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路:从前我不是瘸子

——中共建政初期的一桩假案 题记:六年前的冬季,我采访了辽东山区的一位老农,他叫沈秀章,年轻时曾以“破坏统购统销”的罪名而身陷囹圄,他是那个“充满了血腥味”年代的幸存者。为了加深对其案件社会背景的了解,我拜读了历史学家宋永毅的文章《粮食战争:统购统销粮食政策和合作化运动与大饥荒的起源》,现将其中两段摘录如下—— 1954年,就在统购统销政策开始实施的第二年,当时的中央农村工作部长邓子恢承认:“(...

鸿路:挂钩台湾梦

【议报编者按】 作者原是检察官,任职期间接触到一起历史冤案。一个为共产党卖命多年,不惜出卖亲戚、老乡、结义兄弟而巴望在共产党政权里谋求些好处的小人物,在共产党得势后,其授命而为的特务行径反而被认为是“反革命”。其实,从大特务潘汉年到本文主人公这样的小特务,都没有好下场。从本文中也可以看出,多少年中国人最为看重的亲情、乡情、友情统统被共产党的阶级斗争击得粉碎。即便不是为了升官发财(虽然文中没有提,...

鸿路:冤案是如此铸成的

题记:以西方的法治理念来讲,为了限制司法权对人权的侵害,规定了“禁止强迫自证其罪”、“禁止自我归罪”,以至“沉默权”、律师在场权等,以保障公民免受酷刑和抗击强迫自证其罪的权利。然而,在一个“绝不搞西方那一套”的极权国家里,由于没有人权保障,没有善法良治(亚里士多德),每个公民都可能被冤枉至死。 一 1995年5月2日15时20分,宽甸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值班人接到石湖沟乡公安派出所长杜本涛的报案电话...

纪实文学作家鸿路获得“自由写作奖”

2019-11-11 中国作家鸿路(独立中文笔会) 最近,独立中文笔会将第十七届自由写作奖颁给纪实文学作家鸿路。作为中国体制内作家,鸿路关注社会现实的作品在当今政府高压管制的环境下可谓少见。 鸿路又名孙鸿路,曾经是辽宁省丹东市的一名检察官,他在体制内的多年工作经验为其纪实文学的创作积累了大量灵感和素材,这也是他获得本届自由写作奖的重要原因之一。 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评价道,“在中国,现实有时比...

独立中文笔会第十七届自由写作奖颁奖通告

(2019年11月8日) 独立中文笔会理事会日前决定,第十七届自由写作奖颁给辽宁省丹东市纪实文学作家、退休检察官鸿路先生,以表彰他克服重重困难和压力,从事纪实文学创作,揭示世所忽视的历史和现实真相。 鸿路又名孙鸿路,独立中文笔会会员。他于1948年出生在黑龙江省虎林县,幼年随家迁入辽宁省沈阳、安东(现丹东),1968年文革中作为“知识青年”,由丹东第一中学下乡至东沟县(现东港市)务农,1970年...

鸿路:凯撒的归凯撒 上帝的也归凯撒

一 教堂给我最早的印象,在小时候看了一部电影叫做《斩断魔爪》。表现的是抗美援朝时期,一个天主教堂里的神父是暗藏的外国间谍,具体是哪国人忘记了,只记得大鼻子大胡子,他和台湾派遣的特务要窃取一个兵工厂的秘密图纸,教堂就是他们的密谋之地。这座教堂外观气势恢弘,里面阴沉灰暗,伴之的音乐令人一种神秘、恐怖之感。那时,看一场电影也不过几分钱,但也是很难享受到的,因为家穷,还要攒钱买“爱国公债”。我当年就唱过...

鸿路: 最后的双十节

安东,是中国最北端的边陲小城,东边与朝鲜新义州隔江相望。这个名字的来历大概与1500年前唐朝的安东都护府(设于平壤)有关。不过,那时只是个渔村叫沙河子。光绪二年,朝廷在沙河子设立了安东县。清末,也就是1901年,大概是上帝的眷顾吧,这里出现了来自遥远之乡的丹麦传教士,从此,在元宝山南麓有了教堂,又有了西式医院,老百姓叫做丹国医院,在多灾多难的岁月里,使安东的百姓感受到了上帝的怜悯和慈爱。尤其令人...

鸿路:牧师的绝路

前些日子,看到河南一个牧师(河南商丘市基督教协会长宋永生)坠楼而亡,留下了一封遗书称“自己心力交瘁”,“教会受到统战等部门逼迫”,总而言之,“我实在是心累了”。我听说基督徒不可以自杀,可见走上不归之路的牧师,内心的深处是多么的痛苦啊! 由此想到十六年前,一个同事之死令我悲哀。他自杀了,从一座大桥跳了下去。他叫余波,检察院的法医,年方四十,喜爱音乐,会拉小提琴,哥唱的也好。听说他的死和一起案件有关...

