胥志义:漫谈市场经济

西方发达国家不承认中国为市场经济国家,中国则认为中国是市场经济国家,不过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其实,市场经济有着其本身的内涵和外延,并不存在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区别。 一,市场经济是交易的经济 市场经济是交易的经济,与自给自足经济相区别。在市场经济中,生产者与消费者相分离,每一生产者生产的产品和提供的服务,都不是自己消费,而要通过交易转变为他人的消费,同时自己的消费也依赖于他人的生产,交易是市...

胥志义:权力的诱惑引无数英雄折腰

一,权斗的险恶 刘志军托律师带话给女儿,不要从政。我想他的意思不是说从政这个职业不好,而是叫她远离权力。崇祯皇帝在煤山上吊之前,挥剑刺向自已的女儿,也不是他没有人性和亲情,而是他深知王朝更替的惨烈,与其受他人凌辱,还不如自已了断。曾看过一篇外国短文,说国王很羡慕种地的农夫,我想也不是农夫的生活好过国王,而是国王处于权力的中心,权力的争夺使他深感不如农夫安全。 陈有西先生曾写过一篇文章,《生是组织...

胥志义:中国正处于重大变化前夜

中国在最近几年一定会发生重大变化,变化的方向却不确定。我们曾说不走资本主义邪路,也不走封闭僵化老路,但中国的变化不是走向资本主义,就是走向封闭僵化。二者必居其一。决定方向的因素在政治,政治是最难预知的变量。政治的不确定决定方向的不确定。然而有一点却可以确定,中国近期一定会大变。为什么?因为非驴非马的“中国模式”已经走到尽头。 一,“中国模式”的形态特征 1,计划与市场共存。每年一次的中央经济工作...

胥志义:全球经济一体化与中国落后的政治经济体制

中国实行对外开放,经济上日趋与世界相融洽,但世界经济一体化建立的基础是体制规则的趋同,否则便无法建立与一体化相适应的公正的世界经济秩序。美国说不能让中国来制订游戏规则,其实,中国那有什么规则,中国国内便不是什么市场经济,规则法律是可根据政府不同时期目标的变化而不断修改或不遵守的。比如中国说要建立东亚自由贸易区,其中就包括韩国,一旦韩国部署萨德,抵制韩国企业乐天的行为,便使经济自由的规则化为乌有。...

胥志义 :打倒黄世仁能否解放喜儿?

我们曾说中国历史“波澜壮阔”,也有“风云际会”画卷。多少“逐鹿中原”的好汉,“傲视天下”的英雄,带来一场场惊心动魄,血流成河的斗争。成功与失败并存,辉煌与悲壮同在。但所有这些斗争都是权力斗争。它以“吊民伐罪”为口号,也对权力罪恶进行摧毁,而革命结果,却没有个体权利崛起。所以只带来改朝换代,即掌握权力个人和集团的变更,却从未带来人民的真正解放,历史的实质进步。 华盛顿赶走了英国殖民者,人民有没有获...

胥志义:政府折腾——中国灾难的根源

鲁迅先生有一段话,大意是:为了治病,方子上开人参。病没治好,倒落个满身浮肿。用萝卜子来解,才恢复先前一样的瘦。人参白买了,还倒贴了萝卜子。这大概就是一种折腾 。 你想想,我们建国后,土地分给了农民,工业基础虽然薄弱,却也有一定数量企业,本该让人民休养生息,自然发展。但我们要治病,治“一穷二白”的病,要“赶英超美”,“画最新最美的图画”。要“一天等于二十年”,“大跃进大发展”。怎么样实现?开的方子...

胥志义:计划经济有没有经济危机?

有人说,中国前三十年的发展奠定了改革开放后经济快速发展的基础,这是谎言。中国的国有企业三分之二以上都破产了,怎么可能是中国以后经济快速发展的基础?我们搞了二三十年的计划经济,不仅白搞了,造成巨大浪费,而且浪费了时间和发展机会。 中国经济会不会“崩溃”?这要看我们怎么理解“崩溃”。上世纪六十年代初非自然力带来饿死几千万人,算不算“崩溃”?如果那不算崩溃的话,那世界上就没有“崩溃”一说了。我们曾说社...

胥志义:乌坎的民主为什么会失败?

世界上只有私有制和政府所有制两种形式,并不存在“公有制”。通过国家强制力建立起来的“集体所有制”或“全民所有制”经济组织。由于所有者的模糊化,管理权的行政化,都是政府所有制,说集体所有或全民所有,全是一种忽悠。   乌坎是广东一个普通的小村,却自2011年起承载了无数人的希冀。一次示威抗议折射出乡村土地转让的种种问题,一场选举“被挑起”了中国基层民主试验的重担。可民主非但没有解开利益的死结,反而...

胥志义:中国官场领导很多,精英极少

民主制不但是选择一个优秀人才,而且是一种限权。甚至限权比选人更重要。我们不能选择一个让我们来服从他的“领导”或上帝,一个来侵害我们自由的人,那怕这个人是优秀人才,是百年千年一遇的“天才”。 美国开国总统华盛顿是不是精英?可能没有人怀疑他的道德与能力水平。八年的独立战争证明他的伟大,也积累起了巨大的威望。但对华盛顿来说,他认为他只是为国家做了一件事,虽然这件事意义重大,建立了一个国家,并且做得很漂...

胥志义:依法治国先从杜绝强拆开始

强拆是中国的一大奇观,也是正在进行的罪恶。上街买个菜,回来房子就没了,这是什么世道?晚上睡觉,被暴徒绑架出屋外,房子则被推土机推了,这是不是超级强盗?鸟儿也有个窝,保卫自已的窝是人的本能。但自焚无法阻止强拆,鸟炮无法阻止强拆。多少人呼天喊地,血泪涟涟?战争年代,炸弹或可能炸掉很多人的房子,但在和平年代,最残暴的统治者也不会这么疯狂。据说社会主义“没有压迫,没有剥削”,那强拆是什么?据说我们要实行...

