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制颁奖给桂民海 中国禁2贸易团访瑞典

2019-12-20 上个月,瑞典文化部长林德(Amanda Lind)颁发一个奖项给遭中国关押的瑞典公民桂民海后,中国驻瑞典大使桂从友19日表示,中国已取消两个企业代表团访问瑞典的计划。这在瑞典民间和政界引发了什么后续效应? 瑞典笔会上个月将2019年的图霍夫斯基奖(Tucholsky Prize)颁给仍遭中国监禁的书商桂民海,表彰他为言论自由发声。林德不但代表瑞典官方亲自出席还颁奖,她当时致...

219:桂民海

姓名   桂民海(桂敏海) 笔名   阿海 性别   男 出生日期 1964年5月5日 出生地点 浙江省宁波市 居住地点 德国柏林(瑞典籍) 教育程度 北京大学历史系学士(1985年),哥德堡大学人文学硕士(1990年)和历史学博士(1996年) 职业   作家、出版人,香港巨流傳媒有限公司和铜锣湾书店老板 笔会会员 独立中文笔会会员 拘捕日期 2015年10月17日(在泰国被人带走后失踪),2...

阿海:至柔至刚的力量——追思我的朋友力虹

二〇一〇年的最后一天,诗人力虹在一场大苦难中,愤而退出了人生的道场;就像是一个被激怒的客人,怒气冲天地中途离开了一场盛宴。力虹一生,经历三次大难,坎坷艰难,而且身患绝症,可谓死于非命;力虹身后,虽然也有一片纪念之声,但是了解他生活经历者,可谓希矣。因此言及力虹者,均没有涉及他生平中的具体事迹和生活细节。 力虹是我结识近三十年的朋友。得知力虹去后,我的脑子里,始终不停地出现他青年时代的音容笑貌。这...

阿海:余秋雨的行者无知——评《行者无疆》

【一】 余秋雨的文章,眼下有点象翰林院的文章;翰林院的文章,虽然和太医院的药方,都察院的奏章,光禄寺的茶汤等等一样,是京师的几大可笑之一,但是锦绣华丽,但凡祭祖,诰封,宣战等等典礼,断断是不可缺少的。余秋雨的文章同样是锦绣华丽,眼下既不能缺少,却也有点象笑话。 余秋雨的文章,和翰林院的那些翰林们好用典故一样,好谈历史。余秋雨读历史,只读故事,不读文本,所以余秋雨的历史当中,都是些好听的故事;这些...

瑞典外交官:已有三个月未能与桂民海会面 曾接触港府但作用不大...

2016年6月6日 桂民海已数月无音讯 【博闻社】拥有瑞典籍的“铜锣湾书店”东主桂民海,被中国当局拘捕至今已达8个月,但仍未被当局正式起诉,而瑞典外交官于2月24日于北京探望过桂民海后,已有超过三个月未获准与他会面。瑞典方面对此表示忧虑。 瑞典驻香港和澳门总领事Helena Storm接受《南华早报》访问时表示忧虑,并不断向当局要求交代相关的法律程序及控罪,期望桂的案件能够在法治的架构下解决。她...

独立中文笔会关于会员桂民海被加罪再审的抗议声明

(2016年3月5日) 独立中文笔会日前由媒体获悉,本会会员、瑞典籍香港书商桂民海(桂敏海)被中国有关当局以“涉嫌非法经营”加罪再审,追究他及三名书店职工将其香港出版书籍销往内地的刑责,未经法庭审判就被置于媒体示众认罪,基本人权遭受严重侵犯。因此,本会有充分理由担心,桂民海去年10月17日在离开泰国公寓后失踪,极可能是因其出版的书籍而遭非法越境绑架到中国问罪,显然并非今年1月17日中国官方中央电...

刘路:“非法经营”不够罪,书商罪名当昭雪——桂敏海凤凰卫视认罪评述...

