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思良:国际社会的道义责任

新加坡《联合早报》(5月30日,25版)刊登了裴敏欣的一篇文章,结尾提出:“最近未能达成贸易协议的事实,表明美中冷战正升级到下一个阶段。特朗普政府迟早会意识到,它确实需要盟友的支持才能战胜中国。当那一天来到时,最好不要再谈论文明冲突和种族竞争,而是要为对抗中国提供一个道义上的正当理由。”读后深以为然。 纵观美中贸易战、科技战以及逐渐摊牌的全方位冲突的整个情势,到目前为止,美国的传统盟友并没有完全...

陆思良:证人(中篇小说,下)

五.暴力──弱者出卖灵魂,强者收买“暴力” 记得那次回家长住,数星期过去,碰到的事情多了,罗小乐若有所感,就私下对他老婆慨叹道: 有时候,我是说很多时候,这世界上无疑是需要“恶人”,也需要“恶人式管理”和“恶人式政治”的。这么说吧,伟大的暴君和伟大的人民是一个事物的两个方面,这是颠扑不破的辩证法。 反之,妇人之仁,比如,有人回忆说,国共内战方酣时,看到蒋介石在日记上写,“吾一日三省……”真是文不...

陆思良:证人(中篇小说,上)

导引:代表各个历史时期──文化大革命、六四、90年代以及近年──主人公罗小乐生存面貌的系列小说,分别发表于:“大日子套小日子”(中篇,独立中文笔会网刊《自由写作》连载,2016年1月15日、2月13日和3月3日);“玻璃糖纸”(短篇,《自由写作》2016年4月28日);“延误”、“清明时节”和“赖活的障碍”(三个短篇,可以串成一个中篇,《新语丝月刊》2017年4月、6月和7月号);还有“职场指数...

陆思良:妈妈的岁数

说明:本文可作为“妈妈的容貌”的姐妹篇。“妈妈的容貌”2016年7月27日刊登于独立中文笔会《自由写作》网刊。 子曰:“父母之年,不可不知也。一则以喜,一则以惧。” 老祖宗老圣人的教诲说到了点子上。 2010年那年,我妈妈92岁。 那时,我爸爸去世已经有二十多年近三十年了,而我妈妈活到了90岁以上,毫无疑问是我们家久经考验而弥足珍贵的“老独苗”(可不是金庸小说里的“老毒物”。不过,我老在想,金庸...

陆思良:被扼杀的智慧

最近在朋友圈的微信中看到一个视频,一位信众向某位僧人大师请教,什么是智慧?大师回答说:“智慧就是把复杂的事情变简单。” 由这一问一答,引发出一些思考。 不能说大师的话糊弄人,只能说这样的问答经不起严格推敲。有些人喜欢听似是而非的道理,但缺乏兴趣和勇气去追求真理。 我想,实际上,将复杂的东西随意简化非但可能不是智慧,反而经常后患无穷。 这么说吧,如果有人刻意试图这样宣传这样做,最好的情形,是无原则...

陆思良:数风流,皆非人物

六四以后近30年来,目睹了中国共产党新老交替了三代领导。想来总有点匪夷所思的,一个无比庞大的专制政党,是依据怎样的“内部遴选机制”而确定它的最高岗位的接班人?透过种种层层精雕细琢的包装和伪装,看这些衣冠楚楚自命不凡的“强者”,他们之于这个伟光正的党,之于这个腐朽没落的体制,是否是偶然中的必然? 数风流,都不是人物。 眼见为实 说起上世纪发生在中国主要大城市的“八六学潮”,上海交大的学生是一支主力...

陆思良:政治政治,高考政审就最不讲政治

1. “政审”和“政治”种种 最近,国内地方当局重启高考“政审”一事闹得沸沸扬扬,这件事在某种程度上唤起了我们这一代人许多深层的“政治记忆”──从小到大,以“政治”为名的玩意儿林林总总形形色色,一直紧密地伴随着我们的大小人生,政治高压无孔不入、深入脑髓,结果是,我们作为党国的国民,在“政治上”被彻底搞糊涂了,很多人至今都未必清醒,无论生活在国内或国外。 据说国内现在的“政审”其主要作用是要拿父母...

陆思良:“华二代”的价值认同与中国未来“软实力”...

先说一些我自己和我身边的事。 我和我妻子从中国上海移民来新加坡已经20多年了。我们经常会抽空回去上海同亲朋好友聚聚,尤其近年双双退休了,走动更勤快些。 我们的女儿那年随我们来新加坡时刚进幼稚园,过后上小学中学大学,如今她已长成大人。起初她小的时候,一到学校放假,很愿意跟我们一起回去中国探亲访友吃喝玩乐。可是近年来情况起了变化,我们每次准备回程时,若好心好意问她,你想念上海吗?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回去...

陆思良:中国梦容不下中产阶级的憧憬

最近看到许多国内白领、小资一族被迫“降级消费”的抱怨和哀叹,颇多同情和感触。有篇文章谈到,三年前的2015年,还在憧憬中产阶级的愿景,而2018年的今天,已经思索怀疑,在中国,中产阶级是否是个伪命题。 “三年前的北京,还满地都是钱,每个咖啡馆里都有数十亿的生意在谈,应届生做个公众号都能拿几百万融资,业内精英被投资人追着给钱求着创业,大公司里苦熬六年月薪一万的小白领,转头年薪30万就被挖走了,新来...

陆思良:恢复高考四十周年,我们纪念什么?

今年三月初,在我们大学同班同学的微信群上收到群主通知,谓今年是文化大革命结束后恢复高考、我们首届学生被录取入学四十周年,母校上海交通大学将于六月份举办隆重纪念活动,要求我们首届毕业的海内外同学踊跃返校参与其盛。 作为此次纪念活动的配套举措,母校还开始大规模征集回忆文章,准备编辑出版一本厚册,留名存印。我们同班同学们纷纷响应,大家迅速搜索记忆、查找资料、奋笔疾书,洋洋洒洒竟也汇编成了一个小册子。往...

陆思良:妈妈的容貌(回忆/散文)

先从一张我记忆中的旧照片说起。 那是我爸爸妈妈的结婚纪念合照,大约摄于上世纪五十年代的初期或者中期,黑白半身像,四英寸长三英寸宽的大小,我印象中,我小时候看到的照片其底色已经有些发黄,照片上,爸爸身套浅白色西装,系着花色漂亮质地挺括的领带,眼角饱满,脸色喜悦;而妈妈则从头到肩披了一袭白色的婚纱,烫着软绵绵的波浪头发,衬着典雅的化妆,眉眼流转,显得比爸爸更加容光焕发。算起来,那时爸爸妈妈应该都是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