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

刘晓波:读哈耶克《自由宪章》

看完了熊彼得《资本主义、社会主义和民主》,打开了哈耶克的《自由宪章》(或译为《自由秩序原理》),有种久违的激动和恭敬。哈耶克在最严格的意义上不仅是一位杰出的学者,而且是顽强的思想斗士,为捍卫原教旨的自由主义而战斗的斗士。(继续阅读)...

小刘:心向自由出自于人的天性,所以自由是不可战胜的,也是不怕诋毁的...

——关于《刘晓波传》日文版出版的流水账 (一)天涯海角——九十年代的一些朋友以及跟晓波的认识 去年5月下旬,我和许多朋友一样惊闻刘晓波病重被保外送到沈阳医院治疗的消息。6月,参加艾晓明、张祖桦、徐有渔、崔卫平、野渡等在网上发起要求给与人道探视,公开病情与治疗信息的呼吁签名。这大概是我极少参加签名的一次。想到晓波来日无长,悲从中来,坐立不安。正好余杰到台湾,我们与日本集广舍的老板川端先生赶去相聚,...
刘晓波4

刘晓波:为了活着和活出尊严

在一党独裁权力之下,政治的存在和运行仅仅为了权力,再无其它目的;国家或民族的存在,仅仅是权力行使的合法借口,再无其它价值。在独裁之下的人们,仅仅为了活着而活着,也再无其它价值诉求。(继续阅读)...
刘晓波

刘晓波:启蒙之光照亮自由之路

毛泽东时代,我像绝大多数生活在中国的青少年一样,鲜有机会读到西方的人文书籍,外国文学作品大都来自俄罗斯的古典作家,哲学书籍主要是马恩著作。大概从十五岁开始,我对马恩著作如醉如痴,到现在还能大段大段地背诵马克思早期著作。(全文在此)...
刘晓波Liu XB-4A

刘晓波:打开苏格拉底的神圣额头

早就在某篇文章中看过《审判苏格拉底》一书的介绍,92年,一个澳洲友人还曾专门为我带来此书的英文原版,查着英汉字典读了一大部分,迷迷糊糊的感觉。现在再读,感慨良多。(继续阅读)...
刘晓波追思会2017年7月30日在台北举行

刘晓波:青楼中才有真人性

陈寅恪先生所作《王国维纪念碑铭》,仅有253个字,却反复用到“独立”和“自由”二词,特别是最后一段,与其说是对挚友王国维的评价,不如说是陈老先生的自勉:“先生之著述,或有时而不章。先生之学说,或有时而可商。惟此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历千万祀,与天壤而同久,共三光而永光!”(继续阅读)...
jinianliuxiaobo

刘晓波:虚美矫饰的国史(下)

替专制家天下及其权势者遮丑撒谎的编史原则,在汉武帝独尊儒术之后,已经作为一种写作伦理而确立,汉大赋那华丽而铺排的文风,将全部赞美献给了天子;《汉书》对皇帝们的记述,也开始遵循“三讳原则”。久而久之,便演变为一种“替圣贤和祖先遮丑撒谎有理”的道德传统,渗透到国人生活的方方面面。(继续阅读)...
刘晓波

刘晓波:虚美矫饰的国史(上)

国人向以“历史意识发达”而自傲,也确实有文字发达、史学兴盛的资本,浩瀚的二十四史以及其它史书,也让“五千年灿烂文明”变成“人云亦云”的套话。然而,许多有真知灼见的学者和思想家,对于这漫长的史学传统皆有所保留。如写过《史通》的刘知几、思想大家梁启超、文学大家鲁迅、自由主义大师胡适、顾颉刚等“五·四”一代疑古派学人……他们无一不对中国的史学传统提出尖锐的批判。说的极端点,这些批判都可以作为鲁迅提出的...
liuxiaobo

刘晓波:狱中随笔(1997年7月31日)

紧贴着你的皮肤,我就是沐浴着细雨的石头,这个铁窗后阴郁的正午,在你冰凉的皮肤下绽开。你是一只红帆船,停泊在我眼睛深处,死海掀起巨浪,我们岿然不动。草原上的风和阳光,喝了太多的烈酒,醉态的性感如同潦草的乐谱,一曲走调的皮肤之歌,让聋耳的贝多芬听见了上天的交响。(继续阅读)...
liuxiaoboChinese Dissident Liu Xiaobo Lost Appeal

刘晓波:狱中随笔(1997年7月30日)

每个词都有一双脚,带你去陌生的地方。高耸的橄榄树召唤着风,通过你的目光筛选春天的生长。脚是孤单的,泥土中的灵魂也是孤单的,而词句带你去的远方就犹为孤单。(继续阅读)...
2018118liuxiaobo

蔡楚主編: 刘晓波纪念文集

我期待我的国家是一片可以自由表达的土地,在这里,每一位国民的发言都会得到同等的善待;在这里,不同的价值、思想、信仰、政见……既相互竞争又和平共处;在这里,多数的意见和少数的意见都会得到平等的保障,特别是那些不同于当权者的政见将得到充分的尊重和保护;在这里,所有的政见都将摊在阳光下接受民众的选择,每个国民都能毫无恐惧地发表政见,决不会因发表不同政见而遭受政治迫害;我期待,我将是中国绵绵不绝的文字狱...
刘晓波、赵达功、王德邦参加包遵信先生告别会

赵达功:回忆与刘晓波二三事

刘晓波、赵达功、王德邦参加包遵信先生告别会 我的良师挚友刘晓波走了,走的那么突然,而且病危期间当局依然那么紧张。我当然能感觉到,因为有关方面频繁找我喝茶,“友善”的告诫注意事项……。 我与诺贝尔奖获得者刘晓波同年,都是1955年出生的,巧的是另一位诺贝尔奖得主莫言也是1955年出生的。所以有时候自己也很得意,自己的出生年份竟然与两位诺奖得主同年,免不得人前炫耀一番,好像他们的荣耀也是我的荣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