桂敏海、吕波、林荣基和张志平等四人被非法绑架回中国三个月之后,中共当局终于给他们定了“非法经营”的罪名。笔者看了凤凰卫视上桂敏海等人的“认罪”新闻,现从法律角度给予评述。 让阿海“自认”非法经营罪,让内地法律“覆盖”香港? 香港媒体凤凰卫视说,桂敏海于2012年在香港跟他人合伙成立香港巨流传媒有限公司,从事书籍发行工作,销售的对象主要是中国内地人士。2014年,桂敏海收购了位于香港闹市区的铜锣湾...

刘路:写作可以自由,新闻不能撒谎

——写在《情人》听证会举行之前 本来我承诺在听证会举行之前不再对媒体发言,但是由于当事人西诺先生明确拒绝了参加听证会,我的此项承诺已经失去意义。为了避免受众受到片面的误导,我现就为何要举行听证会做一个解释。 首先,我要求举行这个听证会并不是要为自己撇清什么,而是要还原真相,对历史负责,对媒体受众负责,对关在狱中的桂民海、李波等受难者负责。 我跟桂民海合作了三年,写了二十多本揭露中共高层权斗、腐败...

香港铜锣湾书店老板桂敏海“失踪”事件调查

新华社北京1月17日电 题:香港铜锣湾书店老板桂敏海“失踪”事件调查 “在外面这么多年,我一直处在惶恐不安当中,经常做噩梦,也经常梦到自己回家乡,看见那些熟悉的亲人……” 1日13日,在某羁押场所内,桂敏海如是说。 身为香港铜锣湾书店老板的桂敏海,近日成为境外舆论关注的焦点--“铜锣湾书店老板失踪”的消息被香港和国外的一些媒体热炒,还有人发起“寻找桂敏海”行动。桂敏海是什么人?他所谓失踪的真相究...

李方:书商阿海未曾关押移民监狱,绑架回国可能性最大...

赴IDC调查,泰国移民监从未关押过桂民海今日,通过一位和泰国移民监狱(IDC)非常相熟的泰籍华人,深入了解IDC 近期押犯登记,证实上月失踪的瑞典籍香港书商阿海,并未在IDC关押过。同时,通过查问身在其中的某些特殊人士,也回应没有见过这个人,没有听说过这个人。 这位华人朋友今日反复查询后,告诉说,IDC警察经过详细电脑查询,回答她:IDC 本月没有关过叫Gui Min Hai 的人,上月(10月...

国际特赦:中泰无视难民权利 可耻勾结必须停止

中泰两国联手打压言论自由 无视难民权利 这种可耻勾结必须停止 泰国当局向中国政府“伸出援手”镇压国内外的和平批评人士,包括已被遣返中国的姜野飞和董广平,以及“被消失”的香港商人桂民海(阿海),无情地漠视其在人权法和国际难民保护方面所应履行的国际义务。 国际特赦组织敦促出席东盟峰会及相关会议的各国政府呼吁泰中政府停止剥夺言论自由和难民权利,并确保任何政府都不能因为迎合中国当局的要求而违背其人权义务...

失踪桂民海曾致电妻子 瑞典当局正调查事件

曾出版大陆政治敏感书籍的瑞典籍香港书商桂民海,自10中在泰国失踪至今逾1个月,近日传出他在上周五(13日)被泰国当局遣返中国,瑞典外交部回应,未确认桂民海在中国,现正调查事件。(海蓝 报道) 在泰失踪个多月的巨流传播有限公司(简称巨流公司)股东、铜锣湾书店老板桂民海,海外媒体报道指﹐他与流亡泰国的维权人士董广平、姜野飞及两名法轮功学员,上周五同被遣返中国,泰国当局未有证实此消息。 瑞典外交部新闻...

国际出版商协会和国际笔会严重关注四位香港出版从业者失踪...

中国动态:严重关注四位香港出版从业者失踪 国际出版商协会和国际笔会对有关香港一家以出版发行批评中国当局而著称的出版社及书店的四位相关人士失踪的报道感到震惊。巨流传媒的瑞典籍东主桂民海,以及总经理吕波、书店经理林荣基、和工作人员张志平都据报失踪。关于他们已被中国当局拘捕的担忧越来越强烈。 国际笔会主席詹妮弗·克莱门特(Jennifer Clement)说:“国际笔会深切关注有关四名出版从业者在中国...

