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路:脱北女故事系列:一江春水向东流(续完)

失踪的婚姻 乡下存在一个特殊的“残疾”人群,政府给这些人颁发的残疾证上标明的是“呆傻”。所谓呆傻,可以理解为弱智,但弱智者的情况也是各有不同的。不管怎样,一般人家的女子是不肯嫁给呆傻人的,反之,亦然。但是,这不意味着呆傻人不懂的男欢女爱,也不意味着做父母的不为呆傻孩子的婚事操心,因为,无论呆傻,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人之常情。由于,呆傻不像有的缺点可以瞒不住,所以,打“光棍”(单身)的太多了。 自...

鸿路:脱北女故事系列:一江春水向东流——悲怆的河流 金将军之歌...

1990年代中期,朝鲜出现了骇人听闻的大饥荒。联合国粮农组织(FAO)和世界粮食计划署(WFP)的一份报告称,朝鲜从1996到2010年,共经历了15次灾难。在大饥馑的乌云笼罩下,鸭绿江上涌起了一股贩卖人口的暗流。 2004年夏,我采访了下露河朝鲜族乡等地的“脱北女”。同时,查阅了有关贩卖朝鲜妇女的卷宗以及搜集了70件案例(2001——2008)。由此,那些遭遇各异的朝鲜女人和形形色色的涉案人形...

鸿路:脱北女故事系列:一江春水向东流——蛇头与掮客 我无法反抗...

1990年代中期,朝鲜出现了骇人听闻的大饥荒。联合国粮农组织(FAO)和世界粮食计划署(WFP)的一份报告称,朝鲜从1996到2010年,共经历了15次灾难。在大饥馑的乌云笼罩下,鸭绿江上涌起了一股贩卖人口的暗流。 2004年夏,我采访了下露河朝鲜族乡等地的“脱北女”。同时,查阅了有关贩卖朝鲜妇女的卷宗以及搜集了70件案例(2001——2008)。由此,那些遭遇各异的朝鲜女人和形形色色的涉案人形...

鸿路:脱北女故事系列:一江春水向东流——神秘的相亲 “打拐”的警察...

1990年代中期,朝鲜出现了骇人听闻的大饥荒。联合国粮农组织(FAO)和世界粮食计划署(WFP)的一份报告称,朝鲜从1996到2010年,共经历了15次灾难。在大饥馑的乌云笼罩下,鸭绿江上涌起了一股贩卖人口的暗流。 2004年夏,我采访了下露河朝鲜族乡等地的“脱北女”。同时,查阅了有关贩卖朝鲜妇女的卷宗以及搜集了70件案例(2001——2008)。由此,那些遭遇各异的朝鲜女人和形形色色的涉案人形...

鸿路:脱北女故事系列:一江春水向东流——新义州的女孩...

1990年代中期,朝鲜出现了骇人听闻的大饥荒。联合国粮农组织(FAO)和世界粮食计划署(WFP)的一份报告称,朝鲜从1996到2010年,共经历了15次灾难。在大饥馑的乌云笼罩下,鸭绿江上涌起了一股贩卖人口的暗流。 2004年夏,我采访了下露河朝鲜族乡等地的“脱北女”。同时,查阅了有关贩卖朝鲜妇女的卷宗以及搜集了70件案例(2001——2008)。由此,那些遭遇各异的朝鲜女人和形形色色的涉案人形...

鸿路:脱北女故事系列:一江春水向东流——李家的婚变...

1990年代中期,朝鲜出现了骇人听闻的大饥荒。联合国粮农组织(FAO)和世界粮食计划署(WFP)的一份报告称,朝鲜从1996到2010年,共经历了15次灾难。在大饥馑的乌云笼罩下,鸭绿江上涌起了一股贩卖人口的暗流。 2004年夏,我采访了下露河朝鲜族乡等地的“脱北女”。同时,查阅了有关贩卖朝鲜妇女的卷宗以及搜集了70件案例(2001——2008)。由此,那些遭遇各异的朝鲜女人和形形色色的涉案人形...

鸿路:脱北女故事系列:一江春水向东流——金姬的遭遇...

1990年代中期,朝鲜出现了骇人听闻的大饥荒。联合国粮农组织(FAO)和世界粮食计划署(WFP)的一份报告称,朝鲜从1996到2010年,共经历了15次灾难。在大饥馑的乌云笼罩下,鸭绿江上涌起了一股贩卖人口的暗流。 2004年夏,我采访了下露河朝鲜族乡等地的“脱北女”。同时,查阅了有关贩卖朝鲜妇女的卷宗以及搜集了70件案例(2001——2008)。由此,那些遭遇各异的朝鲜女人和形形色色的涉案人形...

鸿路:巴比伦囚徒(纪实·之六)

上书三万言 一只小麻雀和一只老猫生活在同一屋檐下。 有一天,小麻雀目睹了猫捉老鼠的一场戏,狡黠、迅猛、血腥,令小麻雀心肝发颤。它想:依靠这样的强者,最起码会得到庇护,有安全感。于是,小麻雀在老猫面前叽叽喳喳的唱个不停,正在它献媚之时,突然,老猫像玩一只蝴蝶似的,一下子把它抓起来,衔在嘴里,再把它放了,刚要飞,又衔起来,小麻雀浑身颤栗不已,一头雾水,它在想,这是一场游戏吗?放了我吧!…… 可是,小...

鸿路:巴比伦囚徒(纪实·之五)

夜雾茫茫 1951年3月24日。 夜雾弥漫,四周一片那漆黑。 崔锦章一个人坐在屋里,翻来覆去的看手里的一张纸,其实,上面也就那么几句话: 崔锦章先生: 来信已阅,关于你的问题,现已派人前去,一定会得到公正的解决。望你忠实改进业务,以待人民所期。此致 敬礼 陈北辰 段永杰 1951年3月24日(注1) (引自崔锦章1956年7月1日“上诉书”,以下简称“上诉书”) 这封信是崔先生讲课时,从门缝递进...

鸿路:巴比伦囚徒(纪实·之四)

女红军之死 1951年春节,医院发生了一起“轰动效应”的医疗事故。虽然,那个年代地方只有一张党报。但是,人的舌头也能刮起旋风,这消息就像长了翅膀似的传遍了大街小巷: “基督教医院出事啦!” “治死了一个女红军。” 死在教会医院的“女红军”名叫柳玉,是1940年参加革命的中共党员,安东煤建公司经理的夫人。 病志记载,1951年2月2日,柳玉住进了基督教医院,该患于1950年冬开始出现精神失常状况。...

鸿路:巴比伦囚徒(纪实·之三)

北京的春天 崔锦章不肯出任基督教医院院长,身体有病是一个自然原因,更重要的是心里头害怕。因为,这个医院是“帝国主义”留下来的,他担心上任后被人看作是“帝国主义的代理人”。再说,既是领导看中的“风水宝地”,岂能太岁头上动土,老虎嘴上拔毛? 所以,崔先生觉得还是把医院“交公”,才能高枕无忧。但是,丹麦人偏要让渡安东教会,而教会也认为担当此任非崔莫属,因为,你既是教会的头头,又是眼科专家,逃脱得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