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卫方访谈│先生归来——大学反思录

贺卫方访谈│先生归来——大学反思录 来源:网络 原创 贺卫方 黄微 讀書雜誌 受访人:贺卫方(简称“贺”) 访问人:黄微(简称“黄”) 目录 知识传统与大学的发生学 从教会大学到“院系调整” 先生何以扎堆儿涌现 国民政府对教育的重视 学者独立品格的树立 教会学校的伟大贡献 考试制度的合理设计 先生归来的前提条件 共识沙龙主持人姗姗:共识沙龙的群友们晚上好。我们都知道贺卫方老师是著名的法学家,但少...

贺卫方:惨重的代价能否换来新闻自由?

庚子年,短短的一个春节,九省通衢的武汉市就由一个繁华大都市迅速变成一座人间地狱。一场突如其来的冠状病毒袭击,转瞬间已导致近两千人命丧黄泉,有些家庭甚至满门尽亡。宣布的死亡数字是官方统计,可以肯定,尚有很多没赶上确诊就已经死去者不在其中。此外,武汉率先封城,接着是温州、杭州,各大城市也紧急跟进,差不多全国范围都进入了紧急状态。 与此同时,这恐怖的病毒又借着喷气式飞机以及豪华游轮传播到世界各个角落。...

秦晖、贺卫方:法治、德治与权治

孟雷:今天我们年度对话的主题是法治、德治与权治 什么是法治?最近我们耳熟能详的一段话是这样的。一切政党,政府部门和社会组织、人都必须在《宪法》和法律的规定范围内活动,任何组织、任何人都不能有超出它们的特权,我想这是法治的精意之一。 什么是德治呢?一直以来,中国都是一个在治国意识形态上比较偏向德治的国家,以德治国,以德服人。孔夫子说,治理国家要“道之以政,齐之以刑,民免而无耻;道之以德,齐之以礼,...

知名法学家贺卫方被永久封号 今日头条实名制扩大到评论...

2019-09-27 北京大学知名教授、法学家贺卫方日前再度遭微信永久封号,而重要资讯类网站今日头条亦同步开始评论实名制。业内人士指新一轮的舆论维稳不仅仅只是加强打压力度,管控和利益在新技术下的高度捆绑,促使网企主动充当审查帮凶。(黄小山 / 程文 报道) 据多位媒体人周五(27日)淩晨发布消息称,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知名自由派学者贺卫方的微信遭永久封杀。微信官方提供的封号理由是传播恶性谣言等违...

贺卫方:在阅读中思考社会的走向

© 贺卫方/口述,© 钟华生/整理 对欧洲中世纪文化产生兴趣 要说30年来读过的那些书,其实是不大容易谈的,因为杂七杂八的,看过很多。回忆起来,我在上大学的时候,最初是受到一本英文版的《中世纪史》启发,作者的名字仿佛是Sidney Painter,对于我这样一个上大学后才开始从ABC开始学英语的人来说,读这样的书真正是需要很大的勇气的。虽然由于背景知识的匮乏,读得很慢,也很粗,不过,这样的书让我...

张千帆:说说“宪法”和“党员”那些事

现行宪法不是没有问题,但问题主要不在文本而在落实,而“党员”身份不是推行宪政民主等宪法价值的障碍。 标题中“宪法”这个引号是华东政法大学张雪忠老师加的,他最近不但重提了贺卫方老师的“党员身份”问题,而且也批评了中国国内动不动就呼吁“落实宪法”的宪法学者(可能在他看来后者也是要打引号的)。作为我与贺老师共同的朋友,雪忠对我比较客气,没有直接点我的名,不过其中“影射”的意思还是相当明显的。“党的领导...

贺卫方:走出奴役与造反的恶性循环——《弑君者》阅读札记...

人类的历史写作仿佛是一种竞争——挖掘者与那种掩盖史实的力量之间的竞赛。太多的显赫一时的人物在死后迅速被忘却,或者因为事功肤浅,声名虚张,或者因为某种党派立场或集体心理,成为心照不宣的禁忌者。如果说历史学家的使命是最大限度地复原历史事实的本来面目,那么打破禁忌、挖掘真相便是历史写作的题中应有之义。 罗伯逊先生的这本巨著正是这样的正本清源之作传。对于英国历史有所涉猎的读者都会知道,发生在距今300多...

刘荻:党员有权就时政发表异见吗?——兼谈贺卫方张雪忠之争...

张雪忠老师在《党员有权就时政发表异见吗?——兼与贺卫方老师商榷》一文中说道: “作为公民而言,除了受到法律极少的例外限制外(如不得诽谤他人),一个人可以享有充分的言论自由,特别是批评政府和政治人物的自由。 “政党是一群人基于共同的政治理念,为采取共同的政治行动而形成的团体。在政党内部,党员有可能要受到纪律约束,包括在发表政治观点时与所在政党保持一致。对党员作为公民的言论自由而言,这种纪律约束意味...

张雪忠:党员有权就时政发表异见吗?

——兼与贺卫方老师商榷(含贺卫方的回应) 前段时间,我在网上读到贺卫方老师的“党员有权就时政发表异见”一文(该文以访谈形式发表),对文中的主旨观点有些不同看法。但由于当时贺老师正忙于与共青团干部们的辩论,我觉得不太适合在那个时候去批评他的观点。 我个人一直敬重贺老师对公共事务的关注与热忱,但由于贺老师的文章涉及现代政治的基本常识和重大原则,我觉得现在有必要略加讨论一下。当然,这种诚恳的观点交换,...