香港警方调查书店3失踪员工

曾出版大陆政治敏感书籍的瑞典籍香港书商桂民海,自10月中旬失踪至今近1个月,其泰国住所的物业管理公司周二(10日)到警局报案,家属将到瑞典大使馆要求协助。此外,香港警方正调查另外3名员工的失踪情况。(海蓝 报道) 巨流传播有限公司(简称巨流公司)股东李先生周三(11日)表示,今天曾致电桂民海在德国的妻子,告知其夫在泰国芭提雅住所的物业管理公司已经报案,她有点讶异,但尝试电邮给丈夫,看看有否回覆,...

香港禁书书店老板 “被消失” 奇案

香港著名的禁书经营者“铜锣湾书店”一名老板、三名员工先后在东莞、深圳、泰国等地失踪,至今下落不明。 大陆来港自由行的旅客,除了血拼名牌与药材外,还常常会买上一两本书——那些在大陆买不到、无法出版发售的“禁书”。 香港有出版自由,但出版这类禁书的香港书商,近来却连番在大陆遭遇打压。 首宗被披露的,是曾出版大量“敏感时政书籍”的晨钟书局,其出版人姚文田于2013年10月在深圳被捕,2014年5月被控...

李方:香港书商阿海10月17日失踪,泰国物业今报警

失联后公寓曾有四名男子进入,电脑疑被拷贝 博讯新闻曾于11月6日报道,瑞典籍香港书商桂民海(阿海),疑被中共国安绑架回国内关押。当时博讯新闻得到一个渠道的消息,证实阿海已经被控制在国内某地,消息源估计说应该在深圳。与此同时,阿海的三名员工也是在深圳失踪的。 昨日,查明阿海泰国芭提雅公寓具体地址后,今日专门请朋友前往查看。同时,请到一位泰国华人朋友和物业经理Mai 做了电话沟通,得到了确切的答案:...

香港铜锣湾书店老板“人间蒸发”震撼出版界

BBC驻香港记者 刘林 香港铜锣湾是繁忙的商业区,满布专向游客售卖药品及衣服的商店,其中一间书店──铜锣湾书店──以专卖中国政治禁书驰名。 铜锣湾书店规模不大,一本本满载中国政坛的小道消息、批评中国政府的纸本书陈列书架上。铜锣湾书店深受中国游客欢迎,因为他们不能在大陆买到这些书籍。 不过,两星期前,四名铜锣湾书店的老板及职员突然“人间蒸发”,而他们的同事认为,因为书店的关系,四人被中国官员拘留。...

阿海:不能重叠在一起的两种卑鄙

清人入关,大明遗民最感惨痛的,是一副剃头担。素来信奉身体发皮肤受之父母的明朝汉人,必须把前额的头发剃光,剃出一个半圆形的“月亮门”,再把后面的头发,梳成辫子,垂于脑后。这在当时,不仅是审美上的一种痛,也是一种生命的惨痛:因为剃发留头;不剃发,头就得挂在剃头担上伸出的一根杆子上。 剃头的人多,毕竟生命重于头发,但是也有血气重的人,执拗的人,宁被砍头而不肯损伤毛发,或者逃亡。义愤之中,考查出来,竟是...

《自由之笔》第五期:阿海:至柔至刚的力量

——追思我的朋友力虹   二〇一〇年的最后一天,诗人力虹在一场大苦难中,愤而退出了人生的道场;就像是一个被激怒的客人,怒气冲天地中途离开了一场盛宴。力虹一生,经历三次大难,坎坷艰难,而且身患绝症,可谓死于非命;力虹身后,虽然也有一片纪念之声,但是了解他生活经历者,可谓希矣。因此言及力虹者,均没有涉及他生平中的具体事迹和生活细节。 力虹是我结识近三十年的朋友。得知力虹去后,我的脑子里,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