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10日(五)

中国今日是走向法治、民主,还是延续人治、专制(或以专政之名)?这个事关中国发展路线的问题,近来已经被再次公开摆上台面。随着中共十八届四中全会明确提出将研究依法治国问题,以及中共十八大以来反复强调要推行协商民主,中共新领导集团极为鲜明地亮出了将中国引向法治与民主的愿景。但是,权力体制内不断涌现反普世价值、“七不讲”及至最近公然祭起阶级专政大旗的事实,却一再显示,权力体制中有一股强大的势力意欲延续过往人治与专政,将中国拉回到毛泽东时代。这两股力量的角逐,随着中共十八届四全会的临近,进入了激烈交火,短兵肉搏的生死攸关阶段。

应该说,最近65年来,中国路线斗争一直存在,但被公开摆上台面,形成一种争锋、角力,进而引起社会全局性关注、参与,最终导致社会大变局的路线之争只有三次:其一、文革结束后的1976年至1980年;其二、1989年“六四屠杀”前的一两年;其三、十八大至十八届四中全会之间。

1976年,随着毛泽东自然生命的终结,因直接的权力之争而导致的抓捕“四人帮”,引来了体制内权力结构的变化。中国民间在痛苦的灾难挣扎中涌现出了一批清醒的思想者,他们先借清明纪念而发起了“四五运动”,后以墙报形式来表达政见而形成了“西单民主墙”,这些活动以反思起步,最后都指向了对文革的否定,他们力主中国走向法治、民主及改革开放。与民间对应的体制内,以胡耀邦为代表的开明改革势力,掀起了真理标准大讨论,最后对阶级斗争提出质疑,进而开启将中国引向法制、民主的尝试性改革之路。而与民间思想者与体制内开明改革势力相对的是“坚持两个凡是”,即延续毛时代的阶级斗争意识形态,将社会固守在马列毛的阶级专政推动历史窠臼中,使中国继续人治与专制之路。这两条中国路线之争,从1976年一直较量到1980年,最后以华国锋出局为形式上的胜负标志,而使这种路线之争得到暂时性搁置。

从上世纪八十年代的历史来看,以体制内胡耀邦、赵紫阳、习仲勋、万里为主将的开明改革势力,在努力要推进中国走向法治与民主。当然从某种程度来说,邓小平在不同时期也应该划归此势力中,甚至在其中起着极为关键的作用,但从整个中国历史与邓小平个人历史来看,他改革从骨子里就是不彻底的,是半吊子的改革,是经济领域放开与政治领域“坚持”而拒斥法治与民主的一种改革,因而是无法与前面四位相比的。八十年代体制内开明改革势力的努力,经常遭到体制内保守势力、甚至顽固反动势力的阻扰,期间交织着反自由化、清除精神污染,逼胡耀邦下台,挤习仲勋出决策层等等事件。这些较量在整个八十年代没有消停过,但八十年代总体大局还是开明改革势力占主导。

但历史演进到1989年,中国发展路径出现了拐离文明的历史性转折。随着1986年底民间以大学生为主而发起的要求选举的学潮,以及体制内要求建立退休制度的法制化改革努力,直接导致了1987年初的胡耀邦被逼下台与习仲勋被挤出书记处,这使中共权力集团中坚持人治与专政还是走向法治与民主的路线之争日益公开化。最后到1989年春夏,随着胡耀邦先生猝然离世,引发全国性纪念活动,进而演化成以“反贪腐、要民主、争人权”为诉求的爱国民主运动。在运动起来后,中国何去何从的路线抉择问题被无可回避地摆上了台面。以赵紫阳为代表的开明改革势力,坚持“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在民主协商对话与法制衡量评判的途径上来解决问题,而体制内顽固反动势力坚决认定这是阶级斗争,是敌对势力对中共统治的颠覆,进而悍然调动正规军,以武装暴力的手段镇压了以学生为主体的爱国民主运动。这种针对八九民主运动的解决方式选择,就是中国走向民主法制还是人治专制的路径选择。最后披挂着阶级专政外衣的人治与专制路线以暴力手段取得了胜利。中国在文革后一批开明改革力量努力尝试的法治与民主建设之路戛然而止。从此,中国进入了以改革名义而行权贵瓜分国财民脂的时代。

1989年之后的二十多年来,中国体制内虽然一批良知人士仍然不懈为中国走向民主法治而努力,但总体力量来说,坚持人治与专制的顽固反动势力——权贵集团一直占居主导地位,左右着中国社会的整体发展方向。这个时代,他们祭出了“不争论”,“稳定压倒一切”,“闷心发大财”,“我们(官僚)是一条船上的战友”等等理论,虽然阶级专政很少提及,但神速制造权贵阶级并自封代表全国人民,事实在对全国人民执行着另一种形式的阶级专政。这种在暴力镇压下的不许争论,使体制内顽固反动腐败的权贵集团公然坐大,中国社会民主与法治相对于上世纪八十年代在许多方面出现大步倒退,终至中国社会人治与专制泛滥成灾,肆虐为祸,进而导致中国从自然、人文到社会的整体性灾难日益深重,中华民族危机日益加深。中国这种权贵主导的发展模式若再延续,必将中华民族带入万劫不复之境。中国何去何从,实在是个无法回避的问题。

中共十八大后,几名在体制内艰难存活下来的良知人士,在历史的机缘下,终于聚集成团,他们承继着上世纪八十年代胡赵习万引导中国走向民主法治的改革路向,重擎中国全面改革大旗,宣示将推进政治体制改革。他们选择了以反腐为突破口,通过反腐清除以权贵集团为代表的顽固腐败反动势力,为开启改革疏通道路,同时聚集体制内残存的清流力量。

中共十八大后,以习近平为代表的体制内开明改革势力,以反腐开路,至四中全会明确研究依法治国,同时高调宣示将推进协商民主,从而亮明了中国未来道路走向。然而,体制内庞大的顽固反动势力,坚持主张沿袭过往没有政治改革的经济改革,实质上是人治与专制主导下的权贵分赃,他们先以“反宪政”、“反普世价值”的面目出现,在被思想界批得无处藏身后,最近又公然祭出阶级专政理论,目标非常明确地针对反腐败、依法治国与协商民主。在顽固反动势力看来,阶级专政是国家至高的准则,反腐败、依法治国、协商民主必需服从于阶级专政的目标与要求。如此一来,中国是走向法治与民主还是沿袭人治与专制(专政)就再次被摆上了历史的十字路口。

从人类发展历史来看,法治与民主是文明世界的必然走向,是一个国家长治久安的根本保障,而人治与专制是封建遗毒,是社会不公不义制造动荡灾祸之源。然而,由于人性的恶与制度的罪的交互作用,中国目前权力集团中顽固腐败反动势力仍处于绝对优势,他们公然在阶级专政的旗帜下阻止法治与民主,其实质是为人治与专制招魂守灵!在这场事关中国前途命运的法治民主与人治专制的路线之争被再次公开摆上台面之际,需要每一个有良心与责任的公民作出正确的抉择!

文章来源:东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