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此防贪

一茬茬“野火烧不尽”的贪官,中南海看在眼里、急在心上,软在手上。不打不肃不行——“窟窿”越来越大,必将蚀尽“无产阶级专政”根基;可真动真格,一个王歧山就已“地动山摇”——打出偌大一批贪官,甚碍中外观瞻——“无产阶级先锋队”咋一个个尽是贪官?从中央到地方,洪洞县里已无好人!“社会主义法治”还有指望吗?如何防贪制腐,中南海首鼠两端,依违两难。

上有所急,下必有献。2009年2月19日《东莞时报》载文:〈人越腐败,死得越快〉,从贪腐影响健康角度为中南海分忧。该文报道卫生部健康教育首席专家洪昭光(1939~),赴穗举行健康讲座。洪昭光引经据典,专论贪官命短,将腐败与命短“有机”结合起来,一时成为中宣部很感兴趣的宣传重点。

洪昭光指出,病由心生,心理压力乃百病之源,76%的疾病为情绪性疾病。贪官心理压力都很大,之所以易患病或短命,皆由心中贪欲与精神压力所致——

人要心存正气,要做好人,不能做坏人,不能贪污,不能腐败,越是腐败,死得越快。所以结论是:廉洁有益健康,腐败导致死亡。因为腐败的人啊,他贪婪,也就恐惧,多数人白天食不知味,夜里寝不能寐,惶惶不可终日,导致身体免疫机能全面下降,极易患病。

洪昭光出示论据:一名医生跟踪调查一批官员,其中16名后来被揪出(证明是贪官),当时他们平均年龄41岁。十年后,16人中15人得病,不少是癌症,病死6人。巴西一家医疗机构调查583名贪官和583名廉洁官员,十年随访数据:贪官60%以上得癌症、脑出血、心肌梗塞,廉洁官员患病率只有16%。

洪昭光的结论掷地有声:腐败的官员都活不长!

只能靠“贪官命短”教育官员、只能用朱元璋“剥皮实草”的恐吓手段防贪肃贪,当然说明中共黔驴技穷,实在没招了。

贪官通病

广州一家三甲医院肿瘤中心主任向记者透露:他救治的肿瘤患者中,因贪贿撤职或正被调查的官员占相当比例。他们普遍心绪不宁、惊惶恐慌、暴躁抑郁。

2015年5月4日,安徽教育厅外事处长耿尊芳跳下办公楼。这已是这年5月第一周大陆第三起官员自杀。三起事件通报中,自杀官员均为因“抑郁”、“失眠”、“情绪低落”。北京大学精神卫生研究所心理医生李恒告诉记者:近三年抑郁症官员就诊人数一路上升,求诊官员大多通过朋友介绍而来,多数要求约医生“出去谈一谈”,直接上医院挂号求诊者少之又少。即使直接求诊,也大多要求开些失眠或抗抑郁的药——

他们挂号开药不会多说话,病历上往往只有失眠的记录。开抗抑郁的药,也通常不会走医保。一是担心这病影响仕途,甚至担心自己会被贬“拿掉”;二是看病的途径不多,他们担心医院泄露秘密。

这些官员患者,病因既有人际关系困扰,更不乏经济问题、婚外情等“待查”因素。李恒医生说:他们找到我,不会明说自己的具体问题,只说最近单位查得严,正开着会就有同事被带走,自己也担心经济上和社会关系上的问题。没被带走前的官员,表现得“最焦虑”,一般都是害怕吧。

记者问李医生,官员抑郁自杀究竟是医学问题还是社会问题?李恒回答:近年公务员心理压力大,尤其位高权重的官员,签一个字动辄涉及一千万元的项目,压力和风险可想而知。“问题官员”的抑郁自杀一般都有不能说的秘密,企图掩盖身后的利益关系。这当然不是心理问题,亦非医学所能解决。[1]

中纪委数据

据中纪委数据:2013~2016年6月,受党纪政纪处分官员91.3万,112名省部级以上高官受司法惩处(10中委、13名中候委)。[2]

2015年,中国人民大学招生就业处长蔡荣生承认:2005~2013年通过兜售大学录取名额,受贿2330万人民币(约合337万美元)。[3]

