件...

王宇:张千帆、笑蜀谈律师在法治、宪政中的角色定位...

一 数月前,我在网上看到了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张千帆老师的一篇文章《律师与宪政》,该文言简意赅,对律师在国家宪政转型过程中所起的作用寄予了很高的期待。张千帆老师著有《西方宪政体系》、《宪政原理》、《国家主权与地方自治》等作品,是中国著名的宪法学权威,也是公共思想领域一位胆略与睿智兼备的道义直言者,为广大读者和网友所敬佩推重。 12月13日,我有机会拜访了张千帆老师,当面向他请教人权法治方面的若干问...

郭飞雄:“宪政中道”的理论突破和操作睿智

——评笑蜀《中国良心知识分子谈宪政民主》答卷 无过之、无不及,是古典的中庸之道。多元均衡,是“现代性”的中庸之道。 笑蜀在《中国良心知识分子谈宪政民主》答卷中所表述的“宪政中道”理论,已经实在地达到了中庸之道的“现代性”高度,也已经实在地达到了经验性政治理论的“现代性”高度。而他精心谋求的前沿性和保守性之间的平衡,见证了一种长期投身于温和变革的自由理想者的仁爱厚重、深谋远虑。 一、权力制衡权力的...

笑蜀:告别极端政治,回归宪政中道

—— “中国良心知识分子谈宪政民主”答卷之二 您理解的“宪政民主”有哪些基本要素?其中最核心的內容是什么? 最核心的、我认为必须特别强调的元素,是分权制衡。分权制衡的含义,是通过分权,以权力制约权力,达成政治生态的均衡。而政治生态的均衡为一国政治的要务。 分权制衡最经典的形态,是三权分立。这是现代政治文明的黄金律,增之则肥,减之则瘦。增之则肥的例子,是孙中山先生推崇的所谓五权分立。孙先生在三权之...

笑蜀:对人权律师的打压是当代中国法治史上最大的笑话...

2020-04-13 被“吊照”十年的中国维权律师唐吉田。 时间过得真快,唐吉田、刘巍等人权律师被吊照、一夜之间沦为无业游民,转眼都快十年光景了。全面抗战那么艰苦也才八年呢,文革旷日持久也不过十年呢。唐、刘两位人权律师被迫终结职业生涯居然十年仍没个说法,至今仍混迹于无业游民队伍中,真是人间奇迹。人能有几个十年?人的生命就是这么拿来消磨的么? 稍前,唐吉田律师嘱我为这十年纪念日写点什么。我不假思索...

笑蜀:爱国就是爱自己,爱故乡,爱小时候的味道……...

牛角鱼 2020-03-24 有离岸爱国主义,也有离岸恨国主义,二者是一枚硬币的两面。 我尊重去国,包括尊重在情感上割断对故国的眷恋。这是个人选择,不可强求,无可厚非。但发展到离岸恨国的程度,一朝离岸即高人一等,整天以最恶毒的语言咒骂中国人,什么支那猪,支那蛆,这就简直太变态了。 他们并无法否认,他们的父老乡亲、他们的列宗列祖的遗骨,都还在中国。他们如此恨国,如此视十四亿中国人为仇雠,置其父老乡...

笑蜀:香港修例之败,北京应如何反思?

2019年8月11日,香港深水埗警署外的抗议者。 LAM YIK FE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前天,持续已近三个月的香港反送中事件,终于出现转机——特首林郑月娥宣布,撤回导致严重后果的送中条例。后果到底有多严重?备受压力的林郑月娥在上周的一次闭门会议上曾坦言,说她很想辞职——如果能够选择的话,还说“给香港造成如此巨大的破坏”,以至于她自己都认为“不可原谅”。 区区修例引...

笑蜀:尴尬的“先知”──中国极端民族主义的现实困境...

