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平:达赖考验中共

Share on Google+

最近,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再次访问美国,会见了美国的总统、副总统和国务卿,并且在纽约市中央公园举行讲演,听众如潮水一般。紧接着,达赖喇嘛又赶赴欧洲。在欧洲将举行国际声援西藏大会。作为一位世界宗教领袖,达赖喇嘛的威望越来越高,而西藏问题则又一次引起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

在这次访问活动中,达赖喇嘛向世人传达出两个重要的信息。第一,达赖再次重申他不是要求西藏独立,他只是寻求西藏真正的自治,就是中国宪法讲过的真正的自治。第二,达赖警告说,有关西藏自治的和谈应该在两三年内产生成果,如果他提出的以和平方式争取自治的路线失败了,有些藏人将要求独立,并可能采用暴力手段。达赖表示,情势很紧迫,他愿意做几乎任何事,谋求解决西藏问题。

国际舆论对达赖的呼吁普遍表示赞同。许多学者都指出,中共当局应当抓紧达赖喇嘛在世的时间尽早解决西藏问题,以免日后出现暴力局面。因为达赖喇嘛对和平解决西藏问题起着不可替代的关键作用。尽管达赖离开西藏已经四十四年,但是由于藏人特有的民族认同和宗教信仰,达赖仍然在广大藏人心目中享有极其崇高的威望。如果中共当局希望得到任何能够使藏人真正接受的协议,就需要有达赖喇嘛的参与。

生活在中国大陆的汉人,因为成长在无神论的社会环境,通常对宗教信仰的力量缺乏了解。在中国,汉人占绝对多数,五十几个少数民族,很多也被汉化,因此,许多汉人对于藏人那种强烈的民族认同也很不理解。这些年来,中国人到外国留学或定居的越来越多。他们发现,越是和外国人打交道,越是意识到自己是中国人。即便加入了外国籍,又生活在那些基本人权受到保障,异国文化得到尊重的国家,华人尚且常常有“梁园虽好,不是久留之地”的浓厚的中国情结,更不用说在受歧视被排斥的地方那种寄人篱下的感觉了。将心比心,我们或许能对藏人的民族情绪多一份了解。

去年九月,中共当局恢复了与达赖特使的接触,但双方尚未进入有实质意义的对话。目前的问题是,对于达赖喇嘛的呼吁,中共将作出何种反应。

其实,中共当局何尝不清楚达赖早就放弃了独立的要求,只是寻求真正的自治,只是希望保护西藏的文化传统。但是在对国人的宣传中,中共依然给达赖扣上搞分裂的帽子。不是中共不相信达赖,而是因为中共不能接受的恰恰就是真正的自治,因为中共正是害怕在西藏实行真正的自治,就如同它害怕在中国真正地实行宪法一样。

对于达赖在国际社会享有的巨大威望和赢得的巨大同情,中共也十分了解,但是它却硬说成是国际反华势力的罪恶阴谋。当然,如果达赖没有得到如此广泛的支持与同情,中共又会说这表明分裂不得人心,横竖都是它有理。

另外,中共也十分明白,如果达赖的和平中庸路线遭到挫折,藏人中的激进和暴力的倾向就会抬头;如果不能在达赖健在时打开和平协商的大门,等到达赖去世后,西藏问题很可能酿成暴力流血冲突。但是,那也许正是中共强硬派的如意算盘。中共正盼着达赖去世,藏人分化,国际社会声援西藏的势头减弱,它自己再扶持一个达赖混淆视听,以假乱真。我们知道,达赖早就说过,下一位达赖的转世灵童将在海外的藏人中产生,这样,就像已经有了两个班禅一样,日后又会出现两个达赖,从而造成混乱,削弱藏人的力量。至于在达赖之后,有些藏人会诉诸暴力,中共自以为武力强大,正是要靠暴力镇压维护其统治。

所以,中共很可能对达赖的呼吁置之不理,或者在表面上敷衍周旋,拖延时间。

由此可见,达赖的呼吁实际上构成了对中共的严肃考验。如果中共果真像某些人说的那样,其实也想改进人权状况,推行自由民主,尊重和保护少数民族的传统和权利,只是担心别人闹独立,导致国家分裂;那么,它就会抓住时机,和达赖进行对话协商,以求得西藏问题的和平理性的解决。西藏问题解决得好,对新疆、内蒙等少数民族地区也有示范作用。反过来,如果中共拒绝和达赖进行有实质意义的对话协商,那就证明它决不是反对分裂,而是坚持压迫,坚持专制。

换言之,中共如何对待达赖的呼吁,具有指标性的意义。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如果中共拒绝达赖,继续采取高压路线,那么在若干年以后,在西藏地区发生了暴力流血冲突,发生了独立运动,其责任端在于中共。历史必将作出这样的判断。让我们从现在就明确这一点。

《北京之春》2003年11月号

《胡平文库》时政·观察

阅读次数:325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