2010全国土地出让金占地方政府财政收入的76.6%,[4]中国腐败官员80%与土地有关。[5]失去土地出让金,地方政府财政便塌了大半边,当地官员也失去搞腐败的“空间”。

贪官的狡辩

北京《人民论坛》2011年5月(下)发表全国人大代表邓伟志(法学家)文章,指出“比腐败更危险的是不把腐败当腐败”,入狱贪官硬将“黑色收入”说成“灰色收入”,将“反规则”说成“潜规则”。据中国社科院法学所2011年2月发布的《法治蓝皮书》,被调查的省部级官员85.7%赞成应公开公职人员财产,被调查的县处级以下官员七成以上赞成。[6] 在欧美,“公开财产”乃公务员入门台阶,但在“社会主义新中国”,这么多年了,硬就迈不上去,阻力在哪?还不清楚吗?

自己能做,别人不能说(除了歌功颂德的表扬),居然成为“两手都要硬”中的一只手。笔者实在不明白中南海怎么好意思如此不顾基本事实基本是非!中国怎么会被带到如此不讲道理的今天?!

明明知道必须公开官员财产、明明知道只有监督权力才能从源头上卡住贪腐,但一切的一切因涉及“一党专政”,涉及中共必须放权,于是一切只能“从长计议”被搁置。中国人民就这么七十年强迫生活在“党的光辉下”、必须时时“顾全大局”。

在《灰色收入与国民收入分配》的报告中,王小鲁推算出2008年全国城乡居民可支配收入总额235万亿人民币,比国家统计局资金流量表的可支配收入高54万亿,约占当年国民总收入15%,这一差额俗称灰色收入与黑色收入。“这笔藏在权贵阶层壁橱里的巨款,主要围绕权力产生,极大地恶化了强弱群体之间的财富落差。”“权力变现,通过对土地、资金等生产要素的强势支配,不受限的权力获得巨额腐败租金,这才是中国贫富差距畸高的核心原因。”1997年劳动者报酬占GDP比重53.4%下降至46%,这几年继续下降,政府与企业收入占比则一路上升。

走向共同富裕,实效分配要按市场规则,再分配则要由纳税人说了算。追求共富不能仅靠政府发善心。[7]

结语

江胡时代一直沿用“阶级觉悟”、“提高认识”,一路整出“保先”(保持先进性)等老套思想教育运动,效果如何?王歧山这还是“选择性反腐”,就已使习近平必须考虑“影响形象”的负效了。事实再三说明,“思想制贪”不行,可欧美有效的“制度防贪”又涉及三权分立、一党专政等“万万走不得的邪路”,中南海确实“方向”难明,不知如何是好,只好脚踩西瓜皮——滑到哪里算哪里。

上述国情,中外咸知,但囿于中共的既不改良又不“自我革命”,也只能瞪着眼睛“静观事态”,中共带着中国进入无法转身的“死胡同”,奈何?奈何!我们很爱国,但我们无奈何。

3/12/2018 Pr

[1] 刘旭:〈心理医生:官员抑郁,就医通常不走医保〉,原载《北京青年报》2015-5-12,《文摘报》(北京)2015-5-19摘转,版1。

[2] 〈盘点十八大以来中共高层换血:下马的和上位的都是谁?〉,端传媒(香港)2016-10-24。https://theinitium.com.cn/article/20161024-mainland-plenary-6/.

[3] 〈中国人民大学蔡荣生认罪,「帮助」44名学生,受贿2330余万〉,凤凰网(香港)2015-12-4。http://news.ifeng.com/a/20151204/46520753_0.shtml.

[4] 〈2010年土地出让金占地方财政收入的比例高达76.6%〉,载《南方周末》(广州)2011-1-14。

http://www.infzm.com/content/54644.

[5] 〈寻访国土部副部长:十个贪官八个跟土地有关〉,新浪网(北京)2005-7-4。http://bj.house.sina.com.cn/news/yjgd/p/2005-07-04/105782301.html.

[6] 邓伟志:〈比腐败更危险的是什么?〉,原载《人民论坛》2011年5月(下),转引自《报刊文摘》2011-6-17,版1。

[7] 戴志勇:〈依靠权力的分配实现不了共同富裕〉,原载《南方周末》2011-7-28。《文摘报》2011-8-4摘转,版6。

【民主中国首发】时间:4/10/2018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