笑蜀 华中科技大学社会科学部教师 极端民族主义思潮诉求之一:“以‘国’为本、以人为器” 极端民族主义思潮诉求之二:“只有永恒的利益,绝无普世的人道” “伊斯兰革命”是“世界革命”的“希望”? 极端民族主义情绪与“草根”心理的暴民化相结合乃乱世之兆 【注释】 萧功秦在1999年“炸馆事件”时讲过这样一段话:“当下中国知识分子在民族主义问题上的分化表明,80年代以来中国知识分子之间的广泛共识时期已经...

笑蜀:推动市场向善——茅于轼先生最大的功德

你们都是最优秀的分子;如果最优秀的分子丧失了自己的力量,那又用什么去感召呢?如果出类拔苹的人都腐化了,那还到哪里去寻找道德善良呢? ——费希特:《论学者的使命》 古有三不朽之说,以其为人生最高境界。古人认为,要达到这一境界,须在以下三个方面做到极致,即立言、立功、立德。历史上这样的人不多,今天就更少。 但是,无论古往今来这样的人多么少,茅老茅于轼先生,肯定是其中的一个。 首先讲立言。 毫无疑问,...

笑蜀:世界越来越平,内外很难有别

内外有别是中国文宣的一个基本原则。说白了,就是对内对外两套不同的,甚至完全冲突的话语体系。比如,不定于一尊,国际关系民主化,就只适于对外,不适合对内。在国内讲的,比如定于一尊,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肯定不能拿到国际上讲。此种两轨制建立在一个前提下,即有一道高墙,把国内国外两个舆论场分开。国内的听不到国外的,国外的听不到国内的,国内外两个舆论场完全割裂。 这在过去的确管用,尤其在国际社会管用。国际...

笑蜀:人民为什么需要政府?

前临汾市尧都区区长宿青平,是张平的反腐小说《国家干部》主人公夏中英的原型,以大刀阔斧的改革而名噪一时,后来则因仿天安门而修建尧都广场饱受非议。其实尧都广场的是是非非并不重要,且不谈它确有拉动当地旅游的功能,就算宿青平真想再造一个天安门,也够不上僭越之罪,毕竟早已不是帝王时代,天安门未可唯我独尊。倒是宿青平的执政理念更值得推敲,舆论却对此习而不察。 三年前的山西省人大会议上,宿青平曾这样慷慨陈辞—...

笑蜀:猎鹰升空,有什么能阻挡对自由的向往?

美东时间2月22日上午,“猎鹰”9号从范登堡空军基地发射升空,上面携带着Space X两颗用于全球卫星互联网计划的测试卫星。该项计划将打造一个由12000颗卫星组成的互联网,为全世界提供千兆级别的卫星宽带接入服务。据报道,测试卫星已进入预定轨道,并与地面站完成了首次通信。 这或是空天互联网时代的开端。而一旦进入空天互联网时代,用户只要使用一个相当于笔记本大小的终端,即可与卫星直接通讯。甚至有专家...

笑蜀:深圳那把火烧出了纳粹的幽灵(足本)

2007-09-07 湖沿垄人 深圳城管“拆违”时纵火焚烧棚户区。残垣断壁之间,一个儿童徒劳地奔走,试图用一小瓢水浇灭吞噬家园的烈焰,弱者的无助和强权的霸道,强烈反差令人愤懑,也令人绝望。 突破人类文明底线的暴行而竟能以合法的名义,在光天化日之下大行其道。不能不让人惊醒,我们的世界一定出了大问题。 是的,一定是出了大问题。因为这种突破人类底线的暴行,其实并不是第一次发生,甚至,这并不是最残忍、最...

笑蜀:没有低端的国民,只有低端的体制

人大教授顾宝昌在评论城市人口政策时,提到“低端人口”的概念。他实际上并不同意这个概念,所以用的是“所谓的低端人口”;而且对排斥“所谓的低端人口”的歧视性政策,他也表示了自己的质疑,说“这不一定有好处,也不可持续。”但即便如此,他还是陷入一场舆论狂飙之中。“低端人口”四个字一经见报,马上点燃了千万读者的怒火。没有人有耐心去推敲教授的原文原意,都认为他在为城市政府的歧视性政策背书,一时千夫所指。 舆...

