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年来,在中国大陆,“对话”一词日见风行,以往不绝于耳的“斗争”二字则大有衰竭之势。

这是一个令人鼓舞的现象。它表明了那个残酷内斗的时代的行将结束,和一个宽容和解的时代的正在到来。

在不久前闭幕的民联三大会议上,我们呼吁对话,和海峡两岸的各个方面对话,尤其是希望和中国共产党方面对话,和大陆的政府方面对话。过去一段时期内,我们彼此间的关系不正常。去年十二月底大陆有关当局错误地判处杨巍两年徒刑及宣布中国民联为“反动组织”,无疑使原来就不正常的关系更加恶化。我们一向认为,对话胜于对抗。但遗憾的是,对话不同于对抗,对话需要双方有意,而对抗则是只要有一方下定决心,你就没办法了。

有人说,由于你们中国民联对大陆当局采取了批判立场,所以导致了对抗的局面。我们以为这种说法是不正确的。

什么是对抗?对抗就是否认对方存在的正当性与合法性。一九六九年,美国的学生运动风起云涌。有一次,尼克松总统会见了一个学生组织的领袖。尼克松对这位学生领袖说:“我很高兴能和一位激进派的学生领袖谈话。”谁知那泣学生领袖迅即反驳尼克松说:“我们不算激进派,是激进派就不来和你谈了。”问题就在这里,真正的激进派根本否认尼克森总统是他们的总统、否认当时的政府是美国人民的合法政府,他们根本拒绝与尼克松总统对话。这才叫真正的对抗。中国民联的立场显然与此不同。我们主张修改宪法中的某些条款,但并不曾否定宪法本身;我们要求改变共产党的二元化领导即绝对权力,并不是否认它的执政党地位。把我们的这种立场称之为对抗,那只能是对“对抗”一词本意的严重曲解。

造成上述曲解的原因很简单。长期以来,不少人、包括某些高级领导人,已经习惯于把执政者的权威视为绝对、视为无限,因此,他们把任何他们所不喜欢的批评意见、反对意见一概视为“造反”,斥为“反动”。另外一些人虽然不赞同这种无限权力,但是他们多多少少把这种无限权力的存在看作是一种无可更改的客观现实,好像是一种自然现象或自然规律。照他们看来,统治者当然要压制那些敢于批评他们、反对他们的人;如果你的说法做法触及到了统治者的绝对权力,统治者要对你实行镇压就完全是正常的、自然的反应。结果是,每逢这种情况发生,他们不是谴责当权者滥用权力,反倒认为是你自找没趣。显而易见,这种心态和公民精神是格格不入的。

现在,大陆有关当局把中国民联打成“反动组织”,否认中国民联的正当存在权利。这当然是错误的。但尽管如此,我们仍然主张对话,并积极寻求开展对话的途径。不言而喻,所谓对话,本来就是指矛盾的双方用和平的、理性的办法处理相互之间的分歧。对话,当然包含着和不同政见、和反对意见的对话。如果把对话仅仅理解为相同见解之间的你唱我和,那么这就使对话一词失去大部分意义。因此,以拒斥我们的政治纲领为理由而拒斥与我们对话,这在道理上是讲不过去的。

其实,据我们所知,在共产党领导内部和政府内部,一直有人主张和我们沟通。更重要的是,广大人民对于把像中国民联这样和平理性的追求中国民主化的政治团体打成“反动组织”是很不赞成的。因此可以相信,要求对话的呼声一定会越来越高,越来越强,这就能形成一种推动力量。毕竟,一味拒绝对话而依然热中于七斗八斗的人总是极少数,他们的影响正在日趋缩小,我们有理由对展开正常对话的前景抱乐观的态度。

从最近几次中国民联举行的活动来看,我们高兴地发现,广大留学生同学和海外侨胞对我们还是十分友好的。绝大部分人对我们的立场都抱持着支持、同情或是理解的态度。我们需要进一步努力,积极地和一切人、尤其是和那些不了解我们或不赞成我们的人加强交流,耐心向别人解释我们的立场,虚心听取别人对我们的批评建议。我们相信,我们一定能赢得越来越广泛的理解与支持,我们一定能以对话代替对抗。这样,中国的民主化就可向前迈出宝贵的一步。

一九八八年二月于纽约

出处:《北京之春》
日期:2003年9月21日

《胡平文库》时政·观察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