贺卫方:大津事件

1891年5月11日,日本发生了一个很重大的事情。当时俄国皇太子尼古拉去日本旅行的时候,在离京都很近的叫大津的地方,在街上,差点被保卫他的日本警察刺死。这个日本警察刺杀皇太子的案件成为一个大事件,引起了全世界的关注。怎么去审判?我们一行人到大津事件发生地,那儿还竖了一块碑,刻着“此附近露国皇太子遭难之地”,日本人翻译俄国为“露西亚”,简称露国,德国为独国。日俄战争之前,大家对胜负都难以判断,到底...

贺卫方:法律教育散论

北京大学法律系副教授 一、 培养什么人? 二、法律人才的层次 三、遗漏了的研修期 四、“法外功夫”的养成 五、寻求“正确答案”的考试 【注释】 引子 一国的法律教育与该国的法律制度之间存在着极为密切的关系。近代以来,法律职业的趋势是专业化越来越为人们所强调和重视。之所以如此,是由于法律本身已经相对独立于社会的其他领域而走向自治;它形成了自己的一整套概念和研究方法,成为一种独立的知识传统。虽然有所...

贺卫方:《格列佛游记》里的党争

  《格列佛游记》又名《在世界几个边远国家的旅行》,表面看来似乎是一部少儿读物。作者构思奇特,作品色彩斑斓。孩子们喜欢,成年人也喜欢。主人公格列佛向读者讲述了在四次航海中的经历,而每次都要碰到极其独特的情况。全书分四卷。第一卷,他到了小人国;第二卷,他遭遇大人国;第三卷,他在飞岛国游历;第四卷,他到了慧骃国。情节自然是虚构的,但在虚构情节中我们可以看到英国现实社会的明显印迹。   让我颇感兴趣并...

贺卫方:“中华学术外译项目”可以休矣!

如今所谓学术外译,选题政治挂帅,泥沙俱下,翻译基本不过关,诚如钱锺书先生所讽刺者,“召不三不四之人,化不明不白之钱,说不痛不痒之话”,加上两句,以不伦不类之翻译,成不折不扣之垃圾。 忘记在萧乾先生那一本书里看到的,二战期间他做驻英国记者,正逢莎士比亚的一个整年纪念,英国方面举办了一个莎翁作品在世界各国翻译出版物的展览,展品由各国自家提供。他看到日本有两套装帧典雅的全译本,而旁边是中国方面提供的几...

贺卫方:看足球,想法治

四年一度的世界杯终于落下帷幕,球迷的欢喜或悲伤也都可以告一段落了。其实,除了感受足球本身的魅力外,关注者还因为专业以及知识背景的差异,从足球里看出不同的东西。从法律的角度看足球,也颇有值得一说的一些道理。 竞技体育有着跟法庭诉讼很类似的特征。由于双方都力求赢得竞争,就需要设置公平的比赛规则。其中裁判的中立性至关重要。一句著名的法律谚语说:任何人都不得在涉及自身利益的案件中充任法官。这一点也适用于...

储百亮:贺卫方:在政治风暴中等待时机的异见学者

2018年5月18日 贺卫方是中国最有名的自由派知识分子之一。 GIULIA MARCH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北京——对于二十年来一直在第一线争取中国法治的贺卫方来说,这是一段平静而烦闷的时期。他可能是中国最著名的法学教授,同时在很多方面,他也是中国最不受欢迎的人。 他在大学的讲座曾经人山人海,如今这些学校已经不能再邀请他。经常刊登他的专栏文章并视他为先驱的报纸不能提...

贺卫方:双甲子校庆,北大精神尚在否?

这几天,北大正在紧锣密鼓地筹备五月四日的百二十周年校庆。今年是双甲子,从传统纪年的角度说,还是一个重要的庆祝年份。百年校庆的情景还历历在目,一转眼就又过去了二十年,真是时光催人老。不过,百年校庆时学界的气氛还是比较宽松,如今却是如此压抑,对北大校庆的纪念活动,尤其是如何在这个时刻回顾历史,反思过往,并树立此后的学术与教育目标等,都会有一些负面的影响。 忽然有些好奇,在北大的第一个甲子纪念,即19...

贺卫方:那美好的国号,简直就是一种讽刺

2011年12月20日下午,我乘坐飞机越过韩国上空,透过舷窗,眺望遥远昏暗不明的北方,不禁浮想联翩。 三天前,金正日逝世。两天后的19日,朝鲜官媒才发布死讯。何以推迟发布,没有任何可靠的解释。 在这个全世界最孤立、最神秘的国家里,权力已经发生了更迭。不过,一切都与从前君主时代的宫廷政治毫无二致——老君主执政到死,死前在自己的子嗣中指定接班人。继位者也常常是在残酷斗争中的最终胜出者,不过帷幕重重,...

四手联弹:在痛苦的世界中尽力而为

2018-01-05 今天进入节目的,是两位永不言败大V公知的2018年元旦致辞:他们是:俞敏洪,贺卫方。俞敏洪,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总裁,中国民主同盟第九届中央委员,民营企业家。贺卫方,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著名法学家,公共知识分子。 我们的大标题借用节目主人翁创作于胡温时代两本畅销书的书名——《四手联弹》,贺卫方,章诒和编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牛津出版社2010年版。 《在痛苦...

贺卫方:国家和我

2017-10-01 贺卫方 荟文学 一、我和国 问:国家的进退,影响着个人命运,今天可能有很多人懵懵懂懂,生活其中而不自知。印象中,您是文革后全国恢复高考西南政法学院首届法学院学生,个人奋斗史和国家命运的走向相互交织。 结合个人经历,请您谈谈,个人成长和国家发展有什么样的关联? 贺卫方:我的儿童时代经历着国家的灾难期,是典型的“文革少年”。那个时代,自己觉得所谓国家离自己很遥远,但是身边所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