笑蜀:许志永博士归来,不能不说的几句感慨

博士归来,感慨万千,回首这四年的坎坷,和四年中风雨同舟的诸多老友,就忍不住要为这四年写点什么……。但终究还是忍住了。 万千感慨,同时也无限感激,没有四面八方的旧雨新知的无私关爱,这四年的路,尤其前两年多的路,我怕是一天也走不下去。他们无私的关爱,让我更感受到“自由、公义、爱”的感召力。我忍不住要把他们的大名列出,一一致谢,终究也还是忍住了,只能在心里感恩。 感恩的同时,也为博士、为所有公民同仁默...

笑蜀:体制不是挡箭牌,该记私仇记私仇

以笔名梁惠王驰骋网上的大V史杰鹏,终于被他所在的北师大解聘了。解聘理由是“与主流价值观不一致”的所谓不当言论。北师大好坦率,毫不掩饰文字狱本色。 文字狱,思想罪,这应该出产于半个世纪前的中国,用叶剑英元帅的话说,即“封建法西斯”的中国。那时有这种事一点不奇怪,没有反倒是咄咄怪事。所以,处分史杰鹏的公文发布之后,马上有网友嘲讽说公文日期署错了,不应是2017年,而应是1967年。 但的确白字黑字2...

笑蜀:二十八年

二十八年 鲜血早已干涸 中原却并没有多少劲草 到处都是荒芜 甚至 连地下水都没有一寸干净 二十八年 弹孔早已抹平 星星的弹孔中 却并没有涌出 血红的黎明 一切不仅还在沉睡 而且 睡得更沉、更深 二十八年 历史长河无非一瞬 于我们却是最好的年华 尤其全部的青春 伴随这最好年华、这全部青春的 难道只有悲情 以及 无尽的沉沦? 世界多么美丽 却被玻璃墙阻隔 二十八年过去 我们没有趟出路 没有摸到门 世...

笑蜀:特定专制的反对者未必是同道

2017-05-21 笑蜀之呈堂证供乙 敌人的敌人未必就是朋友,特定专制的反对者未必是自由的朋友。反路易十六的罗伯斯庇尔不是,反沙皇统治的列宁不是,反巴列维王朝的霍梅尼不是,反伊拉克王朝甚至取名”起来抗争的人”的萨达姆也不是。曾高调反对国民党一党专政的窑洞党,当然更不是。 当此转型关键时期,不免泥沙俱下鱼龙混杂,反对的江湖各色人等都有,翻版罗伯斯庇尔列宁霍梅尼萨达姆窑洞党...

张超:事关萨达姆与笑蜀商榷:惟独独裁者可以为了政治免除一死?...

——法政系的宪政主义之论之一 萨达姆被抓了,伊拉克至少开始了民主进程,这是我无比喜悦的事情。萨达姆被审判了,而且还被处决了,这是我心里偷偷喜悦的事情。 对此,我本不想多说话,因为我实在不关心这个人是死了还是活了,中国需要我们关心的事情多的是了。作为一个宪政主义者,我只关心,这个独裁者是不是依照法治程序被审判的,正如我不想争论要不要以法治程序反对恐怖主义。 我认为,政治的归政治,司法的归司法,两者...

笑蜀:民主之花非要用鲜血来浇灌?

萨达姆终究还是没能逃过一死。这个消息刚刚发布,欢呼之声便响彻了互联网。 我能够理解那些欢呼。萨达姆的确是独夫民贼,萨达姆双手的确沾满了他同胞的鲜血。但理解不等于同意。纵然萨达姆罪该万死,但现在处死萨达姆,我仍然不认为是一个最好的选择。如果萨达姆是正在实施暴政时被处死,如果萨达姆是在拒捕时被杀,我也会额手称庆。但问题是萨达姆并非这样死的,萨达姆垂垂老矣而且身陷囹圄,彻底丧失了抵抗能力,已经不可能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