胥志义:中国与美国贫富差距的区别

中国现在主要不是贫富差距过大的问题,而是贫富差距的合理性问题。当然贫富差距大太也不好,但只有在贫富差距走向合理,即真正由市场经济而产生,我们才可以通过二次分配的一些调整来缩小贫富差距,而不是企图通过改变市场经济来调整。 一:中国的贫富差距是畸型的 中国的基尼系数已超过0*5,比美国的0*4还要高。美国的自由经济主义占主流,二次分配的调整政策没有欧洲的幅度大,中国则基本上没有二次分配的调整。所以,...

胥志义:主义能够高于人权吗?

中国政治一个不言而明的规则是具体正义服从抽象正义,或者说人权服从主义。中国政治过程是一个提出抽象正义,解释抽象正义,运用抽象正义的过程。宪政与法治则是保障人权维护具体正义的,与中国政治格格不入。 一,主义可以侵害人权吗? 中国左派与西方左派并不完全相同。虽然左派多以代表底层民众利益自居,但西方左派帮助穷人,中国左派则打击富人;西方左派也主张富人多缴税以救济穷人,却不反对富人致富,中国左派则反对富...

胥志义:公有制是奴隶制的翻版

公有制与自由是不相容,甚至是相悖的,共产主义怎么可能是一个“自由人的联合体”?共产主义不但是乌托邦,而且其实施过程就是一场灾难。 一,私有制是一种自然秩序 私有制不是那个人或某种理论制造出来的,而是天然的。比如一个人以种田或打猎为生计,获得的粮食或猎物归自已所有,此即为私有制。以自已的劳动谋求自已的生存和发展,没有什么比这更自然的了。这里有两种私有,劳动的私有(失去人身自由权比如奴隶的劳动便不为...

胥志义:为什么说共产主义是乌托邦?

如果我们把共产主义的定义或追求,看作是一种平均主义和对平均主义体制的追求,而不另外加上泛化的道德意识提高等等,则共产主义“美好”是“美好”,却一定是乌托邦。 按照马克思的设想,共产主义实行按需分配。所以,进入共产主义的条件是社会产品极大丰富。但社会产品能够“极大丰富”吗? 经济发展有两种表现。一是新产品、新服务的出现,并由此带来新产业。二是生产扩张,包括生产规模的扩大和生产效率的提高。发展农业生...

胥志义:国企的“不自私”

最近,网上爆出铁道部下属国企南车厂,动车组件采购与市场价相差甚巨的天价采购单,舆论哗然。其实这种采购,在国企大量存在,比如中石化的天价吊灯,比如医院的药品采购,比如某些政府采购,这类新闻不绝于耳。如果换成私有企业或个人,决不会有这种采购。为什么?因为私企或个人是自私的,在商品质量和功能一样的情况下,一定会选择价格最低的。国企或与政府有关的悖逆常理的采购(还有其它市场行为,本文只从采购入手)说明其...

胥志义:反贪腐与开新政

任何体制变革,都伴随权力斗争。权力斗争不一定带来体制变革,但体制变革一定有权力斗争。专制体制会带来无穷无尽的、或明或暗的权力斗争,绝大多数的斗争是争权夺位,但也有带来体制进步的。 最近,孙立平先生提出了一条改革分三步走的路径,即由反贪开始,撬动权力,然后除恶政,施宪政。另有人则不赞成他的想法。认为现在的反贪腐,只是一种权力斗争,是政治清洗,既不可能彻底,更不可能导致宪政法治。只有建立民主制度,依...

胥志义:“苏格兰公投”中的国家理念

最近看到英国FT中文网的一篇文章,《让苏格兰公投成为典范》,作者是英国《金融时报》专栏作家吉迪恩?拉赫曼。他赞成用民主方式来解决国内的民族独立倾向。文章一开头,他写道:“几年前,我曾徒劳地劝说一位中国外交官:如果台湾民众希望宣布独立,就应该允许他们这样做。当时我提出:‘如果苏格兰投票决定独立,英格兰不会阻拦。’那位外交官就像是听到了一句非常明显的谎言,怀疑地笑道:‘我知道那是不可能的。英格兰永远...

胥志义:中国计划经济时代的经济危机

中国经济会不会“崩溃”?这要看我们怎么理解“崩溃”。上世纪六十年代初非自然力带来饿死几千万人,算不算“崩溃”?如果那不算崩溃的话,那世界上就没有“崩溃”一说了。我们曾说社会主义没有资本主义的生产过剩危机,但短缺是不是危机?社会主义的实践已经证明,社会主义长期存在短缺。配给是社会主义国家的一个普遍现象。主流意识形态吹嘘中国前三十年建立了独立的工业体系,是一个伟大功绩。可中国在那个时代,那一项工业产...

胥志义:反贪腐与除恶政

“康师傅”被下架,国内外一片叫好声。不唯其原居高位,还在于“康师傅”不但是个大贪官,还是一个大恶吏。想想他的所谓“维稳”,带来多少家破人亡!他主管政法系统,俗称“刀把子”,不仅不依法办事,反而残暴镇压人民。那些权利被侵害的人,如何不对他恨之入骨。虽然个人权利仍未伸张,但恶吏一下架,因贪腐也好,因权斗也好,“你也有今天”的心理,弥漫民间。所以有的官员落马,民间大放鞭炮,正是这种民意。“恶吏”比“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