鸿路:血染黑土地

对于我们这个习惯了遗忘的民族来说,记忆显得无比的遥远; 对于我们这个保持着沉默的民族来说,呼喊显得无比的艰难。 ——人权作家余杰 宽甸县位于辽宁省东部山区长白山脉,山水清秀,民风淳朴。可是,一提起几十年前的土改运动,便有人发出这样的感慨:“穷山恶水出刁民啊。”这是说“刮大风(土改)”那年,宽甸打死了很多人。当年,负责辽东土改运动的是中共元老陈云,包括协助其做此项工作的江华(最高法院院长)。然而,...

鸿路:斗地主的女生

“斗地主”,一般是指在土改运动中,采取批斗、羞辱、酷刑、剥夺毁坏财产,直至残杀的方式,严重侵害被当局称为“地主”的公民及其家人的行为。受害者甚至包括襁褓中的婴儿。土改结束之后,在几十年的日子里,直到改革开放前,所谓“地主”的幸存者及其子孙仍然没有逃脱悲惨的命运,他们的世界还在下雪。 1966年8月,正值文革开始时期的疯狂岁月,北京红卫兵走上街头,撒出了《红色恐怖万岁》的传单。并且开始了以批斗“黑...

鸿路:活埋——记老兵孙世君

八岁那年被绑票,仿佛是一出戏的序幕,由此,拉开了艰难与坎坷的一生。 ——题记 孙世君(1925—2006),辽宁省东沟县长山乡卧龙村人。 肖像作者钟国谦,与作者同为孙世君家乡1968年知青。 一 人生无忧无虑的是童年,然而,这只是对于幸福的童年而言,有的童年却是苦不堪言的。 孙世君的家乡在辽东的东沟县,在鸭绿江口的下游和海岸线最北端。从前这里是一片茫茫的海水,由于鸭绿江裹挟而来的泥沙冲积成了陆地...

鸿路:脱北女故事系列:一江春水向东流(续完)

失踪的婚姻 乡下存在一个特殊的“残疾”人群,政府给这些人颁发的残疾证上标明的是“呆傻”。所谓呆傻,可以理解为弱智,但弱智者的情况也是各有不同的。不管怎样,一般人家的女子是不肯嫁给呆傻人的,反之,亦然。但是,这不意味着呆傻人不懂的男欢女爱,也不意味着做父母的不为呆傻孩子的婚事操心,因为,无论呆傻,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人之常情。由于,呆傻不像有的缺点可以瞒不住,所以,打“光棍”(单身)的太多了。 自...

鸿路:脱北女故事系列:一江春水向东流——悲怆的河流 金将军之歌...

1990年代中期,朝鲜出现了骇人听闻的大饥荒。联合国粮农组织(FAO)和世界粮食计划署(WFP)的一份报告称,朝鲜从1996到2010年,共经历了15次灾难。在大饥馑的乌云笼罩下,鸭绿江上涌起了一股贩卖人口的暗流。 2004年夏,我采访了下露河朝鲜族乡等地的“脱北女”。同时,查阅了有关贩卖朝鲜妇女的卷宗以及搜集了70件案例(2001——2008)。由此,那些遭遇各异的朝鲜女人和形形色色的涉案人形...

鸿路:脱北女故事系列:一江春水向东流——蛇头与掮客 我无法反抗...

1990年代中期,朝鲜出现了骇人听闻的大饥荒。联合国粮农组织(FAO)和世界粮食计划署(WFP)的一份报告称,朝鲜从1996到2010年,共经历了15次灾难。在大饥馑的乌云笼罩下,鸭绿江上涌起了一股贩卖人口的暗流。 2004年夏,我采访了下露河朝鲜族乡等地的“脱北女”。同时,查阅了有关贩卖朝鲜妇女的卷宗以及搜集了70件案例(2001——2008)。由此,那些遭遇各异的朝鲜女人和形形色色的涉案人形...

鸿路:脱北女故事系列:一江春水向东流——神秘的相亲 “打拐”的警察...

1990年代中期,朝鲜出现了骇人听闻的大饥荒。联合国粮农组织(FAO)和世界粮食计划署(WFP)的一份报告称,朝鲜从1996到2010年,共经历了15次灾难。在大饥馑的乌云笼罩下,鸭绿江上涌起了一股贩卖人口的暗流。 2004年夏,我采访了下露河朝鲜族乡等地的“脱北女”。同时,查阅了有关贩卖朝鲜妇女的卷宗以及搜集了70件案例(2001——2008)。由此,那些遭遇各异的朝鲜女人和形形色色的涉案人形...

鸿路:脱北女故事系列:一江春水向东流——新义州的女孩...

1990年代中期,朝鲜出现了骇人听闻的大饥荒。联合国粮农组织(FAO)和世界粮食计划署(WFP)的一份报告称,朝鲜从1996到2010年,共经历了15次灾难。在大饥馑的乌云笼罩下,鸭绿江上涌起了一股贩卖人口的暗流。 2004年夏,我采访了下露河朝鲜族乡等地的“脱北女”。同时,查阅了有关贩卖朝鲜妇女的卷宗以及搜集了70件案例(2001——2008)。由此,那些遭遇各异的朝鲜女人和形形色色的涉案人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